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十八章 龙宫开

这家伙解封之后的战斗力惊人无比,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出手,直接就将千通集团派过来的三个顶尖高手中的两个,直接击杀了去。
白纸扇脸色坚毅,冷静地说道:“行百里路半九十,不能退!想要进入泗水龙宫,就必须给这无支祁解开封印,现在龙宫大门打开,任我等长驱直入,而那无支祁千年封印刚刚解开,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如果我们这个时候不趁机进入,再拖延时间的话,只怕那家伙势力初成,再多的人来了也白费,而我们那些死去的兄弟,也变得没有了价值……”
与她同来的白发老头儿和独眼龙都躺倒在了地上,用不着检查,都知道人是救不活来了。
随后白纸扇又摸出一物来,是个长筒匣子,打开之后,但听到“砰”的一声响,无数铁砂喷到了那畜生的身上去。
而就在双方拼斗到了白热化的时候,突然间从另外一个方向冲出了一个身影来,大声喊道:“停,不要再打了……”
眼见着众人兵败如山倒,溃败而来,那白纸扇大喝一声,说大家莫慌,这畜生被囚禁数千年,早已是雄风不在,此刻不过是强撑一口气,只要我们能够挡得住它,便能无事……
那帮众有些担忧,说里面会不会更危险?
他这边一退,旁边的人也不敢再停留,纷纷退出了那石窟门洞之外去,而那无支祁却没有想着放过他们,敌退我进,手中的精铁棍子和-图-书猛然一挥,又将一个连云十二水寨的人给敲得飞起,脑袋炸裂。
啊?
砰!
话都说到了这里,陆勇顿时就是豪气大发,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走,进去……
黑天蛟冷哼一声,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想要成大事,脑袋就得绑在裤腰带上面,你若是个爷们,就不要惜命。
她一露面,陆勇立刻就认出了对方来,脸色阴沉地说道:“洛小北?”
他拧断之后,夺过了那根精铁棍来,猛然一挥,却是砸向了那个白发老头去。
这铜猴儿,又或者说是无支祁,它根本没有给老头反应的时间,棍子在红绳大网还没有结成之时,就撞入了法阵之外去。
说罢,他越众而出,不退反进,抬手一挥,却有一道符箓化作青光,罩在了那东西的头顶之上去。
她望着四周一片狼藉,忍不住喃喃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几人一愣,说怎么了?
陆勇瞧见自己手下的惨死,心中显然也是带着愤恨的,更何况那玩意还破去了他那九面令旗召唤出来的黑色恶蛟,于是这每一刀下去,都是用尽了全力,凶恶莫名。
白纸扇再次扣动扳机,无数黑砂喷出,那无支祁怪叫一声,转身冲入门洞,然后撞开了那封闭的大门,转身之后,不见踪影。
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行云流水,就好像很简单的事情。
它猛然一抖,将身上的http://m.hetushu.com铜汁摔落之后,伸出手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把就抓住了那个独眼龙的脖子,手上猛然一用劲儿,咔嚓一声,顿时就将对方的脖子给拧断了去。
它往前跨出一步,突然间身上的金光一耀,那铜汁从七窍之中往外喷涌而出,一股腾腾黑气将其包裹。
这青光浓郁,将无支祁浑身黑雾驱散几分,显露出了那畜生凶戾的面容来。
铜猴儿挥手一挡,却见陆勇虽然劈在了空处,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有四溅的火花冒了出来。
当那玩意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它与人一般,并没有尾巴,口鼻之中有鼻涕流出,涎沫腥秽,十分恶心,随后引颈伸欠,双目忽开,光彩若电,左右打量一番,张口一声怒吼,整个空间都在一阵颤抖,仿佛头顶上的洞穴就要塌陷下来一般。
这铜猴儿在狭小的空间中腾挪跳跃,并不攻击,而是呲牙咧嘴,不断挑衅。
陆勇这时方才松了一口气,回头四望,瞧见自己身边,除了白纸扇潘东威之外,就只剩下了两个贴身帮众,其余的人要么离散,要么惨死,十分凄凉。
听到这话儿,良辰大和尚脸色剧变,整个人僵在了当场。
而随后陆勇瞧见了我和良辰大和,脸色顿时就变黑了,一字一句地说道:“叶良辰,我待你如兄弟,对于素来宽容,没想到你居然去勾结外人,做出这般事情来…和-图-书…”
就好像蜡烛消融一般,铜汁不断滴落下来,我们方才发现,这畜生形似猿猴,塌鼻子凸额头,白头青身,火眼金睛,鼻头之中挂着一金色铃铛,说不出来的古怪。
吼……
陆勇等人往白纸扇那边退去,那少妇黑天蛟瞧见同伴纷纷惨死,并没有报仇雪恨的心思,也跟着退了出来。
洛小北甜甜一笑,说总舵主还记得人家,哈哈。
半分钟之后,整个洞中一片寂静,除了无数倒伏的尸体和浓烈腥臭的血腥之气外,什么都没有。
这些铁砂显然也是经过了祭炼,无支祁被打到之后,浑身冒出滚滚黑烟,口中惨叫,却是没有再追了过来。
陆勇正杀得兴起,脑袋上面的白气腾腾而升,听到这话儿,不由得一愣,说为什么?
