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十五章 迷宫杀

他晕了过去。
这时候,我开始变得小心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往下。
而现如今王员外似乎已经掌握了这一股力量,并且开始逐渐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存在感来。
这些东西都很粗糙,而且经过长期的水汽浸润,已经瞧不出太多的样子来,不过还是能够感觉到这里面很古老的那种气息存在。
我笑了笑,说你以前与邪灵教关系不错,这个不知道么?
我顿时就有些无语了,不过这个女子的机灵古怪还真的是让人头疼。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往那边走去,她告诉我,说这边暂时没有瞧见什么法阵的痕迹,别担心。
千通集团怎么起来的,又如何弄成今天这般的大集团,我并不清楚,也不知晓,但却晓得一点,它跟南海剑怪有关系。
洛小北嘻嘻地笑,说不会的,我绝对会守口如瓶的。
我现在甚至觉得她之前的话语,不过是在以退为进而已,目的也就是想要逼着我出手。
唔、唔……
我说如果不是我机灵,只怕那个时候我已经死在那里了,如何能够走得到今天这里来?
当然,这里面也有艺高人胆大的原因。
他瞧见我,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半截尸体,脸色顿时就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我没有走前面,而是让洛小北先行,并且让她打量周遭的环境。
洛小北摆头,说我们认识,而且打过交道——你是王明,隔壁老王,南海一脉的王明,对么?
http://m.hetushu.com在我沉吟此事的时候,旁边的洛小北突然间轻轻一笑,然后对我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洛小北完全就是死皮赖脸的样子,与我赔了一番好话,弄得我耳朵生茧子去,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说道:“过去的事情,咱们既往不咎,我也懒得跟你翻旧账,现在咱们就只有两点,第一,合作进入泗水龙宫,各取所需;第二,你不要将我的身份暴露出来,而若是以后江湖上有关于我的传言,而又是从你那里流传出去的,小心我翻脸。”
无论是伏羲墓,还是泗水龙宫,他知道的东西,远远超出了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样子,这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方才会变得如此。
两人匆匆而行,跑了百米,出了通道,来到了另外的一个封闭而又复杂的空间来。
再说了,前面已经有那么多人平趟过去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洛小北有些纠结,说那几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洛小北瞪了我一眼,说虽然我姐姐曾经做过邪灵教的右使,但那是因为我外公曾经是邪灵左使来着,而我跟邪灵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好吧——以前没关系,现在更没关系了……
我们能够瞧见被拖走时那血痕累累的痕迹……
这锁龙井很深,有点儿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一般的水井,十米二十米就顶天了,这儿的却是下到了五六十米还不到底,随后湿气hetushu.com开始严重,我还瞧见了火光,便知道快抵达底部了。
人家那是天赋,再加上自小的苦功,羡慕不来。
啊……
洛小北说当然。
那条通道很宽阔,我们过去的时候,这边已经瞧不见人了,我并没有着急往前赶,而是打量着周围的墙壁之上,瞧见上面居然有许多古老的图纹和壁画。
我冷哼一声,说你确定?
比起别的人来说,我对于这幽闭恐惧症,似乎并没有太多的防备,究其原因,估计还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下地底的次数已经是太多了,所以弄着弄着,也就习惯了。
然后我告诉她,说在前一段时间的时候,就是末日一战中,邪灵教佛爷堂的王秋水在京畿之地搅风搅雨,这还不算,居然还动了一招闲棋,再一次前往白城子劫狱,而且还真成功了,放走了许多的重刑犯——刚才那几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越狱之后,投靠了千通集团的白城子越狱之人。
对方奋力挣扎,却给我行云流水地按倒在地,然后一记手刀砍在了那人的脖子上去。
啊?
