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五章 来自东方的驱魔人

出言向我喊话的,是一个模样像米国队长一样的家伙,他站在土狼莫尔的跟前,看打扮应该是绿鹦鹉的领军人物,而在喊话的时候,我的身上不知道被瞄了多少的红外线小点儿。
不能够让这个家伙顺利完成那个什么“魔龙变”,如果真的让他搞成了,只怕我们这边也就得跪了。
我拉开距离,收起了三尖两刃刀,然后举起了双手来。
他还有底牌,这个什么魔龙变,就是他真正的底牌,说不定也是他之所以能够重回巅峰的原因。
呃,体育成绩,也就这科目能够勉强跟修行挂上半点儿关联吧……
听到我的话语,米国精英们顿时就是一脸懵逼,有点儿跟不上我的思路,而就在此时,我的身后处传来了一声震惊天地的吼声:“哈、哈、哈……多少年了。我终于回到了人间,卑微的虫子们,接受我的愤怒吧……”
我十八岁的时候刚刚参加完高考,别说纵横,在我们班里面,也才能够排进二十来名。
就好像我的灵魂都给吸进里面去一般。
他冲着我嚷道:“你是谁,在这里干嘛?”
原谅我没有记住这帮家伙的名字,毕竟像这样的小人物,我从来都不过脑子。
大概是这样,但他头也不回地跑开,却是觉得那家伙弄完之后,自己留下,说不定就没命活下来。
一击失败,我没有任何犹豫,手腕一番,便再一次地上前去。
滚滚黑雾从虚空之中不断累积,www.hetushu.com在黄门郎的身体周遭不断累积,他所在的地方,周遭几米处,全部都是这样凝如实质的黑雾,将他缓缓抬升,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黄若望之所以会跑,是因为魔龙变之后的黄门郎敌我不分。
但即便如此,我依旧破不开黄门郎的防备,打断不了他的进程。
我甚至还从这些人里面瞧出了几个好熟人来,譬如上校、土狼莫尔还有那个谁……
将南海剑技之中最精髓的意境融汇贯通之后,这是我第一次全力施展出来。
我朝着他们这边缓步开来,开口说道:“你好,我是来自于中国的降魔人,这个庄园的主人,他已经投靠了魔鬼;他在我的国度,曾经屠杀了无数的无辜之人,现如今又跑到了你们的国家来,想要谋害更多无辜的米国人民,我千里迢迢、不远万里而来,就是为了将他诛杀,免得惨剧再现……”
人家黄门郎这个履历,才是真正的天选之人,然而就是这般牛波伊的存在,现如今居然被人吊打,而且还是一个半路出道、怎么看都不咋样的江湖后辈,破去所有的骄傲,这事儿换做是我……靠,我特么的也不服。
是的,与我们这种在凡尘俗世之中打了几个滚,吃够了无数的白眼和冷漠,一直都有着谦卑之心的平凡人所不同,人家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学道,五岁便有小成,十八岁纵横两湖,而我咧?
和*图*书实上,我斩到了一大团的黑雾之上,而那黑雾,却是将黄门郎给紧紧包裹着,除了脑袋之外,几乎看不到别的什么。
孤鹜齐飞。
小金龙在吸收了另外两条破碎之后的金芒,就跟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效果顿时就强上了一倍以上,从龙脉社稷图之上导引而来的龙脉之气,汹涌得就像是奔流向东的巨浪,被我转化到了长刀之上,使得我莫名之间生出无比的自信来。
要不然以前像个痨病鬼一样,坐在轮椅上,见到我就跑,怎么一会儿就生龙活虎了起来?
铛、铛、铛、铛……
这些人数差不多占到了一般,而另外一部分人,则都是穿着简装,个个龙精虎猛、锐气十足的家伙。
我是发了狂,三尖两刃刀之上,不断迸发出了黑色真龙来,朝前扑去,然而在那黑雾面前,最终却消弭于无形。
真的是打瞌睡来了枕头,如果真的如同我猜测的一样,魔龙变之后的黄门郎六亲不认、敌我不分的话,这帮人可不是来帮我挡刀的?
捂脸!
唰!
这帮家伙,是来搞笑的么?
听到黄门郎的话语,我方才能够感觉得出来,我面前的这个人有多大的傲气。
而露在外面的脑袋,上面不断有浮起的青筋冒出,双眼越发孔洞。
如斯恐怖,又如何能够让他如愿以偿呢?
