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四十九章 贼踪现

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我抽过最好的雪茄,是老鬼从欧洲带回来的,而那些则是来自于威尔的馈赠。
今天我赌对了。
黄先生说不太清楚,我堂哥告诉我,说这个人的实力,在当今的大陆,应该能够拍到前五,甚至前三……
一共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的脚步很轻,就仿佛踩在云朵之上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是那个被人追得满世界乱跑的落魄客。
对于雪茄的味道我并不陌生,但若是想要通过这气味来判断对方抽的到底是什么雪茄,这个有些为难人。
而事实却让我大为惊讶,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极有可能暴露,这并不是因为威利三世,而是这个黄先生。
推门而入,那是一个巨大而奢华的房间,处处都透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典雅。
我有八成把握,确定这个尼古拉斯并非肯尼迪家族的人,而他之所以会这么说,估计也是想要与我同仇敌忾,骗取我的信任吧。
难怪谈到威尔冈格罗的时候,他的反应会那么大。
尼古拉斯回答,说黄,那个人很强,强到让我感觉到与他正面对敌,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主意,我甚至不敢引起他的反感,如果他真的与我动手的话,只怕最终死掉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他——你和你背后的那人,若是想要确定他是不是你们的仇人王明,为何不自己站出来,与他接触呢?
对于威尔冈格罗,以及帮助他的和图书我们,这帮人还是怀着浓浓的恨意。
黄先生说希望如此,只不过他被抓了,又如何能够落到你的手里来?
你伸手,就不怕被捉么?
尼古拉斯说黄先生,我尊重你,以及你身后的那些大人物,但也请你相信我,这里是米国,是米利坚,我们也有顶尖的高手,那个家伙只要踏入陷阱,就绝对跑不了的。
黄先生摇头,说不,我父亲是大内第一高手,你知道么?在我们的国家,中央第一高手,相当于天下第一高手了。
从谈话中,我得到了许多的信息。
黄先生说我父亲的身份注定了他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不但是私自出手,就连我这个货真价实的儿子,也只能够用干儿子,过继的办法来继承血脉,这里面牵涉到很多东西,太复杂,你们是不能理解的。
华丽而昂贵的蓝色窗帘落地而下,能够将外面的世界与此处隔绝起来。
尼古拉斯得意洋洋,说那是自然,哈哈。
两人之前倒得有红酒,此刻举杯而碰,尼古拉斯说道:“祝我们的合作愉快。”
尼古拉斯说那你们为何不请黄老先生来对付他呢,又何必与我合作?
而另外一个则很寻常,不过却很沉稳。
那尼古拉斯很厉害,我能够感觉得到,他甚至比当初的威尔或者侯爵猎杀者蒙多卡帕多西亚跟强大。
威尔冈格罗的血族大帝之名,是踏着茨密希家族的尸体崛起的,我在http://m.hetushu.com那个家伙的面前谈起这事儿,根本就是打对方的脸。
我让自己就好像是一张桌子,一座沙发,一个台灯,或者别的什么物件儿,或者说,让自己变得虚无。
十几秒钟之后,我将自己给调节没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黄先生提出告辞,说回去等待结果,尼古拉斯并不挽留,送他离去。
黄先生与他轻轻一碰,然后说道:“Cheerio!”
弄完这些,我选择离开这里。
只不过再多的嫌隙,茨密希终究是茨密希。
事情一下子被我给捋顺了,在我们准备设套给黄门郎的时候,他也并没有闲着,在得知了可能是我的消息之后,他也忍不住出手了。
又或者他并不是叫梵卓。
尼古拉斯说是么?那么你告诉我,他到底有多强?
然而对于这些,他却忍下来了。
两种脚步声,说不出谁强谁弱,但是我却知晓前面的那个人,却正是与我分别不久的尼古拉斯梵卓。
显然,这人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很强的自信心,要不然也不会弄成这样松散的气氛来。
不过重点并不在雪茄之上,抽雪茄,是为了谈事情。
黄?
而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有人走进了里面来。
躲在窗帘背后,我调整呼吸、心跳与脉搏,让自己整个人沉静下来。
在此之时,我用龙脉社稷图将自己整个人都给包裹住,不会有半分气味或者气息漏出。
这个人必有所http://www•hetushu.com图,而我或许能够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
我在赌。
砰!
