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六十五章 沉闷的等待

威尔明白我的决心,也没有再多劝,只是问道:“按理说他们在太阳马戏团动枪,并且在死伤那么多人、闹出大动静的情况下,居然获得了让步,这简直就有点儿不可思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在我看来,你可没有那么多的吸引力,况且米国佬未必会觉得你就是那天抢东西的人。”
在这个风口浪尖之上,我没有乱跑,就待在别墅里,看着电视,反正有什么需求,随时有人在旁边,直接开口便是了。
我就这般坐着,天色慢慢变亮,清晨的时候,我的邮箱里面终于多了一个陌生邮件。
威廉黄赶忙说道:“等等,他跟绿鹦鹉的人见过面了,应该是达成了某些合作,现在正在策划,准备着天罗地网抓你呢。”
我眯起了眼睛来,摸着下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事儿可就得论起持久战来了……”
次日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的房门被敲响,从睡梦之中清醒过来的我听到了威尔的声音,下床来,打开门,瞧见一身正装的威尔站在门口,他的身后是安娜,还有从欧洲带来的两个手下。
虽然理智告诉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我有朝一日,将那龙脉之气真的融会贯通,并且还将九州鼎的气运之力也炼制了去的时候,就算是黄门郎与黄若望加在一起,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但我师父估计未必能够等到那个时候。
说了一会儿,这时有人进来了,对我恭敬地说道:“先生,和-图-书你要求的备用手机已经到了,给您。”
威尔点头,坦然地说道:“对,魔党的勒森魃与中立氏族阿萨迈、希太现在正在进行接触,准备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广义同盟来,针对这一变化,密隐同盟近期将会召集大会,作为新晋的成员,我这边不能缺席,所以我会在明天离开北美,而后面的事情,罗杰斯将会与你进行接洽,有任何事情他都会帮你搞定。”
安娜说不,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我的未来将暗无天日……
这个号码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我拿起来一看,却是黄胖子。
威尔说既然知道,何不如先退一步?
安娜指着旁边的沙发,说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她与我小心说着话,我放下了报纸,跟这个刚刚死去父亲的女孩儿随意聊着。
威尔带着人离开,我反而睡不着了,点了一根烟,坐在窗边,看着车子驶向远处,然后消失于视线尽头去。
沉思了一会儿,我觉得威廉黄的这个电话,应该是私下打的,问题应该不会大。
我给他服用的蛊毒是真的,而它的潜伏期有三天,三天之后,才是我这伏笔的爆发之时,威廉黄到底是选择与我合作,永远摆脱黄门郎的阴影,还是选择跟黄门郎将这件事情透露出去,然后在绝望中等死,就看蛊毒发作的那一天时间。
我耸了耸肩膀,说除了卖我,我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可能和*图*书
打开手机,我点开了里面的邮件内容,却是威廉黄发来的。
或许,我应该转变一下想法,就不用在这个异国他乡的陌生地界,跟黄门郎硬拼了。
我想了一下,按照他给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杰米罗杰斯离开之后,威尔看着我,说你觉得是什么,能够让那些人一夜之间全部撤离?
两人简单聊了两句,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我说想要解药,就不要废话,告诉我,你们那边什么情况?
我听到,看着他,说你有事,对吧?
我说三天时间还没有到,按理说你不需要的。
我摇头,说不,不用。
威尔笑了,说一手遮天的可不是他,而是那些想要捞功劳、讨好处的家伙。
下午的时候,我瞧见昨夜起就没有露面的少女安娜露面,她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来,打量了一会儿屋子之后,怯生生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小声说道:“您好,王明先生。”
我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报纸,瞧见她,微微一笑,说你好,安娜,你终于醒了。
我说不,安娜你不必这么想,据我所知,威尔的直属后裔并不多,你能够成为他其中的一个后裔,就应该怀着满满的信心,独当一面,不必这般小心翼翼,否则我估计威尔不会喜欢这样的你。
我没有管这什么少女心思,按照自己的节奏起居睡觉。
她到底还是太拘谨。
我不想放弃。
我没有惊讶,显得很正常。
我与威尔相拥,拍了拍他http://www.hetushu.com的肩膀,说祝你好运。
他拿了一个金属盒子给我,然后离去。
我说哦,是么?你在那里好好盯着,发作之前,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他既然知道我没有死,那么日后的防范,只会越来越谨慎。
所以我心存感激。
她坐了下来,说我们可不一样,我知道,您是威尔主人最好的朋友之一,而我却不是。
我说那你就等死吧。
我不急,慢慢等。
清晨到来,我下楼吃早餐,依旧是昨天一样的菜式,而陪同我一起吃饭的,则是威尔吩咐留下来配合我的罗杰斯。
我打开了盒子来,里面有一个崭新的手机,插上备用卡之后,我拿着手机设置了起来,随后登陆邮箱,查看起了里面的内容来。
说完这些,他满是歉意地说道:“王明,虽然很抱歉,但我不得不这么做,毕竟跟着我吃饭的人太多了……”
因为他做得已经足够不错了。
天时地利人和,我一样不占,那怎么弄?