一阵披风刀法之下,刀刃与黑雾相交,发出了一连串金属撞击的声音,穿越整个空间,让人的脑和*图*书袋疼痛无比,就好像那声音瞧在了自己的脑仁儿上一样。
再加上我毫无保留的出击,身上诸般力量的引导。
就算是前面是一座山,我也给你拦腰斩断了去。
这些人并不是黄家庄园的人,大概分成两部分。
我施展出了小无相步来,猛然冲向前方,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带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朝着黄门郎所站着的废墟处斩去。
一刀锋芒……
我三岁的时候,仿佛还在尿床,五岁的时候好像刚刚上幼儿园,未必能够自己擦屁股。
不行。
用我师父,换回江湖第一世家的风光延续,我觉得他应该会做。
一部分是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特种部队,个个都陪着夜视仪,自动步枪的前端还陪着红外线,这些人还有重武器,火箭筒、迫击炮,我扫量一眼过去,远处的角落里,甚至还有好几个狙击小组就绪。
即便是有真龙智慧。
说是铁板,只是形容。
风起云涌。
到底是什么样的大恐怖,方才会让黄若望摒弃掉家族的情谊,没有任何话语,掉头就跑呢?
黄门郎的双目依然睁开,里面黑黝黝的,看不到眼白,不断旋转的双目宛如黑洞一般,吸收了无数的光。
啊?
我觉得没有。
所以我才会跟黄门郎谈我师父,我觉得在这样穷途末路的时候,他应该会把我师父提出来,作为一个筹码。
海天一色。
那就是你觉得你是主角,你能够呼风唤雨,能够拥有着主角光环和_图_书,怎么都不会死,然而回头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死跑龙套的,领了一盒便当,就直接挂掉了。
瞧见此刻的黄门郎气势越来越足,越来越强,我的心莫名一慌,感觉到十分棘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有人用英语冲着我喊道:“别动,别动,放下武器!”
然而不服又如何?
断不了,怎么办?
只不过,瞧见黄若望劝说的话语,以及在确定黄门郎义无反顾之后,他转身就逃,甚至都不敢跟老鬼有任何交锋的情况之后,我便知道,这个压箱底的手段,应该是很恐怖的。
这样大的阵仗,让我顿时就是一愣。
形势比人强,精心布置的大五行通天阵没有能困住我,费尽心血做出来的各种牵制手段最终也没有了下落,处心积虑弄出来的龙脉转移,也因为莫名冒出来的恐怖意志而中断了去,不但之前吸收的所有龙脉之气没了,而且自己孕育多年的两条小金龙都溃散了去。
他们都是西方的修行者。
我不知道,却感觉从虚空之中,有源源不断的浓黑之气,朝着黄门郎的身上包裹。
那一大团的黑雾之外,刀光剑影笼罩天地,带着海腥味的刀法,将整个天空都给遮蔽。
然而他却并没有。
听到这声音,我一开始还有些发愣,转过头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的身后,居然涌来了上百人。
反正我跟这帮牛波伊轰轰的家伙没有什么交情,老米他们又看不起咱,秉m•hetushu.com承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很大啊……
反正黄门郎应该解释不了什么,这黑锅我扣上去,问题也不大。
虽然疑惑一把长刀消失不见,但瞧见我配合的举起双手,绿鹦鹉那头儿脸色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真正到了最为危机的时候,我是没有任何保留的,南海剑技之中最为强悍的手段,被我不要钱一般地批发了出来,全部都砸到了黄门郎的身上去。
现如今,他还有什么手段,钳制住我这个看似无解的“江湖后辈”?
然而这一刀却最终没有能够将黄门郎斩成两段,在相隔两米之外的距离,三尖两刃刀撞到了铁板之上去,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金属之声,最终却没有能够前进寸步。
这是世间最顶级的攻击,按道理来讲,就算我面前的这人,是一位天下十大——我说的不是三绝真人那样的鱼腩,而是海常真人那样的标杆——就算是天下十大,在这样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之下,估计也得暂避锋芒,退避三舍。
我那个时候的体育成绩,也就勉强合格。
惊涛骇浪。
铛!
憋屈啊。
世间最无奈的事情是什么?
他总不可能练了辟邪剑谱、葵花宝典吧?
不管如何,他做了荆门黄家四十多年的家主,对于这个江湖第一世家,应该是热爱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瞧向那眼睛去的时候,莫名就是一阵心慌。
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些蛋疼,然而随后忍不住就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