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章 大和尚

大和尚说我喝饱了。
天壤之别。
我说我真不懂你们这是什么鬼。
我蹲了下来,看着狗啃泥的他,说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也不要你日后重谢,今天就成了。
他抬起头来,瞧见这河畔边,黑乎乎有一个人在打量着他们俩呢,脚都不抬一下的,顿时就恼怒了起来,说嘿,走夜路的小子,看够了么?
只是它为什么就这么巧,上杆子地跑到了我跟前来?
我以快打快,以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勘破对方的一个空隙,然后将人给直接按到在了泥地里面去。
论起拳脚功夫,无论是南海龟蛇技,还是十三层大散手,都是顶尖级的短打手段,我逼上去,那大和尚起初并未觉得,猛然一发力,结果发现如同泥牛入海,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抽身往后退。
他的眼中满是泪水。
大和尚翻身向下,吐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说大哥啊,你到底要干嘛呢?
那么问题来了,王员外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厉害,不但能够准确预测到伏羲墓的地址,而且还在找寻流落于泗水彭城河里的九州鼎呢?
这家伙是连云十二水寨的人,而去还是小刀寨的寨主,水派出身,那水性绝对是一流厉害的。
当那肥大的手掌猛然劈过来、卷起一股狂风的时候,我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我乐呵呵地说道:“你们拍电影呢?什么哪门哪派的?天安门,还是蛋黄派?和图书
我正想着,那大和尚瞧见我出了神,居然猛然一下发力,人便朝着河边那儿狂奔而去,当我瞧向他的时候,却听到“砰”的一声响,大和尚已经跳进了水里去。
良辰大和尚虽然是出家人,此刻却是一身的戾气,说你河鲸帮不是很牛么,怎么不继续牛下去了啊?
他怎么一下子就从一纨绔子弟,变成了一全知全能的家伙了呢?
良辰大和尚终于恼了,说你个龟儿子,大半夜的赶什么路?赶路就赶路,见到别人在这里拼斗,你龟儿子为何不跑?
我说遗失多年?这么大、这么长的一条河,能找到么?
我点了点头,松开了对方,没有再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几年之前,我刚刚把蛊胎小米儿给生出来的时候,穷途末路,给此人强掳而走,只觉得这人是顶了天的高手,不但是我,就连小米儿也是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时过境迁,良辰大和尚进步了多少我不知道,但我却已经绝非吴下阿蒙了。
他眉头一跳,说既然不跑,那就送你去河里喂鱼吧。
我说啊?
我说那么说原本对方是知道位置的?
呃……
大和尚十分有警觉性,说大哥你问这个干嘛?
在辽阔无垠的南海之上,不管是泗水,还是长江,可不就是一条小河沟子么?
直到脸挨着泥地,良辰大和尚方才知道自己是遇到了高手。
当初我怀着小米儿的时候,在江边生产,和_图_书结果把孩子生出来了,而这位良辰大和尚也翩然而至,将我掳到了小刀寨。
听到这般霸气凛然的话语,我顿时就是有点儿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很明显,对方在找的,跟我想要找的九州鼎,应该是同一个目标。
大和尚点头,说对,我们总寨主跟对方的少东家见过了面,对方很确定这水下藏着一龙宫,不过具体的位置,他也不太记得了。
前面这人且不说,后面那胖大和尚我其实是认得的。
那人给良辰大和尚的大屁股坐着,气都换不过来,破罐子破摔,说哎呀,你想怎么样就怎样吧,留俺一条性命就成了……
我笑了,说那行吧,干活。
我伸手揪住了他的脖子,猛然拽了起来,盯着他,然后说道:“怎么,扯半天原来讲的都是空话、屁话呢?你要是真不乐意说话,我就让你以后都别开口了……”
砰……
良辰大和尚留下了两行清泪,说不,饱了。
我笑了,说喝饱了,那就谈正事儿。
我点头,说对呀。
我站在了原地,看着两人厮打缠斗在一块儿,三两下之后,但见良辰大和尚一屁股坐在了对方的身上,扬起沙包大的拳头来,就跟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一样,一拳又一拳,那哥们的脸上就好像是开了一染料铺子似的,五颜六色的。
我沉思了一下,说看你表现咯,这几天我跟在你身边,你表现得好的话,我留你一条性命;http://m.hetushu.com但如果跟刚才那样子,又或者想要找同伴过来解围——哎呀,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能够把你们连云十二水寨这一次过来的人,全部都给杀光?
