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一章 我就针对你了

轰……
巨大的建筑塌陷声从周遭传来,我翻身冲向了窗口处,猛然奔出,在空中的时候,还未落地,便有寒光朝着身边侵袭而来。
我点头,说猜得到,要不然黄门郎作为你的晚辈,也不可能被你一口一个家主那么叫着。
这一下并没有与对方交接,黄若望显然不想跟我硬碰硬,在感觉我游刃有余的时候,立刻就撤离开去,落到了另外一边。
姜还是老的辣,我们知道米国本土势力的撤离是最大的机会,而黄门郎也知道这是最大的危机。
因为我对自己,以及老鬼有着充足的信心。
我这边刚刚一站稳,却感觉到不远处有一个人在看着我。
火焰狻猊性子凶猛,然而却不敢触碰这些迷雾,尾巴一甩,却是又跳回了火场之中去。
一声炸响,整个墙壁顿时就炸开了来,飞溅的石块和木屑,以及各种材料不断翻飞,而黑龙之气却是一往无前,朝着前方冲去。
黄若望说过,在黄门郎的那儿,有着更精彩的布置。
我的目标既不是黄若望,也不是威廉黄。
我看向了威廉黄,说你这是不想活了啊,你凭什么觉得他们能够帮你治好身上的蛊毒?
随后它悬停半空,包裹得紧紧的全身陡然张开,就好像是吹胀了的气球一般,倏然膨胀。
事实上,我早该想到威廉黄靠不住。
黄若望点头,说好,就现在。
这一刀的气势极强,将周遭的建筑结构给破坏了去,黄若望没有想到和*图*书我会如此暴戾,一把抓住了威廉黄,然后用后背猛然撞向了靠外面的墙壁,整个人落了下去。
他想拖时间。
手中握着三尖两刃刀,我有着碾压一切的气势,长刀而望,猛然下劈。
飞溅而下的砖石被我拍飞,朝着远处的黑影落去。
啊……
大约是以为我想要跳出火场,半空之中飞出了十来根火箭。
黄若望说我听说你是近年来江湖上除了左道之外,新近崛起的顶尖高手,不知道真实的手段如何?
这手段……
逸仙刀与对方的含光剑陡然相撞,尽管因为是世敌的缘故,黄家嫡系对逸仙刀十分熟悉,甚至都熟知斩人诀的手段,使得逸仙刀并不能够发挥最大的威力,但用来牵制对手,其实也已经是足够的。
只不过……
我冷哼一声,左手一张,却有一头浑身冒烟的火焰狻猊从中冒出,嘶吼一声,将这些火焰幻化的猛兽直接吹得化作飞灰,然后将我给驼住,让我没有坠落下去。
那么我这手段,就是直接来个釜底抽薪。
我若是将你这个大屋子给拆了,那你有再强大的布置,又能如何呢?
黄若望的手段特点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一个字。
正是如此,所以他的防备才会特别严。
哼!
轰隆隆……
他哭得凄厉,而黄若望冷然看了他一眼,说大哥居然生了你这么一个怕死的孬种,哼——姓王的,他的确没有出卖你,只不过家主他猜得到你肯定会和图书在威廉的身上弄手脚,而威廉又躲躲闪闪,不敢正面回答,这才让我们知晓他肯定是跟你达成了协议,所以只要留意他的行为,我们就很容易把你给钓出来……
那就是快。
黄若望说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挺有礼貌的,那就……来吧!
它在往回折转的一瞬间,突然间火场之外,却又传出来一种呜呜的号叫声。
铛!
怪只怪黄门郎老奸巨猾,将人性看得透彻,而且还故意撒网放鱼,引蛇出洞。
原本稳妥的偷袭计划,在威廉黄这里失算了,但我并不认为自己这边的劣势就很大。
黄门郎坐在轮椅上,膝盖上还盖着一张毛毯,他慢条斯理地说道:“荆门黄家与黄金王家、离水宋家同根同源,又在你手上吃了那么多的亏,你觉得,我会对你没有任何克制的手段,就会与你正面交锋么?”
然而地下的火场中,却又有无数翻滚的火焰,化作无数猛兽,朝着我这儿扑了过来。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所以在面对着黄若望的威胁时,我所选择的事情,是先将人逼走,让他无法对我形成威胁的同时,直接上手拆屋子。
你再多的布置,都需要有载体。
他平静地说道:“其实我对这个绣花枕头一样的侄子,一直都是看不上的,跟一坨屎一样,然而再臭的屎,也是黄家拉出来的,我大兄对我恩重如山,没有他就没有我黄若望和黄泉的今天,所以他的子www.hetushu.com嗣我必须保住。”
事实上,只要是那帮本土势力没有搀和其中,那我就毫无畏惧。
然而所有的一切,到了现在,再后悔也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图穷匕见。
我说那天交手人太多了,没有怎么玩,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现在?
