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章 伏羲壁

这个有些少年白的江湖大商人瞧见了我,也是有些诧异,不过他是个挺稳重的人,喜怒不形于色,上前过来与我握手寒暄。
本来荆门黄家还算是他的软肋,但现如今他居然连江湖第一世家的权势都给放弃了,把家主之位交给了他的弟弟去,这天下之大,除非是他自己想要冒出来,要不然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我说我曾听人说过,这位黄门郎的天赋之高,当世罕见,曾经触摸过天道,成为当世间一等一的顶尖人物,只可惜后来走火入魔了去,最终落了个下半身瘫痪——他之所以囚禁我师父,无外乎是想从我师父的口中得到一些南海一脉的角色,而之所以如此,估计也是想要让自己重回巅峰……
方志龙说道:“你之前托黄胖子叫我们帮忙调查的黄门郎,目前有了消息,据说西川九寨沟附近的一个洞穴里,出产了一种叫做伏羲壁的穴居长虫,荆门黄家的人前去抢夺——这东西没别的用处,就是能够让人的那玩意儿重新生出来……”
方志龙尴尬地咳了咳,说我们有一个情报,是来自于一个从荆门黄家大院离开的仆从口中出来的消息,说那个家伙是个死变态,太监,喜欢虐待少女——后来那人给灭了口,不过基本上能够确定此事。
我说我进你这儿来的时候都改头换面了,进了你这儿才恢复回来的,怎么可能?
看得出来,西北马家倒还hetushu.com真的是挺有势力的。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个什么西北马家来,是马四蛮他们那个马家?
听到黄胖子的话语,我忍不住地笑了。
黄胖子猛然一击掌,然后酒杯斟满,敬我道:“男人就得刚!”
方志龙看了我一眼,我笑了,说若是不方便,我回避也行。
啊?
黄胖子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江湖上的确有麒麟胎的传说,不过据我所知,唯一的一块,应该是在左道手中,你难不成想要虎口拔牙不成?啊……这个,这个做兄弟的我得劝你一句啊,且不说能不能斗得过左道二人,光凭着人家在天山之上的那一战,咱都得供着,为难他们,咱不但自己的心里过不去那坎儿,也得给人家的唾沫星子给喷死……”
黄胖子通知了马六,没一会儿,有人下了地下室,却正是慈元阁现如今的东家方志龙。
马六开口说道:“方阁主来了,你见不见?”
我说如果真的搞,那些空手而归的江湖名宿知道是我弄出来的一局儿,你说会不会气急之下,都来弄死我啊?
啊?
啊?
黄胖子笑了笑,说所谓江湖世家,还不都是那样,或许没有抵达巅峰的时候,还会藏着掖着,而一旦走出来了,就别想它低调谦逊,温良恭俭让的……
我简单问了一下关于西北马家的事情,然后又问起了关于西北马家的评价来。
我说你http://www.hetushu.com别记着啊,我这件事情很急的,尽最大的力量,知道不?
啊?
黄胖子说这种天材地宝,举世罕见,有一块已经是奇迹了,你以为是烂大街的批发货啊?
我想了一下,觉得有许多的事情都需要慈元阁这边帮忙,别人我信不过,但黄胖子还是没问题的,而方志龙我也愿意去相信。
像黄门郎那样的江湖老油条,他若是想要藏起来,还真的是谁也找不着他。
听到黄胖子这般说,我的心中一动,说哎?要不然咱们设一个局,让那家伙自己钻进来?
也对,既然那五彩补天神石这般珍惜,对于修行者也是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想要它的人自然是数不胜数。
我叹了一口气,说那就没招儿了。
两人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聊天。
黄胖子是老司机,眉头一挑,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说还能是什么玩意,就是男人的那玩意儿呗。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别在这里传播负能量,回头帮我去慈元阁问问,也悬赏出去……
黄胖子说别介啊,我觉得你这个想法挺好的,但具体的事情,还得好好琢磨一下,将整件事情策划一下,把细节和漏洞给补齐了,这事儿其实还是有得玩儿的。
黄胖子一拍大腿,说的确是个好办法。
黄胖子盯着我,说你怕么?
方志龙说饭我吃了,不过有王兄在,酒还是可以喝的。
黄胖子放下筷子,说和-图-书他想要什么?
