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八十七章 再见南海剑鬼

小妖说什么叫做精神状态不太好呢?
下山的路途十分顺利,因为是自己人的缘故,青丘雁特别跟我介绍了青丘的守门人,以及进山的通道和一些注意事项——她讲述得特别的仔细,生怕我单独来的时候,找不到山门。
听到这话儿,我莫名难过,又松了一口气,躬身行礼,说道:“王明拜见剑鬼师叔。”
小妖归心似箭,一直都在埋头赶路,两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到了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沧浪水的岸边。
绿叶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应该是,不过具体的情况,我需要找专业的人员过来评估——怎么,你是想让我帮你卖呢,还是让我把这些买下来?
我说希望三目巫族帮忙扩散出去,让所有人都帮忙找寻,但凡能够提供消息的人,都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
一路有惊无险,我们出了雪山,从不周山下来,来到了三目巫族的聚集之地。
他还记得我么?又或者说,他会认我么?
我点头,说是。
听到了我的讲述,小妖并不太愿意在这里等上一宿,我没办法,好说歹说,告诉他如果今天夜里没有等到,我便送她离开,下一次我自己来便是了。
小妖估计是真的困了,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而我则捡来了柴火,弄了一堆篝火。
离开的时候,绿叶过来给我送行,单独叫住了我,跟我说道:“之前没有让人陪同你去找寻青丘,这件事情,抱歉……”
天色渐渐http://www.hetushu•com黑去,月亮升了起来,朦朦胧胧,就好像蒙了一层玻璃布,并不真切,而我则坐在篝火的旁边,望着黑暗中粼粼的江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而如果当我不再是我的时候,我所有的努力、以及我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挠了挠头,说以前是什么我不知道,但现如今,我想他现在的情况,应该叫做河伯。
太多的责任,压得她渐渐地不像是原来的她自己。
我能够感觉得到,继承了父亲的族长一职后,绿叶明显没有了以前的开朗与活泼,她变得谨慎了,也多了许多的顾忌。
此刻的那远古巨魔依旧还在我的体内,我每一次的内视都能够听得见它的嚎叫声,这事儿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这件事儿,一定要有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才行。
我说他当时疯了,脑子有点儿不利索,想不起来事儿……
啊?
或许我们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再见面了。
每个人都需要成长,而成长就必须经历伤痛,失去一些我们不愿意、却无可奈何的东西。
当然,这些多少还是得避开小妖的,不过小妖此刻归心似箭,也没有心思管我们这边的事情。
对于我的请求,绿叶表示了支持。
只是……
我睁开了眼睛来,然后瞧见了一个人,站在了我的面前不远处。
他已经不再是疯道人了。
我赶忙爬了起来,看向了他的眼www•hetushu•com睛,发现没有之前的浑浊。
随后就是行进路程,因为之前魔巢封印被解开的缘故,所以我们的这一次行程十分小心,不过补给营地这压力也派遣了五名还算是不错的高手作为护送,所以倒也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地方。
夜渐渐深了,小妖早已熟睡,周遭的虫子低声鸣叫着,远处的林中时不时传来声声野兽的嘶吼,一切都显得是那般的静谧。
现如今的夜里,再过沧浪水,一点儿事都没有了。
见到绿叶之后,我将之前收集的螳螂刀魔残骸全部都掏了出来。
在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情突然间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如何与他打招呼。
瞧见她一脸防备地看着我,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可别多想,只是我有一个前辈,在这江水之中,我在想,或许今天能够与他见上一面……
一想到这个,她的眼睛就眯了起来,笑得很得意。
听到对方沉稳的话语,我便知道对方已经不再是疯道人了,心中莫名地一阵失望,不过还是点头说道:“你、您好,不知道您还记得我么?”
绿叶似乎耿耿于怀,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把话语都咽了下去。
我简单讲述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听说这些东西,在虫原还算是比较值钱的,对吧?”
它就像是我体内的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我给支配掌控了去。
小妖白了我一眼,说你跟我讲笑话呢?
她当场就将和图书三目巫族商业部分的负责人叫了过来,帮着评估了一下这一堆材料的价值,随后又请我写了一个授权书,而她这边则给出示了一个收条。
小妖说他,是水妖呢?
