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三章 老狐狸,小狐狸

难怪他的修为如此恐怖,难怪他能够几十年前就攀登巅峰。
然而面对着黄门郎筹谋许久的这一招,我却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这只不过是假象而已。
这一次,我不敢在冒险。
三尖两刃刀猛然斩去,然而却斩不断熊熊焰火,这些火龙宛如真龙一般,张牙舞爪,无比狰狞,每一条都有数丈长度,大嘴张开,却仿佛要将我吞入腹中一般。
逸仙刀到底是与我相互亲近多时的法器,虽然被黄门郎作法断了联系,但是此刻距离一近,却是又恢复了许多气息。
这真的是那什么“五行如龙”么?
而他的出手,一上来就是偷袭。
五行的确是五行,只不过那是毒水,而非什么狗屁五行如龙。
而最后一道墙体,离黄门郎只有咫尺。
然而我这一刀却并非毫无功效,就在黄门郎全力抵挡我这刀气的时候,他却是漏出了一个破绽,让我找到了被他藏在角落之中的逸仙刀。
黄门郎这个家伙诡诈无比,言语之中,多有陷阱,我若是真的信了,只怕最终的结果,就是躺倒在地上去。
我快步冲了过去,左手一伸,结了一个法印,朝着那儿猛然一拍。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也是一个顶尖的法阵高手。
我心中暗恨,然而就在这时,心中警兆顿起,下意识地挪开脚步去,然后反手一刀。
这种吸力,在一瞬间撞击到了我的脑海之中,仿佛要将我吸得魂飞魄丧了去。
我满心骇然,而就在此时,m•hetushu•com之前我瞧见的那两条小金龙也从对方的龙脉社稷图之上浮现而出,所过之处,居然化作了雕栏飞桥,搭在了我的龙脉社稷图之上。
要疯了么?
我心中焦躁,要知道逸仙刀就如同我的一条腿,它断了,我可如何行走江湖?
铛!
然而这火焰虽然炙热,但我体内的狻猊却并非吃素的,两者抵消,却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龙脉社稷图之上,有着王红旗导引给我的恐怖龙脉之气,相当于整个龙脉十分之一的气息,几乎囊括了所有能够散发出来的气息。
他这个时候若是怯了场,偷奸耍滑,一定是落败的那个,没有第二种可能。
从黄门郎头顶上空的那面龙脉社稷图之中,通过那小金龙搭成的桥梁之上,居然传来了一股宛如深渊一般的强劲吸力。
九条火龙,在半空中翻腾而过,然后朝着我这儿陡然扑来。
我觉得不管如何,我都赢定了。
火、土、木……
它也化作一条狰狞恐怖的黑龙,直扑前方。
他猛然一喝,我脚下的土地一阵动摇,立足不稳之下,突然间整个天空都为之一暗,而随后我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我在与黄门郎对拼上的那一瞬间,得知了他的选择之后,心中一喜,也没有任何犹豫,调动起了小金龙,然后祭出了龙脉社稷图来,将里面蕴含的恐怖气息,直接倾注到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上。
当我扭过身子http://www•hetushu.com,出现在了另外一处废墟之上时,却见我刚才待着的地方,一片黑烟冒腾,瓦砾砖石,却是消融成了一滩烂泥。
黑龙一往无前,直接将其轰碎,却不曾想又有一道石墙生出。
然而当我亮出底牌来的时候,却瞧见黄门郎的衣服突然间张开,发出了无数的符文来,而与之同时,他的头顶之上,却也浮现出了一张图录来。
所有的一切,发生得是那般的突然,但是又仿佛早有预谋,顺理成章。
面对着九龙夺身,我顾不得火焰狻猊对于那号角声的恐惧,陡然催动,让熊熊的火焰从我的表面周遭燃起,化作火焰铠甲,护住我的周身,让我有能够抵御住这些火龙的侵袭。
我劈出那一刀去的瞬间,所有的精神和意志都锁定住了黄门郎,然后决死一击。
他得意地笑了起来,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这是……另外一份龙脉社稷图!
眼看着就要集中悬立半空之中的黄门郎,突然间却有一道土墙升起,挡在了他的身前。
这绝对是老狐狸的精髓,那就是能够用最省力的手段,绝对不硬拼。
五行?