真正走到我现在的地步,对于一切的对手,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对比能够解释了。
比如这位黄先生,他极有可能就是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的儿子。
只有十分了解我的人,方才会这么快就把握到事情的关键之处,甚至能够推测出我的目标和想法来。
我如风一般掠过,藏在了那窗帘之后。
尼古拉斯说比起你父亲如何?
于是我尝试着混进这个地方来。
那个人极有可能是消失不见了的黄门郎,我原本以为这个家伙会藏在某个深山老林子里,结果他居然和我一般,打入到了美帝国的心脏这儿来。
我以前就听过,欧洲茨密希和北美茨密希,根本就是两个分支,不但不亲近,似乎还有一些冲突和嫌隙。
我不但拥有着极强的实力,也有着强者之心。
当听到尼古拉斯用英文拼出“Wangming”这单词来的时候,我的心头顿时就是一跳。
让我意外的事情,是这儿的防卫并不森严,当我攀着墙壁混入其中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哨位。
他们也许是从黄胖子的身份开始怀疑的,不过这不是重点。
而他说他背后还有一个人。
我的目光在里面巡视一圈,最终落到了窗帘处。
这个强者之心,并不是拍卖的那个什么“勇者之心”,而是面对着一切对手,都有着战而胜之的强者心态。
和_图_书先生的呼吸有些急促,说你的血杯,应该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对吧?
但我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果然,这个家伙果然猜测出了我的身份来。
对方显然也不认为会有什么危险,在走廊那儿站了一会儿,听到电梯那边有声音,赶忙迎了过去。
那人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哦,尼古拉斯阁下,你为什么不多问一问呢?
两人在静静地品了一会儿雪茄之后,最先开口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尼古拉斯阁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我们猜测的目标,不知道你现在有答案了么?”
尼古拉斯回答,说不,我不确定。
两人在不远处的沙发前落座,简单的周折之后,房间里有雪茄的香气弥漫开来。
我变成了无。
只不过,我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二愣子,是非真假,好赖话,我都还是能够听得出来的。
而之所以如此,想必是因为这个在跟他交谈的男人吧……
我赌今天冒险跑到这儿来,能够有一些收获,而如果被发现了,我直接撞破玻璃,然后跳墙而走,对方也未必能够拿我怎么样。
谨慎为妙……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脑子里的思维开始发散,而那个黄先生则回复道:“不,不,如果真的是他,我们也动不了他。”
尼古拉斯说我们北美茨密希家族与三十三国王会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而这件事情又处于国王会的掌控之中,所以你放心,我会完成对你的承诺——只可惜,他实在是太谨慎了,居m.hetushu.com然没有肯给我留下任何血样,要不然凭借着我的血杯,他定然会变成我的傀儡。
我不想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去追车,而是记下了那辆车子的号码来。
我心中一动,没有任何犹豫,朝着那人守着的房间宛如鬼魅一般的飘过。
姓黄?
他们还适逢其会地就在拉斯维加斯,甚至从为数不多的信息之中,推测出了我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老外。
两人抽起了雪茄来。
黄先生说不,你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和狡猾……
尼古拉斯说好了,你放心,不管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现在已经一头撞进了黑水公司与绿鹦鹉的圈套之中去,一定会被擒住的。
我在摸到顶楼第六层的时候,方才感觉到这儿有人在警戒,不过这整个大楼阴沉沉的,根本没有什么灯光,所以我隐藏在暗处,倒也没有太过于显眼。
生死交战,双方获取胜利的因素,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还有心态。
尼古拉斯或许并没有说大话,在这样的异国他乡,我就算是再厉害,终究还是得缩着头。
我在两人离开之后,也跟着离开了这里。
再比如这位尼古拉斯,他并非是密党的领导者梵卓一族,而是茨密希。
弄明白了这些,我试图混出去,然后追踪那个黄先生的脚步,结果当我翻墙出来的时候,只能够瞧见一辆车,朝着远处奔行而去。
这儿与之前土狼莫尔那边的守卫,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