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四章 蛇婆婆病危

我想让他能够舒醒过来,与我见一见。
他和方怡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就已经在教堂结过婚了,不过那是西方人的仪式,正正经经的,还得去结婚登记,然后摆一场喜酒。
听到这话儿,有点儿喝多了的黄胖子立刻就是双目通红,说他黄天望算个逑啊,谁给他的脸子,让他跑出来说这句话?
这边的殿宇很大,我花了几分钟才赶到地方,瞧见门外围着几个人,却是一脸愁容的模样,不过也有人暗暗欢喜,那劲儿都没有藏起来。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的话语都不多。
无论是黄胖子,还是方怡,两人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倒也用不着顾虑太多。
啊?
老鬼在旁边微微一笑,说对啊,再说了,他就算是想拿住我们,不过凭着那大内第一高手的名头,却也够呛,真的惹得爷们不高兴,直接弄死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敲定了黄胖子的婚期之后,第二天早晨,我和老鬼便离开了慈元阁,然后南下。
我瞧见方志龙有些慌神,不由得笑了,说你去见他便是了——从道理上来说,我们并没有犯任何事情,他黄门郎好歹也是体制内的人,也知道挂花红悬赏这事儿是见不得光的,未必还会找到你这儿来,动用官家的力量来拿我不成?
至于是哪里,村里的人也说不明白,就知道有一年清明时他们回来祭过祖,排场不大,但看模样都是城里人了,越发的年轻富贵http://www.hetushu.com
想一想就挺悲催的。
毕竟他之前就跟清辉同盟有过一次冲突,虽然后来因为京畿大战的事情不了了之,但他对那帮人,却还是有许多的不满。
神仙府后的山壁上,我翻身而下。
他们现在的领头,却是小米儿,而我则是小米儿的父亲。
因为我感觉黄天望这一次来得也太巧了一点儿,就好像是掐准我赶到这儿的一样。
我们这前脚刚到,他便找了过来,说实在话,这也太巧了。
龙家岭是黑手双城出身的地方,少年时的他就在这地方漫山遍野地跑着,我跟这儿的村民聊天,知道他很小就离开了家,出去趟江湖了,后来回来的次数也少,再后来,不知道是哪一年来着,他家遭了灾,有人对他的家人动手,虽然最终父母都没啥事儿,但他姐夫却死于贼手,老家也给烧了。
我有点儿琢磨不准这背后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老鬼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愿意聊,我也没有问。
黄门郎错了两点,第一就是与我为敌,第二则是心胸太过于狭窄了,这两点导致了他抓了一把好牌,却最终打得烂稀巴,落得了如今的下场。
一路辗转,最终我们来到了蛇池,蛇婆婆教过我进入的方法,倒也没有太多阻碍和周折,我也来到了万毒窟这边来。
老鬼联络到了守在荆门的几位后裔,让他们各自分散而去,至于我们m.hetushu.com两个,这几年来太过于匆忙,也没有太多闲情逸致过,于是且行且走,从梁溪一路南下,没有任何束缚,倒也畅快。
聊了许久,方怡倒是极尽温柔,红袖添香,在旁边倒酒,给足了黄胖子的面子,让那家伙有点儿合不拢嘴。
他只不过是稍微欠了一些运气。
话语未落,人的眼泪却都出来了。
这十二个人如果真的落实下来,无论是对于他,还是我,都是一股可以依靠的势力,而我也知道老鬼其实并不甘心默默无闻下去,自然也有着自己的野心。
这人是后来被强行留在这儿的那一批人其中一个,不过瞧模样似乎已经适应了这儿的生活,瞧见我过来,赶忙上前招呼,十分的殷勤,想必也是知道了我跟小米儿、蛇婆婆的关系。
我带着老鬼走,没有去西熊苗寨,而是来到了五姑娘山。
我敲了好一会儿门,里面才有动静,门开之后,我瞧见了泪眼婆娑的小米儿,而她也抬头瞧见了我,顿时就呜咽一声,喊道:“爸爸……”
这般想一想,我莫名觉得南海剑怪还是做了一件好事的。
然而大概是黄门郎将他伤得太深了,使得这意识紧紧包裹,根本没有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听到这话儿,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赶忙朝着蛇婆婆的房间跑去。
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瞧见出口这儿有人,心中奇怪,一路找出去,路上倒是碰到一人。
这样和_图_书的日子,我每天都会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气息伸进玉鹟指环里面去,与我师父包裹起来的意识接触。
这一次两人并没有坐高铁,而是弄了一辆车,且行且走。
我们聊着天,黄胖子因为跟着慈元阁的关系,知道关于黄门郎不少的消息,跟我们讲起了,说起黄门郎当年如何如何牛波伊,说实话,这事儿也怪了,当初黄门郎还在人世的时候,我们对其恨之入骨,然而真正将他给宰杀了,反而惺惺相惜了起来。
他招呼我们且坐,他去去就来。
方志龙也是一肚子怨言,说对,黄天望这家伙真不是好人,人在朝中,行的是阿谀奉承之事,遮蔽圣听,若没有他,荆门黄家这些年未必能如此嚣张,而黄公望、黄若望也不可能这般横行无忌——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个家伙,怎么还不死呢?
