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三章 辗转千里

在确定有人注意之后,我和老鬼也是十分爽利,直接就不跟这帮人玩了。
进了慈元阁,有人引导,来到了上一次见面的地下密室里。
方志龙曾经帮我策划过引蛇出洞的计划,虽然最终没有实施,但这份情我不能不领,所以对待他还是比较客气的,寒暄两句,大家入桌,二话不说,先畅饮一杯。
瞧见我们走进来,黄胖子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冲过来与我们拥抱。
我摇头,说算了,走吧。
我们走了没多久,就感觉被人盯上了。
我说他既然这么有钱,我在想要不要赶紧买票去一趟荆门,多的我也不要,敲个十来亿,我去山区盖希望小学,估计够用好多年……
我说这悬赏是谁发的?
对于江城我自然是熟悉无比,毕竟在这儿上过好几年的班,回浩亭公司去,说不定当年的老同事都还在,也应该会记得我这么一个人。
我说你等等,容我算一下哈。
只不过,我现在却并没有敢露头。
那行,你们在这儿慢慢玩,我们自己走了。
谁知道我们在香港,这航班戏消息到底是谁传出来的?
游轮很大,我们找了没人的房间歇息,一觉醒来,发现靠了岸。
她在想什么呢?
我和老鬼各自挑了一个比较合适的,付了钱,然后离开。
呃……
你们说我们在港岛对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黄胖子这才闹着让我们聊起诛杀黄门郎的事情,在朋友面前,我也不装,将hetushu.com那日之事讲了个详细,一五一十,听得大家直呼痛快。
那么我的终点在哪里呢?
不过我并没有上前搭话,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有点儿复杂,不想连累到人家。
逛了一会儿,我终于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是做假证的小广告。
黄胖子气得哇哇叫,说滚你大爷的,爱说不说。
这样的结束,挺美的。
我在附近小店重新买了一张电话卡,照着广告的电话打了过去,对方接到电话之后很热情,跟我推销了好一会儿,我说我要真的身份证。
这事儿……
黄胖子说你在车站?
我们当天下午就乘车离开,先去南方市,然后乘高铁北上,去往金陵。
弄完这些,我们还特地去了位于科技园的浩亭。
老鬼吹了一声口哨,说警察?那不错啊,制服诱惑。不上前打声招呼?
也就是米儿。
我说多少价。
毕竟当初发生了好几起的命案,而我也是牵连其中的人。
这就是大概的剧本,至于传出了我们的消息之后,后续还有什么更加刺激的事情,我们不得而知,但无论是我,还是老鬼,没有没有心思跟他们玩这种游戏。
一八得八,二八十六,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六一儿童节……
与黄胖子简单通话之后,我挂掉了手机,然后在附近补充了一些给养,随后离开。
十亿美金,相当于……六十亿人民币。
我说不然呢?
或许我并未觉和_图_书得,但在这帮人高傲的心中,恐怕是留下了恶劣的印象。
我和老鬼来到了海边的码头处,将手机和钱包之类的东西装入密封袋中,然后找了一个视线的死角处下了水。
好不容易分开,方志龙迎了上来,与我握手,说恭喜恭喜。
我往后退了一步,躲入路边树后,不让她发现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思绪突然间就蔓延出去,感觉这儿是我人生的起点。
黄胖子说真的?
可能的人有两个,一个就是徐淡定,但我相信以他的节操,是干不出这事儿来的,而另外一个,估计就是石匠兄弟会的那帮人了。
这些都是他们花钱从各种人手中收来的,而那些人,大多都是偷的或者捡的。
我对着窗外的景色琢磨了一下,才发现居然到了澳门。
他恭喜的,自然是我们在米国巧遇黄门郎,并且将其诛杀的事情。
离开的时候,我瞧见打西边开来了一辆MINI车,小巧玲珑的车身,透过窗户,我瞧见了一个熟人。
我远远地望着这个地方,突然在想,如果没有黄溯当初的睚眦必报,我会不会还在这个地方日复一日地工作生活,与普通人一般忧愁和欢乐呢?
方志龙有些不爽,让人进来,那人在耳边说了两句,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眉头皱起,说他怎么来了?
黄胖子告诉我,说荆门黄家发了史上花红最大的通缉令,悬赏十亿美金,收你的人头,现在无数的hetushu.com江湖人物冲向了港岛,正准备收你的人头呢。
黄胖子说荆门黄家咯,还能有谁?
