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章 威廉黄屋子里的黑影

更何况现如今的大部分人已经撤离了这儿。
威廉黄浑身都在颤抖,说要、要,不过,这个……
我说这样的人看待事情,从来都是从利益出发,而不是感情,只要是黄天望还在那个位置上,他应该都会比较认真。
威廉黄说走,走了。
你以为你在这儿有了一点儿产业,你就能够算是米国人了?
仅此而已。
双脚落在了厚厚的地毯之上,我瞧见了床上躺着一人。
威廉黄说什么怎么样了?
我拿起已经调了静音模式的手机,接通之后,听到威廉黄在电话那头说道:“喂,你在么,我家里守着的那帮人已经走了,我刚才听到了一些东西,说是那个珠宝大盗又出现了,在洛杉矶,那帮人的头儿跟黄门郎大吵了一架,对方说他骗了大家,而他则告诉他们,说这是你的阴谋,一切都是你干的,目的就是离间双方合作者的关系……”
我挂了电话,对老鬼说行,我们走吧。
我将这边的情形跟老鬼讲起,他点了点头,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动身了。
威廉黄说不,留了一个检察小组,说一旦有什么消息,立刻就把他抓去坐牢。
还有我的一身本事。
双方吵了好一会儿,彼此似乎都还撂了狠话,然后互相瞪着,许久之后,上校说了一通,然后扬长而去。
如果前两天我但凡有一点儿冲动,傻不愣登地跑到这儿来的话,恐怕就要给无数专业的人用各种各http://www.hetushu.com样高科技的手段,像非洲大草原抓捕狮子或者猎豹等野兽一般,给人拖在电网之中,最终遗憾退场。
老鬼点头,说正因如此,动静也挺大的。
我说等等,我打个电话。
我在黑暗的角落处,瞧着庄园人来人往,更晚一些,我的手机又来了电话,却是老鬼,他告诉我,说他已经赶到了庄园附近,问我人在哪里。
在他的身后,有人收拾了各种各样的器械,有超过五十人的团队离开。
我说黄若望呢,他在哪里?
威廉黄说走了,早就离开了,在黄门郎跟他们达成协议之前,毕竟他有太多的把柄在,见不得光,所以一直没有露面,我尝试着问了一下,黄门郎说已经回国了。
我平静地说道:“别废话,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说你打听清楚,再跟我说话。
我从来不去做那样的幻想,比起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我更加相信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
老鬼愣了一下,说黄门郎那样歹毒自私的人,会在意这个?
土狼莫尔带着他的人上了车,扬长而去。
我也出发了,朝着庄园里摸了过去。
我开始奔跑了起来,身子低伏着,就像一头猎豹,人在快速朝着庄园的方向移动着。
只需要我和黄门郎两人,我和他。
随后我瞧见在屋子的角落处浮现了一个黑影来。
老鬼说好,我先走,两分钟之后,你再来。
我笑和图书了,说也对,比弗利山庄是好莱坞的大本营,住着无数的富豪和明星,有认识的人,还是很正常的。
我说检查小组的实力如何?
威廉黄说对了,他在打电话,应该是派黄若望去洛杉矶……
老鬼告诉我可以开工的时候,我停了火,推开门,走下车。
威廉黄说回了他的房间去了,好像发了脾气,摔了东西,至于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敢去惹他……
两人开始越过了边界,朝着庄园内部摸了过去。
我沉吟了一番,说不如先找到威廉黄,他是黄天望的儿子,在黄门郎那儿还是有一点儿地位的,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或许可以拿他来做人质。
我没有上当,对于这件事情,估计黄门郎很失望。
我瞧见他语无伦次的模样,眼神又如此的闪烁,心头一跳,转身就往窗边退去,而这个时候,窗子那儿发出了“啪”的一声,却是直接合上了。
他到底是给米国人吃了什么迷魂药,居然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
威廉黄说两个啥都不懂的检察官,一个翻译妹子,还有一个绿鹦鹉的人——翻译妹子是第二代移民,也不是什么修行者,要担心的只有一个人,不过那个人的实力一般般……
或许以黄门郎的实力,根本无须去理会这帮人,但没有了这一大帮子的人,他在米国这儿,也是寸步难行。
我临危不乱,微微一笑,说传说中最神秘的杀手组织黄泉头目,失敬失敬。
www.hetushu.com吧。
我说黄门郎呢?
