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五章 大意外

我眯眼打量着她,说你管着?
洛小北点头,说对,我刚才跟他交流了一下,觉得人才难得,正好我母亲需要像他这样的人才,所以这人我帮你管着,不会散播你消息的。
不多时,我们终于来到了锁龙井之下的空间,这是黑暗中有一道劲风刮起,却听到有人喊道:“二小姐?”
当然,这是一种错觉,但如果真的如此,它对于火焰狻猊的提升,将是难以想象的。
而同样,九州鼎也可以存于它的体内。
他们瞧见我,也是一脸错愕,洛小北喊我,说你这是什么情况,哪儿来的这么一火狮子?
洛小北说对,我管着。
它是曾经被大禹王用来镇压九州的祭祀之物,也是承担气运的法器。
而有了这样的基础,我开始坐在鼎中,借助着其中的力量,用来消融我体内的史前神魔,那玩意受到我的南海降魔录和斩魔诀双重磨砺,却一直想那牛皮糖一样,怎么都消散不去,但经过九州鼎的气息镇压,气势却弱上了许多。
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本来我只是想要这火焰狻猊驼起那重达数吨的九州鼎,却不曾想居然变成了现在的情形。
如果没有了我,它也可以生活在这九州鼎之中。
这是九州鼎,真的就是它。
我确定此事过后,又看向了白纸扇,说聪明人,不要自误。
他知道这个是敌人。
这畜牲如约而至,瞧见我满脸质疑的目光,m.hetushu.com顿时就明白了我的想法,没有等我吩咐,直接张嘴,就将那九州鼎给吐了出来。
来日方长,我在山中待了三天时间,感觉自己已经能够通过火焰狻猊掌控住了九州鼎之后,便没有继续过着野人生活,而是走出了山来。
整条暗河不断翻涌,无数的水力冲天而起,化作巨爪,朝着我抓了过来,而我却是面无惧色,坐在了那火焰狻猊的身上,手中抓着避水剑,挥手斩去。
交代完毕之后,我腾身而起,越过了这小院子,朝着远处离开了去。
彭城多山,普遍不高,但是密,荒郊野岭的地方多的是,我故意避开了人烟,挑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而行。
洛小北翻了一下白眼,说得,行了,我知道你有多厉害,跟你为敌?算了吧,我还想多活两年。
洛小北嘻嘻一笑,说我们之间并无瓜葛,无仇无怨,能够与你这样的顶尖高手结一个善缘,我觉得很划算。
我瞧见这畜生没有恶意,足尖一点,人便腾空而起,却被其驼在身上,一跃而出了水面去。
我一路走,找到了一处荒山野洞子,在里面待了三天。
我心花怒放,不过也知道这并不是得意忘形的时候。
强行平静了一会儿心情,我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九州鼎和火焰狻猊,然后开始离开这里,朝着附近的山林中走去。
他一边问话,一边看向了旁边的白纸扇潘东威。www.hetushu.com
大鼎本来矗立在水底之上,安安静静,给那火焰狻猊猛然一啃,顿时就散发出了青蒙蒙的光辉来。
瞧见它就像小猫儿一般温顺地窝在其中,时不时抽动了一下鼻子,我突然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它居然是把这九州鼎当做了寄身之物。
我指着她,说我当这是你的承诺,而如果你真的违反了,请记住,不管什么人在,我都不会对你再手下留情的……
呃……
风魔出现在了火焰狻猊的跟前,打量着上面的我们几人,脸色有些僵硬,说你们这是?
这火焰狻猊架势颇足,凶悍莫名,不过洛小北却并不害怕。
我没有回头,驾驭着火焰狻猊狂奔而走,一路曲折,却如飞奔,来路艰难,走得却是飞快。
我站在了这大鼎的跟前,瞧见我在大鼎之中的火焰狻猊,突然间有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九州鼎和火焰狻猊似乎有融为一体的趋势,也就是说,那鼎就是火焰狻猊,火焰狻猊也就是这鼎。
我与此物之间并无仇恨,此番前来,也主要是为了九州鼎,现如今火焰狻猊将其吞入了腹中,我也有点儿懵圈,没有心思与其纠缠,便腾然而起,朝着归路离开。
我并不气馁,不断地尝试,并且调整自己的感应,最终让自己与九州鼎达成了一定的联系。
我沿着山路而走,走了十几里地,瞧见周遭无人,四下一片寂静,没有再犹豫,将那火焰狻猊给和*图*书再一次的弄了出来。
巨爪被我一剑斩断,化作了漫天的水花,那畜生在水里之下怒声诅咒道:“凡人,你偷了我的东西,我要你不得好死!”
