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四十五章 道高一尺

在整理了之后,我们去领了机票,然后过了海关,前往候机室等待。
被对方当面点破身份,我和黄胖子迟疑了一会儿,徐淡定突然笑了,对我说道:“王明,你还担心我害了你不成?”
黄胖子去机场的货存柜台里拿出了一个包裹来,里面有我们所需要的全部证件。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拉斯维加斯这个城市的监控特别的多。
徐淡定说近段时间来,好些个依托于京都龙脉修行的镇国级老前辈陆续现身,并且有传言京都的龙脉已毁,而从民顾委传出来的消息,这事儿似乎与你有关……
我点头,说是的,我能够听得懂。
一路交谈,最终我们还是没有让他送到麦卡伦机场,而是在几里之外的地方放了下来。
徐淡定似笑非笑地说道:“民顾委可有说法传了出来,说这个叫做监守自盗……”
我笑了,说你觉得这事儿是真的么?
我睁开眼睛来,入目处赫然是一个认识的人。
我感觉到了,却并没有睁开眼睛来。
又等了一会儿,突然间有广播传了过来,说对不起,因为某些原因,本次航班取消了……
我说我与荆门黄家之间的仇恨很深,这个你应该知晓。
这让它们变得一下子火气十足。
徐淡定举手投降,说得,你和荆门黄家之间太多嫌隙,想必与民顾委的黄天望委员长也是水火不容——你们是神仙打架,我不想管,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赶紧离开这m.hetushu•com个鬼地方,免得我在这儿担惊受怕……
我说荆门黄家的家主黄门郎这个家伙拘住了我师父南海剑妖的魂魄,试图从他的身上弄出我南海一脉的秘密来,而当我有实力与他正面对抗的时候,他却使用了假死这一招,我不得不找上门去与他对峙,结果他却遁了,还将我、老鬼和胖子都压倒了垮塌的龙宫之下,如果不是老鬼有些手段,只怕我们都不在人世了。
我表现得像是一个困倦了的旅客,一直到有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说没想到你来美帝国主义这两年,混得还算不错。
我们等了差不多一个多钟头,而我甚至都已经在舒适的沙发上睡了过去,而这个时候,有一大群的人涌进了候机室来。
我却点头,说好,我记住了。
显然昨天和今天的两次事故,已经刺激到了奥氏兄弟拍卖公司和许多相关联的组织、以及政府的神经。
新闻里提到了酒店的爆炸案,只不过并没有讲出具体的细节来。
徐淡定的牙齿很白,而我们的脸却是很黑。
我点头,说对。
我们不想把徐淡定牵扯进这件事情来。
当这些人离开之后,我和黄胖子对视了一眼,却并没有说话。
下了车之后,我与黄胖子步行前往麦卡伦机场,这天的天气晴朗,太阳热辣无比,晒得人头皮发麻。
我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说徐兄你这话和_图_书儿若不是开玩笑的话,那便停车,你我今日别过,日后永不相见!
黄胖子在旁边也忍不住补刀说道:“你们这是种族歧视么?”
瞧见我说得斩钉截铁,徐淡定也笑了起来。
我说对。
徐淡定点头,说对,我知道。
我拱手,说大恩不言谢。
怎么回事呢?
黑水公司的高级顾问,上校先生。
我说我的大爷爷王红旗融身于龙脉之中,龙脉兴则他存,龙脉亡则他亡,且不谈我与他之间的亲情,这位担当过宗教总局局长多年的老干部,目前是我在朝中唯一能抱住的大粗腿;而另外我父亲王洪武也在龙脉之中,接替王红旗看守龙脉,你说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么?
黄胖子有些担心徐淡定这个人,说你确定他不会出卖我们?
徐淡定摇头,说我不知道,所以才会问你。
要不然他也不会一个人在这儿了。
我说你还是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
徐淡定说还真是,不瞒你们说,我之所以跑到这来,就是因为王明动手的时候,拔出来的那把剑,是古中国剑,而我与此次拍卖会安保的负责人有一些合作关系,就给拉到了这边来,说是要提供一下信息咨询……你们再闹下去,到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到底是为什么呢?