黄门郎给绿鹦鹉乃至这一大帮人的承诺并没有实现,他没有帮忙找到那个人,不但如此,而且人家活得好好的,甚至开始谋夺起了总部的拍品来,这对于应该是初次合作的双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裂痕,而即便是有保人的情况下,黄门郎也逃不过对方的怒火。
我从来没有想过兵不血刃地解决黄门郎。
我冲得很快,两耳的边儿上呼呼生风,大地在往着我的身后迅速退去。
我缓步走到跟前来,开口说道:“威廉。”
老鬼说你这么相信那个二五仔的话么?
夜还漫长,不用太着急。
随后我给威廉黄打了过去,电话接通之后,我直接问道:“黄若望在哪里?”
两分钟的时间一到,我感觉到那边没有任何动静,知道一切安全。
从我的这个角度来看,上校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登车离开,车队朝着城内走去,而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却没有将黄门郎这个家伙给带走。
我们就像两团黑影,幻影一般掠过,即便是有人盯着这边,也不能够捕捉到我们的身影,就算是瞧见了什么,也觉得不过是错觉而已。
床上那人猛然一震,然后掀开了被子,坐直起来,却正是前几天被我抓了又放开的威廉黄,他一脸惊恐地望着我,说你、你怎么来了?
总有时间给我们狂欢,我需要等着我的搭档到来,而那个时候,就是我的清算之日。
我挂了电m.hetushu.com话,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将自己好好藏着。
然而黄门郎狡诈诡异,我也不是刚刚出道的愣头青。
我并不指向能够得到什么,只需要一个公平的决斗环境。
那人却是黄门郎,他依旧坐在轮椅上,正在跟上校大声争论着。
这毕竟是别人的国家、别人的社会,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是黄门郎?
瞧见这些人,我顿时就有些不寒而栗。
我知道他为什么会这般的着急和愤怒,因为老鬼得手了,奥氏兄弟拍卖行的总部遭袭,而出手的人正是那天抢东西的人。
威廉黄说对。
幼稚!
我微笑着说道:“你难道不要解药了么?”
那人抱拳,平静地说道:“好说。”
渐渐的,黑影变成了一个男人来,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在家主的那儿,有更加恐怖的布置,只可惜,你到底还是选择了我……”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地方看着仿佛防卫森严,然而在我的眼里,却也跟不设防一样,很快,我摸到了威廉黄的房间,那儿熄着灯,我很轻松地攀附着墙,摸到了二楼的窗边,然后轻轻拉开窗户,跳了进去。
如果认真说起来,前些天太阳马戏团的血案,最应该为此负责的,可不就是这个表面上坐着轮椅的老头子么?
我说去了洛杉矶?
我眯眼打量着,而这个时候,我腰间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来到了庄园附近,远远望去,能够瞧见有一批人正在撤离,随后走出来m.hetushu.com的人让我心头一跳,不敢用正眼去打量对方。
他的话有点儿少,我有些怀疑,说你在哪里?
没过了一会儿,一身黑色燕尾服的老鬼摸到了我的身边来,瞧见他传得这般正式,我有些诧异,说有必要这样吗?
我询问起了老鬼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经过,他轻描淡写,说得很简单,反倒是提及了在那儿见到了好些个好莱坞明星,特别是女星,哎哟,人家那个放荡啊,简直是……若是没任务,真恨不得去见识一下……
他说罢,足尖一点,人如幻影一般,消失在了前方,而我则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状态保持在巅峰水平。
我说他撒谎了,既然请来了黄若望帮忙,就不可能让他轻易离开,除非是我死了,他才会离去。
老鬼微微一笑,说杀人就像是奔赴一场宴会,特别是像杀黄门郎这样的人。
这一场战斗,我等待了太久。
我说都撤走了么?
很快,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建筑,这儿是一个水塔,我们靠在冰凉的墙面上,老鬼对我说道:“我身法快,先摸过去,探探路,看看是不是有埋伏,如果有,我应该能够逃得过,而如果没有,我们速战速决。”
威廉黄说我在自己的房间养伤。
我说我不相信,但现在的情况,是那些影响我们交手的米国佬都已经走了,这才是最重要的;没了这些人,就算接下来是一场血战,但那又如何呢?
我惊讶于老鬼的迅捷之时,跟他提及了我的具体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