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六十一章 决战太阳马戏团

我不确定到底谁快谁慢,若是有什么变故,胖子恐怕就得遭殃。
我在感觉到一招误判,处于下风的一瞬间,知道自己如果撤离,黄胖子必然也是一命呜呼,所以瞬间就做出了决断来,伸手抱住了黄胖子,然后用龙脉社稷图的气息将他给包裹住,朝着舞台那边的大水池跳去。
这个时候我看清楚了他的脸,那明显是一张假脸,无比的古怪,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眼神无比冷漠,仿佛事件的一切都是死物,而并非鲜活的生命。
我和黄门郎在隔空互望,认真打量着对方身上的变化。
我的脑海里不由得划过了那个房间床头柜前倒扣了的全家福,英俊的少年和扎马尾的小姑娘,还有一个有着温暖笑容的男人。
我瞧见了他手里的剑。
我擦……
在空中的一瞬间,我的五感无比发达,气息化作无数的触手,涌到了黄胖子的身上去。
那感觉,就好像是《功夫》里面的周星驰腾于云层之上,然后落下来的那一记如来神掌。
我逸仙刀的斩人诀,最早还是从黄家分支的口中学得,作为与黄金王家有着世仇的黄家嫡系,对于逸仙刀的研究早就深入到了极致,我知道这手段并不能够压制得住对方,使用御水术从水中腾然而起,然后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鱼肠剑。
一出手,则是万钧之力,让我避无可避,唯有硬着头皮与他硬拼。
他依旧坐在轮椅上,看上去仿佛苍hetushu•com老无比,然而从对方眼皮下的双眼里,我却能够瞧出太多的不对劲儿来。
而我在米国这边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方若是真的敢如何,我也没有半分惧怕。
他的身上肯定是动了手脚的,要不然胖子的行走也不会那么僵硬,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却没有办法上前去帮他,因为我一动,黄门郎也会动。
这是一具衰老的肉体,但却拥有着一种我所想象不到的爆发力。
铛!
我站起身来,拍了拍威廉黄,让他自己推着轮椅过去,而我则伸手到了旁边的手提箱里,将手机塞进里面,按了一个按钮。
黄胖子在走,一步一步地走。
尽管我心中做了许多的预案,却到底还是低估了黄门郎的卑鄙。
然而此时此刻,他的狗命,在我的眼中远不如黄胖子来得重要。
那些水花没有挨到我,也没有挨到他,两人身上宛如实体一般的炁场屏障,将这些水珠都给隔绝。
黄若望。
两个人质行走过半,这个时候我方才将注意力击中在了黄胖子的身上来。
我在那一刻十分冷静,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一般,而当黄胖子离我只有五米的时候,我终于动了,人如鬼魅一般靠近了他,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我透过黄胖子的身后望去,却见到黄门郎那诡异无比的笑容。
无数的死亡气息锁定住了我的全身,让我避无可避。
这是一把天下间无数刺客www.hetushu•com和杀手都为之渴望的法器,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武将都死在被它支配的恐惧中。
巨大的水花落下,也落到了这边来。
轰!
他自己摇着轮椅前行,而黄胖子则身子僵硬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我跟威尔已经有了另外的通讯工具,而这手提箱里面,则有着自毁装置。
对于我的要求,坐在轮椅上面的黄门郎显得平静。
我心中知道,黄门郎出手了。
他的人生才开始不久,他还有着大把的人生可以挥霍,他才刚刚结了婚。
就在这时,刚才袭击我的那个家伙腾空跃下,落到了水面上。
他走得很缓慢,仿佛背负着什么样沉重的东西,而威廉黄也在走,手推轮椅,着实缓慢。
按动之后,里面的一切都全部报废了去。
无论黄门郎能够走到什么样的程度,但他到底还是夕阳西下的黄昏,而黄胖子则才是烈日正午。
我回过头来去,龙脉之气笼罩全身,瞧见巨大的爆炸从刚才我们的落点处腾然而起,水花冲得足有十几层楼高,震耳欲聋。
此刻,它被握在了那个极有可能是黄若望的男人手里。
对方落在了水面上,并没有沉下去。
黄门三杰之中那个一直被遗忘的角色,默默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强者,顶尖杀手组织“黄泉”的创始人。
这个人很危险。
我想杀他。
在一刹那之间,我感受到了那黑影子凛冽无比的杀气,而且他冲着的人居然和图书不是我,而是被装上了液体炸弹的黄胖子。
这把被称之为“勇绝之剑”而名闻天下的武器,被称之为刺客最巅峰的伴侣,据说因为击杀了太多的人,使得它带着一种怨灵的诅咒,只要是被这剑割破了口子,那血就会流不止,伤口永不闭合,最终在失血的寒冷和恐惧之中死去。
可见他的恨意,远比我更加浓烈。
噗通!
