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三十五章 老中医

这个男人是坐在轮椅上的,尽管膝盖上有毛巾遮盖着,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的双腿比常人要细小许多。
我说好,不是说拉斯维加斯是“结婚之都”么,你们好好玩,有消息了我通知你。
听到我的解释,黄胖子也没有多说,嘻嘻的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这儿当做是度蜜月咯?
我认真地看着杜克,然后缓声说道:“杜克,我是考请过来给你看腿的,你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一个关心你的朋友。”
考玉彪在这儿绕来绕去,最终来到了一处厂房改造而成的大房子里来。
我说他们想偷什么?
考玉彪说应该不会,我已经答应了帮着他们偷东西的事情,在东西没有到手之前,他们应该是不会发动的……
杜克举手投降,说我错了。
我说都是一堆普通人,就算是训练有素,也不至于把你给拿下吧?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他也不理,走进里面去,来到第二个门口时,上面居然有一道激光的扫描落了下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而考玉彪却站在那里,任其扫描。
我早有对策,说没事的,我回头的时候,换另外一个脸孔就行了。
黄胖子说好,保持联系。
杜克摇头,说不,我错了,就像考经常说的,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做“有眼不识泰山”,我为我刚才的无知给你道歉,是我错了……
走进里面去,我瞧见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仪器和设http://www.hetushu.com备,看上去就像是电子垃圾场一般,各种各样的线路宛如蜘蛛网,地上时不时能够瞧见几个散步的蟑螂,空气里透着一股霉味,随后我在一大堆的空披萨盒旁边,瞧见了一个头发乱糟糟、有点儿像爱因斯坦发型的白种男子。
瞧见这人怒气冲冲的模样,考玉彪哈哈一笑,说杜克,我是我一朋友,很好的一朋友……
他近乎声嘶力竭,然而在下一秒,我的手一挥,他的手枪就落到了我的手里。
考玉彪说你既然知道教廷的真实面目,知道黑暗议会,知道北美联盟,也应该知道,神秘的东方,有着许多不可知的东西存在。
我知道他突然转中文,是怕我在忽悠杜克,于是笑了起来,说他这个东西,从中医的角度来讲,是血脉不通,只要我帮他打通经脉,疏通一段时间,他就能够凭借着自己的锻炼,重新地站起来,没问题的。
一开始的时候很少,然而当我打通了一边对方的经脉之后,断然加上了筹码。
宁檬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立刻就笑了起来,与我聊了几句,随后她突然说道:“王哥,你还记得Kim么?”
我说你现在住在他家?
杜克带我来到了一台电脑之前,给手机接了一条数据线。
考玉彪摇头,说不,他们要的,是勇者之心。
挂了电话之后,考玉彪找到了我,说王哥,宁檬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要跟和图书你视频,你方便么?
我本以为杜克会很高兴,然而他脸上的怒容更加浓郁,气呼呼地等着我,说滚,滚开……
我说难道是龙生九子图?
杜克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地翻起了白眼来,没想到大家居然看中了同样的东西,只不过,我千里迢迢地赶到这儿来,又怎么可能将拿东西给拱手让人呢?
我拿出方怡给我的手机,准备打一电话,结果发现这个地方的信号被屏蔽了,一问才知道这是为了防止被监听,所以才会如此。
我点头,然后有些疑惑地说道:“公爵?他是血族?”
而这也是他时隔多年,第一次的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那种又麻又酥痒让他痛苦地叫出了声来,然而叫了几声之后,他的脸色却是大变。
考玉彪带着我来到了一台电脑前,点了几下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久违的宁檬,她冲着镜头这儿打了一个招呼,很开心地说道:“王哥……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双手就已经放在了对方的大腿之上,龙脉之气顺着他的双腿,开始疏导起对方的经脉,最终落到了脊椎之上去。
我说坐飞机。
两人离开,没有再回酒店,而是跟着考玉彪打了一个的,来到了一处建筑比较老旧的城区。
我走到跟前,刚刚蹲下来,谁知道那个家伙却是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我的脑袋,大声喊道:“走开,你这是闯入私人领域,www.hetushu•com如果你不走开的话,我要开枪了!”
