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二章 老人对新手

黄门郎动了,而我也动了,足尖一点,人便冲到了黄门郎的跟前来,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化作一道狂风,朝着黄门郎的身上斩去。
我耸了耸肩膀,说黄家主,咱们见面,也扯了这么久的蛋了,你将我圈在这里,又不跟我交手,难不成是想要拖时间,让那些米国佬赶过来给你助拳?如果真的是这样,说明你对自己还是没信心啊——作为一个老牌修行者,你应该知道,一旦失去了信心,就算是有多强大的修为和阴险的谋算,你最终都将会面临失败,不是么?
黄门郎被我插科打诨的话语弄得满心愤怒,双手按在轮椅的边缘之上,整个人居然腾然而起来。
我说的确,我知道饕餮,但是不知道饕餮海。
这些尖刺几乎是随着我的脚步而出现的,快得让我几乎没办法反应过来。
仇人就在面前,如何能够相安无事?
吼……
我也是来了火气,没有再乱蹦,一边用三尖两刃刀挡开一切杀招,一边祭出了小金龙来。
然而即便是我加诸了强大的龙脉之气,却也在争夺逸仙刀的过程中落了下风。
嘿……
我还真的不信邪,虽说技能黄家研究对付逸仙刀的手段由来已久,但总不能比我这正派使用者还厉害吧?
小金龙腾空而起,帮我将龙脉社稷图里面的磅礴龙息导引而出,落到了逸仙刀之上。
我平静地抬起了头来,说是什么让你拥有这么强大的自信?就凭着这和*图*书破烂的火海法阵,以及那些不知道啥玩意儿的黑雾么?
而与此同时,呜呜的号角声中,周遭火海之上,居然也化作了九条粗壮无比的火龙来。
我摇头,说不,恰恰相反,我觉得你真的是五百年以来的天才人物,不过那又如何?修行者之所以成功,除了众所周知的四大法则之外,最重要的,莫过于运气了——运气两字,掉转过来,便是气运,黄家主,你的失败不是没有道理的,也不是偶然,是上天的意志,老天爷容不得你,知道么?醒一醒吧,别躺在功劳簿上做大梦了……
黄门郎的双眼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脸上的肌肉扭曲,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皱起了眉头,说饕餮海?
而在火场之外,刚才被我击破的那玩意破裂、泄露而出的黑色气息,被热力烘烤过后,展现出了强大的腐蚀能力来,周遭的砖瓦围墙,居然开始腾然冒烟,仿佛是沾染了王水一样。
诸般恩怨,今朝一笔勾销。
我赶忙去抢夺掌控权,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门郎却是不屑地笑了起来,然后大袖一挥,却有两条与我这个一模一样的小金龙腾然而现。
什么玩意儿?
一瞬间,我终于感知到了逸仙刀的存在。
王水能够融金,对于人,自然也是消骨蚀肉,不在话下。
黄门郎说在你还没有踏入这一行之前,我就已经游历过了九州四www•hetushu•com海,无尽之地,当你为了刚刚学得一点儿破烂手段而兴奋不已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环顾四望;当初倘若不是南海剑怪在我的心头埋下一个引子,让我走火入魔,整个天下,都是我荆门黄家的了,又怎么会有你的事情?
他说得一脸慨然,然而我却拍了拍手,搅和道:“精彩,这话儿一说出来,顿时就感觉您的老年中二病犯了,连我在旁边听着都有一些尴尬呢……”
为此他甚至不得不跟绿鹦鹉乃至他们身后的联邦调查局周旋,说出各种的保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废墟之上,火海之中,黄门郎平静露面,与我遥遥相对。
它们在半空中腾然而起,然后朝着我这边倏然卷来。
就在黄门郎站起来的那一刹那,我终于发现了对方浑元无漏的防备之中,唯一的一缕空隙。
而就在我专心避开这些诡异出现的地针之时,头上却是冒出呼呼的风声,我下意识地低头过去,脑袋上便有“呼”的一声挥过,余光出,我瞧见竟然是一根根的木头,如房梁一般粗壮,不知道从何处挥了出来。
“你!”