我与黄门郎目光对视,遥遥相望着。
我眯着眼睛不说话,目光越过黄胖子,落在了黄门郎的身上来。
我一瞧见,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嘴巴,一用力,从他的口中吐出了一连串的玻璃珠子来,全部落在了地上,随后黄胖子大声叫道:“他们在我的身上放置了液体炸弹,胸口有一个平衡点,一旦那平衡点有任何超出正常的晃动,我全身就会爆开……”
那尖锐之物,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一把长一些的匕首,又尖又锐,表面上的纹路十分古怪,有点儿像是鱼鳞一般的图纹。
啊?
他甚至都还没有一个孩子。
我现在已经没办法了解他身上的液体炸弹是如何拆卸,唯一的办法就是……
凝视只有一刹那,下一秒,他再一次踏浪而来。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全身一凉,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上面一排的观众席中蹿出了一个鬼魅一般的影子,朝着我们这边倏然落来。
之所以选在这么一个地方交易,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儿的观众颇和*图*书多,人山人海,对于在米国这边有大量产业的黄家来说,贸然动手,会很成顾忌。
电光火石之间,我猜测到了对方手中这把剑的来历。
两人落在了舞台的大水池子里面去,随后我抱着全身光溜溜的黄胖子急速转移,宛如鬼魅一般,刚刚来到了那水池边缘,一股强悍的冲击波已经拍打在了我们的身后来。
这就是我心里的想法。
我往回猛拍一掌,将黄胖子拍出了水池之外去,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头顶之上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从天而降。
此刻的表演是最精彩的时候,无数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舞台之上,没有人会注意到观众席上面的这四个人。
一交手,我就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个顶厉害的高手。
这是一种强烈到难以抑制的冲动,这个人是一直笼罩在我心头的噩梦,唯有他的死去,方才能够让我的心灵获得平静。
我感受到了那人最为凌厉的杀气,没有任何犹豫,祭出了逸仙刀,与对方猛然一拼,却不曾想对方的修为在这惊天一击之中糅合得如此恐怖,我居然抵挡不住对方的气息,整个人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他最想做的,就是杀我。
周遭的观众只以为是表演的一部分,欢呼声震天响,反倒是那些演职人员停顿了下来,一片混乱。
我头也不回,大声喊道:“快走,别管我。”
不逊于当世之间的顶尖大拿。
祸水东流。
“O”秀位于百乐http://m.hetushu.com宫酒店之内,它是一部永恒之作,由太阳剧团编织了一幅超现实主义的灵动之舞,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水中、空中、地面的舞台形式,是艺术和舞台结合的浪漫之锦;它从水的纯洁优雅多变的理念,升华出的艺术灵感,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前来观看。
我一直在注意着他,却不曾想居然还有人在旁边帮他。
我知道他肯定是会动手脚的,以他的智商,也绝对知道我会在威廉黄的身上动手脚,按理说大家交换人质之后,开始相互确定人质安全,然后交流解法,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根本不会顾及威廉黄的安危,直接朝着这边动手。
黄胖子一脸焦急,却说不出话来。
他点了点头。
飕……
这世间不可能凭空冒出这样的一个人来,而瞧见对方没有任何特色的亚裔面孔,我的心头顿时就浮现出了一个人来。
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我朝着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双方互相释放手中的人质,而自己则不要动弹。
全身光猪的黄胖子在我身后大喊道:“老王,小心……”
一定是这家伙,一定是黄门郎将那家伙请了过来。
我不能让他死,所以我得忍,得将现在的事情给解决了,方才能够开始我的快意恩仇。
威廉黄的脚筋被割,不过到了现在,差不多已经愈合,只不过行走的话会撕扯伤口,所以坐在轮椅上。
逸仙刀陡然射出,朝着对方猛然射去,黄若望举重若轻地一挑,将逸仙刀的攻势断然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