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四十八章 信息战

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居大。
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肯尼迪家族的人,之所以编这么一个故事,只怕是为了让我确信,他是石匠兄弟会的死敌。
尼古拉斯耸了耸肩膀,十分遗憾地说道:“真可惜。”
这感觉没有任何理由,单纯是一种第六感。
这样的强人,仅仅只是为了寻找友谊?
我点头,说对。
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像这样的家伙,做事绝对不可能是无序的,而正因为如此,使得他找到我,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单纯觉得我这人不凡,想要结交一下,另外一种,就是看出了我的身份,不仅是之前拍卖会花了八千七百二十万美金买走“勇者之心”的那人,而且也是这两天被大肆通缉的神秘人。
我说你姑且认为我们是一伙儿的。
尼古拉斯有些诧异,说哦,看来中国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单纯,你们居然知道梵卓,还知道它在密党之中的地位。
我说比如呢?
尼古拉斯说不,只不过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你们在血族之中,应该是有合作的对象,对吧?
要不然我的下一步动作,绝对是转身逃走。
这是一个强人,很恐怖的强人。
过了十几分钟,那辆车启动了,朝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缓缓划入,而藏身在黑暗之中的我,也是朝着那个地方缓慢接近中。
我眯着眼睛,说原来是肯尼迪家族的成员,告诉我这么多,你想说明什么?
尼古拉斯与我摇了摇和-图-书手,看着我说道:“你身上的气息很迷人,能给我一滴你的血液作为纪念么?”
尼古拉斯说我与石匠兄弟会是不死不休的仇敌,而奥氏兄弟拍卖会会是三十三国王会某位大人物手下的敛财工具,正因为如此,使得绿鹦鹉这个有着他们背景的机构才会出面,参与防务,而对于给奥氏兄弟拍卖会找麻烦的事情,我一向都比较感兴趣。
我眯眼打量着对方,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地说道:“好。”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说威利三世?这是个很热门的名字,只不过,为什么你会找我来谈呢?
尼古拉斯说在整个北美,我都没有隐藏过自己的身份,不过却没有人对此有过任何意见,因为我在姓梵卓之前,还有一个姓氏,叫做肯尼迪。
为了给JFK报仇,为了撼动石匠兄弟会的根基,他居然会选择跑去与血族合作。
尼古拉斯说我觉得这也许就是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
我摇头,说不,我不习惯这种事情。
我说合作愉快。
尼古拉斯说谈什么都可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或许能够成为同盟,共同对抗石匠兄弟会。
尼古拉斯说这是威利三世新的藏身之处,经历过了今天的抓捕,他更换了两个秘密据点,我想在明天之前,他应该不会再换地方了。
听到对方侃侃而谈,我有点儿忍不住告诉他,没有网络,没有幕后者。
那是一位米国历史上支http://m.hetushu.com持率最高的总统,也是唯一一位信奉罗马天主教的总统,他受到米国人民最热烈的爱戴,却也受到那些掌控米国政治和金融的幕后黑手最为恶意的憎恨,这使得他在五十年前的达拉斯被刺身亡,成为又一位死在任上的米国总统。
结果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那就是对方没有想到我会对血族的事情如此了解,甚至显得有些许慌乱,虽然最后给他圆了过来,并且给出了一个合作的框架,但却已经让我看到了马脚。
我与尼古拉斯来到了附近街道的一辆加长林肯之上,进了车子里,坐在了他的对面,尼古拉斯亲自给我倒了一杯红酒,说这酒不错,来一杯?
我眯眼打量了一眼,点头,说好。
尽管他们已经不再关心政治。
他毫不掩饰。
尼古拉斯说我明白,威尔冈格罗是获得了你们的友谊,方才会如此的——我听说威尔冈格罗在欧洲的时候,身边曾经有一位控雷者,以及一位生物大师,正是在这些人的帮助下,他才站稳的脚跟……
我的眉头一扬,说谈什么?
我说是么?
我说哦,原来如此,然后呢?
