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章 西方世界的顶级大佬

哦?
我说知道。
与我们联络的,却正是土狼莫尔。
我其实对于威廉黄的死活并不关心,只不过这事儿关系到血誓,能办妥的话,也能够让我心中没有挂碍。
这段时间,好久好久。
双手捧着那玉鹟指环,我感应了一会儿,发现气息存留,不过却将自己包裹得紧紧,想必是害怕与黄门郎的接触,封闭了自己。
我笑了,说我在赌,而且有足够的底气。
师父,好久不见。
这房间一点儿光都没有,而在黑暗里面,坐着两个老人。
用过了餐之后,有人敲门,我打开,来的是土狼莫尔,他恭敬地向我行礼,然后对我说道:“王先生,请问你有时间么?我们这儿有两位先生想要见你。”
我说是关于案子的事情么?
老鬼听我说完心中的计划,点头认可,说那行吧,你决定——对了,别跟罗杰斯联系了。
老鬼在每个房间都转悠了一遍,这才走到了窗边,坐在了泳池旁边的豪华躺椅之上。
他舒展了一下腰,然后对我说道:“没有电子监听设备,不过还是小心为妙……”
我关了门,将自己收拾了一下,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知道这一次的见面,将决定我如何回返国内——是光明正大地飞回去,还是灰溜溜地游过太平洋去,就看我一会儿的表现了。
在给我们带几个极品模特的提议被我们拒绝之后,带我们来这房间的土狼莫尔礼貌离去,偌大的套房里面就和*图*书只剩下了我和老鬼两个人。
绿鹦鹉的巴顿,在面对魔龙最绝望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两个名字,觉得只有这两人,方才能够战胜横扫一切的魔龙。
我不明白徐淡定为什么会跟对方掰扯我的身份,甚至还张冠李戴,将我大爷爷王红旗的身份都给扯了出来,不过也知道他这是在帮我打掩护,便也顺着他的话,轻描淡写地聊着。
守门人塞纳找徐淡定来,其实就是想要查证我的身份,在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之后,便放松了许多。
我说这就好。
土狼莫尔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明白了,说好,没问题,不过我朋友在睡觉,不要打扰到他,知道么?
而等守门人塞纳送走了徐淡定之后,回到了这边的房间里来,跟我通报了一下昨夜的一些事情,并且告诉了我威廉黄的事情,如果这边再得到了徐淡定的佐证,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在感应到我师父南海剑妖还在的情况下,我的心情放松了许多,也不急着马上就将他给唤醒,而是回过头来,对着目瞪口呆的三人说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唐尼先生,这里面的东西,与我有莫大关系,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把它交由我来保存,你觉得呢?”
三人将我们送到了公路边来,并且安排了两辆车,将我们送回了城里去。
我并不强求,起床之后,在那泳池里游了一会儿,又叫了一份米和_图_书式早餐。
老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随你,只不过别以为人家那儿没有明眼人。
得到了我肯定的回复,守门人塞纳显得十分高兴,立刻起身来,引我离开了这边,然后领着我来到了最顶层的房间。
老鬼看着我,说你是这样的想法?
他与徐淡定,还有我聊了许多,最后起身,将徐淡定给送走了。
我点头,说不要以为帝国主义就没有高手,米国能够成为太平洋警察,全世界的事情都要插一手,肯定是有底气的,能够勾搭在一起,攀点儿交情,何必闹翻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许久之前,我曾经把他托付给了黄养鬼,那是我一直以来,最为后悔的决策,只不过现如今,我终于还是把他给找了回来。
我说接下来就是配合米国这边的调查,尽量将我们的身份做好,然后回国。
经过一些列的安保措施之后,我和他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来。
我愣了一下,说谁?
我的底气来自于我的实力,在没有明白我最根本的立场之前,这些人是不敢对我们轻举妄动的。
他惊叹完了之后,请我坐下,然后对徐淡定说道:“徐,也就是说,你其实是认识王明先生的了?”
