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三十二章 骷髅会

大洋马说对,我们。
这大床明显是为了欧美人设计的,十分耐折腾,偌大的人砸落在上面,除了“吱呀”一声响,倒也没有散架,只不过那女人给我摔得顿时就是一懵,有点儿闹不明白到底什么情况。
即便是修行者,也得倒时差。
我冷不住笑了,说没想到黑社会还发展成产业来了?
说完话,我准备关上门去,却没有想到对方却整个身子都挤了进来,冲着我抛着媚眼说道:“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我没有跟他开玩笑,而是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我笑了,说刚才开玩笑的而已。
看得出来,这一次的拍卖会可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自然也会有闻着腥味的鲨鱼过来。
大洋马给我一连串的动作给弄懵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我眉头一挑,说他?
黄胖子走到门口的时候,使劲儿地吸了吸气,说你真的没有干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吧?
我一脑门的官司,哪里有心思理会这大洋马,只是摇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用粤语说道:“你刚乜嘢?”
大洋马说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厄运怪盗,他是犯罪大师,天生的偷盗专家,传闻中曾经进入过防守最为严格的卢浮宫,还给教廷的红衣大主教通缉并且追杀过,我们想知道他出现在拉斯维加斯,到底是做什么的……
大洋马说是的,他一到拉斯维加斯就被我们盯上了,事实上,我们的老大想要找他做笔生意,只可hetushu•com惜被他给拒绝了。
说这话儿的时候,她媚眼如丝,涂着血红色唇膏的嘴唇就朝着我的脸上印来。
那大洋马离开之后,没多久,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我点开来一看,迎面就是一个大骷髅,后面写着:“亲爱的布鲁斯李,厄运怪盗先生让我们转告你,他知道了……”
黄胖子和方怡离开之前,我要来了方怡的电脑,然后按照我与考玉彪约定的联系方式,给他邮箱发了一个信息,把他被威利兄弟会盯上的消息告诉了他。
而这个时候我也是一下子蹿到了床上去,伸手将她右手给掐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反手捉住了对方的手腕,一个大背摔,将人直接摔到了卧室的大床去。
我将这玩意清缴了去,然后抵在了对方涂满了粉底的脖子上,用英文流利地说道:“我没有钱,也不需要发票,美丽的女士,能说一下,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么?如果你不能够让我满意,我不介意送你去见你们亲爱的撒旦先生……”
大洋马焦急地喊道:“停、停、停……我说,我只是过来试探一下你的,并无恶意。”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特么的别以己度人好不好?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淫荡呢?
我说你听说过威利骷髅会么?
我点头,说对,你认识么?
大洋马说偷一样东西。
随后我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睡了去。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你和-图-书看到了?
她拿着的,是一根手指般长短的微型匕首。
方怡说国情不同,自然如此——威利骷髅会现在的首领是创始人威利·卡巴莱罗的孙子,别人都叫他威利三世,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我不由得笑了,说你们既然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帮会之一,在你们的地盘里面,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不到的么?
方怡点头,说知道,不过她跟你说的并不是很完全,事实上,威利骷髅会是从米国禁酒令时代就已经存在了的,发源于洛杉矶,现如今的势力遍布了加利福利亚和内达华洲,操纵了地下世界的许多生意,包括毒品、军火、色情产业和高利贷业务,实力不可小觑,比黑手党还要难缠。
大洋马说我们是威利骷髅会的人,掌握着拉斯维加斯八成的高利贷生意,同时也是赌城最大的帮会之一……
我点头,说好。
黄胖子摇头,说你等等,我去找方怡过来……
来的路上,我曾经听黄胖子说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达华洲,的确是允许合法的风俗业从事活动,但在拉斯维加斯是禁止的——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会做得非常隐秘而已。
我说你们是谁?
大洋马走到了门口,突然间回过头来,舌头在红唇之上舔了舔,然后说道:“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呢,我叫做艾丽莎·杜什库,强壮的男人,我可以留下来陪你一晚上的,不考虑一下么?”
