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六章 全世界都在学雷锋

然而当三十多人围上去,眼看着都要将黄门郎给淹没的时候,让我期待的场面并没有瞧见,反而是无数的人惨叫着飞出,哀嚎之中,化作漫天血肉。
他们的为首者,却是绿鹦鹉的人。
我有着这帮突如其来的米国佬帮忙,反倒是多了许多时间来观察黄门郎。
然而即便是如此,巨大的冲击波和弹片除了将自己同伴弄死之外,倒也没有更多的杀伤力。
所以在上前对话的那个中年男子被高高举起来的一瞬间,顿时就是枪声大作,无数的子弹在瞬间射出,打在了黄门郎的身前、脑袋和四肢之上。
停!
砰!
古怪的糅杂,形成了此时此刻的黄门郎。
就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个上前谈判的家伙就给捏碎了脑袋,尽管对方似乎是修行者,但脑袋还是太脆了,黄门郎的手其实也是爪子,厚厚的老茧,尖锐的指甲,猛然一捏,那脑袋就像西瓜一般碎裂,红的鲜血、白的脑浆,一下子迸射出来,将黄门郎的右手染得血腥。
这可就厉害了。
别看他们人多势众,但是真正拼起来,只怕未必能够打得过魔龙变的黄门郎。
经历过最凶险的战争,使得这些人拥有着狂热的勇气和优秀的技战水平,然而面对着刀枪不入、恐怖非凡的黄门郎时,到底还是欠了许多,一下子就死了好些个人,血肉飞起。
这话儿既不是汉语,也不是英文,而是一种古怪而空灵的声音,明明听不懂,但意思却www.hetushu.com表达得十分清晰。
我一脸无奈,说那魔头怎么办?
狂暴的枪林弹雨,他凭借着肉身,完完全全地抵挡了下来。
瞧见这些,我显得很平静,因为我早就预料得到——刚才的时候,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能够破得了对方的防备。
他刚才说的,是魔龙变,而那从虚空之中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黑色气息,将他层层叠叠地包裹其间,随后我拼尽手段,最终也没有能够伤得了他半分。
他们肯定也有围剿过黑暗世界或者西方修行者的经历,因为即便是面对着黄门郎此刻的怪模样,也没有一个人心神慌乱。
啊……
五十多人,就只剩下了二十来个,其中还有七八个浑身带伤,行动不得。
这是要劝降,让他放弃抵抗,不要死扛。
但从威力上面来说,我的刀,远比这些家伙的子弹强上百倍。
我手中的刀,可是三尖两刃刀,传承至清源妙道真君的顶尖神器,再加上我这一身堪称传奇的磅礴劲力,结果最终还是没有能够破得了对方的防备。
这些人,单论素质,至少是当世之间最顶尖的一批军人。
所以我对他们还是充满了期待的。
说罢,我退入人群之中,好几个人拿着枪口对着我,防范我随时有可能的爆发。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上前过去,朝着黄门郎开始喊话。
我捏着拳头,正要回身去迎击,结果绿鹦鹉的头儿却m.hetushu.com冲着我喊道:“别动,再动就崩了你。”
这个时候,感受到无边恐惧的他们终于有些崩溃了。
这帮荷枪实弹的士兵并不是从什么国民警卫队或者警察调过来的普通人,而是来自最为精锐的黑水公司,或者保护伞防务公司,以及联邦调查局下属的对口部队。
我望过去的时候,那家伙正好也低头眯眼,朝着我这边望来,孔洞而充满了死气的双眼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肃杀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而这个时候,那些子弹悉数打到了黄门郎身上来。
呃……
听到这话儿,黄门郎的脸上露出了滑稽古怪的笑容来,双目一瞪,气势陡然爆发了出来,就好像是深水炸弹一般,以黄门郎为中心,冰寒的气息往四面八方瞬间传递,空气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十来度,满地肃杀,而喊话的那人也是一阵哆嗦,止不住地往后退。
这样的火力配置,对方居然还敢炸毛,这事儿对米国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那个绿鹦鹉头儿提着一把大剑,浑身都是鲜血,一边指挥着后面的部队用穿甲弹射击,一边对着通讯器大声哭喊道:“请求增援,我们遇到魔鬼了,哦天啊,魔鬼啊——帮我联络守门人,我们需要屠格涅夫阁下和安道夫阁下这样的顶尖强者来增援,求您了……”
他退了,却没有想到黄门郎并没有绕过他,倏然向前,人一下子就冲到了那米国佬的跟前来,伸手一抓,却是摸http://www•hetushu•com到了那人的脖子,猛然一抬,将其高高举了起来。
瞧见黄门郎丝毫不受伤害,绿鹦鹉的头儿大声喊停,然后喊道:“不行,这家伙打不死,换穿甲弹和水银弹头;各位,准备近身……”
感觉到黄门郎的可怕,周围的雇佣兵已经往后退去,而迎上前的,却是一大帮的修行者。
我双手举着,不动声色地往人群后面挤去,而随着那边的战斗发生,关照我的好几个人却也转移了注意力,除了一个家伙还在用枪口盯着我之外,其余的都调转了枪口来。
在我猜度两边实力,并且作对比的时候,战斗在一瞬间开启。
真实的战斗可跟抗日神剧不一样,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体现在人体之上时,背面处碗口大的洞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我在枪声之中,还听到了狙击枪的声音。
黑夜中,无数子弹在飞曳,硝烟味充斥了整个空间来。
魔龙变。
并不是说我惧怕这帮米国人的威胁,而是我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何不凡。
黄门郎真的是太凶了,即便西方修行者拼尽全力,各种手段轮番而上,不断有金光、雷鸣、圣音、电闪和大风出现,看似热闹无比,然而随着时间的推延,无数人相继死了去。
凶!
