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五章 回老家

死仇死仇,人得死了才行啊。
我打开门,尽管对方自称是警局扫黄,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家伙,应该是一个修行者。
就在我靠近的一瞬间,立刻就有人反应了过来,抽出随身的佩刀,朝着我这边捅了过来。
我将这东西给收了起来,然后离开了这个地下室。
而在车站愣了好一会儿,我最终还是决定先回一趟家。
前面那人的身子一哆嗦,说那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人啊,天,他真的跟传说中的一样恐怖。
这个时候我已经扭断了那胖子的脖子,然后将他的身体转过来抵挡。
这是食物链决定的。
果然,三人爬出来之后,左右打量一番,然后有人低声说道:“老大,我们都离开这里,胡老头不是什么好鸟,估计早就知道了此事,故意稳住我们的呢……”
我说行。
我下一个的目标,是彭城。
我有真实的身份证,而且打开门来的时候也进行了改头换面,所以勉强过关。
这帮人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取他们的性命,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黄胖子呸了我一口,说本少爷我龙精虎猛,一夜七次郎,这辈子都用不着——不过你之前提起的那个诱饵计划,如果有了这东西,说不定会更加不错。
毕竟南海龟蛇技能够将人脸上的肌肉微调,寻常是瞧不出来的。
我伸手在那老大的身上搜了一会儿,摸出了一个折扇盒子一般大小的物和图书件儿来,打开之后,里面有一个玻璃管儿,玻璃管里面则是一只十二条腿的粉红色蜥蜴,而它的背上,颜色的交叉,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阴阳鱼。
至于这东西能不能送到,我倒也没有太多的关心。
这想法一出来,我顿时就是归心似箭,一路赶着,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熟悉的单位楼,然后来到了那门口之前来。
动车上,我与黄胖子打了电话,问起绵阳的事情来。
不管如何,那儿都是我曾经无数次怀念的地方。
要是真的能够找到,我说不定就能够利用这样有大愿力的法器,来将我心里头的那远古神魔给直接斩杀了去。
我接下来,想要去找一下那个什么九州鼎,也就没有时间再专门跑一趟梁溪了。
不周山我是见过了,就在虫原,隔绝天地的一连绵山脉,那儿广阔无比,群山连绵,最高的山甚至直通天上去。
不过他体质还算不错,此刻也没有倒下,满腹怨恨地说道:“对,那老王八蛋三番两次地讨要伏羲壁,估计是我不给,恼羞成怒了,才找来的黄泉圣使——我估计那老王八蛋一会儿就过来收尸了,要是看到我们不在,肯定又让那狗屁圣使来抓我们……”
随后我又将这通道给关上,不过我并没有走,而是足尖轻轻一点,人来到了不远处的货物堆叠处去,在那儿蹲守了没一会儿,那地方又传来了一阵动静,有三个和*图*书人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而正是这样的人,才是我所为之不容的。
既然来了,那就去看一眼。
说到这里,他笑了,说唯一的解释,那就是你在这里面动了一些手脚,对吧?
得益于网上那么多的剁手党和她们阿里爸爸的推广,现如今的物流业发达得很,按理说应该是不会出现丢件的状况。
我笑了笑,说你觉得呢?
另外一个人说外面到处都是西南局的人,我们没有了荆门黄家的藏匿,能去哪儿呢?
那老大给我刺了好几下,是真的重伤了。
不过说到这里,我还是费了些功夫的。
黄胖子问我,说这是不是你干的?
且不管那是个什么地方,光那“龙宫”二字,就能够让人浮想联翩,而我本身有那龙脉社稷图,对于探查与真龙相关的事情,天生就具备优势。
我当初在舟山的时候都已经对猎鹰形成了碾压,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实在是费不了我太多的心力。
中间那个人,正是我特别放过了他一马的老大。
黄胖子说你回头有空就给我拿来。
大内的那些鼎我是不作非分之想了,而流失在不周山的那一个,我也暂时放弃。
三人已经走到了仓库边缘,而这个时候,那浑身重伤的老大终于说出了我最希望听到的话语来。
因为手指上面的肌肉被我扭曲过,所以即便是查指纹,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来过这个鬼地方。
我本来就是和_图_书要挑起这帮人与荆门黄家的矛盾,让他们有机会去西南局那边做污点证人,如果有这么一个沉得住气的胖子在这里的话,估计我所有的谋划都会落空。
想必这就是争得死去活来伏羲壁吧?
