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十三章 白纸扇

风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我会跟她说的。
我转头望了过去,却见人并不是刚才的那个,而是另外的一个。
我咳了咳,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指着旁边的洛小北说道:“她的左臂断了,龙涎水虽然能够通经活络,益寿延年,但是对于断肢重生,只怕没有太多的效果吧?”
我在惊叹于洛小北法阵的神奇之时,右手一挥,用龙脉社稷图将三人的气息给兜住了去。
他的用意太明显了,良辰大和尚顿时就睁圆了双眼,然后不满地说道:“白纸扇,今天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我承认,但我也是心急找寻锁龙井,好完成任务,并没有什么歹意,而且我的人也死了……”
他们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然后目光都集中在了锁龙井上去。
洛小北看了我一眼,说你不是说你跟萧克明有交情么,现在想要怎样?
我笑了,说一个锁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你问我能不能打得过它,这事有点儿为难我——若是论起妖,你不是更有发言权一些么?
洛小北看着我,说你确定?
那人转身离去,而洛小北则对我说道:“我需要专心应付那帮人,你出去吧。”
我说听说好像是,这玩意据说能够让男人那玩意断肢重生,不过不知道能不能让人的断臂重新长出来——但不管如何,我觉得你们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总好过现在找寻什么龙涎水……
洛小北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对方有和-图-书高人,我本来已经将人都困在阿绛坡一带了的,结果突然之间,两边的人合二为一,现在已经朝着这边进发了过来,那法阵根本拦不住对方。”
来人不走大门,而是直接纵身,跳到了院墙之上,然后落到了下面来,随后我瞧见了良辰大和尚和谢老六的身影,他们两人抢先突入了屋子里面去,逗留了大概半分钟,然后走出了老屋外面来。
我眯着眼睛,说若是如此,我还有与你合作的必要么?
他盯着我,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我们之前有见过面,对吧?”
风魔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啊?
河鲸帮驻守在这儿的人也不知踪影。
龙脉社稷图能够将磅礴龙脉都给兜住,对于三个人的气息,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瞧见那人脸生,走上前去,准备盘问,却见风魔走了过来,与他点了一下头,然后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来了?”
我走上前去,咳了咳,然后问道:“你觉得,这井里面,真的会有那什么无支祁么?”
而在他的身边,有一个长得瘦瘦高高、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
谢老六冲着那个老渔民一般的男人拱手,说总舵主,人已经跑了……
我说为什么找我?
白纸扇说那好,今天我们十二连云水寨死了五个人,这件事情谁来负责?
白纸扇又问:“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那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表弟呢?他在哪里?http://m.hetushu•com
她说得很坚决,一点儿回旋余地都没有,就好像一切都掌控在她的手上一般。
风魔听到,脸色阴沉,几秒钟之后,他点头,说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这个男人并不擅长谈话,与我交流几句,便缄口不言,而且还离开了这边,我耐着性子研究着这边的锁龙井,过了没一会儿,突然间有人进了院子里来。
风魔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现在退出?
这时门吱呀一响,有一行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外表黝黑,就好像是晒了太多太阳的老渔民。
下井?
我说我跟萧克明有交情,不是跟你有交情,我或许会顾忌与他的交情而不杀你,但也绝对不会与你合作分赃——想要获得什么,就必须表现出自己的实力来。
洛小北对我说道:“对方来了高人,势如破竹,如果我们继续待在这里,肯定会跟对方起冲突的;我这边的人手不多,只有几个,有战斗力的只有苏伯一人,我们这个时候没必要跟别人硬拼,暂时离开,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说罢,他看向了良辰大和尚。
听到了我的话语,风魔眯起了眼睛来,说你想说什么?
我说你之前想必也在暗处观察,自然有所察觉才对。
风魔皱着眉头,说怎么死的?
白纸扇?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他们口中那个潘东威咯?
哦?
我说什么意思?
我这边刚刚一施展,洛和*图*书小北立刻叫了起来:“好厉害,你这是什么?”
就是这个人破解了洛小北的迷阵?