正因为如此,使得当黄门郎完成变化之后,我没有上前,而是适当地退了一下。
这些修行者有来自于官方的,也有来自于各大组织和公司的。
听到这话儿,我差点儿感动哭了,恨不hetushu.com得给他们发一张“学习雷锋好榜样”的锦旗,当下也是从善如流,说也行。
他悲怆地大声喊着,而这个时候,还被枪指着的我走上前去,开口说道:“咳咳,你好,我是来自东方的驱魔人,请问现在能让我来帮你们了吗?”
一时间,几百发子弹都打到了黄门郎的身上来,如果是正常人的话,别说几百枪,就一枪,人就得挂了。
我回过头去,却见那一大团的黑雾凝固,黄门郎整个人顿时就变得两米多高,浑身都按比例地变高,唯有脑袋处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只是头顶之上,却有一对梅花鹿一般的狰狞犄角,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许多青筋浮现,十分恐怖。
他们打出去的子弹,没有几发是落空的。
我知道西方修行者跟东方的修行者走的不是一条路子,但并不能否认人家的实力,事实上,西方的修行者也多有强力的人物,在欧洲有过一次经历的我,对此自然最有经验。
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然而暴风骤雨的枪声之中,黄门郎除了身子微微颤动之外,却是一点儿伤都没有。
特别是前两者,他们公司的职员基本上都来自于米国几个著名的特种部队退役,无论是三角洲、绿色贝雷帽,还是海豹突击队,又或者从其他国家招揽而来的顶尖战士,都是经历过战争、见过血的人物,特别是在混乱的非洲和中东,这些公司不知道承担了多少的局部战争。
而在他身体的后背处,却是长出了一对足http://m.hetushu.com以包裹全身、巨大无比的肉翅来。
被抓住的那人惨叫着喊道:“救命,救命!”
这是什么情形?
军用级的狙击枪,子弹比手指还长,打出来的那效果,中一枪就是一个大洞,根本活不了。
一点儿伤都没有受到。
绿鹦鹉的头儿说我们来。
听到这震惊天地的吼声,就仿佛矬子在玻璃上摩擦一般,刺耳无比。
有人在临死的时候,直接拉响了腰间的手雷,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来。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大帮军事素质过硬的雇佣兵。
黄门郎之前的那把无名却犀利无比的长剑不知道扔哪儿去了,不过他现在的爪子却更是犀利,冲入人群之中,居高临下地冲杀着。
他正在指挥的时候,黄门郎却是一声怒吼,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冲进了人群之中去。
说句实话,尽管米国人这边有六七十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家伙,再加上五十多个的西方修行者,但我却觉得不过尔尔。
还有一条满是倒刺的大尾巴。
在那一刻,枪声一下子就骤然响起,在第一声的枪声轰鸣之后,随后哒哒哒、哒哒哒的枪声响彻整个空地处,在这儿的武装力量足足有好几个小队,将近六十多人,更不要谈远处还有好几个狙击小组。
不但如此,他整个人的身上,衣服全部撕扯碎裂,而黑雾沉淀下来之后,无数宛如鳄鱼一般的角质鳞甲铺遍全身,看上去就好像一头直立而起的人形鳄鱼。
至少对于黄门郎来说,不过是寒风扑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