我把考玉彪的背景说了一遍,方怡和-图-书听完,点了点头,说如果真的如你说的那样,有他在,的确是补足了我们的一部分短板。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很抱歉,我与那位厄运怪盗先生只是老乡,认识而已,并没有什么瓜葛;我也不懂你们之间的生意,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离开这里,不要打扰到我的生活,谢谢。”
其实与我们一样,都是奥氏兄弟拍卖会而来。
我说你们?
黄胖子说上来的时候瞧见的,方怡来了小性子,没过来,让我过来问候一下你,大洋马的感觉如何?
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我反而放开了,装作色眯眯的样子,用脚将门给关上,然后伸手过去,仿佛要抱住对方一般,当抓住了对方的胳膊时,我的脸朝着她高耸的胸口蹭去,而那女人则手持利器,朝着我的脖子上扎去,口中厉声喝道:“Stop!”
按理说方怡订的这一家酒店还算不错,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流莺。
她一开口,啥话也不说,直接骂:“Shit!”
可见这一次的拍卖会有多引人瞩目。
大洋马说我刚才看你的模样,可不是在开玩笑。
她给我抵在下颚处的匕首顶着不敢动,浑身僵直,愣了一会儿神,方才开口。
不对劲……
我说任何人都有冒失的时候,我原谅你刚才的冒失,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到我……
大洋马摇头,说不不不,我们只不过是帮会而已,有些对手是没办法对付的。
我说好。
我说http://m•hetushu.com比如?
大洋马说比如黑水公司。
这家伙一脸贼笑着走了进来,然后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当瞧见乱成一团的床上时,顿时就坏笑了起来,说王明你可以啊,就这么功夫的时间,就为国争光,开始征服大洋马了?
我皱起眉头,走过去开门,没想到来的却是黄胖子。
说完话,我放开了那女人,然后做了一个请她离开的手势。
我冷笑,说并无恶意?这把匕首比我想象的还要锋利,如果用来杀人,我想应该不会很用力,就能够结束一个人的一生……
大洋马说我说的是实话,我之所以找你,不是因为你,而是之前从你房间离开的那位先生。
她吃吃地笑着,然后离开了。
我摆手,说最近肾虚,还是算了。
黄胖子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说道:“她说他是威利骷髅会的人?”
我说有多厉害呢?
我感觉到了一丝冷意。
黄胖子哈哈大笑,出了门,没一会儿带着方怡回到了这里来,而路上的时候方怡显然是听黄胖子说过了一遍,进来之后,门关上,立刻问道:“王哥,你的那个朋友,到底是什么身份?”
是英文。
我若有所思地点头说道:“黑帮啊……”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结果却感觉到对方的右手朝着我的身后摸来。
我说什么生意?
第二天醒来,我洗漱过后,打开电脑,没想到邮箱里面还回了信息。
我的心头一跳,这才知道对方并不是什么送上门的和_图_书援交妹,而是训练有素的特勤人员。
她说这个时候,我顿时就明白了对方是打着什么主意。
如果对方是联邦政府的调查员,我或许还会有一些忌惮,但如果是黑帮,这事儿就简单多了。
方怡说威利三世据说有黑暗血脉,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只不过,为什么盯上我呢?
她中文说得不好,磕磕巴巴,不过却已经将自己的意思给表达完整了。
什么情况?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对于我的举动,那大洋马先是一愣,随即从床上爬了起来,认真地看着我,说你不杀我了?
我瞧见面前后这个穿上高跟鞋快跟我平齐的金发女郎,方才明白对方居然是风俗业的从业人员,忍不住有些诧异。
沉默了几秒钟,我打开了门,结果顿时就是一阵香风扑面,浓烈的香水味直冲鼻翼之间,而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金发女郎冲着我说道:“先生,想要共度春宵么,五百美元,有发票。”
瞧见猫眼里面那妩媚婀娜的金发女郎,我顿时就有些懵了。
我伸出右手,食指和拇指掐在了她脖子的穴道上,稍微一用力,对方顿时就变得窒息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缓缓说道:“不要怀疑我的话,我这是在给你机会。”
聊完了这个,我们除了防备,也没有太多的好办法,方怡告诉我,说他们今天出去,已经搞定了拍卖会的邀请函,等到当天的时候,我们可以凭此进入。
我说你们找厄运怪盗先生,有什么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