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十一章 谈合作

那人睁开了眼睛来,打量了一下我,惊声喊道:“啊?你、你是昨晚吃饭的那个人……”
大和尚指着地上这个突然死掉的河鲸帮帮众,说那他怎么办?
呼啦啦,大半的人都跟在了他的身边去,而大和尚这边则只留下了三个人。
大和尚说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特么的去问谁呢?
我不知道马丁是谁,不过瞧见大和尚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眼睛也跟着红了起来,知道那个什么马丁应该是小刀寨的人,又或者是大和尚认识的朋友,所以他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操!
我想了想,说继续走。
我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说你这是质问我呢?
我说认识。
我笑了,说人少了,有少人的好处,至少我罩得住你们,只要有人敢冒头,我就让他走不得。
大和尚心里本就十分难受,听到谢老六这么一说,顿时就炸了毛。
我足尖一顿,人直接腾然而起,冲到了那大树底下,那潜伏在暗处的家伙瞧见自己暴露了,没有任何犹豫,猛然一跳,朝着旁边躲去。
只不过,他们错就错在派这么一个家伙来偷袭我们,最终给我擒住了来。
他跳到了半空的时候,给我猛然一跃,抱住了腰间,然后朝着地下使劲儿一掼,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去。
凶手原来就潜伏在附近的树上。
大和尚骂了一句粗话,然后左右一看,说肯定有人在旁边盯着我们,然后吹冷箭杀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和*图*书,我赶紧蹲下身子来,伸手摸住了那人的脖子。
我说除了他之外呢?
啊?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这个孔十分细小,我都不知道大和尚是怎么发现的,他找了一块白色的手帕在里面按了一下,没一会儿,哗啦啦的血就望着外面喷涌而出。
旁边的人也是一脸懵逼,说不知道啊,走着走着,直接栽头倒下,一点儿预兆都没有……
大和尚“呸”了一口唾沫,说又不是我朋友,横死荒野,咱也不心疼,走吧,走吧……
我摇头,说我会的话还问你干嘛?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九十九步都走了,不差这最后一步。
大和尚这暴脾气哪里能够忍得住,说走,你特么的现在就给我走,不走你是我孙子。
这家伙想要仗着地形熟悉,逃离我的掌控,却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实力。
良辰大和尚一脸郁闷,说我刚才做了什么,你自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伙儿都看在了眼里,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那石子在半空中炸掉了去,而我也锁定住了旁边不远处的一股隐匿气息。
这人是洛小北的手下。
谢老六也怒了,一挥手,说我们走。
我说少特么说废话,我要见洛小北,有事情商量。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顿时就是一阵哆嗦,谢老六直接打了退堂鼓,我说这事儿就怪你,等一等威哥,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你偏偏和_图_书急得跟猴儿一样,火急火燎地非要弄着,三四点钟跑这山里来,不出事儿才怪——不行不行,我们往回走,等威哥到了,再一起来。
人死了?
听到大和尚的话语,我也是为之一愣,因为就刚才大和尚那怒气冲冲的一推,从哪个角度讲起了,都没有可能将人给弄死去啊?
大和尚先是检查了一下这男人的伤痕,然后站起身来,问旁边到底怎么回事。
他如此仔细,很快就在那马丁的腰间脊柱上找到了一个小孔。
能够跟在大和尚身边的,都是他小刀寨的心腹,倒也没有刚才那般混乱,如此又走了五分钟,我突然间感觉到旁边有什么不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跺脚,低声有一块石头飞起来,被我顺手一抄,朝着旁边甩了过去。
我打量了一眼,那个人躺在地上,表面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只不过表情有些骇人,双目圆瞪,脸上的肌肉扭曲,嘴巴张得大大的,就好像碰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他死命儿挣扎,结果我就使劲按,一直到将脑袋按进了泥窝里面去,方才停歇下来,而这个时候,我才将他给翻过身来,仔细一瞧,那一张脏乎乎的脸,居然我还认识。
我说你觉得呢?
我回想起关于洛小北的一些信息,隐约记得她对于法阵之术挺有研究的。
这回使死的可是自己人,大和尚显然比刚才要严肃许多,冷着脸打量着,甚至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便直接将这和*图*书人的衣服剥下,全身扒光。
啪!
