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八十八章 南海一脉起源

我都称这客数肉叫做远古巨魔,却不曾想南海剑鬼直接称起作“远古神魔”。
啊?
我笑了笑,说都是南海一脉的,而且您还是长辈,应该的。
我有些惊讶,说他走的,是入魔的路子?
事实上,他体内的这头烛九阴,便是被南海剑怪在昆仑山中放出来的,他为了避免此物祸害人世,最终以身体作为容器,将其封印了起来,方才化解了一场祸患。
南海剑鬼的表情阴晴不定,打量了我许久,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说你还是王明?
“神”啊,用这样神圣的词眼称呼它,是不是太隆重了一点儿?
施术者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逐渐得获得力量,并且最终将这魔物的力量,化作是自己的修为。
我说的是实话,倘若让我也成为河伯,整日在这水里窝着,我自己估计都会发疯的。
这是一个水滴石穿的水磨过程,需要极强的耐心。
南海剑鬼点头,说对——你知道我南海一脉的由来么?
我瞧见他一副完全理解不了的表情,只有苦笑,然后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与他仔细分说。
我勒个去……
而至于最后,那魔物是死是活,都已经在于降魔者的一念之间了。
我看着面前这个全身模模糊糊,仿佛幻物一般的前辈师叔,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讲起了南海剑怪现如今的情况来。
我说您的意思,是我也得找到一种借助外物的方法,用来碾压住此m•hetushu•com物意志?
范蠡此人我的确知道,在黄老之学,也就是道家学术的造诣十分高,有人传言老子李耳创建道教的时候,有一弟子名曰“文子”,而北魏李暹在《文子》中有记述,说文子“姓辛,葵丘濮上人,号曰计然,范蠡师事之。本受业于老子,录其遗言为十二篇。”
啊?
我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而南海剑鬼则说起了南海剑怪的事情来——事实上南海剑怪已经被逐出了南海一脉,他愤然北上中原,四处蛊惑,传播邪恶,最终又凭借着对于魔物的熟悉和了解,去那无尽之地,打开了许多被封印起来的远古魔头,剑魔、剑妖和他,则都是过来帮忙擦屁股的。
我一愣,说啊,不是么,他们都这么说啊?
听完了我的讲述,南海剑鬼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方才缓缓说道:“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没想到你居然走得了这么远了……”
将这样的心态调整过来之后,我感觉好了许多,虽然遗憾,但还是表现得还算得体。
啊?
南海剑鬼说啊,见过三人?
随后我问起了他此刻的情况来,南海剑鬼告诉我,说这儿乃化外之地,禁锢之力少了许多,他将给原本的河伯给斩杀,替而代之,现如今日日夜夜,用那磅礴的沧浪水冲刷身体,在配合上他对于南海降魔录的感悟和精深造诣,已经能够将其逐渐掌控住了http://m.hetushu•com……
商圣范蠡?
他叹息一声,说如你所言,你剑怪师叔是当世之间最为聪颖的修行者之一,然而心却不走正途,无人知晓他心中的想法,总是奇兵陡出,弄出许多不可收拾的事情来——而我们这师兄弟三人前来中原之地,也都是因为了他。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九州鼎,你觉得这东西如何?”
南海剑鬼说南海一脉的确是接纳了许多前朝的龙脉家族,充实了南海一脉的势力,但最开始的时候,南海一脉是传承于商圣范蠡。
我双手抱拳,朝着对方深深一躬,然后说道:“师叔,这一次之所以过来找你,便是因为此事,还请指教。”
我点头,说对。
我说范蠡他最后不是化名为鸱夷子皮,遨游于七十二峰之间,后来定居于定陶,自号“陶朱公”,三次经商成巨富,三散家财,最终也死在了定陶,如何与南海一脉有了联系?