我说退不了,我和黄门郎之间的矛盾,憋了太久,再等下去,膀胱都会炸掉,没办法了。
威廉黄哭了,说不,我需要,虽然没有症状表现出来,但我已经感觉到那些虫子在我的体内开始蔓延了,时间一到,只怕它们就会爬出我的身体里,我受不了了,求你了,给我解药。
我接通,刚想问一下他在哪儿,却听到电话那儿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老王,我回来了。”
威尔伸手过来,与我相抱,http://www.hetushu.com然后说道:“我得走了,先去加州,然后乘坐某位合作者的私人飞机返回欧洲,来不及多说什么,祝你好运,我的朋友。”
失去了之前的电话之后,这个邮箱,是我与威廉黄唯一的联络工具。
我没有与他多说,挂掉了电话。
一直到夜里,威尔都没有回来,这情况让刚刚获得初拥的少年安娜十分没有安全感,在我的门口徘徊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敲门。
威尔说的确,现在确实不是开战的时候,聚焦灯下,谁也干不了事儿。
而威尔离开之后,形势就变得更加严峻了,尽管威尔将他在北美这一带的势力都留给了我,但有他在和不在这儿,区别还是相当大的,简单的事情我可以找人帮忙,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得一个人独自行动。
想到这些,我的心情不由得多了几分凝重。
我叹了一口气,说对不起,你父亲是为了救我的一个朋友而死的,对于这件事情,我很抱歉。
然而退堂鼓打到了这里,立刻就停住了,另一个声音告诉我,现在退了,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找到黄门郎了。
我查看了一下,里面除了一些垃圾邮件之外,并无别的东西。
他请求与我通话。
这一次若不是威尔坚持要赶过来,随后又对我提供各种帮助,最终将黄胖子安排离开,只怕我已经输给了黄门郎。
威廉黄哭着说我在养伤,他什么情况我不知道。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了威廉黄的低声细语,他www.hetushu.com带着哭腔说道:“解药在哪里?”
我没有与少女安娜聊太久,下午的时候一起共用过晚餐之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龙脉社稷图将房间包裹住,不让气息遗漏出去,然后开始修行。
我摇头,说本以为黄门郎会像一条土狗一般到处奔逃,却没有想到他在米国这疙瘩还一手遮天,实在是有些让人诧异。
而我将要面对的,不但有黄门郎,而且还有神秘莫测的黄泉之主,甚至无数陌生的本土势力。
这是他老人家重回世间的唯一希望,也是我完成自我救赎的唯一机会。
安娜低下了头来,说我知道,这是我父亲用性命换来的。
威尔耸了耸肩膀,说好吧,都随你,反正我在北美的所有资源,都可以为你调动,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早餐过后,我回出去一趟,将这边的事情处理清楚,如果有事情,你让他们通知我。
安娜的眼睛有些肿,不过比起昨天一脸苍白而言,此刻的气色却是好了许多,眼睛里也充满了生气。
我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着道歉,威尔你帮了我很多,至于后面的事情,我相信自己可以处理的。
对于威尔,我心里只有感激,即便他此刻不得不提前离开,但我的心里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我点头,说当然,完全没问题——事实上,我和你一样,也是这儿的客人。
两人早餐之后,简单地聊了一会儿,威尔便离开了。
威尔看着我,说你确定没问题?如果可以,我建议你想回国,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