三两下,我便已经窜上了屋顶去,而这个时候,突然间脚下蹿出了一大片的火焰来,这些火焰在一瞬间将我给包围住,然后化作了无边的火海,将我整个的视野都给囊括,而更远处,滚滚的浓烟遮掩一切。
传说中的神秘杀手之王黄若望出现,并没有一上来就选择攻击我,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怕误伤威廉黄,另外一个可能,恐怕是准备不充分。
听到黄若望的解释,我忍不住笑了,说原来杀手也不冷啊,居然还帮他解释,真的让我刮目相看。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之中却是传来了一声冷笑,却有一物从火焰之中飞扑而来。
我这一刀过去,正好将其斩破。
这种号角十分奇怪,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完全没有号角的雄浑之感,有点儿像是便秘一般,但是我身下的那火焰狻猊听到,却莫名就是一阵狂躁了起来,屁股一颠,差一点儿将我给甩了下去。
那玩意大概有足球一般大小,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眼看着就要冲到我的跟前,被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斩落的时候,突然间凭空停了下来。
不管是什么理由,我千算万算,想出了各种的可hetushu.com能,结果这家伙最终还是出现在了这里,那就是我的失误。
火焰狻猊双脚踏着火焰,然后朝着前方猛然冲去。
我说理解,不过你的对手不是我。
眼看着笑吟吟的黄若望突然出手,即将把我给弄倒,我没有半分犹豫,直接祭出了逸仙刀。
就好像是漏了气的气球一般,那玩意陡然炸了开来,顿时间整个空间都弥漫着那种黑色的气息,被那火焰一烘烤,顿时就将整个火场的外围都给包裹住。
有人惨叫,却是脚筋挑断的威廉黄,给一砖头砸晕了去。
我感觉到火焰狻猊怪异的行为,感觉到如果让它在待着的话,只怕会被这号角给弄得发疯,没有任何犹豫,朝着前方的一处断口跃去,然后将火焰狻猊收了起来。
我一口气沉到下腹处,身子倏然坠落去,那些箭最终还是落了空。
面对着翻滚袭来的火舌,我眼睛眯起,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腾空飞了起来。
威廉黄从床上爬了下来,冲着我说道:“不,我没有出卖你,我没有啊……”
这些火箭与一般的利箭不同,全身都是炎火,透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并且角度刁钻,仿佛要将我的一切闪避角度都给锁定住。
现在就是刺刀见血的时候,我不再进行任何的隐藏,上来就是奋力厮杀,三尖两刃刀向前斩去,一股极恐怖的黑龙之气顿时就冲向了前方,越过了翻滚下地的威廉黄,撞到了那墙壁之上去。
我一刀挥去,并不停顿,再一次地和-图-书向另外两个方向又劈出了两刀去。
我平静地笑了笑,说哦,原来如此啊。
呼……
话语刚落,一把暗淡无光的短剑便被他递出,然后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胸前。
快。
他依旧坐在轮椅上,就好像是看死人一般地打量着我,眼中充满了轻蔑。
我冷冷一笑,说好手段。
我身后的建筑在坍塌,轰隆隆的响声之中,这建筑塌陷了小半,而我却并没有去管消失不见的黄若望,而是足尖一顿,踏着旁边的废墟,冲向了屋顶上去。
就在逸仙刀与含光剑对撞的一瞬间,我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黄若望冷冷打量了我一眼,说后生可畏啊,别以为你前一次能够逃脱升天,就可以狂妄无比,我出道的时候,你特么的都还没有生出来;而且我想提醒你一句,家主的实力,远远比你想象的要强。
如果这个家伙走了,就算是我杀光这庄园里的所有人,也都是白费力气。
黄若望身子一动,却是挡在了威廉黄的跟前来。
我抬头望过去,瞧见那人便正是黄门郎。
这一刀,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拆迁。
我相信黄若望的话语,这个家伙绝对没有出卖我的胆子,这些从我与他的沟通和对话之中能够感觉得出来。
果然,对方在这儿还真的是费了心思。
我双脚落在了地上,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一抖,然后往旁边猛然一拍。
我拱手,说请。
偌大庄园的建筑,我给你捣毁了去。
从头到尾,我的目标就是黄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