听到白纸扇斩钉截铁的话语,身为女子、本应柔弱的黑天蛟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点头说道:“对,得进去,不然他们可不都是白死了么?”
我发现一个情况,那就是这帮人的拼斗下去,有的甚至击在了空处,竟然也有火花四溅而起,不知道劈砍到了什么。
她失魂落魄,而旁边一个连云十二水寨的帮众则问道:“总舵主,怎么办,我们是追上去,还是先撤,等召集了人手,再过来这里?”
白纸扇笑了笑,却不回答,而是扭头看向了我们这边来,拱手,朗声说道:“阁下几人在暗处看了这么久,现在无支祁也走了,龙宫大门已开hetushu.com,是不是也应该露一下面了?”
而连续两个高手的阵亡,也使得陆勇等人心惊胆战,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白纸扇焦急不已,而那个一直在被动挨打的铜猴儿突然间金光大放,竟然说出了人言来:“桀桀桀,现在才想起了,晚了!”
然而只有到达一定境界的,方才能够明白其中意义。
他想要上前,又因为与我们在一起,颇多顾忌。
反而是我和洛小北轻松许多。
这个时候,千通集团的那三人也围了过来,四个人围着这突然间活过来的铜猴儿就是一阵劈砍,各施绝学。
这时白纸扇却是伸手拦住,说且慢。
老头玩得一手的好绳艺,无数红绳浮现而出,想要以柔克刚,将这棍子给凭空托起,然而却不曾那家伙的身子暴涨一倍,手臂长了一大截,速度也快了好几分。
这是一特制暗器。
漫天的鲜血刺激到了连云十二水寨的总舵主陆勇,他大叫一声,然后从身后摸出了一把直刀来,朝着前方猛然一劈。
那精铁棍子砸在了老头儿的天灵盖上面,发出一声闷响,而下一秒,竟然将一高手的脑袋,直接砸进了胸腔之中。
这人却是连云十二水寨的白纸扇潘东威,他跑到了场中,然后冲着那总舵主陆勇大声喊道:“勇哥,别打了,退、退……”
而那少妇黑天蛟也是欲哭无泪。
那铜猴儿与四大高手竭力拼斗,看似危急,但却又并无太多大碍。
瞧了我一眼http://m.hetushu•com,洛小北缓步走了出去,然后微笑着说道:“陆总舵主,邪灵峰一别,多日不见,最近可还安好?”
陆勇等人惊骇莫名,纷纷往后退去,却见那东西冲地上猛然一跃而起,落到了一个连云十二水寨的帮众身边,伸手一抓,一个猴子偷桃,那人顿时就惨叫着跪倒了下来。
陆勇纵然是川西一带的枭雄人物,但是面对着这样的变故,也有些六神无主。
而就在这铜猴儿醒过来的时候,周遭那些密密麻麻、宛如疯狂一般的兽群却是安静了许多,再也没有一窝蜂地冲上前来,而是在外围不断嘶吼着,仿佛在助威加油一般。
白纸扇满脸焦急地解释道:“那畜生就是无支祁,是古代的淮泗水神,因为阻扰大禹王治水,最后被囚禁于此,它并不是在与你们拼斗,而是借助于外力,想要解开它身上的封印——不可再打了啊……”
他下意识地回望了一眼力挽狂澜的白纸扇,说潘子,你觉得呢?
而它一退,周围那些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兽群也是潮水一般地退了下去。
它之前是被那铜汁封住了身体,此刻封印解除,禁锢消融,整个身子顿时就大上了一圈去。
而当他倒下的一瞬间,这东西猛然一伸手,将人从中间一撕,化作了两半去。
事实上,就连我也没有办法像它一般轻松惬意地杀人越货,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如此持续了几分钟的样子,我身边的良辰大和尚的脸色数次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