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八十九章 卷终

尽管如此,我感觉所有人的精神一下子就振作了许多。
当得知小观音不知所踪、蛇仙儿生了一儿子,极有可能是史前神魔的转世,以及在不周山之上的较量之时,蛇婆婆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他这一次肯出面来见我,估计已经是费了很大的精力。
我点头,拱手说道:“多谢师叔指点迷津。”
几天不见,他们在这儿有秩序多了,也基本能够自我管理,不用操太多的心了。
我当初与在那山洞之中的时候,也能够感觉得到,自己或许也有一搏之力。
此刻她头中的食脑虫已经被蛇婆婆给取了出来,不过还是被囚禁于密室之中,不得解脱。
(本卷完)
鹿婆婆摇头,说我不知道,或许你的那个师叔说得对,也许通过有大气运或者自然之力,能够将其转化磨砺了去,而如果你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必然会拥有同等的力量,而那个时候的你,也将不再是此刻的凡人……
说罢,他的身影一明一暗,几秒钟之后,消失于无形之中。
南海剑鬼走了,如同来时的一般,悄无声息。
南海剑鬼沉吟,然后说道:“九鼎镇神州,是划分中原与化外之地的重要法器,也是守住神州气运的东西,这样的物件,说不定能够应付这样的史前神魔……”
她这话儿说得我心驰神遥,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这是鹿婆婆。
鹿婆婆摇头,说我也不懂,是我当年的主人跟我说的,而http://www.hetushu.com他还说过另外一句话,真正能够抹除这些远古神魔的,就只有它们的同类,看得出来,你说的那个小孩儿,应该正是如此的身份。
不过也有心情比较低落的人。
至于现在……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瞧见熟睡的小妖姑娘已经醒了过来,瞧见我回过头来,便开口说道:“刚才怎么回事?”
交代完了这边的所有事情之后,我与蛇婆婆、小米儿一起详聊了一次。
但对于这样的结果,她倒是十分的坦然。
一夜无话,次日我带着小妖回返到了苗疆万毒窟来,与蛇婆婆、小米儿见过了面之后,聊起了前往虫原发生的事情。
不过在此之前,我也需要把这边的事情交代妥当,毕竟随着蛇婆婆的回归,小米儿便不能够再与我一起同行。
这件事情,以后有时间再跟他说罢。
南海剑鬼苦笑,说我哪里有指点你什么?我自己都自顾不暇——我目前正处于降魔的关键时期,稍不注意,就会前功尽弃,既然你这边无事,我且走了。
她打量着我,然后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那魔头的名字了吧?”
我这才知晓小妖刚才根本没有瞧见南海剑鬼,想必是他用了什么法子,屏蔽了周遭的一切。
南海剑鬼点头,说自然知晓,传说中大禹王治理洪水之后,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http://m•hetushu•com象征九州,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夏王朝都城。九鼎镇神州,从此域外为域外,神州为神州——这九鼎,是天下气运之始,无比尊贵之物……
我放开了神识,任蛇婆婆打量。
他们可以给家人寄信保平安,由我帮忙带出去,不过相关的内容,可能需要经过审查,不能够提及苗疆万毒窟。
小妖刚才是惊醒过来的,这会儿也睡不着了,缠着我问了一会儿关于南海剑鬼的事情,我说得不多,简单聊了一会儿,她听过之后,没有再睡,而是四处晃荡了起来。
小观音不但是我喜欢的女孩子,也是得到了她认可的娘亲候选人。
不过想法是可以的有的,但不能脱离实际。
我有些惊诧,说居然这么厉害?
我有些不解,说什么叫做合道的圣人?
“九州鼎?”
我说它叫做混沌。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了?
至于小米儿,则是又担忧,又难过。
我斟酌了一下话语,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只有域外天魔,方才能够消灭这东西咯?”
我征询过了蛇婆婆的意见,所以在这些人的面前,跟他们提了一件事情。
它们必然是有着许多的限制,使得被屏蔽在了世界意志之外去。
鹿婆婆说道:“我并不知道它具体叫做什么,但是知道它的外号,叫做深海之主,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被http://m.hetushu•com封印于不周山之中;我属于编外之地,上不了封神榜的半神,也被叫做伪神,邪神,知道的秘密不多,却也晓得所谓的远古神魔,其实就是上一个纪元留下来的神族,也就是道经之中的域外天魔,而它们无论是肉身还是神魂,都极为强大,除了合道的圣人,无人能够将其彻底抹除了去,所以最多的办法,只是封印……”
听到这话儿,我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我确定他知道这东西,然后点头,说对,就是这个东西,我虽然不曾拥有,但却知道一物的大概下落。
啊?