瞧见我有些慌神的表现,黄门郎露出了迷之微笑来:“年轻人,你现在知道,我为何不怕你了么?在我的眼里,你不过就是一个揣着亿万财产却没有保护能力的婴儿而已,我为何要怕你?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中啊……”
三尖两刃刀本就是神器,此刻注入恐www.hetushu.com怖的气息,猛然向前一斩,顿时气势恐怖非凡。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原本疯狂注入三尖两刃刀,眼看着就要将黄门郎压垮的气劲,在这一刻却突然找到了另外的一个倾泻口。
我的第一反应是挥刀斩去,然而在出刀的一瞬间,却犹豫了一下。
而我对于这玩意,却恰恰是短板之处。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双眼突然一翻,也笑了起来:“你真的觉得,自己掌握了一切?”
我的心中骇然,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却如同狂风落叶,将无数倏然而来的攻击都给挡去,黄门郎主持法阵,屡屡不得寸进,不由得冷笑起来,出言讥讽都:“你果然有狂傲的资本,居然能够在我荆门黄家大五行通天阵中坚持得了那么久,只不过,我就不信你能够抵挡得住这法阵的最终奥义,五行如龙……”
黄门郎老辣,我激进,两人在这样的试探之中,没有再继续拖延,而是在倏然收回的一瞬间,再一次出手。
千钧一发之间,我还是运起了小无相步,精妙地躲过了这一下。
然而因为我的分神,却是失去了逸仙刀的感知,那刀腾然于空,倏然间却是不见踪影。
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我开始试图切断两人之间的联系,我的那条小金龙疯狂冲向了彼此之间的桥梁,试图做些什么,却不曾想被黄门郎的一对小金龙给死死压制着。
他的那一对小金龙,远比我的这一条更加强大,更加狡猾……
只不过,黄门郎为何会有如此精和*图*书纯的龙脉之气呢?
我伸手一抹,将其放入了额头之上去。
我的龙脉之气一勾引,它便化作一道寒芒,落入我的手中。
他瞧见法阵这等手段拿不住我的性命,终于决定亲自出手。
这样的战斗,稍微的一分神,就会惨败,最终暴死。
一声铮然之响,随后双方都倾尽了全力,将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倾轧在了手中去。
所以黄门郎也咬牙硬拼了上来。
这样的交手如同浮光掠影、电光火石一般,一闪即逝,旁人或许瞧不出什么端倪,不过是两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交错,而只有拼斗双方,方才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恐怖。
三尖两刃刀与黄门郎手中不知名的长剑对撞,双方在一瞬间便进入了最为极致的战斗状态,铛、铛、铛、铛……战斗一下子就进入了白热化,而我感觉到了黄门郎恐怖的剑法,这才知晓威廉黄对于他的评价,其实并不是吹嘘。
前功尽弃。
然而一旦拼上了,他也毫无畏惧。
它吸收的并不是我的灵魂,而是我龙脉社稷图之上那磅礴大气、无边无际的龙脉之气。
从单纯的搏击和剑技来讲,黄门郎也已经站立在了这世间的最巅峰之上。
连续九道石墙抵挡,黑龙之势被骤然抵消了去。
热力在那一瞬迸发到了极致,整个空间仿佛都要融化了一般,恐怖的温度蒸发一切,仿佛也要将我都给蒸发了一般。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到一股磅礴的龙脉之气,从黄门郎的身上传递而来,却是用起了斩人诀的和*图*书手段来,想要将逸仙刀给再次引走。
这是王红旗的馈赠,是那位红色土匪计划之中,推我日后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筹码,此刻却是被黄门郎给疯狂抽取了去。
铛!
好强的手段。
我要赢,以力压人。
心中焦急,我也是顾不得太多的忌讳,手中三尖两刃刀陡然注入恐怖的气力,朝着前方猛然劈去。
瞧见黄门郎身居法阵之中,座下的轮椅竟然化作了莲花瓣状,镇压住了整个法阵,随后先是地刺,又是横木凭空而来,最后火龙浮现,纠缠于我,我的心中顿时就有了许多的计较。
我这边火焰燃起的一瞬间,九龙腾然而来,扑向了我的身上。
视线中早已不见踪影的黄门郎不知道何时,居然就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来。
他衣服之上的无数符文,化作金光无数,然后在那飞速的旋转之中,不断地附着在了那桥梁之上,对其进行了加固。
嗬……
然而两人却最终还是打了一个五五开。
这张图录也有山川河流,也有风水人物,也有龙脉走向,也有锦绣天下……
黄门郎知道了我的决心之后,也没有使出任何花哨手段来。
他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扭曲了。
黄门郎居然又骗了我。
天啊,王红旗跟我说起的另外两份龙脉社稷图,其中有一份,居然在黄门郎手中。
两人拼斗,十几个回合之后,骤然分离,我在那十几招的交手之中,已经使出了南海剑技之中最为玄妙与传奇的手段来,无论是意境还是力道,都已经是我的巅峰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