他一落地,立刻跳了起来,朝着远处跑,结果却给我一把拽住,死死按在了泥地里。
大和尚脾气暴躁,不过却也知道自己的位置,赶忙回答道:“这个……本来我们领头的这潘东威对于法阵卜卦之类的,门儿清,不过我这不是着急么,就没有带他过来。”
我们不管这个死者,继续向前。
我眯起了眼睛来,活生生一人,就在我的面前,莫名其妙地就死去了,这事儿说起来还真的是让我郁闷,不过也给我提了一个醒,那就是这次过来,其实还是有很大的风险,一不小心,我就有可能马失前蹄,阴沟里翻了船去。
而这个时候,我则眯起了眼睛来,左右打量着周遭的情况。
这个时候,大家走得都挺谨慎的,不管四处乱跑,而是顺着山道前行。
大和尚摇头,说没有了,我们这帮人里面,喊打喊杀,个个在行,但若是能掐会算的,半个都没有。
那人一愣,说你真放了我?
大和尚在我的前面,也回过了头来,大声喊道:“怎么了,这又是怎么了?还让不让人消停呢?”
据说邪灵教曾经还请她去帮着布置山门来着。
他骂骂嚷嚷着,几秒钟之后,有人从后面传了话语过来,说马丁死了。
就这么走了一刻钟,感觉路一直在延续,而突然之间,我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猛然回头过去,结果目力透不过那浓雾,只有瞧见后面几m.hetushu.com张惊恐的脸。
谢老六说那人怎么死了?
两人争吵几句,我抬起了手来,说你们这里,有谁对于法阵之类的东西比较清楚?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搞出这么大阵仗的,并不是那什么蜗居一处的河鲸帮,而是洛小北。
那人自知必死,紧紧闭着眼睛,就等待我们给个痛快,然而听到了我的这话儿,顿时就愣住了,说你认识我们家二小姐?
听到了我的话语,大和尚终于恢复了信心,带着身边这几人继续往前走。
这情况看得良辰大和尚顿时就怒了,说你们有本事走,我不拦你们,毕竟脚走在你们的腿上,不过我歹话可跟你们说了,回去也未必有路,说不定就直奔鬼门关了。
他愣了半天,到底还是没有再说。
大和尚要去后面看,我也跟了过去,来到后半段这里,瞧见几个人围着一具尸体,在低声议论着。
的确,已经没气了。
此刻雾气正浓,越往山中行走,雾气越是浓密,虽然谈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能见度也只有两三米左右,更远的地方却是一片茫然,根本无法探知。
他显然是有所顾虑,而且从刚才那视死如归的样子来看,我知道他是个硬骨头,于是好生开导道:“你们二小姐是想找龙涎水来断肢重生,而我想要的是另外一个东西,大家不互相冲突,不如合作——她若是不肯,只怕到时候真正的敌人来了,有得她哭。”
两伙人分道扬镳,原本愤怒争吵的大hetushu•com和尚回过神来,才想起旁边还有一爷,赶忙跑到了我的跟前来,说大哥,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和尚说你懂这个?
大和尚心里也没有底,说继续走?要还死人可怎么办?
我说你有更好的办法?
这回我没有再交给大和尚,而是掐住了那人的喉咙,直接开口问道:“洛小北在哪里,叫她出来。”
那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他扯着嗓子跟谢老六吼,两人一番争吵,在这山中格外响亮,不过谢老六哪里能够吵得过大和尚,当下也是一横心,说那行,你不回去我回去,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谢老六也凑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回头跟大和尚说道:“你刚才对他做了什么?”
又一个离奇死亡的人。
之前在河边的那饭店里,他跑过来跟洛小北汇报情况的时候,我们见过。
说罢,我将人给放了,说你去跟她说吧,我在这里等你。
而差不多一刻钟左右,迷雾之中走来两人,前面那女子开口说道:“听说你找我?”
谢老六说那也比跟着你糊里糊涂去送死强。
他听到了,一句话不说,转身就隐入了迷雾之中,而大和尚一脸错愕,瞧见那人跑了,慌忙跑过来,说你怎么放他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洛小北她其实已经早我们一步找到了巨鲸帮的这禁地,把布置法阵的那帮人给掌控住,或者杀掉了,然后又准备着想把我们这伙人解决了,没有了后顾之忧,再安心地探寻那个什么锁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