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五章 枯木逢春

有的时候,某些形象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乍一看的时候,我的确是吓了一跳,不过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觉得其实还好。
蛇婆婆帮助了我们许多,别的不说,我的命都是她老人家救的,而小米儿也承蒙她看得起,这才收来当做了徒弟。
几秒钟之后,我这才反应过来。
我回到了蛇婆婆的房间里来,发现屋子的四个角上,都点燃了檀香,有一股幽幽的暗香在房间里面回荡,并不只是檀香,似乎混合了一些其他的香味,但至于到底是什么,我又说不出来。
小米儿足尖一点,人居然浮于半空之上。
面前这人,却正是小米儿的师父。
一声炸响,却从鹿婆婆的身体里浮现而出了一道光芒来。
瞧见这略有春光的场景,我十分自觉地转过了头去,然后面壁而对,不敢多看一眼。
对,正是那个可以用来裂魂的麒麟胎。
在此之前,我其实还是心存疑虑,害怕如果出了乌龙,瞧蛇婆婆此刻的状态,我就算是再去找寻,也未必能够赶得上。
不过老鬼之前也来过这儿,与蛇婆婆倒也认识,算不得陌生人。
我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地赶到米国去,可不是为了黄门郎那家伙,而是这个被拍卖的玩意儿,而且我可是花了大价钱,费了大力气,这才将东西给弄回来的,没想到居然正好碰到蛇婆婆这边出了事儿,让我忍不住一阵后怕。
蛇婆婆感激地对我说道m.hetushu.com:“你的这麒麟胎当真是及时雨,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都不指望你能够找得到它,毕竟像这般的天材地宝,百年难遇,就算是有,也都给别人当传家宝一般珍藏着,罕有拿出来的……”
我和老鬼都给这玩意吓了一跳,往后退开几步去。
蛇婆婆也不问这东西具体的来历,她斟酌了一会儿,对我说道:“我没有想到两个人存于同一体内,意识共存,会有这么大的排斥力,本来以为只要鹿婆婆的力量足够,就能够保存我们,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与预想的相反——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今天就裂魂,免得夜长梦多。”
我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没有弄回来,又或者来得晚了一些,说不定蛇婆婆这边真就出问题了。
她整个人倒悬于半空,双手一勾勒,却有无数红线不知道从哪儿倏然飞来。
看着也真的是让人好奇。
毕竟我们将人羁押在这里,不准离开,对于不少人来说,心里面其实都是很不高兴的。
虽说之前的时候,我将这帮人整治得服服帖帖,但是人心隔肚皮,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多少也得有一些防范。
我走上前去,正要说话,突然间从里面爬出一条大虫子来,通体呈现出粉嫩的颜色,然后外表有点儿像是一大片的海棠叶子,无数的触须无意识地滑动着,带着古怪的光芒。
蛇婆婆看着我,说裂魂的手www•hetushu•com段,我已经跟小米儿说过,不过在这其中,需要有人护法,也需要有人弹压外面那一帮人,这个可能就要麻烦你和老鬼小友了。
其实回想起来,她才从我的肚子里下来多久啊……
几秒钟之后,她睁开了眼睛来,泪光浮现,激动地点头,说对,就是它。
但如果蛇婆婆这里出现什么意外,又没有什么强势人物镇压这场子,天知道那些人会闹出什么动静来。
我没有卖什么关子,走上前去,将拍卖而来的麒麟胎捧在手心处,对她说道:“蛇婆婆,幸不辱命,这是麒麟胎,你看一看。”
而下一秒,却听到小米儿口中快速喝念着,最终落定之后,我却感觉眼前一大片的碧绿消失不见。
又过了好一会儿,小米儿怀中的鹿婆婆形象一变,却化作了蛇婆婆的模样来。
简单商量一番,我让小米儿在这儿做布置,然后陪同老鬼一起,去外面跟那帮人介绍一下,让老鬼来监管这些人,让他们不要随便出什么幺蛾子。
在蛇婆婆这边强势的时候,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心事藏在了肚子里。
能够得到蛇婆婆的认可,我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此刻的鹿婆婆有点儿意识错乱,在床榻上翻滚了好一会儿,最终动作轻柔了一些,而小米儿则走了上去,伸出双手,将鹿婆婆的身体给抱住,然后轻轻安抚,过了好久,她那乱舞的触手这才柔和下来,最后全部低垂了和-图-书去,陷入了宁静之中。
蛇婆婆这时方才发现房间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
瞧见蛇婆婆紧紧握着这麒麟胎,我问道:“蛇婆婆,你看一下,这个大概什么时候开始裂魂,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么?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吱声,我和老鬼都在这儿呢。”
我笑了,说的确是传家宝,不过但凡是东西,总是有个价钱的。
蛇婆婆。
我的思绪翩翩,而小米儿却并不停顿,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后,她突然间厉声一喝,惊雷一般的呼声想起:“起……”
一个是恢复了鹿婆婆原来模样的人形,长袍遮掩,看不清具体的模样,而另外一个,却是一个……
转过了一道屏风,我瞧见床榻之上躺着一人,被子盖着,忽冷忽热,看得十分不真切。
影子一落入麒麟胎,立刻闪耀出一阵翠绿明亮的璀璨光芒来,弄得我双眼一片绿色,浓郁得什么都瞧不见了。
我将麒麟胎伸到了蛇婆婆跟前,说是真是假,这个需要您查看一下,方才能够知晓。
小米儿伸手勾住红线,开始不断打结。
就是那位苗疆万毒窟的开创者,他曾经拥有的蛊虫,经历过了无数次的供奉和祭祀之后,却是成就了本神之位,只不过最终的本体,却是如今这般的模样。
啊?