这位爷我可是了解的,毕竟四大美人中关于西施的传说那般多,与之同期的范蠡兄自然也是很有名气的——相传范蠡是春秋时期楚国宛地三户人,是春秋末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经济学家和道家大拿,曾经献策扶助越王勾践复国,后带着西施妹子隐世,泛舟西湖去了。
而这样的代价,则是他最终失去了神志,陷入整日疯癫之中,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存活于世。
不过和*图*书……
听到他的解释,我终于释然了。
南海剑鬼说道:“范蠡经商,成了巨万之资,这是商学之术,但他本人的黄老之学却也能攀巅峰,得异人传授封魔之术,这便是我们后来的南海降魔录;他在尚未死去之前,便已经在筹划南迁,而南迁一事,主持事务的则是他与西施之子,原因便是害怕吴越两国君王的帝王之术;后来抽身离去,一路南迁,行至南海,最终才有了我南海一脉,而在大海深处的岛屿之中,也就是我南海一脉的旧地,还有范蠡与西施的合葬之墓……”
也就是说,范蠡应该是老子创建人道的第三代弟子。
我说你们这一代,妖魔鬼怪四人,我算是见过了三人,再加上之前你与那疟鬼河伯相斗之时,我也在场,亲眼目睹了你们的交手,多少也能够猜得出个大概来。
当得知我的体内也被封印住了一头魔物,南海剑鬼颇为诧异,不过瞧见我脸色如常,表情平淡,只以为是一小小的魔物,说体内封魔,这是不到万不得已才能够做的事儿,平日里贸然使用,对身体的损伤其实还是挺大的,而且还是有很大的风险。
南海剑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不,不是。
我相信他不会对我如何。
卧薪尝胆,就是那个时候的典故。
我原本以为南海一脉不过是一些斗争失败之后,破落失意的龙脉守护家族,没想到居然还有这般牛波伊的出身。
南海剑和_图_书鬼说我当年因为封印一头烛九阴,就已经疯癫几十年,而烛九阴比起这远古魔神来,相差足有两个级别——据说这些远古魔神,乃上一个纪元的掌控者,恐怖之处,无人知晓——不过我觉得,不管如何,道理其实都是一样的……
当他的意识蔓延到了我的体内时,脸色却是顿时大变,一对眼珠子几乎就要掉了下来,惊恐地大声喊道:“我的天,远古神魔?”
降魔降魔,讲究的就是一个“降”字。
南海剑鬼更是惊讶,说你还见过剑怪?在哪里?
我连忙摆手,说这个倒是用不着……
我点了点头,说大概知道一些,我南海一脉是先秦、汉晋、以及后来的唐宋等朝代的龙脉守护家族,陆陆续续下南海,最终形成了如今的流派……
我苦笑了一声,说师叔你觉得呢?
啊?
说到了这里,我谈及了我自己的情况来。
而南海剑鬼的神志似乎清醒了许多,对我说道:“先前我的神志不清,多亏了你与老鬼的照顾……”
再也没有那个与我们一起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疯道人了,此时此刻,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就只是我南海一脉的前辈,南海剑鬼。
南海剑鬼震惊地说道:“为何容纳了一头远古魔神在体内,你居然没有陷入精神崩溃之中去,而且还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呢?”
当得知他常年隐居、暗中培植势力,并且妄图潜入龙脉之中盗取龙脉,最终被人捉拿擒获的事情,和图书南海剑鬼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我并不意外,他自小就是这样好强的性子,而且他成年之后的想法与我们都不一般,南海降魔,南海降魔,他却想要走入魔的路子……”
南海剑鬼指着自己,说我之所以能够恢复清醒,是集结了沧浪水的水脉之力,日夜冲刷吾身,从意志到肉身,用那自然之力,将凡体洗涤,最终弱化魔气,纳为己有。
我想了一下,摇头,说不对,应该是两人,我师父南海剑妖我自然是知晓的,而如果你是南海剑魔的话,老鬼自然知晓;后来我又见过了南海剑怪,数来数去,你应该就是剩下的那个“鬼”了。
我不想瞒他太多,毕竟一来他是我南海一脉的长辈,二来能够用身体容纳烛九阴,避免这魔头为祸人间,这样的人,别的不说,节操还是让人敬佩的。
随后他伸出手来,抵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师兄弟三人,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南海剑鬼的话语,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南海剑鬼点头,说对,只可惜这沧浪水被我用了,无法给你帮助。
南海剑鬼说我并未有说起过我的身份,你如果知道我是剑鬼的呢?
讲述完了我南海一脉的来历之后,南海剑鬼沉声说道:“当时之天下,中原初定,鬼魅魔物皆被封于化外之地,而我南海一脉的主要职责,便是封魔,在南海之处能够大展手脚,而我南海一脉几千年的传承,也都是以封魔为己任,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