呃?
对于这一点,我也无可奈何。
我摇头,说没有,当初他化身成为了河伯的时候,精神状态有点儿不太好。
我们在三目巫族休息了一夜,次日中午再一次出发。
当然,如果他依旧没有清醒,又或者化身为了河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那么我的努力都是白费的。
我等了太久,希望早已湮灭,叹了一口气,盘腿而坐,开始行运周天,养好精神,准备着明天的赶路。
嗬……
听到我的话语,小妖更是诧异,说你的前辈,住在水里?
一切弄得都挺正规的。
正如小妖所说,这沧浪水几百公里,河面又是那般的宽阔,就算疯道人处于神志清醒的时候,也未必能够发现得了我。
谈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我便与绿叶告辞了。
这事儿让我在离开了三目巫族之后,心情就一直显得很低落。
小妖姑娘得了一颗硕大的钻石,心满意足,就等着陆左求婚的时候,将这玩意弄成戒指去,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然后就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了。
那面青丘令牌在这儿的作用很大,当我亮出来的时候,那人的双眼都直了,一下子就变得十分恭敬了起来。
我摇头,说都不是,我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希望三目巫族帮我当作悬http://m.hetushu.com赏的奖励。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感觉到身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随后就是漫长的坑道之旅。
就在我这般犹豫、纠结的时候,他的双目之中浮现出了几分沧桑,然后缓声说道:“你应该是在找我,对么?”
我们与青丘雁在这里的时候告别,随后她去了聚居地里青丘一族的一个产业,而我和小妖则在告别之后,直接去拜见了绿叶。
青丘雁亲自送我们下山,一直抵达至三目巫族的聚集地,而与我们一同前往的,还有曾经的哮天一族族长哮天果。
我希望能够找到蛇仙儿和她的儿子,然后从那里进行突破。
是的,尽管从青丘老母的讲述中,我得知了蛇仙儿母子在这一次暗算客数肉的行动中都受了重创,但他们绝对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而小观音到底是什么情况,在她没有现身之前,希望都还是聚集在了这两人的身上。
疯道人。
小妖叹了一口气,说那这可就是真的厉害了,跟萧大哥的师父一个级别啊……不过我之前的时候听那青丘雁说起过,这沧浪水穿越虫原,曲曲折折,不知道几百里远,河面又是如此宽阔,你确定你能够见到他?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联络的方式不成?
说罢,我简单讲解起了关于蛇仙儿与她那儿子的事情来。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之前出来的那个路口早就已经被舍弃了,青丘峰这边的矿脉入口处,居然还有一个不算小的营地,差不多一百多号和*图*书人,都是青丘招揽的各地高手,而在这儿也有补给站之类的东西,随后青丘雁带着我与补给营地的负责人见了面,并且让我出示了令牌。
也证明了那些水生物种早已不再。
他依旧是穿着那一身破烂的道袍,身上却凭空多出了许多的水草。
奇迹在这一刻,居然就发生了,如此宽阔、弯曲延绵的沧浪水,他居然锁定到了我的气息,并且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或许我应该放弃这种幼稚的想法,等到将小妖送离开之后,再回到这儿来,然后想办法联系到一些水生种族,与它们沟通,再进一步地与疯道人联系。
疯道人点头,说当然记得,你是我师兄南海剑妖的徒弟,也是我南海一脉之人,对吧?
至于哮天豆,则与鼠四、牛顶天三人留在了青丘。
小妖有些诧异,说问我为什么?
想到这件事情,我就无比的心烦。
大概是看在了大钻石的份上,小妖终于点头答应了,找了一片草地,双手枕着头,说那我睡了,你没事儿别打扰我。
小妖张罗着渡河,而我却告诉她,希望今天晚上能够夜宿江边。
事实上,我自己也知道,想要再一次与疯道人见面,真的是很难。
更何况在斩杀了旧的河伯之后,他已经将那帮爪牙都给遣散了去。
我没有想到她居然还记得这一茬,笑了笑,说没事儿的,我自己也都能够处理。
似乎有一种不同的气息,但却有十分恍惚。
瞧见这些东西,绿叶有些惊讶,问我这是哪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