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十八章 莫名的失落

而此刻,无论是黄门郎,还是魔龙,都给我斩杀了,我师父的下落,恐怕也随着它的死去而成了悬案。
米国佬也尊敬强者。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话语,那魔龙抬起头来,怒吼道:“你杀不死我的……”
南海龟蛇技和十三层大散手,是我最早学会的手段,也是使用得最多的。
过了好几分钟,我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却是通过血匙逃遁离开的老鬼。
简简单单的一刀,蕴含了我无数的智慧和修为,所有手段,都汇聚在了这么一刀之中。
现如今,只有拼死一搏,别无他途了。
刚刚吸收了同类气息的小金龙此刻疯狂扭转,将其引导到了火焰狻猊的身上去。
黄门郎依旧还是刚才那一副模样,并没有随之成为凡人。
至于力量,能够镇压住九州的青铜大鼎,那是气运之物,显然也不是它能够超越的。
两人在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之后,我对于它也是大概了解,知道其劲刚猛,技巧却是有余。
魔龙倒下的一瞬间,我对老鬼说道:“上吧,晚了的话,恐怕啃的就是黄门郎了……”
那人往下望了一眼,然后与我对视一下,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说来自东方的驱魔人,情况怎么样?
此时此刻,斩魔决被我迸发到了极致。
那魔龙大声吼道:“就算我此刻的力量,只有我本体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但就凭你这么一个区区凡人,怎么可能杀得了我……”
这跟和图书逸仙刀、火焰狻猊、三尖两刃刀一般,都是暂时放在我这儿的东西。
你魔龙的确牛逼,但真当我是泥人儿捏的?
我虽然能够正确对待老鬼吸血的这一事实,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好看的,所以在老鬼趴在了那家伙身上的时候,我却也扭过了身子去。
那人一愣,说啊?
我感觉这种声音,能够让普通人吓得跌坐在地,直哆嗦发抖。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感觉到了疲惫,觉得诛杀黄门郎曾经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但是突然完成了,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我微微一笑,说你确定?
我蹲下身子,瞧见里面的魔龙还在疯狂挣扎,然后不断地咆哮。
这一刻,我的心莫名就是一阵低落。
它猛然一挥手,想要将那火焰狻猊弹开,却没有想到铺天盖地压下来的,却是一青铜大鼎。
九州鼎。
这声音能够传递出来,在整个空间炸响,传出几十里地去。
我说那魔头已经被我斩杀了,一会儿我提他上来就是了——叫你的人小心点,别误伤了我,否则……
米国佬一大帮子的人将我们给围住,不过这回却没有用枪,而是炙热而敬佩的眼神。
没有了之前黄门郎的诸般克制,火焰狻猊终于没有了任何的畏惧,腾然而起,朝着那猛然挥来的刀扑去。
不过它也可以为我所用。
但火焰狻猊却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魔龙在试图逃脱。
十几http://www.hetushu.com个回合之间,我并不弱于对方。
但是此时此刻的它,不过是一条被我镇压在九州鼎之中的魔龙,而且还是一条附身的魔头。
但我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与其硬碰硬。
我倘若是让它使将出来,只怕这一片地区,将没有活着的生命,所以在千钧一发之极,作为迷惑者的我向后退去,然后让另外一个真正的撒手锏出现。
我伸手,将九州鼎给翻了起来,平平地放置在了地上。
我得到了三尖两刃刀,并不使用,而是直接收入剑眼之中,然后扑腾上去,凭借着十三层大散手和南海龟蛇技与其肉搏。
又过了一会儿,老鬼跳了上来,摸去嘴唇边的血迹,然后对我说道:“人死了,没有气息了。”
九州鼎有九尊,落在我手里的,却是其中一尊。
逼上梁山之后,有一句话,叫做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
如果它还是黄门郎,这手段必然不奏效,因为荆门黄家熟知逸仙刀,而如果它还是全盛之日,那也是绝不可能。
在那一刻,我对于那两门手段的理解,也是到了极致。
