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六十八章 调虎离山术

毕竟米国这儿,骨子里还是一个白人至上的国家,虽然种族歧视在明面上被提得很重要,但不管如何,都还没有影响到某些领域,所以对于单刀赴会的老鬼,以道格拉斯为首的辛摩尔一族绝对不会有太多的客气。
这样的老鬼,他有底气面对一切,包括二十七位辛摩尔血族的围攻。
西方人的思维观念,最多的还是结果论。
我说你不是去跟人盘道么,咋弄成这样回来?
他的个人实力是一个谜,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他绝对拥有侯爵或者侯爵以上的血族实力,而拥有着南海一脉手段的他,就算是碰上了血族大公,也用着一战之力。
我相信明天的时候,就会有消息流传出来,一位来自中国清辉同盟的强大血族,抵临了拉斯维加斯。
但老鬼不是。
老鬼拍手,说对,只要他们一闹翻,黄门郎就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精力来对付这些人,而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可趁之机了。
就算是老鬼拉上了清辉同盟,估计效果也同样不大。
不知道黄门郎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想呢?
我们白天的时候,听说过了辛摩尔的霸道,作为在拉斯维加斯存在最长的血族一脉,他们拥有着庞大的产业和影响力,可以说无数的赌场都得看他们的眼色行事。
我看了一下,说毕竟是外销的茶叶,为了挣美刀,肯定是卖了力气的,说说你吧,为什么跟他们打起来了?
我瞧见老鬼中气http://m.hetushu.com十足,不像是受重伤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说你没必要去一人战全部啊,一个一个来不行?
如果是寻常的血族,就算是伯爵、侯爵,估计也都跪在那儿了。
老鬼说不得不打,那帮白人老爷看不起一切有色人种,上来就骂我白皮猪,然后让我跪下吃屎,对于这样的无礼,我除了报之以恶狠狠的拳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吓得半死,然而老鬼却笑了,说别紧张,都是些小伤,睡一觉就好了。
我感觉脑子里仿佛被人拨动了一下,豁然开朗,说肯定是觉得上了当——你的意思,是离间黄门郎跟这帮本土势力之间的关系?
老鬼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那个找我们盘道的道格拉斯最强,侯爵或者侯爵以上,我感觉离公爵差了一点儿;至于其他人,五个伯爵,九个子爵,剩下的没有怎么在意,有几个有爵位,有的没有……”
说句大不敬的话,连主人都未必会有这样的强势和勇气。
我给他端茶,老鬼接过来,轻轻抿一口,然后说道:“这茶质量不错啊……”
而事情进行到了这一步,黄门郎就算是再巧舌如簧,也是白费了。
难怪罗杰斯说辛摩尔的老巢就在拉斯维加斯,在这个鬼地方,能够凑齐这么多有爵位的血族,别的地方还真的难办到。
我给他泡好了茶,在客厅这儿等待着老鬼下来。
我说具体的和_图_书行动计划是什么?
啊?
但老鬼做到了。
我做得越是过分,黄门郎背的锅就会越沉,越容易遭受到那帮人的怒火。
老鬼的计划十分有可行性,只要让那帮人认为偷东西的那神秘人另有其人,并不是黄门郎口中的我,那么黄门郎就会背锅。
在别处露面?
老鬼说这个得问考玉彪,让他告诉我们,奥氏兄弟拍卖会的总部在哪里,有些什么样的好东西,我们可以来一票大的,或许还能够虚构一个故事出来……
而此刻的罗杰斯还沉浸在老鬼一人单挑辛摩尔血族的二十七人这震撼消息之中。
啊?
老鬼说联邦调查局或者说绿鹦鹉、黑水这帮人,他们之所以与黄门郎达成了暂时的协议,没有动这个到处闹事的家伙,最主要的原因,估计就是想要找到最开始偷走东西的那个家伙,虽然这些东西有一部分可能会在威利骷髅会那里发现,但并不足以平息他们的怒火,而黄门郎能够暂时过关,估计也是往你这儿泼了无数脏水,并承诺能够帮忙抓住人……
我说先别说了,你去洗个澡吧,我看得心慌。
他说他会调动起新冈格罗一族在北美的所有力量,帮助我们完成这个计划。
聊了一会儿辛摩尔血族,我又说起了威廉黄的事情来。
我说辛摩尔的实力如何?
