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十章 林间阵

河鲸帮那人说不,不是的,是因为那个地方很邪门,就算是白天,走进去也是阴森森的,而我们上一届的帮主也死在了那里,离奇死亡,与他一起的还有八位河鲸帮高层,经过这么一折腾,我河鲸帮实力大损,早就没有了争雄的实力。
这样的人,真的很棘手。
和上次一样,大船在河中心,我们摇船靠岸。
良辰大和尚望着前方渐渐升起的白色浓雾,说你放心,咱也是讲道理的人。
那人交代清楚之后,往前行走。
这东西不但有可能帮助我降服体内的史前神魔,而且还可以完成王红旗的嘱托。
继续前行,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那个叫做龟峰的地方。
当然,何时归还,这事儿还是两说。
啊?
啊?
这家伙提着一大光头,穿着一僧衣,脖子上还带着一大串的佛珠,但是出口成脏,没有一点儿僧人的操守和德行。
“什么?”
大和尚说哪里不对劲了?
河鲸帮那人说听说那锁龙井里面,锁着一头洪荒水怪,唤作无支祁。
只不过,我后面是否还有人在虎视眈眈呢?
那就是王员外。
良辰大和尚是行动派,说那行,我们走。
大和尚没好气地说道:“不就是担心里面的宝贝给别人知晓么?”
众人诧异,而我则思索一番,想起了这个无支祁的来历——此物曾经出现于多处道经与典籍之中,据说是“形若猿猴,缩鼻高额,青躯http://m•hetushu.com白首,金目雪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搏击腾踔,疾奔轻利”,有人说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形象,有一部分就是来自于它,只不过此物天生性格暴戾,在水中兴风作浪,祸害人间,后来给大禹王镇压,用锁链捆住了它的脖子,又在它的鼻子上面穿上了铜铃铛,这才将其镇压于淮水河畔,得以继续治水大业。
我闭着眼睛,冷冷哼了一下。
那人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早知道死了算逑,何必连累家人呢?呜呜……
反正我是欣赏不来。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是目前看来,慈元阁的方志龙只是中规中矩,而王员外则让人刮目相看了。
我听得一阵脑仁儿疼,而大和尚则怒气冲冲地将他往地上一扔,说你特么赶紧想办法,不然给我死去!
大和尚也不信,说滚你妈的无支祁,当老子是傻X呢?好好带路就是了。
无论是伏羲墓中的表现,还是此次找寻泗水龙宫的行为,他都已经表现出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和信息,表明了他在父亲死去之后,并没有就此沉沦,而是开始崭露头角,并且走上了与父亲所不同的另外一条道路。
他们的目标是那什么龙涎液,而我的目标从头到尾就都只有一个,那便是遗失了的九州鼎。
这我可不管。
这一回连云十二水寨的人,有十来个跟着一起,为和_图_书首的自然是良辰大和尚,而谢老六是另外一个寨子的寨主,算是头目之一,也跟在旁边,至于我,不显山不露水,挤在了人群之中。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与陆左似乎有一点儿交情。
大和尚勃然大怒,冲着他骂道:“迷路了?都走到这儿来了,你特么的跟我说迷路了?你让我们这帮人在这儿,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得,这怎么搞?”
这个家伙是妖,虽然此刻人模狗样,但要说有多强,我是不信的。
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一个姐姐叫做洛飞雨,而那个奇女子跟萧克明似乎又有一些感情瓜葛。
良辰大和尚给我挟持,一心想要赶紧弄完这事儿,恢复自由,而那个被抓住的河鲸帮人员则想着赶紧带着去了那锁龙井,然后回家去,而洛小北和风魔则准备当连云十二水寨查探清楚之后螳螂捕蝉,却不知道我这个黄雀一只都在后面。
当然,这都是传说,并不能够全信,毕竟这儿是泗水,与淮水相隔还是有些距离的。
毕竟理论上,逸仙刀和火焰狻猊也都是别人的东西呢,我还不一样用得挺开心的?
河鲸帮这人一愣,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啥,现在里天亮也没有多久了,要不然我们再等等?”
