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八十二章 柳暗花也不明

我在这边患得患失,而这个时候,院门敲响了,随后走进了一个女子来。
说罢,他对我说道:“我们先去那边休息吧,老牛、果爷和豆子他们要是见到了你,指不定有多高兴呢……”
我心中吐槽,不过表面上还是十分客气,说对,正是我,还请婶子帮忙通传一声。
从种种迹象表明,那位青丘老母绝对是一个狠角色,也是镇守这魔巢的责任人。
鼠四摇头,说不,小妖姑娘跟着青丘老母、还有上一代的青狐天女青丘鸿去了魔巢,准备将那魔巢给封印起来,顺便找一下你,至于其他人倒是都在,青狐天女这两天一直都在照看嫂子……
我只是说那对魔头打得很凶,没有时间顾及别的,所以我就趁乱逃了出来,不过因为之前受了伤,所以在洞子里昏迷了过去,这时候才找了过来。
只是小观音……她为什么还是一直昏迷着呢?
一路奔逃,其间还碰见过几次恐怖魔物。
再一次瞧见牛顶天和哮天果、哮天豆,他们都很激动,纷纷围了上来,与我问好。
如果是这样的话,身体里还有一个累赘负担的我,未必能够胜得过她。
那妇人体态魁梧,鼠四在她的跟前就像一小孩子一般。
我说怎么会这么久呢?
这绳子差不多有五十多米长,悬于半空之中,却将青丘一族与下面的不周山、虫原隔成了两个世界。
我摇头,说没有,我走了另外的一条路。
我给鼠四雷得外http://m.hetushu.com焦内嫩,那妇人虽然从模样上来看,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清秀妹子,但是现在的吨位,怎么看都没有办法跟“美”搭上勾,他这是抽了哪门子的疯呢?
当然我心里想了想,又瞧见人家一路跟随在我身边,然后还干巴巴地在这儿等着,也没有多说,说既然如此,你带我上山吧。
哮天果谈及了青丘这边来,说魔巢的变故引起了青丘峰的注意,就在一天前,青丘老祖出现,带着青丘的人出发,去了那边,准备将地方给封印起来,而小妖姑娘也跟着过去了。
好多年没有听人叫我“公子”了,怎么听都感觉别扭啊……
瞧见鼠四这熟悉的面孔,我紧张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许多,说你怎么在这里呢?
想到这里,我决定将这个秘密留在心里,自己想办法,绝对不会随便告诉别人。
我伸出手来,在鼠四的耳边打了一个响指,将他的心神给弄回来,然后说道:“她去通知,大概需要多久?”
我忍不住问,说都说青丘老母十分厉害,你觉得如何?
我放下了心来,说其他人呢,是不是也都在这里?
那妇人说好,你们先去外院歇息,我这就去内院通传。
我与他们,其实不过是萍水相逢,彼此的身份相差也多,算不得很有交情,但是瞧见对方这般关心我,我也是有些感动,与他们聊起了天来。
鼠四点头,说对,就在这里。
www.hetushu.com我想起之前的传言,说不是说青丘这儿是个女儿国,男子不得入内么?
我也谈及了我这边的情况来,不过倒也没有说起客数肉在我的体内。
鼠四点头,说对,说是应该有办法的,不过我们都是些小角色,帮不上什么忙,说要等你来了再商量。
鼠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这才挠着头说道:“大概半个时辰吧?”
“嫂子?”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青丘这儿分外院和内院,外院在半山腰,内院在山顶,我们都是男子,只能在半山腰的下面停留,如果你想见嫂子,需要找人通传,要不然去不得……”
青丘峰之下一片法阵迷雾,而想要上去,离开这个法阵,根本没有路,而是需要攀爬着这纵天绳而上。
我一愣,说都过去三天了?
