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章 老友会

这是神风大长老的遗体,他的脑袋滚落在了另外的一边,同样是毫无声息。
黄胖子最先挑起了话题,问我最近的经历,我简单聊了两句,然后问起了荆门黄家的事情来。
黄胖子依托慈元阁,消息十分灵通,这也是我为什么出山之后,第一个就来找他的缘故。
我点头说好,多谢马叔。
两人简单聊了一下,然后挂了电话。
“谁?”
我在山林中走了一上午,最终抵达了离这大山最近的一个小镇,也就是麻栗场镇。
正因为如此,在一字剑死去还选择留下的马六,才真正值得敬佩。
我与小妖出了地底,在悬崖边上开始攀爬,回到了那神仙洞府,出了洞子之后,两人在五姑娘山的山脚下分别。
如果有我在,随时都可以回返,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隔一段时间没见,黄胖子更胖了,他左手拿着锅铲,右手拿着盐罐,穿着一围裙,活脱脱一大厨子。
没有他,米儿就不会忍受着父亲和爷爷亲手凌迟的痛苦而死去,我师父南海剑妖也不会为了掩护我们而牺牲自己,我们也不会与荆门黄家结仇,很多很多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酒是好酒,慈元阁送过来的五粮液,香气悠久,味醇厚,入口的时候甘美清甜,入喉净爽,阵阵暖流,着实不错。
我说三两天吧,不一定;哟呵,你现在改成厨子了?
吱呀……
他告诉我,说荆门黄家换了家主,黄门郎的弟弟黄门令在半个月前正www.hetushu•com式继位,广发英雄帖,通知江湖,而且还获得了上面的册封,黄天望亲自到场,算得上是十分隆重。
他告诉我,这位黄门令可不简单,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做黄养天,一个叫做黄养地。
门开了一条小缝儿,里面有一个人打量着我,然后将门开大一点儿,对我说道:“进来吧。”
看得出来,他还是挺紧张的,我也不好多加挽留,拱手告辞。
我并不是原来的模样,但嗓音却并没有掩饰。
这个家伙曾经是我最为憎恨的仇人之一。
不管江湖人如何看待现如今的我,但是在他的眼中,我还是当年的我,南海一脉的晚辈。
马六送我下来之后,对我说道:“你跟少爷聊吧,我上去了。”
电话在打了第三遍之后,方才通了。
黄胖子小声说道:“黄家这江湖第一世家的地位还是受到了挑战,西北马家,已经强势崛起了来。”
不过……
在马六的引导下,我来到了地下室,而因为之前我有跟黄胖子说过抵达的大概时间,所以一下来,就能够看到旁边的餐厅那儿摆满了一大桌子的菜。
因为明白着自己的定位,所以我在出山之前,就特地做过了伪装。
包括那些尸体,都用不着我来担心。
我当天乘车,赶到了附近的一个城市,通过电线杆上面的城市牛皮癣,花了大价钱,弄了一张真身份证,然后乘车北上。
我这种不贪杯的人,也忍m•hetushu.com不住一口干掉了去。
他笑着对我说道:“你稍等一下啊,先坐,我这里还有几个菜。”
相比我的感慨,小妖却是归心似箭,大约瞧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走吧。
此刻康妮已经在万毒窟中被囚禁,接受着该有的惩罚,而那些邪物大部分都折损了,或许还剩一下,之后小米儿和蛇婆婆会自己处理。
我只需要记得此事、别忘了就行。
黄胖子很激动,说好,什么时候来?我让马叔多买点菜,我给你做一顿大餐……
从蛇池之中走出,我们能够瞧见附近倒落的尸体,这些尸体就好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岁月,大多数都变成了一具具的干尸,身上还有蜡化一般的尸油。
我走到了一句无头尸体的跟前来。
听到了动静,黄胖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里面传来了快剑马六低沉的声音。
随后我又在黄胖子的盛情相邀之下,尝了一下他做的这一桌子菜,味道还真不错,比起大酒楼来说,虽然少了一些大锅的味道,却又是独有一番家常菜的风味,一看就知道是有练过的。
听到我开了口,黄胖子终于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欣喜地说道:“老王,你特么的终于打电话来了?我还以为你们都忘记我了呢……”
不过不谈江湖事,这是不可能的。
那头是沉默,还有轻微的呼吸声,我没有等待,直接开口说道:“胖子……”
黄胖子嘻嘻笑,说我特么的在这里都快闷出霉m.hetushu.com味儿来了,就不许我找点兴趣?