在那一刻,双方都爆发出了巨大的龙气,从场面上来看,并没有说谁比谁差。
按道理来讲,与人拼斗,扬长避短,这才是最好的方案。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感觉就好像是高考过后的心情一般。
只不过一个心高气傲、狂猛无比的家伙,在与我这样www.hetushu.com的蝼蚁交手十几个回合而不得手的情况下,多少也有一些心焦,此刻也是从身后抽出了一把龙骨锐器来,准备放大招。
毕竟不管狻猊如何厉害,毕竟还是龙生九子,与魔龙之间,似乎还有许多的阶级区分。
那儿是逆鳞之处。
他换了一身燕尾服,也学我一般蹲坐在地。
除非是火焰狻猊的意志认可,又或者它拥有超出九州鼎的力量,方才能够挣脱出去。
此时此刻,魔龙一身坚固,气势雄浑,刀枪不入,与它的战斗有点儿类似于以卵击石,并不明智。
我点了点头,然后将九州鼎倒扣,把人倒在地上,随后收起了九州鼎。
瞧见这玩意,魔龙浑身一震,气息狂涌而来,似乎想要用自己天然的恐怖气息,将火焰狻猊压制住,让它不得施展。
它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却瞧见一道寒光掠过,那家伙再也没有能够说出话来,直接跌倒在地,脖子下方的某一处地方迸出水龙头一样的血来。
我最开始找它的想法,是完成王红旗的承诺,然而在客数肉没有被我消灭之前,暂时寄存在我这里。
瞧见这架势,那魔龙冷然哼笑,说不过是一杂交而出的后辈,还想拿我如何?给我去死吧……
吼……
看着底下的尸体,我尝试着在它身上搜一下,结果除了那根破烂骨刃之外,别无他物。
九州鼎别看不多,但内中自有一世界,人落其间,自然变小,魔龙如此,老鬼也是如和-图-书此。
完全没有。
随后我和老鬼将黄门郎拖上了陨石坑的边缘,而绿鹦鹉的那个头儿则带着一群人围了过来。
我点头,说可以,不过等我斩了它先。
经过西方龙脉之气的强化,我的身体也并非肉体凡胎,而远古神魔的本源力量,也在此刻融汇在了我的身体里。
我说没事了。
然而我既然敢放火焰狻猊出来,自然是早有打算,龙脉社稷图此刻也没有任何保留,将里面宛如大海一般的龙脉气息,直接倾泻而来。
我就这般静静地看着它。
火焰狻猊腾空而起,然后朝着魔龙落下。
下一秒,我感觉整个大地都在颤动,紧接着一阵巨大的震动声,那地下居然下沉了三四丈,化作了一个直径过百的陨石坑来。
现如今,却被我带到了最终的赌注里面来,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他看了一会儿里面歇斯底里的魔龙,然后对我说道:“一会儿,给我吸一口?吸过很多血,没吸过魔龙的……”
此时此刻的我,与九州鼎一起,落在了陨石坑的最深处,不过我却并不管旁边其他,而是一跃而上,落在了九州鼎的边缘处来。
仿佛我斩杀魔龙一般,魔龙斩杀火焰狻猊,也是一点儿功效都没有收获,这让它在一瞬间陷入了疑惑之中,而我却没有任何惊讶,纵身上前。
我想要从它身上找到我师父痕迹的想法落空了。
唰!
我腾然而起,任由火焰狻猊缠住了魔龙,而我则直接撞入了对方http://m.hetushu.com的身前来,竭尽全力,用了那空手夺白刃的手段,将三尖两刃刀给抓住,两人角力,而火焰狻猊却是猛然扑来,那家伙左右难以兼顾的情况下,失去了对于三尖两刃刀的控制。
而我也是将全身恐怖的力量也调动了起来。
它不是潇洒,而是你死我活的一下。
啊……
三尖两刃刀斩落在了火焰狻猊的身上,结果迸发出了巨大的火花。
火焰狻猊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而杀了它的,是逸仙刀,斩魔决。
所以我和老鬼有些费劲儿。
嗡!
九州鼎将魔龙一下子罩进了里面去,倒扣其中,然后里面传来了巨大的轰鸣之声,然而九州鼎除了疯狂震动之外,却是一点儿破绽都没有。
火焰狻猊在我的身上附着出了一层火甲来,而在这个时候,我也是别无选择了。
俗话说得好,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在那一刻,我感觉方圆十里的气息都在凝聚,炁场为之一静。
还没有等我说些什么,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王明、王明……我知道你师父的下落,你救我,救救我,我就跟你说,不要啊,我不是魔鬼的同伴,不是……”
然而它却并不知晓,只要进入了九州鼎的世界,那口子就早已封印了去。
但这并不影响它大杀四方。
老鬼没有跟我客气,直接跃进了九州鼎之中。
我说话留一半,没有说完,后面的意思,让他自己去体会。
这时陨石坑的边缘处,探出了一个脑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