我说做人太聪明了,不太好。
重回老家,我正想要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了“啪”的一声动静来。
他们在别人的面前,或许是恐怖到极点的凶徒,与我的差距却还是太远了。
在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情况下,想要找一鼎,完全就是大海捞针。
我没有继续跟着他们,而是离开了这个食品厂,随后找了一个小旅店住下。
而另外两个,我特意挑选了那种对荆门黄家满腹怨言的家伙来,就是想要让他们能够有奇兵突出的效果。
所以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这个体型稍微胖一些的家伙。
这一伙人里面,只有那个胖子给我的感觉脑子会清楚一些,也有分寸许多。
因为有的人我是真的杀了,大概也是感觉对方身上的戾气太过于浓烈,而有三个人,我却是没有下死手,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没有了气,但我实际上还是给对方留了一条活路。
黄胖子说东西你拿到没有?
所以我想要趁这些时间,先找一找那玩意。
三人越走越远,离开了仓库。
关上铁门之后,我变了一个声调,开口说道:“怎么样?”
想一想,我脱离平淡归真的生活,已经太久了。
当最后的一个人倒下之和*图*书时,我将那把尖刀扔在了一旁去。
随后我又用刚才的嗓音回答道:“头儿,事情办完了,人全部都了结了,我们走吧。”
尽管这帮猎鹰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蛮之辈,但是在我面前,却都如同没有抵抗的小羔羊一般。
我不是一个有心理洁癖的人,以暴制暴这回事儿,我也不是第一回干,而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左右开弓,将那人手中的尖刀给夺了过来,左冲右突,将人给全部弄倒了去。
简单几句话,我便启动开关,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
他说那我们就置之死地而后生,去找西南局的人,把事情全部推倒荆门黄家头上去……
而且要激起这帮人心中的恐惧和仇恨,必须得有人死去。
至于那个不知所踪的,更是直接放弃。
我确定了他们的走向之后,便放下了心来,这三人若是能够去找西南局投案自首,也不枉我刚才自编自导,累得跟狗一样。
那么剩下来的,就只有一个,那便是泗水龙宫。
我说在我手上,怎么,你有需要么?
黄胖子说志龙给你的档案里面,其中有一个是食品厂,而后来西南局突袭了那个食品厂,抓捕了三名相关的嫌疑人员,经过慈元阁这边的情报分析师整理,人应该是在那儿藏匿的,而那个吴俊毅虽然素来不太服猎鹰的几个头目,但也不至于背叛荆门黄家……
我施展的是小无相步,那些人瞧得不清楚,顶多就只瞧见眼前一花,然后我http://www.hetushu.com已经抓到了那胖子的脖子。
这个家伙看似阴沉,其实最是无脑。
感伤一小会儿,我开始思索起了关于九州鼎的事情来——按照王红旗的说法,天下九鼎,六鼎在大内,而另外的三鼎,一处在不周山,一处流落于彭城附近的泗水龙宫之中,而最后一顶则不知下落……
我在绵阳待了总共两天,随后离开,去了锦官城,然后乘坐动车离开了去。
能够在刀尖上面舔血的,都不是愚蠢之辈,在无力反抗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装死。
彭城是我的家乡,从小生长的地方,不过现如今我父亲居于龙脉,老弟给囚禁其中,在老家的,也就只有老妈和爷爷的遗像了。
旅店住到半夜的时候,居然有人来查房。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猎鹰的老大真的投案自首了,一共三人,不过因为西南局对于此事封锁得比较严密,暂时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
几经辗转,我回到了彭城,回到了自小长大的家乡,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呢,就是把这让许多人为之疯狂的伏羲壁给草草包裹,然后找快递给黄胖子给寄了过去。
再一次回到了老家,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有无数熟悉的乡音,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感觉到有一种格格不入的别扭。
前一个声音:“这帮人越来越难控制了,死了的话,应该不会牵连到我们。”
我说这东西已经有了案底,利用的空间不大了吧?
而我则选择了故意性的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