南海一脉拧成一股绳子,无论是老鬼、黄胖子还是小玉儿,都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我说好,电话里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过来找你。
这个苗疆三十六峒之一、锦鸡蛊苗的族长,做了太多太多的恶事。
我点头,跟着她离开。
对于我的恭敬,马六显得十分平淡。
小妖选择等我一起,而不是独自离开,是因为不确定蛇池的另一边,是否还算是稳定。
得,咱对于他来说,可是杀子之仇,逃都逃不掉。
没有人会记得这样一个家伙,就连我此刻看着他,心中也只是充满了感慨。
他一直想要变得强大,甚至拥有了许多不属于他的力量,成为了他曾经期望的样子,但是在最后的最后,却只是众叛亲离、枯骨一堆而已。
这个人的剑法快到了极致,当年就是江湖上顶尖的几个剑手之一,后来又跟着一字剑那么多年,必然已经到了大成之境。
两人许久没见,见面先干三杯。
黄胖子说猪八戒当了净坛使者,不还是一身肉?减肥,我算是彻底放弃了。
当初我们前往万毒窟的时候,神风大长老可是用燃烧生命的代价,弄出了一个叫做“天人五衰”的场面来,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不知道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金钱浪潮的大浪淘沙之下,许多的江湖人比普通人更快地沦落了下去,而能够坚持着自己承诺和操守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通过南海和*图*书龟蛇技,我不但变了模样,而且还缩骨改变了身高,整个人矮了十来公分,就算是对我十分熟悉之人,想必也不会认得出我来。
两天后,我抵达了梁溪,然后直接赶往了黄胖子家。
两人挥手致意之后,转身而走。
这个电话,打给的,自然是黄胖子。
南海一脉,同气联枝,就是因为有着这些人,我方才不会变成孤家寡人,江湖独行侠。
之前的南海龟蛇技,仅仅是发功的时候,方才能够维持移妆易容的效果,但是现在我的修为磅礴,源源不断,所以这种改头换面的手段,随时随地都可以维持,倒也费不了太多的心思和精力。
黄胖子说梁溪,就我老爹留下来的那院子,地下室,上次你待过的,还记得么?
不过好在我们重新回来的时候,这边已经归于平静。
忙忙碌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来到了麻栗场镇,然后吃了一碗酸汤粉。
我坐着等了十来分钟,黄胖子便弄好了最后两道菜,端上了桌子来,然后将围裙脱下,张罗着倒酒,对我说道:“来来来,尝一尝我的手艺——唉,老鬼没有跟你一起?”
我笑了,说倒不是这么说,主要是你这一身的肉,再把兴趣投入到厨艺上来,以后估计是减不下去了……
这般喝着酒,吃着菜,朋友相聚,没有纷纷扰扰的江湖事,是我曾经的理想生活。
我拦住他,说马叔一起吃吧?
我开口说道:“马叔你好,是我。”
我点头,说对,他还留在http://m.hetushu.com长白山。
对于快剑马六这样的一流好手,听风辨位是最基本的手段,自然知道面前这个容貌普通寻常的男子就是我,他待我进来,立刻将门给关上,然后说道:“荆门黄家有人在这附近长期驻扎,去地下室吧,免得给那帮人发现了……”
从内心深处来讲,我最为信任的,除了小米儿和她的师父蛇婆婆之外,再就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人了。
马六摇头,说你们兄弟之间好好聊一聊,我去上面看着,免得宵小作乱……
一路上,除了人的尸体,还有许多古怪邪物,这些据后来康妮的交代,是久丹松嘉玛交给她的,让她统御,过来抽断我们的后路,而出口改道,也是她的功劳。
傍晚,我观察了一下黄胖子家周围的情况之后,走了过去,敲响了院子的大门。
我表现得十分恭敬,并不是我惧怕这位江湖上的顶尖剑手,而是敬佩他一诺千金的品质。
说完话,他又进了厨房。
她往南,我往北。
这味道,真巴适,随后我在汤粉店旁边的一个卖通信产品的店子里,买了一台山寨手机,又买了卡。
所以在黑市上,针对我和老鬼的悬赏花红一直都挂着,居高不下,不但如此,民顾委那边的传言也挺复杂的,总之大环境对我们,着实不友好。
我笑了笑,说这段时间去了外地,不方便打电话——你现在在哪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筷子一撂,两人就摆起了龙门阵来。
我弄了一会儿,然后拨通了出山的第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