风魔这个也是时候也从井底里爬了出来,赶忙问道:“怎么样了?”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九州鼎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磅礴和恐怖了。
我眉头一挑,难道无支祁又跳出来闹幺蛾子了?
洛小北眼睛一亮,喊道:“苏伯!”
我伸手,用手指轻轻触摸着这大鼎的表面,感受到了一股纯净浩瀚的灵气灌注而入,这与龙脉之气很像,却又有着很大的区别。
她是个好奇心旺盛的性子,早就跃跃欲试了,听到我发了话,一个纵身,跳到了狻猊的背上来,接着白纸扇也跟了上来,这时我听到龙宫深处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怒吼,随后整个空间都在颤抖,不断有空间坍塌而下,显然是那无支祁在发威,想要将我们给砸死在这洞中来。
风魔不再阻拦,让出了道路来,而有着火焰狻猊,那绳索也没有了用,这畜生一个箭步,足下生风,腾云驾雾之间,竟然就上到了井眼之上来。
漫天的水花之中,我听到那无支祁撕心裂肺地怒吼。
我满脑门官司,只想着离开,所以也没有久留之意,不过还是看向了白纸扇,那家伙倒也自觉,开口说道:“刚才的时候,我已经和洛小姐达成了协议,我会去她家那儿工作…hetushu.com…”
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想要掌控它的难度很高。
大鼎落在了地面之上,火焰狻猊整个身子一缩,直接挤进了那里面去。
火焰狻猊又可以存于我的体内。
我知道这事儿并不能够一蹴而就,需要水磨的功夫,慢慢地弄。
我本来也是有点儿懵,不知道火焰狻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听到那家伙的痛骂,也来了火气,怒声回应道:“来、来、来,你有种便上来,老子与你大战三百回合,看看谁是孙子……”
火焰狻猊被叫成狮子,并不乐意,冲着她打了一个响鼻,青烟袅袅,我不想理会太多,只是问她,说走不,若是走,我倒是可以顺带着捎你们一程。
在我和无支祁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九州鼎竟然给火焰狻猊活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面去,然后它发出了一声兴奋莫名的怒吼来,一个跃身,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除了里面有着极为精纯的灵气之外,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清楚它到底有着别的什么功效,但是却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捡到宝了。
我往回走了几十米,瞧见了洛小北和白纸扇两人。
它那是虎背熊腰,膀大腰圆,挺大一个儿,我本来想着这畜生能够将那大鼎给驼起来,帮我带出水面去,却不曾想这畜生张开大嘴,一口咬在了那九州鼎之上去。
那光辉照耀在了火焰狻猊的身上,而那畜生居然一点儿也不在乎,继续张嘴。
我感觉自己身和_图_书体里有一种说出来的畅快,就好像泡温泉一般。
通过这样的关系牵连,使得我将这九州鼎随时带在身边的愿望,变成了可能。
这一切看得洛小北和白纸扇满脸错愕,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而到了这个时候,那畜生终于有些力竭,将身子一摇,把我们给放了下来,这才化作一道光芒,遁入了我的手中。
我想着这畜生倘若真的一跃而起,我真的就跟它拼斗一场,以绝后患。
洛小北说先别说那么多,我们先出去。
火焰狻猊许久没有被放出,此刻跃然而起,颇是激动,一声怒吼,却是纵身跳上了那九州鼎之上去。
啊……
结果我这一出山,走到附近乡镇,便瞧见集市里人心惶惶,大家都在议论着水妖之事。
从目前来看,这似乎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
借助九州鼎的力量,用来消磨史前神魔的意识,这事儿并没有瞧见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算不错。
没想到这畜生愤怒归愤怒,理智却残存着,知晓自己刚刚脱困,原本想要借助着这九州鼎恢复巅峰实力,却不曾想还给我的火焰狻猊给吞走了,如果真的硬着头皮跟我拼斗的话,只怕是吃不了什么好果子,于是也没有敢跃出水面来,与我厮杀。
我说我能够相信你么?
这三天的时间里,我将九州鼎取出,放在地上,让火焰狻猊居中温养,而我则通过它与九州鼎的特殊牵连,尝试着掌控这九州鼎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