我说我为何要跑?
难道……
我说什么单子,谁的单子?
在几秒钟的时间里,我与良辰大和尚贴身快打,交手十几个回合。
我哪里能容他来去自如,手掌一旋,便有层层叠叠的力量将他往里拉扯,随后我整个人就直接缠在了他的身上。
大和尚慌忙摆手,说别啊,我说、我说——我们总寨主接了一张单子,就派我们过来搜查。
没一会儿,那人给打得服服帖帖,大声喊道:“大师,别打了,打也别打脸,我服了,服了。”
大和尚一愣,随后问道:“你要跟我一起?”
大和尚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地说道:“我觉得是唉?”
他从那人的身上翻了起来,掏出一根绳子,三两下将地上那人给捆好,然后眯着眼睛打量我,说瞧你这气质不错,说说,哪门哪派的?
这是拳脚功夫,倘若用逸仙刀,或者三尖两刃刀,这家伙估计早就人头飞起,而这也正是我与当初的差距。
呃?
我说千通集团很确定么?
那大和尚凶得厉害,手掌一翻,立刻朝着我这边劈了过来,无端便起了一阵狂风。
我指着不远处的地下,说那里还有一哥们儿正发愣呢,你不是要找地头蛇问水情么?开工啊,我不影响你……
和_图_书辰大和尚听不出真假,脸色忽晴忽阴,缓步走上前来,说小子,你是故意的呢?
记得?
大和尚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犹豫了两秒钟,这才哆哆嗦嗦地说道:“那、那啥,高手,你莫不是专门在这里堵我的吧?”
大和尚想了想,说总寨主给了我们一地图,那人用彩笔在上面划了一个区间,看起来应该懂不少。
我笑了笑,慢条斯理地脱下了衣服,然后一个猛子扎了进水里去。
大和尚却是浑身一哆嗦,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心凉。
此时此刻,我完全没有了复仇的心思,想起了他的搞笑之处,忍不住笑出声来,说我在等着你用一百种方法弄死他呢。
手掌抵临我的跟前时,我的手如同一条游蛇,缠了上去。
大和尚低声说道:“那人说大鼎在泗水下面的一龙宫里面,让我们找一些熟识水情的人了解了解……”
我说你觉得呢?
十分钟之后,肚子里灌满了河水的良辰大和尚给我扔在了河滩上,一脸绝望地仰首看天。
将这人彻底制服,良辰大和尚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来。
我说话的时候,在笑。
大和尚咬着牙,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千通集团的,说是在彭城泗水这边,找寻一个遗失多年的大鼎。”
他看了我一眼,哭着说道:“得,你是大爷。”
呃?
我笑了,说我对那鼎挺赶兴趣的,想跟你一起找它。
只不过,在我南海一脉和_图_书面前,这着实就有一些班门弄斧了。
大和尚一愣,说干什么活啊?
他之前对上一字剑的时候,也是能伸能屈,此时此刻,自然不会一根筋硬到底,慌忙大声叫道:“哎、哎,这位高手,良辰这是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阁下,还请阁下赎罪——只要你今天放过良辰,良辰日后,定有重谢……”
那小刀寨据说是西川连云十二水寨的其中一个寨子,而就在刚才,我还从洛小北那边听到了“连云十二水寨”这个名字,看得出来,洛小北也正在找这帮人。
当初若不是黄养鬼等人请来了一字剑,一剑震慑群雄,只怕我已经交代在那儿了。
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蹊跷吧?
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杀我?”
良辰大和尚笑了,说那你还硬扛不?
我俯下身来,拍了拍他的脸,说怎么着,还跑不?
听到我的话语,良辰大和尚顿时就是一愣。
我哈哈一笑,说别自以为是,我问你啊,你们连云十二水寨跑这苏北来,到底想要干嘛呢?
“服了?”
大和尚刚才的话语,只不过是口头禅而已,哪里想过居然会奏效,所以当下也是一愣,随后赶忙猛点头,说是极是极,良辰说的话,从来没有不作准的时候。
我听了,微微一笑,说真的?
一直到那胖大和尚栽倒在地的时候,我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来。
那人哭着说道:“大师、哦,错了,哥,我的亲哥,再牛也没有你的拳头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