杜克打了一个响指,说没有问题,他可以帮忙提供全套的技术支持,并且不收任何报仇。
我扔在了地上,掀开了他膝盖上的毛毯。
操……
考玉彪说对了,你是怎么过来的?
考玉彪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了,对杜克说道:“杜克,你别乱动,王是我的朋友,精通气功,或许对你的脚有帮助。”
扫描结束之后,有一个电子音传来:“欢迎你回来,亲爱的考……”
考玉彪苦笑,说我可没有你的好本事,半路上一针麻醉剂,就直接把我给弄倒了,当我醒来的时候,被几把枪给指着,哪里还有什么反抗的力量啊?再说了,他们威利骷髅会也有黑暗力量,听说正在路上呢……
考玉彪这个时候也有些为难了,走到了我旁边,低声说道:“嘿,王哥,这腿是杜克最忌讳的事情,也是他心里面最自卑的点,你这样说的话,我很为难的……”
随即我还将飞机上遇到的事情跟考玉彪讲了一遍,他沉吟一番,然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很有可能被列入名单里面了,而这边再一出问题的话,米国司法部出手,你未必能够重新飞回去……”
我拨通了黄胖子的电话,告诉他为了后面的行动,我不回酒店了。
就在场面变得僵直的时候,我直接走了过去,来到了杜克的跟前来。
考玉彪看了我一眼,不由得笑了,说你猜呢http://www.hetushu.com
轮椅上的男人一脸气愤,夸张地挥着手,大声说道:“是你朋友,不是我朋友,考,我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将杜克搞定之后,考玉彪跟他说起了我此行的目的。
我与杜克达成了协议,心中稍安,这才想起给黄胖子打一个电话。
有了我的保证,考玉彪顿时就精神了起来,拍着胸脯,给杜克一大堆的包票。
推门而入,他大声喊道:“嘿,杜克,你在么?”
我说他们会不会记恨我刚才杀了他们的人,后面麻烦不断啊?
我说好。
说完这些,考玉彪用中文对我说道:“他的腿,你确定能够治得了么?”
铁门应声而开,感觉十分沉重,而考玉彪带着我进入其中,给我介绍道:“这里是公爵的实验室和住处,这个家伙也是门萨俱乐部的,而且还是核心会员,擅长的领域是网络攻防和电子智能领域,跟我的关系还不错……”
杜克手中的枪被夺走,先是一愣,听到考玉彪的话语之后,顿时就摇起了头来,说怎么可能,气功?那不过是邪恶的东方巫术而已,有什么用?我的腿在全美各个最有名的地方都看过了,肌肉早已坏死,根本没有办法了。啊……
考玉彪赶忙摇头,笑着说不,那只是他的一个外号而已,他叫做杜克,英文里面不就叫公爵么?
我点头表示明白。
哦……
他愤怒地吼着,考玉彪还待再说,却被我拦住了。
而杜克hetushu•com在得知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之后,也是跟打了鸡血一般,显得十分精神抖擞,两眼冒光。
我笑了,开口说道:“宁檬,好久不见。”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再说话了。
我想了想,没有拒绝,说好。
考玉彪说对,公爵是我的合伙人之一,负责我的电子技术和网络问题,我们之前有过几次的合作,包括潜进卢浮宫,也是他远程帮我搞定那里的安保系统的……
小儿麻痹?还是什么导致的下身瘫痪?
这个时候手机才有了信号。
当我停止了气息的灌入,他顿时就挺直了身子来,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大声说道:“天啊,我的天啊,你对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腿?这真的是太美妙了……”
显然,她瞧见我伪装过后的脸,顿时就有些懵。
我只看了一眼,便没有再多打量,而那人瞧见我的时候,双眼之中似乎充满了敌意,冲着考玉彪气呼呼地说道:“考,你居然没有跟我商量,就带人来我这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考玉彪这才想起来,说对啊,你过几天的时候,换另外一个脸孔——他们这儿有天眼系统,处处都是监控器,很容易找到你的行程;不但改变身份,而且你还得退了之前订的房间,跟我走吧。
我笑了笑,说你现在还要把我赶走么?
与考玉彪携手离开,一直到离开了那个物流中心,他方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要不是你,这一次我真的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