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八十一章 路转峰回之处

它曾经是我入山的主要目的,然而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找到了青丘雁,随即又找到了小观音,所以对于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了。
山脚下这儿的树木、草丛和灌木林,仿佛能够活动的一般,处处都充满了炁场牵连和危险。
我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种预感,能够指引前路的方向。
斩魔诀都没有能够将其斩杀。
一座在莽莽雪山的中间,有着无数绿色植物的山峰。
贸然闯入,恐怕会被当做敌人。
而在此之前,我想既然看到了,那就去一趟青丘吧。
这里面一定有法阵布置,方才会呈现出如此绿意盎然的情形来。
我出来了。
他宁愿自己发疯,也绝对不屈从于魔神的控制,到了最后,居然想要利用起了沧浪水的力量,来融练身体里面的烛九阴。
也就是我老弟心底里的邪龙魔灵。
呃,这难道也是客数肉给我的一点儿福利么?
这事儿像不像是那句话,叫做“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路上我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受了多少苦。
当我站在了这个背风的口子处,望着外面皑皑雪山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子就亢奋了起来,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
它是在研究客数肉那肉山一般庞大的躯体呢,还是已经发现大部分的本源之力不见了。
所以我第一时间,就hetushu.com想到了一个人。
除了氧气充足之外,这儿的温度也比周遭要高个十来度,即便说不上是四季如春,但也比那冰天雪地好了许多。
而且好死不死,我还亲手斩杀过了一头心魔。
我尝试了一会儿,最终选择无视,从内视之中退了出来。
我的记忆力,她应该是与小妖她们离开了。
修行者的平衡性和身体协调力都不是寻常人所能够理解的,所以没一会儿,我就已经运用自如了。
但如果是后者,估计它肯定疯了,正在四处找寻着有可能承载生命本源的载体呢。
疯道人,又或者叫做南海剑鬼。
我狠吸了一口气,然后爬了起来。
是寄身于我体内的客数肉。
那缺口有风吹了进来,是冷风。
若不是我这般的身手,恐怕也未必能够到达得了这儿。
听到客数肉这般中气十足的骂声,我就知道昏迷之前的那一斩,并没有能够将对方会给斩杀了去。
不过这般一甩,应该并没有离开那个洞穴多远。
沉思了一会儿,我没有再进,而是双手抱拳,朗声说道:“在下王明,是贵宗当代青狐天女青丘雁的朋友,之前与青丘雁在魔巢被迫分离,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路过青丘,特来拜见,还望告知……”
舒服……
客数肉现在的情况,让我想起了疯道人。
而我也与他一般,唯一的不同,是发疯的那个不是我。
跟这帮旧日支配者玩,我只有死www.hetushu.com路一条。
对于一个长期在黑色地底之下行走的人来说,这一缕光出现的意义,简直是太重要了。
我别扭无比,不过最终还是强行适应了这家伙的存在,然后花了几个时辰,终于来到了那青丘峰的附近。
不过不管如何,我得跑。
这说明了对方绝对是一个厉害无比的老魔头,不过从最开始倾尽全力而来,想要掌控住我的身体主导,它都已经失败了,就说明后面它也铁定没有戏,所以我并没有太多的畏惧,反而是尝试着与它沟通。
进入青丘峰的范围时,就能够感觉到这里跟别处的不同来。
在身后的地方,我听到了几声隐约模糊的吼声,显然就是我被抛出来的方位。
是的,真的很糟糕,我恨不得立刻就将这家伙给赶走,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肚子里面还有一个旧日支配者在,使得我感觉怪怪的,总得想办法解决这货。
我知道这儿应该是防止外人进入的法阵。
也就代表着我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这姑娘办事儿绝对靠谱,有她在,我相信她们一定能够离开那个鬼地方的。
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这一点很麻烦,导致我并不能够确定蛇仙儿的儿子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
我和疯道人是南海一脉的两代人,不过命运却几乎相同,他老人家用身体容纳住了上古魔神烛九阴,结果因为扛不住那巨大的影响力,最终导致自己疯了。
和-图-书又除不掉。