尼古拉斯给我倒过了酒,然后伸手,从暗格中又拿出了一个玻璃瓶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暗红色的液体。
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尼古拉斯郑重其事地举杯,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如威尔冈格罗一般,获得你背后那些中国人和图书的好感和友谊。
而我之所以敢跟这个人走,是因为我有着全身而退的自信。
我捏着手中的纸条,笑了笑,隐没于黑暗之中去。
酒是好酒,入口微苦,回味甘甜醇厚,但至于是什么年代的酒,出自于那个地方,我对此一窍不通,也说不出任何东西来。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而尼古拉斯浅浅地抿了一口杯中的血液,仿佛在品酒一般,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如你所见,我是一个血族。”
这个人,是个血族。
他并没有强求,两人的手掌分离,随后车子停了下来,我下了车,与他挥手告别。
我微微一笑,说不,我,或者说我后面的那些人,他们并没有想法与石匠兄弟会角力,只不过是想要拿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已。
说这话儿的时候,我端起酒杯来,轻轻抿了一下酒。
我说这个外号说出来,你会服气么?
我说你眼里的中国人,难道还拖着长长的辫子么?
这事儿说出来,谁能信?
尼古拉斯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条来,递给了我。
据说他是米国总统之中唯一姓罗马天主教的人,这也是代表着他们家族的信仰,而众所周知,天主教与血族是世敌,战争延续了几千年。
我吸了吸鼻子,闻到了鲜血的气息。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威尔冈格罗。”
我点头,说对于这一点,你毫不掩饰。
我说我对你们米国的历史了解不多,不过知道JFK之所以被和-图-书杀,是因为他动摇了石匠兄弟会的金融基础,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我觉得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我答应对方,并非是艺高人胆大,而是好奇这个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找我对话。
那个被米国人民亲切称之为JFK的男人,至今为止,还是深深受着许多人民的支持。
我一愣,仔细打量着他,发现这家伙跟米国以前的第三十五届总统约翰·费茨杰拉德·肯尼迪长得很像。
我的眼睛一亮,伸出手去,与对方紧紧一握。
尼古拉斯哈哈一笑,说会,怎么不会?虽然我与威尔冈格罗素未谋面,但对于一个打败了茨密希家族,并且击溃魔党以及黑暗议会联合部队、并且重新塑造出第十四种族的男人,我还是怀着最大敬意的;听说威尔是在远东完成的蜕变,并且他在中国有着最为坚实的基础,没想到传说是真的……
我说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在中国,清辉同盟还是主体。
尼古拉斯说我知道威利三世现在在哪里,那个一心想要复仇的聪明人,很快就会被他的小聪明给害死——明天,顶多后天,他就会被人顺藤摸瓜,把他从那老窝之中揪出来,而如果他暴露了,想必你们大批的人就会落入联邦调查局的视野之中,你们在米国的网络,也会因此遭受到最严厉的打击……
尼古拉斯说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到底是谁呢?
我砸巴了一下嘴巴,说然后呢?
和-图-书古拉斯点头,说你知道的没错,JFK是被三十三国王会的人下的命令,守门人亲自动手杀死的。
但尼古拉斯似乎比土狼莫尔敏感许多,我的气息一涌入,就被他给发现了,而当我下车的时候,果然感觉到那股气息已经消散了去。
因为东西方的修行体系不一样,使得我对于他们的能力了解并不周全,也不清楚他们到底会耍出什么样的花样来。
然而我最终还是没有直言,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说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梵卓一族,一直都是密党的领导者,也是被称之为最有权势的血族,我不知道你的话,是想促进我们与梵卓的合作,还是单纯与你的合作?
尼古拉斯说你应该知道KFK是谁杀的,对吧?
我接过来,说这是什么?
尼古拉斯说我对你,或者说你身后的中国人很感兴趣,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跟他们见上一面,谈一谈。
我与他轻轻一碰,然后饮了半口酒,这才缓声说道:“你需要表现出你的诚意来。”
有且只有一两个人。
尼古拉斯的眉头一跳,说血族大帝?
他想象中的庞大势力,其实并不大。
与土狼莫尔一样,我在握手的那一瞬间,留下了一缕气息在对方身上。
尼古拉斯说我或许可以帮助你们。
哦?
所以我才会故意提起梵卓一族,以及提出威尔冈格罗的事情,来试探对方。
尼古拉斯说自己是肯尼迪家族的人,对于这个情况,我从一开始就有些不太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