徐淡定笑了,说塞纳先生,我还以为你说的是谁呢,原来是王明——我们认识,而且算是朋友。
我没有等他说完,走上前去,与徐淡定紧紧地握了一下手,然后才回过头来,对着他说道和*图*书:“看来你们是并不太相信我啊,所以才会请老徐过来试探我的身份。”
老鬼在旁边咳了咳嗓子,说打扰了,我想说的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是否能够离开这儿?我的意思是,今天这一仗,我有点儿累了。
这种饱腹感会让他进入长眠状态。
事实上,原本骄傲无比的土狼莫尔,此刻在我的面前,姿态低得让我诧异,就好像是我的崇拜者、或者迷弟一样,恭敬礼貌得让我诧异。
听到这个滑稽的话语,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说道:“差不多吧,是我们东方人的手段。”
他摇头,说不,不是,只是两个对你本人比较好奇的长者而已,希望你能够赏光。
土狼莫尔指着不远处,说他们两位就在同一楼层,不用走多远。
两人应该是正在谈话的,瞧见我走了过来,那守门人塞纳站了起来,笑吟吟地对我说道:“王先生你好,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中国驻米国大使馆的徐淡定先生,因为我们对于贵国并不是很了解,所以请了他过来,帮忙……”
听到他的话,我心知肚明,也顺势提出了想要休息的意思,而对于我们的要求,三人自然是绝对满足的,毕竟刚才的战斗众人也是亲眼所见的,与魔龙那样的战斗,对于在场的无数人来说都是触目惊心,荡气回肠,而能够将其战而胜之,必然会受到一些损失。
这才是他们认同的情形,倘若魔龙屠杀了他们无数的手和_图_书足兄弟,而却被我们不费吹灰之力给宰杀,估计这几个人的世界观都会被颠覆。
出了门,向左转,走了没一会儿,土狼莫尔敲响了一个房间。
面对着黑暗中的两个老人,我显得十分平静,点头说道:“两位好,我叫王明。”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没死,而且还给安排到了我这儿来,不过虽然之前我与他有过见面,但恢复本来面目的我,土狼莫尔应该是不会有任何联想的。
召唤兽?
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把徐淡定给请了过来。
里面是一个规模小很多的套房,客厅处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昨日的守门人塞纳,而另外一个人却让我有些惊讶。
他说罢,左手发出红光,将我们两人包裹住,然后说道:“我要睡一觉,短则三两天,长则十来天,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赶紧交代一下。”
一切不谈,给我们安排的套房,是米高梅酒店顶层部分,配置简直堪称豪华,客厅宽广得不像话,而在临窗的部分,居然还有一个巨大的水池,就好像是一个小型的游泳池一般,看得我一脸诧异。
回过神来的罗伯特·汤尼赶忙点头,说这是当然。
塞纳给我介绍,说这位是屠格涅夫阁下,这位是安道夫阁下……
说句实话,我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是瞧见这般奢华的房间,的确有点儿震撼。
徐淡定点头,说对,我们认识,在我们的国家里,他是一名很厉害的修行者,他的爷www•hetushu•com爷甚至是一位将军,曾经带头建立起了专门处理非正常人类的管理部门。
徐淡定摆手,说不,不,事实上,他没有加入任何官方,一直都是一位独行侠,就好像是佐罗一般……
两人都颇为疲惫,各自回房歇息,次日醒来,精力恢复了一些,我拿出了玉鹟指环来,仔细研究,发现它依旧包裹住了意识,我虽然知道里面还是我师父南海剑妖,但想要与它沟通,恐怕还需要一些机缘。
守门人塞纳赶忙摆手,解释道:“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彼此不熟悉,需要一个……等等,你是说你们认识?”
我并没有走,被留在了房间里来。
聊完了这些,守门人塞纳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王先生,事实上,有两位先生想要见你,希望你能够抽时间与他们见一面。”
守门人塞纳大吃一惊,说哦,天啊,这件事情可真是巧……
房间门开,他领着我往里面走。
他甚至都没有给我介绍全名,不过我却一下子心知肚明。
他倒不是累,只不过吸了附身黄门郎的魔龙之血后,多多少少有点儿饱腹感。
守门人塞纳说也就是说,王明先生其实是中方的一名高级官员?
这些年来,黄门郎不知道使尽了多少办法来整治他,唉……
我收起了火焰狻猊来,旁边的守门人塞纳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哦,天啊,请问一下,刚才那个,是召唤兽么?
我说好,等我五分钟。
我看着他,好一会儿,点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