这就是河伯啊,修为不说,这样的手段当真恐怖。
如果这个什么深海之主客数肉,又或者蛇仙儿的儿子混沌这些家伙,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恐怖,那肯定早就没有咱们什么事儿了。
与鹿婆婆的交流让我更加确定了接下来该办的事儿,我决定离开万毒窟,回到凡尘俗世去。
这正是蛇婆婆需要的。
我在离开之前,去探望了一下随着我们而来的那一大帮子人。
在进行了毫无遮拦的查探之后,蛇婆婆退出了我的识海之中来,然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让她来跟你说吧……”
对于这离别,小米儿比起之前,似乎更加成熟了许多。
鹿婆婆说主人曾经跟我讲过关于域外天魔的事情,说那些从上一个纪元之中留下来的魔神之中,以魔神之首阿撒托斯为首,它是世界一切的黑暗面,上一个纪元残留下和-图-书来的本源,它创造、或者分离出来了三个魔神,分别是黑暗、无名之雾和混沌,黑暗拥有着最为强悍的生育能力,它几乎生出了深海之主在内的所有旧日支配者——如果是这样的话,混沌的力量,的确比那个深海之主要强上许多……
我点头,说叫做客数肉。
我这一次出去,一是要解决我体内这远古神魔的事情,再有一个,就是帮蛇婆婆想办法裂魂的事儿——关于麒麟胎,我与小妖也又过了详谈,我相信这世间,应该还会有第二块麒麟胎的。
而这几天我估计蛇婆婆是给了这些人一些甜头,所以他们还算是比较积极。
毕竟那里有许多的事情,等到着我去处理。
毕竟她是我最为尊重的长辈,而且与她一体同生的鹿婆婆,曾经还是半神。
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小米儿知道了自己还有这许许多多的不足,外面的世界是那般的危险,只有拥有了真正的实力,方才能够不让别人失望,也不让自己失望。
我这才想起忘记提醒剑鬼师叔关于蛇仙儿和她那儿子的事情来,有心再找他说一下,不过也知道这事儿很难。
说完这话儿,她的眼珠子一转,化作了一片金黄之色,随后稳定了下来。
南海剑鬼沉默了一下,说你若有要是找我,就在此地等待,我若知晓,便过来——但是也不确定;而如果我能够降服那魔头,定当来找你……
小妖说刚才我感觉你跟这世间隔离了,根本捕捉不到你的人影m.hetushu.com,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感觉到了另外的一种气息。
而处理了这些事儿,我又在小米儿的陪同下,去与被囚禁起来的康妮见了一面。
我跟小妖解释了一番,听到我的话语,小妖羡慕地说道:“原来是你的师叔啊?有大腿抱的感觉真不错啊……”
我说师叔你应该知道此物吧?
这就是它们为什么会被称之为域外天魔的缘故、而它们若是回归于主流世界,实力自然是急剧的下降,拥有的恐怕也就是那些恐怖的智慧和经验而已。
关于客数肉的事情,我不敢对青丘老母谈及,但是与蛇婆婆,却是不再隐瞒。
随后我又见到了仿佛玩偶一般的云陌阡,她这个样子,我想只有等到老鬼来了,再处理吧。
蛇婆婆没死,她心里的负担就减轻了许多。
我苦笑了两声,没有多言。
鹿婆婆笑了起来,说这也只不过是一种说法而已,经过事实变迁,这已经不是它们存在的时代了,想必无论是意志,还是力量,恐怕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又或者还有许多天道的限制,使得它们最终选择了转世重修,融入了现如今的天道体系之中来。
南海剑鬼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我,重复了一遍,然后说道:“你有这东西?”
我瞧见他来了没多久就离开,心有不甘,说师叔,我如果想要找你,又该如何?
一天之后,我与小妖一起离开了万毒窟。
蛇婆婆把我请到了密室之中,然后与我对面而坐,开始为了我查探起了体内的情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