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六章 这残局

就在我拔剑准备上前的时候,之前我遇到的那个同行,带着他的徒弟出现在了现场来。
这家伙吃人,一边嚼、一边颇为享受地笑,这事儿让人忍不住。
一声响动,那无支祁手中的大棍子却是从中应声而断了去。
也就是老头儿所说的有关部门。
那同行受了些伤,不过还是有些担忧地说道:“小伙子,这畜生很凶悍的……”
那是一处河湾,我赶到的时候,第一眼瞧见的,便正是那无支祁。
不但是那奶牛,附近许多村民家中的畜生也给偷了去,许多人声称瞧见多种水怪,众说纷纭。
它双手一举,大喝一声道:“起!”
别看这一边人数多,一边单独一人,但那畜生一旦施展起来,却是无人能敌,即便有人用上了枪,也无济于事。
这种人,不管怎么说,都得救下来。
我这边一出现,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主要是我的速度实在太快,不知敌友,所以宗教局这边有人举起了手中的枪,对着我警告道:“这位朋友,止步,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
我装作无意之间问起,别人瞧见我说的是本地话,倒也没有太多怀疑,告诉我,在两天前,泗水河突然间发起了洪水,不下雨而涨洪水,这事情实在是太反常了,而事出反常必为妖,许多人声称瞧见了一头巨大的水怪,头颈长达百尺,力气超过九头大象,兴风作浪的时候,风雷齐作、木石俱鸣,十分的恐怖。
我瞧和_图_书见那同行挺有本事儿的,但应对其无支祁来,还是稍微差了一些东西。
比起前几日来,这畜生的体型已经是增长了数倍,人足有一丈多高,手中抓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巨大树木作棍,表面上居然是镀了一层铁,挥舞之间,隐隐之间有风雷作响。
所有的一切,在那一瞬间,从避水剑中陡然迸发了出来。
不过从整体上来看,这儿还是岌岌可危的。
金陵市宗教局负责行动部门的副局长,戴巧姐,当初我与荆门黄家的女婿张波,以及毒贾诩马大海起冲突的时候,就是她在场处理的。
我这边说着话,那无支祁瞧见了我,也忍不住大声吼道:“是你这个小畜生,我找了你好几日,终于舍得出来了?”
此刻瞧见他与他那不爱说话的徒弟在那儿拦住无支祁,给其他人撤离的时间,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无支祁冷冷一哼,说你当我还是前几日刚刚解封之时的孱弱模样么?且让你瞧一瞧,我当年统御淮泗水域的威风吧……
现如今的我,无论是逸仙刀,还是三尖两刃刀,都有了极大的知名度,倘若我使出这个来,极有可能就如同三尖两刃刀之于陆勇一般,被人认出来,而这庚辰避水剑之中的剑意虽然有其暴戾之处,但我却还是有自信能够驾驭得了的。
它的凶残也起到了两个极端的效果,有人瞧见,吓得魂飞魄散,也管不得什么和*图*书组织纪律性,转身就跑,而另外的人瞧见了,反而激起了强大的斗志来,拼死向前,凶猛非常。
这事儿闹得人心惶惶,虽说孙猴子因为《西游记》的缘故,在国内有着巨大的人气,但现如今闹事儿的畜生可不是好东西,听说附近有一家养牛场里,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四十多头奶牛,弄得养牛场的主人差点儿上吊了去。
我本来是准备离开,前往梁溪的,结果因为这事儿,觉得自己得了东西,但让那无支祁在这里为非作歹,着实是有一些不太地道,于是便没有当即离开,而是准备留下来,等两天,想办法将那无支祁给清楚了去,也算是为父老乡亲办点儿实事。
我说没啥名号,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你愿意叫哪个,都随你。
这一声喝,河面上冒出无数气泡,随即各种山精野怪从那河水之中缓缓爬出,朝着这边蜂拥而来。
跟我聊天的那大爷叼着一根烟,说政府说了,说已经告知了有关部门的人,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也有人还说瞧清楚此物的具体模样,它的形状像猿猴,塌鼻子,凸额头,白头青身,火眼金睛。
铛……
我眉头一挑,冷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打不过就要电话摇人儿?你以为你是黑社会呢?”