老鬼笑,说别啊,老情人还是咋地?
一时之间,我有些迷茫。
通知了黄胖子之后,两人简单聊了一下,然后挂掉。
他犹豫了一下,说叫上方志龙?
我和老鬼翻船下海,绕过了澳门,没有进入,而是直接游到了与澳门隔海而亡的江城横琴岛。
抵达金陵之后,我们下了车,然后跟黄胖子通了电话。
我没有回答他。
这种人,通常都很执着。
接到了我的电话,黄胖子十分惊讶,问我说现在在哪里?
我说你问得那么细干嘛,难不成也看上了那十亿美金了?
对方说真的就贵了。
越是执着,越容易极端,他们大概的想法我其实都能够猜测得到,那就是给我找各种各样的麻烦,让我陷入极度的危机之中,然后他们就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展示自己的肌肉,从而逼迫我答应他们的邀请,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我点了点头,说对,她穿警服的时候更好看。
他一边抱,一边大声笑道:“厉害了我的哥,别人一堆堆地跑到港岛那边去捉人,这几天港岛那边的官方估计都吓得直发抖,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么多的狼,没曾想你们瞧不闷声地居然就跑到了这儿来,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往事随风,曾几何时,我告别了自己的初恋何罐罐,而此时此刻,林雪抽着烟,m•hetushu•com迷人地依着车门遥望浩亭,而我则在远处遥望着她。
想起小米儿,我突然间又想起了她的妈妈。
只不过我和老鬼对于耳目最是敏感,没有让他们发现,而是直接落入了院中。
我们赶来的时候,黄胖子、方志龙和他妹子方怡都在这儿等着呢,酒菜都准备了一大桌,时间刚刚好。
我说得,毕竟是你大舅哥,行吧,叫上,我正好有事儿找他。
黄胖子说对啊,你问这个干嘛?
我们潜水而行,没多久,在海上遇到一艘游轮,于是就附在上面,到了夜里,翻身上了船。
曾几何时,我对她还保存着几分幻想,后来也证明了她的确对我也有好感。
我说别啊,赶忙整一桌菜,我和老鬼今天晚上过来找你喝酒。
黄家这是疯了么?
好久不见。
然而那辆MINI车开到浩亭门口的时候,居然停了下来,车上的女司机下了车,然后依在了车门旁,摸出了一根烟来,点燃之后,抽了一口,徐徐地吐出眼圈来,眼神迷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们赶了一路,人困马乏,肚中饥饿,管不了那么多,先吃了起来。
今天,此时此刻,就算是我与她的结束吧,或许多年之后,我们会在街角的某个咖啡店重逢,只不过那个时候早就没有了现如今的心情,相逢一笑,轻轻说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叙的情绪来,而老鬼显然也感觉到了,对我说道:“认识这妞儿?”
和图书他报了一个数,我跟他讨价还价一阵,然后双方约好见面,在城中村一个七拐八拐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小屋子,两个满脸油垢的中年汉子,拿出了一铁盒的身份证给我们选。
或者说,让我成为他们卖命的狗。
抵达梁溪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来到了慈元阁的大院外,我和老鬼注意看了一下,发现这儿的耳目越发多了,估计都是那十亿美金给刺激的。
我们这边聊得正热闹,这时有人过来敲门。
毕竟我们和慈元阁以及黄胖子的关系,明眼人都知道,在这儿盯着,说不定也会有消息。
对于这事儿,老鬼特别敏感,一下子就发现了,不过好在应对这样的事情是我们的特长,转过了两条街,换了面孔的我们总算是甩掉了身后的尾巴。
我们在横琴上了岸,半路搭车,先是去了金鼎,去我当初生活过的城中村逛了一圈,路过一家快餐店的时候,居然还碰到当初的几个同事。
我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种羞辱。
我说现在荆门黄家是谁在做主,黄门令?
我说怎么了?
我和老鬼打了一出租车,直接赶往梁溪。
随后我笑了,就算是没有黄溯,我肚子里可还有小米儿呢。
想当初知道这玩意儿,还是王磊给我说起的,他当年为了进浩亭,特地弄了一个假文凭,有一次喝酒吹牛的时候谈起过,所以我才会记忆深刻,后面几次弄假证,也都是这里来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