我说最后的结果呢?这消息传了出去,说不定黄门郎会有警觉,猜到是你过来了。
老鬼说其实我们并和图书不惧怕一对一,或者二对二的生死交锋,只是头疼绿鹦鹉啊之类的本土势力掺合进来而已,你说对吧?
他讲完这些之后,突然间抬起头来,说那你说如果那人在别的地方露了面,根本不像是黄门郎所说的那般,你觉得这帮人会是什么反应?
不管你扯太多,只要没有办法论证自己的猜测,那都是放屁。
我一直在客厅等待着老鬼的归来,结果一直到了凌晨四点多,他方才带着一身血腥气回来。
我愣了一下,说为什么啊?
老鬼笑了,说如果奥氏兄弟拍卖会的总部出事,而我们故意让人看清楚了行凶者的脸,黄门郎这边必然会受到最大的质疑,而双方起了冲突的时候,也正是我们行动的最佳时机,你得在那儿盯着,等着我赶回来,然后一起把黄门郎给端了……
我们从凌晨五点多一直商量到了现在,已然是胸有成竹,随后我准备出发,却给老鬼拦住了。
我点头,说如此就好。
这也是他胆敢一个人去赴约的原因。
老鬼说你以为我不想啊,只不过那帮辛摩尔本身的拼斗能力不强,更多的是倾向于巫师一脉,擅长用各种材料组合,从而产生攻击效果,没有顶尖的强者,也没有单挑的觉悟……
路上的时候,他大概是一直掩藏着身上的气息,结果一回到这儿,终于不再憋着,我匆匆迎了上去,瞧见老鬼简直就是一个血人,身上到处都是狰狞的伤口,看得人触www.hetushu.com目惊心。
正是这样的背景,使得他们绝对不会对老鬼保持宽容,这也是老鬼为什么会受到二十七位辛摩尔血族的攻击。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对我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吧。”
老鬼摇头,说不会,老外也是要面子的,被我一个人给砸了场,而且到最后还搞不定,被逼平了,这事儿我不说,他们也不会说出去;合作的事情我暂时没谈,只是留了个联系方式——血族的世界呢,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因素牵扯,但归根结底,还是强者为尊,我想他们最终还是会选择与我合作的。
老鬼说辛摩尔果然名不虚传,出人意料到了极致,上来就要跟我归传承,结果我撒谎,说是国内清辉联盟的,他们就想要仗势欺人,用爵位来压我,让我跪下臣服,结果我不愿,凭着一人,单挑了在场的二十七位辛摩尔,最终双方不胜不败,不得已,承认了我在这儿的活动合理性。
老鬼笑了,说只要比他们快,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不顾说句实话,那帮人的手段十分稀奇,通过矿石粉末、植物汁液以及许多千奇百怪的东西,能够制造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攻击方式来,我倘若是没有龙神剑和血匙,只怕还真的回不来。
我的思维蔓延,而老鬼换好了宽松的睡衣,走到了楼下来。
听到我的讲述,老鬼想了一会儿,说黄门郎现在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做诱饵,希望你能够去那边找他,和_图_书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儿肯定是伏兵丛丛,仅凭着他和黄若望,应该不会是这样的……
我说对,我的感觉也差不多,只不过看到他活得优哉游哉,我又无可奈何,心里面多少也有一些不安啊。
并且他保证在午饭之前,将奥氏兄弟拍卖会的一切资料都提供给我们。
我点头,说对,不过还有在敌人设置的地方战斗,这个也是大忌。
罗杰斯甚至帮我们联系了一架私人飞机,随时准备待命。
老鬼摸着下巴,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其实如果能够用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的战术,说不定能够将人给弄走。”
深深的震撼之后,是发自内心的崇拜,听完我们说起了整个计划,罗杰斯没有太多的言语,直接表明了支持。
我说这么说,也的确很强了。
我说这么多人,你是怎么应付得过来的?
老鬼嘿嘿一笑,然后上了楼去。
我兴奋起来,与老鬼商量起了行动的方案来,甚至连夜与考玉彪进行了通话,谈了许久,一直到清晨的时候,我们跟罗杰斯谈起了这个计划来。
这事儿……
显然,他成功了。
果然,发挥了强大主观能动性的罗杰斯找来了许多的资料,而我们把这些资料又与考玉彪提供的信息做了对比之后,绝对去端了奥氏兄弟拍卖会位于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总部,将动静闹大一些。
对于今天晚上的遭遇,他虽然轻描淡写,但我却还是能够感觉得出这里面太多的凶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