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二十九章 目标,拉斯维加斯

我说这人可信么?
方志龙笑了,说如果说有人瞧见了呢?
两者自然还是有区别的,不过我却并不关心。
方志龙说倘若是几天前,这事我也是一筹莫展,不过现在我却有一个很不错的人选。
方志龙摇头,说暂时没有,不过你如果真的需要,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
而且还是美元。
我说你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说想办法给我办一个去米国的身份,另外你们在拉斯维加斯那边,有人么?
这事儿可就不美了,而这些事情该如何回避,之前的时候,我们都没有什么头绪,此刻听方志龙提起,我顿时就来了兴趣,说哦,说来听听。
方怡从黄胖子抛了一个媚眼,说放心,胖子,我还是觉得肉多一点,摸着舒服……
所以他急需一些外物来刺激自己。
虽然据某些情报显示,他似乎已经能够正常行走了,但是修为却大幅度地下降,不如从前。
那位收藏家对此十分喜爱,只可惜后来家道中落,他儿子最终决定将这东西拿出来拍卖。
方志龙说半个月之后吧,诱饵计划如果真的决定干的话,很多事情我们都得提前准备,免得到时候有所遗漏,露出了马脚来——这事儿如果真的暴露了,实在是太得罪人了。
呃?
方志龙摇头,说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由我慈元阁出了。
方志龙哈哈笑,说你这倒是想当然了,人活在这个社会里,他是社会性动物,他得吃http://www.hetushu.com喝拉撒,还得买房买车,一个人风餐露宿,时刻心惊胆战,搁谁也受不了,他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不会赖账。
两天后,我们出现在了魔都的浦东国际机场,然后登上了前往米国拉斯维加斯麦克卡兰国际机场的飞机。
话这么说,不过我们还是敲定了前往米国的行程,就在两天之后。
方志龙笑了,说你没听过就对了,此人是河间人士,师承青天白蝠一脉,别的本事且不谈,单说这轻身的功法,可是当世间一等一的手段,就算是顶尖的高手,只要是被他拉开距离,也是没有任何脾气——可以说,这人的轻身功法,天下无双,唯独有一点,好赌,欠了我一大笔钱,正愁着没办法还债呢,你若是同意,我们可以继续往下走。
我一脸尴尬,而方志龙则冲着自己妹子说道:“方怡,你能不能别这么污啊?去了外国没多久,真心不像是一个女孩子了……”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那钱……”
啊?
方志龙摇头,说不,其实打击荆门黄家,将黄门郎这家伙给揪出来,也符合我们慈元阁的利益——事实上,我们之前给荆门黄家在多领域都欺负过,弄他们的想法,早就有了,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你。
啊?
我说是谁?
哦?
五彩补天石这东西,可是修行圣物,不但黄门郎需要,其他的修行者听到了这消息,想必也是不和图书会放过的。
方志龙说在下个星期五,理想中还有八天时间。
事实上,我这一次去拉斯维加斯,就是准备当贼去的,谁叫咱人穷志短,没有啥钱,只有凭着一身本事去偷了。
方志龙指着旁边的方怡,说喏,就她了。
其实解决身份问题并不复杂,我用的是慈元阁一个商务干事的护照,至于如何变成他的模样,这事儿更是简单,而黄胖子和方怡也都有护照,把机票定好,这事儿就算是齐全了。
方志龙说草上飞淳于乱,你认识这人么?
国际航班,行程漫长,差不多要十六七个钟头,我上了飞机便沉睡,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天空气流一阵颠簸,然后我听到了有女人尖叫的声音传来。
我摇头,说没听过。
他说了这么多,不过我还是知道慈元阁这是在卖我人情。
我说这怎么好意思,左右都是为了我的事情。
当然,黄门郎阴藏修为,或许也不一定,但他绝对不可能再走上以前的巅峰。
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我开始问道:“什么时候拍卖?”