那人躬身行礼,然后说道:“大人,天九死了。”
随后我、洛小北和风魔的身影消失无踪了,却还是能够感觉得到彼此的存在,而这个时候,洛小北则对我说道:“轮到你了。”
风魔看着我,摇了摇头,说我不如你,就算我尚处于巅峰时期,也及不上你。
事实上,从头到尾,我都只见到洛小北、风魔和刚才那个跑腿的,其余人都没有瞧见。
我说你讲,我听一听。
我说这怎么可能?我刚才的时候,已经问过了他们,里面没有人懂得法阵,完全就是在乱走。
我想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好,可以,没问题。
我沉默了几秒钟,这才回答:“有人来了……”
那人离开,而风魔则走到了屋子门口,轻轻扣了一下门,然后说道:“二小姐,地八刚才来了,天九死了。”
洛小北说苏伯跟我说过,你隐匿气息的手段是一绝,他对于高手这么敏感,结果对你却是看走了眼,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你可以办成这事儿。
洛小北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将刚才被我抓住又放走的那人叫了过来,吩咐他道:“你去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然后赶紧回来禀报。”
我摇头,说不,我只是作为一个暂时的合作者,给你们提一个建议而已,也让你们多一个选择。
我对这小女子的脾气十分清楚,hetushu.com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想法,退出了房子,瞧见院子里只有风魔一人,而他则站在那锁龙井里,借着头顶上的依稀星光,打量着那一口黑黝黝的井眼。
听到我如此坚决的话语,洛小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其实不逃也可以,不过需要你帮忙。”
他的话语如同一把尖刀,十分锋寒。
良辰大和尚这时插话说道:“他们未必离开了,也许是下了井里去……”
我呵呵一笑,说邪灵教的十二魔星,风魔大人想来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角色,怎么会记得我这样的小人物呢?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门被推开,然后洛小北走了出来。
这时旁边的那个黑框眼镜指着角落处的锁龙井说道:“这个,应该就是龟峰锁龙井吧?”
风魔说不是谦虚,是事实,只不过我很好奇,这世间不可能凭空就冒出这么一位顶尖高手的,阁下想必是改头换面了吧?
啊?
她从房间里拿了一个包出来,然后从里面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然后开始了布置。
黑框眼镜走到了井边,伸手检查了一下井沿,然后说道:“很有可能,不过到底是不是下去了,这个得找人去查一下才行。”
洛小北说这儿的法阵图给我掌握住,我熟知这儿的一切布置,如果不逃,我们可以留在这里,我可以用法阵遮住我们的身影,然后亲眼监督他们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唯一的问题,在于高手十分敏感,很容易通过对于炁场的辨识和图书度,来察觉周遭的异常。所以,我需要你帮忙,帮我和苏伯隐藏气息。
她在那儿忙忙碌碌,我和风魔则在旁边等待着,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她终于弄坏了,叫我们走进了她布置的法阵之中,然后咬破了中指血,在半空中一边画符,一边喃喃自语。
大和尚说不然呢?
她看了一眼院子,目光落到了我的头上来,然后说道:“我们得暂时离开了。”
那风魔沉吟了一番,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如果真有,你能打得过它不?
大和尚低头,说是我。
那人说靠得太近,给人擒住,然后折磨而死。
说罢,她开始忙碌了起来。
我说为什么?
随着咒诀的持续,我感觉周遭的气息变得紊乱,随后光线开始扭曲起来。
我不管直视这些人,生怕引起他们的警觉,只是用余光打量着,而这个时候,那白纸扇嘴角微微一翘,然后说道:“良辰大师,你觉得我是想要报复你?”
啊?
洛小北说那好,我现在立刻布阵,大概一刻钟左右,他们的大部队应该就能够抵达这里,我们得赶在前面办完一切。
风魔说伏羲壁?这玩意出世了?
果然,我们这边沉寂了半分钟不到,就有脚步从远处传来。
我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东西,叫做伏羲壁?
我笑,说你太谦虚了。
那个老渔民点了点头,却不说话,而我的心中则是震撼无比——这个老渔民既然是总舵主,恐怕应该就是连云十二水寨的总头目陆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