鼠四嘻嘻地笑,说我们都知道了,那个青衣女子是您的爱人,您又是我们的大哥,所以叫她作嫂子呗。
我的话音刚落,旁边传来一个女人冷冷的而哼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若是没有男子,又如何繁衍生息?青丘与世间一般,只不过男人大多没出息而已。
我苦笑了一声,说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时间,没想到居然三天过去了……
我说我身体还不错,已经恢复了。
鼠四是个油滑的家伙,赶忙上前,拱手说道:“良家婶子,这个就是天女让我们等候的人,他刚刚过来,想要瞧一眼他媳妇,还请您帮忙通传一和*图*书声……”
不过对方的解释也让我明白了,原来青丘并非是女儿国,也是有男有女,不过因为族群天赋的缘故,使得女性的实力远远超出男子。
有一个身材肥胖、不知道几百斤好肉的中年妇人正站在不远处,盯着我们。
鼠四的定力很浅,故而并没有能够把握得住自己。
故而青丘形成了一个母系氏族的群落。
简单寒暄两句,我有点儿等不及了,赶忙问道:“对了,小观音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听说她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她转身便走,一身肥肉颤抖,鼠四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地吞了吞唾沫,说好美的妇人,要是能讨作老婆,我鼠四这辈子简直就是死而无憾了……
我倘若让对方知晓了客数肉就在我的体内,只怕她最有可能做出的选择,就是将我给杀了,一了百了。
Excuse me?
我疑惑了一会儿,瞧见鼠四双眼迷离,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那妇人用了魅惑术。
这话儿说完,前面的迷雾散去,那满是青松绿树的山体之间,突然间一阵波纹荡漾,整个画面就仿佛被手撕裂一般,露出了一道裂缝来,而那裂缝之中,却有一根绳子,竖直向上。
我下意识地循声而去,却发现对方藏在一片迷雾之中,不肯显露面容。
两人再次相见,青丘雁有些激动,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抓着我的胳膊,说你没事吧?
听到我的话语,几个人都很担心,忙问我的伤势怎http://m.hetushu.com么样了。
她满脸的傲气,横眉过来,打量了几眼之后,态度一下子就变了许多,走上前来,拱手问道:“可是王明王公子?”
鼠四点头,说对啊,你不知道么?
我虽然着急着现在就见到小观音,但既然还有半个时辰,而鼠四又盛情相邀,也不作推迟。
呃……
对于我来说,这五十多米的纵天绳并不算什么难事,于是我越过了重重幻境,与鼠四来到了青丘的外院来。
鼠四腆着脸笑,说老大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啊?
青丘雁说你没有碰到我师父,或者小妖姑娘她们么?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嫂子啊?
青丘雁把鼠四这些人安排在外院古镇一处院子里,这儿想必也是专门用来招待外人的,外面的戒备还是有的,我们进去的时候,鼠四还恭恭敬敬地给人赔笑,聊了几句。
他转过头来,朝着后面的迷雾之中拱手,恭恭敬敬地说道:“请姐姐开门。”
鼠四点头,说好,好。
听到这个,我有点儿担心起了。
这些魔物,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凶狠。
随后的事情就简单许多,青丘雁找到了一个离青丘很近的出口,然后从地面出发,来到了青丘。
不过在青丘这个地方,实力为尊,对方打量了一下我,倒也没有怎么为难。
呃?
我的性命,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会比较好一些。
我瞧见鼠四这猥琐模样,心想着我特么什么时候变成你大哥了?
鼠四说我们那天分别之后,青狐天女就带着我和图书们来到了这里,她说你肯定能够找过来的,所以叫我和老牛、果爷和豆子在这山门之前轮流值守等待,没想到三天时间过去了,你一直都还没有来,我们都以为你回不来了呢……啊,呸呸呸,你瞧我这臭嘴……
青丘雁。
估计也是青丘雁有了吩咐。
啊?
我说这个一会儿说,对了,我交给青丘雁手里的那个女子,现在也在青丘之上么?
之前客数肉的躯体太过于恐怖,杀之不死,但现在却不是。
我眉头一皱,说她还是没有醒过来,对吧?
脚踏实地之后,我举目四望,却将漫山遍野都是果树,而树林与树林之间,还有许多的良田,然后是一个古镇一般的聚集地。
我笑了笑,说还好,侥幸没死。
我问起当日发生的事情,得知小妖用那种子弄垮了山洞之后,他们便开始原路退回。
哮天果心有余悸地说道:“对,很厉害,而且还嫉恶如仇,如果说谁能够压得住那些魔物,估计也就是她老人家了……”
青丘雁激动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起来,低着头说道:“对,是的,这事现在有点儿复杂……”
不过那些东西似乎也给吓坏了胆子,根本不理睬他们,而是四散而逃了去。
鼠四带着我往前面走去。
鼠四咧嘴笑了,说老大,人青丘这儿可大了,这时间算不得久吧?你放心,嫂子在这儿挺好的,我听青丘天女说了,是放在了她们那灵气最足的青丘天池之中静养呢,不碍事的。
毕竟这儿还是人家的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