对于这事儿,我纯熟无比。
方怡笑了,说没有错,就是我——事实上,为了让慈元阁的生意做往全世界,我这两年一直都在研究西方市场,欧美等地满世界乱跑,绝对比你熟悉。
这翡翠的名字叫做“勇者之心”,据说是从缅甸老坑出产的,年代久远,几乎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是一位驻扎缅甸的英国www.hetushu.com军官带回国内的藏品,后来辗转各处,最后落到了一位美国收藏家的手中。
我拿着的,是一位叫做樊博的护照,这哥们是慈元阁的商务干事,因为工作需要,经常会前往米国,所以一切手续都是齐全的,而我经过南海龟蛇技的变化之后,一切都显得十分顺利。
方志龙说到时候我们布一个局,让人言之凿凿地说出瞧见了五彩补天石,只不过被某人给抢走了,如此一来,五彩补天石和那个背黑锅的人就成了一个代名词,找到那人,就能够找到五彩补天石,而那人的下落,应该就能够引出那老东西来。
我瞧着平板电脑上面的图片,那是一块有过处理的碧绿翡翠,差不多拳头大小,在碧绿的中间,隐隐浮现出一头猛兽的模样来。
我不置可否地跳了一下眉头,说我们的计划,大概什么时候有眉目?
方志龙有又起一事儿,说对了,你之前所说的麒麟胎,也有消息了——不过这东西在米国,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场拍卖上,我们收到一份拍卖单,其中有一份拍品,看起来很像是你跟我们提过的麒麟胎。
我点了点头,说哦,原来是一帮玩枪的。
对于黄胖子来说,他也有些腻味在地下室里过着土拨鼠一般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我不是土豪,而且那个还是起拍价,如果真的有人喜欢,叫上了价,谁知道会卖出多少去?
我简单扫量了一下介绍,目光最终落到了价http://m•hetushu•com格上来。
我没有说太多感谢的话语,只是看着他,说这事儿我记住了,有心。
我说负责拍品保安的,是?
五千一百万元起拍。
如果吊来的鱼儿太多,反而会有违我们的初衷。
伏羲壁是如此,而五彩补天石也是一般。
他提出了另外一件事情来,那就是诱饵计划。
慈元阁没有省钱,给我们安排的是头等舱。
我摸了一下额头,说这么说来,你去,黄胖子也得去咯?
方志龙说人品其实不错,就是赌品和运气差了点,要不然我也不会给你推荐。
黄胖子嘿嘿笑,说怎么,你想抛下我么?我告诉你,这事儿是不可能的——你多英俊潇洒啊,要万一把我未婚妻给拐走了,我找谁哭去啊?
此番的唯一目的,就是确定那拍品是否是麒麟胎,如果是,就将它给弄回来。
旁边有英文介绍,我扫量一眼,意思自然清楚。
瞧见这玩意这么贵,我顿时就有点儿蛋疼了,虽说我现如今也有一些存款,手头宽裕,但如果说是几个亿,这个我真的没有。
我说这个可能我也想过,不过你也知道那个老狐狸的作风,基本上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五彩补天石,他如何会出来呢?
我说是么?
听到他的计划,我顿时有点儿懵。
方志龙说不只是玩枪,据说黑水公司跟美国、欧洲的好多地下势力有着庞大联系,还与欧洲的黑暗议会有着战略性的合作。
方志龙说其实我们之前都想岔了和图书,这事儿只要将局做好,故布疑阵,弄得似是而非,到后面,那五彩补天石存不存在,这事儿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能够引出黄门郎这个老狐狸,那事儿就成了。
只不过……
我并不是第一次出国,之前去过欧洲,这一次去的却是北美。
方志龙朝着方怡打了一个手势,那妹子从门口的一皮包那儿拿了一个平板电脑来。
他想着趁着这次机会,跟方怡去海外旅游结婚去。
我奇怪,说为什么?方怡不是去的澳洲么,我去的是米国,是赌城拉斯维加斯。
单位是。
方志龙说我已经调查过了,是南非的黑水集团公司,这是一个全球最大的雇佣兵集团,提供强大的保全服务,拍卖行特地请来的,十分严格。
我听了,仔细想了一下,不由得豁然开朗,说的确,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就有转机,只不过这个人选很重要,得有一些本事才行,如果被别人拿住,把事儿戳破了,那就打草惊蛇了。
我说谁?
我眉头一挑,说这人既然逃跑功夫一流,恐怕也不会怕你追债。
甚至沾染上一些麻烦。
关于泗水龙宫发生的事情,我并没有聊太多,也不想把九州鼎这事儿宣扬出去,而方志龙显然也知道我的顾忌,根本没有再继续问。
之前我们曾经商量过的,那就是黄门郎这家伙曾经是天纵之才,然而在攀升地仙之境的时候失败,走火入魔,最终下身瘫痪。
方志龙将电脑打开,然后调出了那一份菜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