于是我点了点头。
黄胖子点头,说对,就是那个西北马家,你应该知道,马家是从满清末年的时候就在西北崛起了的,民国时的西北五马甚至已经成为了大军阀,掌控着西北局势,后来渐渐式微,那不过是龙潜于渊而已,近年来又有抬头的倾向,来到中原抢饭碗,很是凶狠,趁着荆门黄家最近动荡之际,跟他们在晋西、陕北等地,已经有了好多次冲突,而且都占了便宜……
黄胖子嘿嘿一笑,说你赶紧啊,人等着回话呢,别让人等着啊……
说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我曾经听闻,这世间有一种东西,叫做补天神石,乃远古女娲娘娘补天用的五彩神石,能够让人断肢重生,百病消除……”
我说他知道我还活着的事情不?
黄胖子又好气又好笑,正要说我,这个时候突然间客厅里传来了一阵铃声,黄胖子走到墙边来,把通话器点开,说怎么了,马叔?
我一听,笑了,说你别激我啊,那帮人要怪就怪自己的贪欲,找不到关我屁事儿啊?
我思索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来,说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他赶忙拦住了我,然后说道:“别、别,王兄你也不是外人,没什么回避的——这事儿还正与你有关呢……”
黄胖子说那你见不见啊?
黄胖子说废话,跟我穿一开裆裤长大的,过两年他就是我大舅哥了,你说呢?
我又和*图*书想起一人来,那就是当初我们去西北的时候,跟荒野大镖客一起的,有一个叫做西北第一刀的,那家伙叫做毛一马,原名马一毛,也是什么宁夏马家的。
我隐约记得,他就好像是来至于西北马家。
随后我又问起了荆门黄家的前任家主黄门郎来,对于这个事儿,黄胖子也无能为力。
三人回到了餐桌旁,各自坐下,黄胖子添上碗筷,共饮了一杯酒之后,方才问道:“你怎么颠儿跑过来了,啥事儿?”
黄胖子无奈答应,说行,这事儿我记着了。
我笑了,说你想什么呢,我刚刚跟陆左见过面呢,也知道他们那麒麟胎的来历,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可能,想办法再弄一块来。
我挠了挠头,有点儿不确定方志龙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别的事儿,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觉得方志龙这人怎么样,可信么?”
我和黄胖子愣了一下,我忍不住问道:“什么玩意啊?”
我哈哈一笑,说我有的话就好了——没!不过我想,如果让黄门郎知道有一个地方出现这东西,你说他会不会屁颠屁颠儿地赶过来?
我哈哈大笑,说说的也是,不过有人能够找荆门黄家的麻烦,对于我来说,还是乐见其成的。
西北马家?
黄胖子忍不住一哆嗦,说你有?
呃?
我听了,有些好奇,说话虽如此,但怎么能够确定跟黄门郎有关呢?
我说啊?
黄胖子“噗”地笑了一下,m•hetushu•com然后说道:“黄门郎会不会过来我不知道,但我估计到时候会能成像是当初黄山龙蟒一般,无数的顶尖角色纷呈而至,踏破山门的……”
黄胖子指着餐桌,说我们刚吃不久,你要是没吃呢,就过来喝两杯。
黄胖子愣了一下,朝着我望了过来,用手捂住了话筒,说说曹操曹操到啊,你来的时候没给人瞧见?
如果这消息传出去了,到时候说不定黄门郎还没有来呢,其余乱七八糟的各路高手,说不定已经将那个地方给犁了好几十回了呢……
这话儿说完,他又有点儿卡壳了,说这个,想要设局把他给弄进来,得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才行啊——这个人对于名利之事,早就看淡,要不然也不可能隐居江湖那么多年,默默无名;至于亲情,我擦,这老王八蛋连自己的亲女儿都敢害,丧心病狂到了极点,如何会在乎这个……
我的眼睛一亮,说道:“那东西,荆门黄家抢到了没有呢?”
马四蛮是我们在京畿之战时接触过的一个人,他是宗教总局特勤四组里面的精锐人员,也是南城集训基地里面的刀术教练,这人当时负责我们的联络工作,是一个还算是不错的年轻人。
又喝了几杯酒,黄胖子既然让我将这事儿给他策划一般,我也不管,然后又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那就是关于麒麟胎的事情。
我说什么情况?你跟他那妹子搞到一起来了?
黄胖子说我倒是没说,不过你觉得他不会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