这个男人就像是西城城头之上弹琴的诸葛亮,面对着司马懿大军,他都能够轻松拨弦,镇定自若。
望着居高临下的黄门郎,我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果然,到了现在,你还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想起http://m•hetushu.com黄门郎刚才的话语,我下意识地觉得这也不过是幻觉,然而当那真实到难以怀疑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我却突然间心中一阵狂跳。
他害怕我找不到他,所以特地留在了这里。
他猛然伸手,一股气息狂奔而来,却是将那逸仙刀给牵扯了去。
却没有想到我这边刚刚一闪过,黄门郎便哈哈大笑,说果然不过是一黄口小儿,与人交手的经验太少,居然被幻觉骗过,哈哈哈……
当然,我指的不是人品,是感觉。
我的心头猛然一跳,知道黄门郎这个家伙的手段必然是层出不穷,稍微有所差池,恐怕就要给他算计了去。
若不是我有着小无相步这种诡异莫名的步法,只怕已经受了伤。
他是真的怒了。
我心中暗道侥幸,却听到黄门郎冷冷哼道:“小孩儿果然有点儿手段,居然没有被我催眠,哼……不过,逸仙刀,归我罢!”
这些尖刺却是石头凝结,下端缸口大,上端针尖细,稍不注意,只怕就要给捅一个菊花穿肠,歹毒无比。
如果选用武侠小说里面的人物,来对应此时此刻的黄门郎,我觉得应该是《四大名捕》里面的诸葛神侯。
他不但针对着逸仙刀有着诸多的手段,就连对我身怀火焰狻猊这事儿,也是计算得清清楚楚,而正是有着这样的准备和筹谋,方才会冒着巨大的危险,在威廉黄极有可能串通了我的情况下,还硬着头皮镇守于和_图_书此处。
黄门郎盯着我,说你不相信?
我的计策出现了一些偏差,本以为将这大楼给弄塌了去,黄门郎所有的布置都会落空,然而现如今看起来却没有成功。
他大笑着,紧接着我脚下的砖石之中,陡然生出了几根尖刺来。
这两条小金龙比起我的这个,更加粗壮,更具威严,一股同样磅礴的龙脉之气,从他的额头之上导引而出。
黄门郎点头,说对,无知的年轻人,想必你不知道饕餮海到底是哪儿吧?
又要避开横木,又要避开地刺,就在我焦头烂额的时候,前方又有一头猛虎扑来。
黄门郎笑了,说无知者无畏,果真如此——那是来自于饕餮海的混沌墨鱼,里面的墨毒能够让人在千分之一秒内神经衰弱,全身发僵,然后任人屠宰,是真正大恐怖的东西,而不是你口中的“啥玩意儿”……
所以在交接的那一瞬间,我还是用那小无相步避开了这两头恶虎的扑腾。
堂堂江湖第一世家的家主,居然落到如此的下场,怎么叫他不愤怒?
我勒个去……
这是真的,绝对是真的……
逸仙刀出动,斩向了面前那头猛虎,一道炸响过后,那玩意却是化作了一阵青烟,随后是一道裂成了两半的黄符纸落地,化作飞灰而去。
我断然之间失去了逸仙刀的联系,没有任何犹豫,赶忙催动龙脉社稷图里面的龙脉之气,一边躲避周遭密集的攻击,一边与黄门郎争夺逸仙刀的掌控权。
hetushu•com咬牙切齿地说道:“年轻人,贪图口舌之快,会受到报应的。”
黄门郎并不理会我的讥讽,而是淡然地说道:“我执掌黄家四十余年,见过数不胜数的少年英雄崛起,也见过无数的豪雄如彗星一般坠落,你对于我而言,也如他们一般,并没有什么区别,历史会证明,你终究不过是一个过客,因为你永远都不会赢得了我。”
姜是老的辣,我能够想得到的,黄门郎也是皆在心头,而且早就做好了防范的措施。
三尖两刃刀斩向对方,却是穿体而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然而当那猛虎扑到我的跟前时,我却能够感受得到宛如真实一般的腥气,仿佛我不躲开,就要给这玩意扑进火海里面去一般。
那家伙身下的轮椅陡然腾空,落在了正上方去,而黄门郎的双脚凭空而浮,仿佛站在平地一般。
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折扇来,微微一抖,却有两头红睛白额的巨虎从中浮现,朝着我这边猛然扑了过来。
我忍不住笑了,说黄家主,这个世界上吹牛比的人万万千,但我就服你一人,吹牛比都能够吹得如此清新脱俗,除了你,也是没谁了。
居然是真的。
黄门郎之所以如此,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
他不想再躲来躲去,也害怕我如他一般潜伏了去,不见踪影。
黄门郎被我撩拨得终于忍受不住了,他从轮椅上陡然站了起来,冲着我喊道:“小辈,你太猖狂了,我怎么会怕你?今日,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