两人彼此达成了短暂的信任之后,这才朝着东北角进发。
这位千金大小姐并没有她年纪该有的冲动和任性,更多的时候都表现出了极为深沉的心机,也格外的谨慎,譬如刚才的时候,她在得知对方大举入侵之时,并没有凭恃着风魔与自己的力量,就与对方刚正面,而是选择暂时性的撤退;但当我表达出和图书了不同的意见之后,就又立刻弄出了一个极有可行性的备选方案来。
这里到处都是迷宫通道,无数石笋从地上长出来,将视线阻隔成了无数,而我们循声而来,跑到了那边,却只见到半截血肉模糊的身体——那只是下半身,上半身已经被截断,然后不知道给什么玩意拖走了。
我对于山壁上面这些模模糊糊的壁画和浮雕不太在意,然而洛小北却是兴致盎然,倘若不是我催促她,她说不定真的就留在这里,准备研究了起来。
洛小北并不能够黑暗中视物,伸手抢了我手中的强光电筒来,打开,往那边照了一下,然后说道:“后面那三人,也去了?”
我抬头一看,却见洛小北也跟着爬了下来。
我点头,说对,要不然这里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守着。
我并不是一定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只不过是不想传出去而已,既然被洛小北猜到了,我也没有死硬地藏着掖着,不过瞧见她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时,忍不住哼了一声:“你别跟我靠那么近——咱们虽然认识,但算起来,彼此都是仇人来了……”
我说河鲸帮的那人说得语无伦次,但很明显这下面还是十分凶险的,要不然不可能死了那么多的人。
这个我又一时半会儿弄不清楚。
而此刻,她居然敢以身冒险,来到这井下,着实让我有点儿意外。
更加让我有些担忧的,是现如今的王员外,有种让我勘不透的感觉。
http://m.hetushu.com瞧见井底的时候,我发现这儿并不是什么水井,也根本没有水,而是一个倒扣瓷碗一般的形状,下面的空间还挺大的,差不多得有两百来个平方。
我笑了,也懒得解释其中的那么多原因。
所以我毫无顾忌地攀爬着绳子往下,而往下爬了十来米,我感觉到上面又有力量传了过来。
我没有给他机会,双手一放,人立刻就落了地,然后小无相步瞬间施展,人便已经来到了那人的身边来,而这个时候,他方才开口问道:“谁啊?”
“不!”
我说你指的,是无支祁?
洛小北皱眉,说千通集团我知道,搞房地产的嘛,据说是老板挺厉害的,是个高手,但与江湖之事完全不搭边啊,怎么突然间跳出来搞风搞雨了?
相对于那总舵主陆勇和白纸扇潘东威,我下井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顾虑。
洛小北说死人不一定是法阵或者机关陷阱,也有可能是其它的东西。
啊?
我看了一眼她,说我们并不认识……
我没有等他问出第二句话,直接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
到底是什么呢?
洛小北嘻嘻一笑,说那不过是一传说而已,你还真的信了?
我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哪里露出了破绽,而洛小北却眨了眨眼睛,嘻嘻说道:“还真是?天啊,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冒出这般顶尖的高手来,没想到真的让我猜对了?”
我说明白,你若真的是邪灵教的人和图书,就不会称呼它为“邪灵教”,而是厄德勒了。
下面的那一堆人里面,并没有能够让我为之顾忌的角色存在,只要我自己小心谨慎一些,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危险存在。
我抓起那人手中的强光手电,却并不打开,而是将目光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到了东北角的方向,指着那儿说道:“那里有一个通道,他们应该是往着那边过去了。”
而这个时候,洛小北也从绳子上跳了下来,左右一张望,然后走到了我的这边来,说怎么就只有一个人?
那人的身子一撑,随后顿时就发软了起来。
洛小北瞧见这血腥场面,脸色一下子就有些苍白起来,而这个时候,从另外一个走道那边也跑来了好几个人,为首的却正是那良辰大和尚。
下面有人拿着强光手电,朝着我这边照了过来。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间前方就传来了一阵尖厉的叫声,我和洛小北互看了一眼,赶忙快步朝前狂奔而走。
而我大概地琢磨了一会儿,才发现那儿应该是泗水河的方向,一想到这个,我的心就开始狂跳起来。
洛小北表现得很自来熟,笑吟吟地跟我道歉,说哎呀,那事儿你还记得呢?我给你道歉,道歉好吧,当时我也是没有了办法……
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一直在找寻的泗水龙宫啊。
猜的?
我虽然有点讨厌她,不过对于她的本事,还是挺佩服的,也知道此人对于法阵和奇门遁甲的理解,远远不是我所能够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