车内沉默了一会儿,徐淡定说道:“王明,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最近的消息,据说你在荆门黄家的长湖龙宫之下死了,到底是和-图-书怎么回事?”
我和黄胖子优哉游哉地走到了机场这边来,而这个时候,我们发现机场这边的戒备变得森严许多,除了穿着警察制服的公职人员之外,还有许多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员在附近游走,甚至还有许多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家伙充斥其间。
他展示了两张照片给我来看。
我说哦?
我心中疑惑,好久没有回答,而那位上校先生以为我没有听清楚他的话语,开口问道:“对不起,请问你能够听得懂英文么?”
瞧见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我不由得一乐,说你这是巴不得我们赶紧走吧?
徐淡定说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吧?
上校给我们两个人噎得话都说不出来。
我扬手,打断了他的问话,然后说道:“对不起,我刚才之所以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所有的华裔,在你们的眼里都是罪犯?又或者说,你们觉得这两个人,我们应该会认得?”
我瞧着这几张分明是从监控器里截图下来的照片,分别是我们在拍卖会上、酒店大堂以及爆炸走廊中的照片,另外还有我们的证件照。
黄胖子说对啊,我的易容术粗糙了一些,情有可原,但老王这个可是登峰造极,我都认不出来,你怎么会找到的我们?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情报工作,有进有退,讲究的是手腕,过刚易折,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你不必讽刺我。
www•hetushu.com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觉得徐淡定应该不会跟警方点出我们。
我说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你。
徐淡定十分极为聪明的人,说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可以了吧?
我说你还没有说为什么会认出我来的呢。
徐淡定说所以说你们也假死,想要让他放松警惕,然后有机会动手?
徐淡定笑了,说其实在飞机上,我就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儿了,后来的时候又发生了那几件事情,我听那个负责人跟我谈及关于出手那人的种种情况,觉得像这样厉害的人,在国内也是天下十大级别的顶尖高手,不可能跑到米国来做这种事情,又看到黄小饼你,终于算是联系到一起来了……
他盯了我们两人一眼,好一会儿之后方才离开。
毕竟种族歧视在美国是一个很重大的控诉,一旦惹上,会很麻烦的。
徐淡定愣了一下,说已经买好机票了?
我说这不像是朋友的话语。
这帮家伙怎么会这么快的找过来,而且还是直接来到机场的候机室里?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后说道:“嗯?”
徐淡定在欧洲的时候给过我和老鬼许多的帮助,可以说没有他,说不定我们早就死了。
我们跟着徐淡定走,来到了街边停着的一辆七座商务车上面,刚刚进了去,徐淡定问道:“去哪儿?”
他伸手拉着我的胳膊,说别激动,我既不在宗教总局,也不是民和图书顾委的人,我现在只有外交部和军方的背景,龙脉之事,与我无关,只不过是有些好奇而已。
这个人可深交。
上校先生说我们在找两个中国人,一个人的名字叫做黄小饼,而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则叫做樊博,请问你们有没有见到过这两个人?
我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情,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唉,说这些都是没有用的,我也只不过是广结善缘而已,日后我若是落了难,还得指望你们这些发达了的家伙伸把援手。
对方深邃的蓝色眼睛在我的眼中放大,随后他轻声说道:“先生,打扰了。”
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而这段时间我们则会在这里停留,两人兴致不错,去附近的餐厅里面简单吃了一些东西,然后看到电视里面播出的新闻。
黄胖子不由得乐了,说你官运亨通,还用得着我们伸手?
我没有再故意变声,只是微笑着说道:“没有,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认出我来而已。”
徐淡定说好,我送你们一程。
站在我们面前不远处的他开口说道:“王明,黄小饼,跟我来吧……”
我点头,说好吧,所有的可能都排除了的话,也只有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能够解释了……
黄胖子看了一下前面的司机,有些犹豫,而我则直接开口说道:“麦卡伦机场。”
上校点头,说那好,我……
徐淡定笑了,说我如果说我凭的是直觉,你相信么?
我说那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