我手中这个东西,以前有个名字,叫做“勇者之心”,而另外又有一个名字,则叫做麒麟胎。
聚血蛊。
不耽误时间就好。
小米儿点燃檀http://www•hetushu.com香,箭步来到了床榻边缘,伸出手指,将一处红铜水盆的净水挑出,洒落在了床榻上。
又过了几分钟,我感觉身后有人,转过身子来,却瞧见一个成熟美艳的苗装妇人正冲着我盈盈一礼,说王明,多谢你的再造之恩。
呃,少妇?
在鹿婆婆的身边,却有一个长得明眸皓齿,肤白胜雪的成熟女性,身上被小米儿用薄纱遮掩住了重要部分,但依旧能够瞧出凹凸有致,婀娜多姿的美妙身材来。
床榻之上,躺着两个人。
搞定了这边,小米儿过来叫我,说那儿也已经布置妥当。
这就是鹿婆婆的本体。
它只不过是不符合人们的主流印象而已,就生命和形体之美,另有一番姿态。
她躺在小米儿的怀里,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来了?”
她在蛇婆婆和麒麟胎之上,牵连了十八个结,随后手指微微一抖,却有星砂浮空,充斥空间,而小米儿在床榻之上光着脚,不断跳着,就好像跳大神一般,每一处的落点,都极为玄妙,看得我瞠目结舌。
净水落地,腾然而起,化作白色气雾,而遮掩住鹿婆婆身体的薄被升起,露出了它海棠叶的身体来。
她整个人面无表情,宛如一道虚影,看得并不真切,这时从四个地方,传来四道青色烟雾,最终落到了麒麟胎之上去,在这样的烟霞之中,那头小小的麒麟仿佛在咆哮一般,吼了一声,蛇婆婆的影子微微一颤,却是朝着那儿扑腾过去。www•hetushu.com
随后小米儿的话语,也证实了我的猜测,果然就是鹿婆婆。
这声线虽然轻柔了许多,也年轻了许多,但我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
那光芒在半空中凝结,却是蛇婆婆的模样。
我和老鬼连忙拱手,说蛇婆婆客气了。
难怪她一直藏匿形象,不敢露出半分模样来,估计也是怕被人瞧见了,闹出太多的动静来吧。
蛇婆婆原本晦暗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突然间也有了许多气力,一下子就坐直了身体来,盯着我手中这块内有麒麟模样的碧玉,嘴唇一阵颤抖,说这、这是真的?
不过好在我之前就是唱黑脸的,此刻露面,软硬兼施一番,又跟几个负责人私底下沟通之后,倒也没有太多的事情。
我说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这些事情,我都记在了心里,也知道感恩。
我在这儿的作用,不过是在旁护法,用不着我干什么,所以当蛇婆婆和麒麟胎双双躺倒在床榻之上,小米儿开始施法的时候,我明智地闭上了嘴巴,远远瞧着。
不知不觉间,小米儿已经成长到了我都要侧目相看的时候了。
小米儿得到蛇婆婆的真传,在我面前是个小孩子,但其实一身本事,不弱旁人。
小米儿年纪小,并不懂得麒麟胎的珍贵,两眼懵懂,我也不跟她多说什么,直接走进了屋子里面去。
蛇婆婆也不跟我客气,伸手将麒麟胎接了过来,捧在手里,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将心神沉浸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