即便是拥有了黑暗中视物的能力,也是无法代替的。
不过看到了青丘峰,我想起了带着小观音离开的青丘雁来。
而就在我还处于高度兴奋的时候,突然间远处的一抹绿色,让我陷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
身上的黏稠让我有些泛呕,不过想起此时此刻的危险境况,我也没有敢多停留。
但我相信小妖。
青丘雁如果脱困了,她应该回去那儿。
我继续向前,来到了那光芒出现的地方,瞧见这光是从头顶之上射下来的,而在那头顶上面,有一个缺口。
它既然能够算计得了客数肉,自然也能够弄得过我。
它的计划,是掌控住了我的身体之后,就能够快速逃离,结果给我弄了这么一下,它也给封禁住了,我也晕了,所以最终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而就在这个时候,它居然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但是在这儿,深深吸一口气,整个肺部都忍不住舒张起来。
我闭上眼睛,大约感受了一下方向。
我没有半点儿犹豫,一个纵身,攀着那岩壁一直向上,最终来到了那个缺口处,最终爬了出去。
要知道,在这高大巍峨的不周山上,越往上走,空气越是稀薄,即便是修行者,也很难继续往前走,除非是像我这样能够弄出体内小循环的人。
他有着肉身封印魔头的经历,想必能够给我一些值得参考的提示才对。
第一个,我觉得应该就是氧气充足,周遭的炁和-图-书场蕴含着极为丰富的灵气。
青丘峰远望不大,但真正走到跟前来的时候,方才知道其巍峨,并不是单独的一个山峰,而是一大片的群山围绕。
这听着好像很困难,但其实也挺简单的,只需要将劲气凝聚于双足之下,化作了一个如同滑雪板一样的炁场,便可以毫无阻碍地滑落下去。
我走进了青丘,继续向前的时候,发现了不对。
这斩魔诀是王红旗送给我的订正版,对于斩杀心魔最是有效。
至于我……
它时不时地在我的心底里翻腾而起,对我咒骂。
所以他一个招呼都没有打,便留在了虫原,留在了那条蜿蜒宽阔的沧浪水中。
我差不多感受到了混沌的实力,知道这并非是人力所能够抵御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除了拥有着南海降魔录之外,还有另外两样疯道人所没有的东西,一个是龙脉社稷图,这个东西能够将那家伙注入的本源力量给全部吸纳了去;第二则是我拥有逸仙刀的斩魔诀。
我也不急躁,这句话反复说了三遍,突然间前面的一棵参天大树从中间裂开,周遭的景象纷纷破碎,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跑了出来,冲着我喊道:“老大,你没事儿?太好了!”
不过至于她们最终是否能够得活,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
结果那家伙此刻已经陷入于崩溃的边缘,除了骂人,便是胡言乱语,根本不给我沟通的机会……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尝试着滑下雪峰。
我爬m.hetushu.com了起来,感觉身体出了有一些僵硬之外,没有别的不良效果,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双眼一下子就适应了黑暗,之前虽然能够暗室生光,能够在无光的环境之中行走,但是朦朦胧胧的,更多的时候需要靠炁场感应来补充,并不能够形成一个最为直观简单的东西。
因为有了光,就有了比此刻通道更为广阔的空间。
走了人一个多小时,我突然间瞧见了光。
毕竟青丘既然离那魔巢这般近,肯定是有原因的,甚至极有可能是镇守此处,监管魔巢。
如果是前者,我的时间还算是充沛。
那抹绿色,其实是一座山峰。
这就是我们之前想要找到的青丘峰。
那一次的行为算不得成功,但也给我提供了许多不可多得的宝贵经验,使得我能够在这一次的冲击之中,能够存留下足够的意志来。
这样的感觉很糟糕。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座山峰的名字,应该叫做青丘。
望山跑死马,我这还算是快的。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客数肉在最后的时候,将我存身的气囊给甩出了体内,扔到了远处的某一处洞穴之中去。
然而此刻,此处依旧是一片漆黑,但是我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任何东西、任何地方,我扫量过去之后,纤毫毕现。
得走。
我终于出来了,出现在了这惟余莽莽的雪山之上。
唯一让我有些不自在的,是只要我一使用劲力,就能够感受得到那个疯子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