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黄门郎的这一生,给人的感觉都像是主角命。
来人不是旁人,却正是黄天望。
方志龙去上面招呼黄天望这个不速之客,而我们则并不担心,推杯换盏,继续聊起了黄门郎之事来。
说到这里,小米儿泪流满面,我却摸出了一物来,笑着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我待小米儿情绪稳定了一些,方才问起情况,得知蛇婆婆是因为灵魂相斥,最终是有些撑不住了。
其间我们在荆门与张威、牛娟等人碰过了一次面,我也不知道老鬼背后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使得他们最www.hetushu.com终又各自离去了。
方志龙去了大概半个小时,方才回返而来。
我瞧黄胖子和方志龙两人关系也挺和睦的,方志龙继承了慈元阁偌大的家业,而黄胖子自从西北一行回归而来之后,实力也是见长,虽然不若我们,但在同辈之中,也算是强人,并没有坠了一字剑黄晨曲君的威风。
方志龙自从父亲死后,自己独自继承慈元阁,心境和气度早已与往日不同,听到我们的话语,笑了笑,说自当如此。
来到了麻栗山,我们一路把车子开到了龙家岭这边来。
说起黄门郎,除了彼此之间的恨意之外,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惋惜和感慨。
到了龙家岭,前面就是山路,开不进去了。
从梁溪南下,我们用了一个星期,方才抵达了麻栗山一带。
世界上有这般巧合的事情么?
就像是植物人一般,你知道他活着,却无法沟通。
方志龙坐下,先喝了一杯酒,这才愤愤不平地说道:“黄天望这一次过来,是警告我的,说我若是敢跟你有半分联系,他立刻发动手里所有的资源,从各地打压我慈元阁,让我慈元阁寸步难行;另外还说在了黄胖子和方怡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情,让我知道你们的消息,立刻告诉他……”
这级别……
当然,这世间也没有几人知道黄胖子与黄晨曲君的关系。
到底怎么回事呢?
方志龙抱怨一阵,也不再提此事,说就算是他黄天望手段通天,我也是不怕的,有和_图_书本事真的把我慈元阁给关了,我就不信他能够如此没皮没脸……
呃……
我们将车子停在了一村民的场院里,给了一点儿钱,让其帮忙看管,然后离开。
那天我们吃了一夜酒,聊了许久,黄胖子跟我说起,两个月之后,他和方怡准备办喜事。
老鬼在中国之地,有十二个后裔的名额。
不过方志龙毫不犹豫地跟我们说了实话,从这一点来说,应该不是他这边掉链子。
我不管旁人想法,带着老鬼挤入其中,然后敲门。
我抱住了小米儿,拍着她的肩膀,然后带进了房间里去,老鬼顺便把门给关上,不让外面的人知晓。
我知道,面对着这个情况急不来,只有靠着耐心细细地磨着,总有一日,我们会再一次相见的。
天知道他是怎么惹到的南海剑怪,结果被坑了一回,要不然,当今江湖的版图,还不知道怎么分布呢。
此时此刻的黄门郎,不知道是否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不过肯定是要在某个实验室里,给挨刀切片了。
两人轮番骂着黄天望,而我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起。
经历过了那件事后,他们家就搬走了,有人说搬到了京都,有人说搬到了江阴去。
我问他小米儿人呢,他告诉我,说蛇婆婆病危了,小米儿在她房间里守着呢。
所以他是有备而来的,难不成,是慈元阁这边出了什么篓子?
我觉得是没有的。
我们瞧见他脸色不太好,便都停止了吃酒和喧闹,等着他过来,问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