我当天中午在当地一小馆子随便吃了一点,下午在镇子上开了家钟点房休息,到了晚上的时候,便开始沿河巡视。
我瞧见那人并没有因为和图书我的疏离而恼怒,而是反复劝说,心中生出几分好感来,拱手说谢谢阁下提醒。
那人笑了,说也对,防人之心不可无,萍水相逢,阁下不愿意透露姓名,那便罢了;不过这河中出的水怪并不简单,寻常人未必能够拿它得下,阁下还是多加小心一些,若是有朋友,最好一起,不要落单,免得误了自己性命。
我瞧见局势变成现在这般,没有犹豫,拔出了避水剑来。
它挥舞木棍,而在旁边则有十几人在与之缠斗。
同行的是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带着一个不说话的“哑巴”徒弟,那人瞧见我蹲坐在河边,便过来与我见礼,说这位小哥,最近这河边不太平静,天黑了,最好不要在这附近游荡。
所以用它,正合适。
志程?
那人其实挺不错的,之前瞧见我的时候,看不出我修为的深浅,即便我不太爱搭理,也是苦口婆心地劝,应该也是一个悲悯天人的人。
不过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那无支祁已经将那人大半个身子都给吞入腹中,得食血肉,那畜生的凶性顿时就更盛起来,双目一睁,竟然有金光电射而出,落在了那同行的身上,将他给直接击飞了去。
那人走后,我便又在那河边盘腿而坐,时间缓慢推移,月上了中天。
铛!
我听到了,知道这闹事儿的,绝对就是那无支祁了,有些担忧地说道:“既然那东西这般闹腾,那上面又有什么应对措施呢?”
我的眉头一hetushu.com跳,这才知道那人与黑手双城还有关系。
那同行瞧见了,大声喊道:“别开枪,这是一个江湖同行……”
那人说敢问阁下名号?
这时周遭突然又有怪风吹起来,而我则听到不远处有叫声,便足尖一点,人快速疾奔而走,赶往那一处地方。
一件事情如果闹得乡间都有传闻出来,那么肯定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稳稳地挡住了对方的棍子。
宗教局这边大肆溃败,几乎不成模样,而那无支祁也是凶悍,它一边与人拼斗,一边随意从地上捡起了一位重伤之人,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就将人的脑袋给咬下,喀喀地咀嚼了起来。
咔嚓……
没想到我这么一走,居然还碰到了江湖同行。
我没有理会那人的手枪,而是直接冲入了现场去。
那人眼睛一亮,说阁下是同道中人?
不少人声称看到了孙悟空。
我在旁边打量了一会儿,瞧见这伙人的领头人是个女的,而且我居然还认识。
好在我改头换面,她不会认出来。
他大声制止着,结果差一点儿又给那巨大的棒子给撩得差一点翻倒在地,而这个时候,我拔出了避水剑来,往前一挡。
我抬头,望着这一丈多高的无支祁,不由得笑了,说无支祁,今时不同往日,以前的时候,你兴风作浪无人管,现如今你再想施展淫威,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本来自有人来料理你,不过我念到解开封印的人虽然不是和-图-书我,但我也是参与其中,不如将你给斩杀了,免得平添许多因果……
我没有再与它多说废话,手中的避水剑微微一抖,然后朝着前方猛然扑去。
这根棒子差不多有五米多长,而我的避水剑长不过三尺,两者比起来,我的这长剑就好像是一根牙签似的。
他手中也是剑,一把桃木剑,挥舞之间,舞动风雷,将那畜生狂暴的攻击给稳稳抵住,然后回头,冲着那帮人喊道:“走,往后撤,这妖物太凶了,不是省局这边能够处理的,嫂子,你得往中央报,让志程他们来处理这事儿……”
我笑了,说无妨,这是我与它的个人恩怨。
听到对方的劝说,我笑了,说等的就是不太平。
我没有再等,足尖一点,人似利箭一般,朝着那战场冲了过去。
双方再一次的相撞,避水剑与那镀铁的棍子再一次的相撞,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朝着我这边碾压而来,而我却是毫不示弱,龙脉社稷图里面的龙脉之气,远古神魔注入的本源之力,九州鼎之上的气运之力……
拦住了无支祁暴风骤雨的攻击,我对旁边的那同行说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们其余人撤离这里,免得被误伤……”
我说不敢,只是听说有妖邪为祸,准备过来瞧瞧热闹而已。
那地上已经躺下了四五人,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穿着一件中山装,瞧见这装扮,我知道应该就是宗教局的人。
那畜生凶猛无比的大棒子,在这一刻居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