我上岸的时候,用余光扫量了一下江心的大船,隐约能够瞧见一点儿轮廓。
洛小北的实力不错,但若说多强,那也未必,我之所以有点儿为难,倒http://www•hetushu•com也不是完全害怕暴露自己,而是因为我曾经跟陆左聊过天,隐隐感觉到他对于洛小北的欣赏——尽管从我的角度上来看,这个刁蛮任性、刻薄麻烦的小妞除了一张脸长得清纯秀丽之外,真的没有别的优点。
大和尚这个时候感觉到不对劲儿来,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脖子,说你搞什么鬼呢?
不过慈元阁其实与千通集团一般,都是前代的创业者、掌门人突然之间就离世了,所以这两个人其实还是挺有对比性的。
从王员外我又忍不住想到了另外一个富二代,也就是慈元阁现如今的东家方志龙。
对方既然安安静静,我也没有贸然提醒,而是闭目养神着。
河鲸帮那人很紧张,低声说道:“你们知道我们河鲸帮为什么要把这个鬼地方的消息封锁住,不让普通帮众和外人知晓不?”
那人转过头来,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扭曲了,说有点儿不对劲。
大和尚眉头一扬,说等什么等,你想说啥?
天魔地魔我都战得,现如今邪灵教任何一位十二魔星之一,我都有信心能够战而胜之。
空寂的山林之中没有任何回应,他脸上的汗却一点一点地冒了出来,焦急地又问道:“樊博,是你么?你出来啊,我这也是迫不得已的……”
洛小北最终还是被风魔以别打草惊蛇的理由给劝住了,没有对我下手。
事实上他们若是来,我也并不畏惧,只不过有些不和_图_书太好动手而已。
下半夜四点多,天色最黑的时辰,船抵达了此次要去的地方,河鲸帮的人叫醒了我们,指着河对面一片山峦之中,最高的那山峰开口说道:“那地方叫做龟峰,而锁龙井则在龟峰的背阴处……”
人走山路,曲曲折折,望山跑死马,不过对于一帮修行者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大家快步而行,走过了一片林子,那河鲸帮的人停住了脚步,左右打量一番,然后低声说道:“这儿有老帮主请法螺道场的高人布置出来的法阵,鬼打墙,你们小心一点,跟紧了我,不然自个儿丢了,可别怪到我的头上来。”
这事儿尽管陆左也是点到为止,但我却不得不注意。
同一条船上,大家都是心怀鬼胎。
而就算是他有巅峰时期的实力,那又如何?
洛小北和风魔正在角落里朝着我们这儿望来。
这个一开始我只以为是简单富二代的家伙,已经让我开始刮目相看了。
船靠岸,我们开始往山里行走,这边偏僻,荒无人烟,走进山中去,便能够感觉得到这儿的不凡来,的确如同刚才那人所讲的一般,十分阴森可怖,四周像死一般的寂静,连虫子的鸣叫声都没有。
这就是我的信心。
也就是说,我若是贪图一时畅快,把这小妞儿杀了,恐怕会影响到日后与左道之间的关系,而现如今,左道两人是我在江湖上最为重视的朋友之一,我不太想与他们的关系搞僵。
他这回走得十分小www.hetushu•com心,缓步向前,每逢路口往左转,如此走了四五个路口,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来,左右一看,小心翼翼地问道:“樊博,是你么?”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知晓得此事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人过来参与,最终少不得有一个人在其中操盘。
那人说不知道,整个法阵感觉变得陌生了,我们、我们好像迷路了……
大和尚也愣住了,过了一会儿,蹲下身子去,用手一摸,一脸古怪地抬起头,茫然地说道:“我没有怎么他啊,怎么人就死了?”
不过真是这样的凶徒,反而镇住了那家伙,他委屈地低着头,不敢多说话。
他们显然也是想要找到泗水龙宫,只不过并不像费脑筋,所以就想在这边搭一个便车。
他将人往地上一扔,结果那家伙半天没有爬起来。
慈元阁曾经被称作江湖中最会做生意的宗门,但倘若论起财富来,一百个慈元阁都拍马难及一个千通集团,毕竟现如今的社会,搞房地产才是最赚钱的生意,只要关系硬,一次又一次的空手套白狼,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士推动下,大把大把地捞钞票,简直没有道理。
船行一路,洛小北等人只是跟着,却并不动手,躲在角落里不再说话,显然是在蓄养精神,等待着抵达了那龟峰锁龙井之后,再作行动。
大和尚说怎么死的呢?
至于那风魔,我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儿呢,显然是因为他的实力大损,方才会变成那副模样。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