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八十七章 师徒重逢

鹿婆婆在身份曝光之后,并不隐瞒我们,触角浮现,而袍子里却传来了沙哑的声音,说放心,我这是在稳住他的神魂,让他能够脱离那个茧壳来——啊,太脆弱了,这灵魂微弱得随时都有可能消失,我不能够保证太久,一刻钟,我最多能够让你们交流一刻钟。
师父也是一脸懵逼,说等等,你说你把那蛊胎给生下来了?
我再怎么,横不能拿这玩意去卖钱不成?如果那里面没有我师父在其中,它就算是掉在地上,我未必会瞧它一眼。
蛇婆婆伸手接了过来,先是看了一下扳指的玉质,点头说道:“嗯,白如截肪,凝如羊脂,是最顶级的羊脂美玉,像这样完美的玉石存世不多,看模样,应该是古物,又盘了多年——看得出来,那家伙把你师父的魂魄伤得太深,害怕消散了去,这才下了血本……”
我听到,顿时就着急了,说师父,你现在的神魂不稳,我们现在想的办法,是找个人,帮你算一下,到时候找一个命数气场与你相投的胎儿,让你转世重生,到时候你的记忆或许会被蒙蔽,等到了启蒙之时,我们再去点化你,你觉得如何?
现如今的蛇婆婆完全没有往日枯树皮般的模样,那扳指套在洁白莹玉的大拇指上面,着实是有些好看,只不过她这又是什么用意呢?
这是一眼看穿世事的老江湖。
这人却正是我师父南海剑妖,他瞧见我和老鬼,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http://www•hetushu•com,说天可怜见,能够在活着的时候再见到你们两个臭小子,上天当真是待我不薄啊……
他连续三个问话,一脸诧异。
我瞧见她就像欣赏古董一般地夸赞那玉鹟扳指,有点儿郁闷。
随后我又说起黄养鬼带着我找到麻栗山,找蛇婆婆拜师,以及黄养鬼带着鲲鹏石回黄家的事情。
蛇婆婆就是蛇婆婆,即便是与以前的自己告别了,变成了如此的模样,但终究改变不了这躯体里面的灵魂。
我连忙摇头,说不麻烦,不麻烦,一点儿也不麻烦……
我说这儿是苗疆万毒窟,师父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苗疆万毒窟的鹿婆婆,这位是麻栗山西熊苗寨的蛇婆婆,这个是我女儿小米儿……
我这才想起来,师父当初在锦鸡蛊苗那儿给神风大长老偷袭而死,一缕神魂就藏在了鲲鹏石之中,虽然活了下来,意识却很难传出,后面的事情他或许有经历,但未必全部知晓。
老鬼这个时候也爬了起来,对他说道:“师叔,这事儿是真的,王明真的杀了黄门郎,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会在这儿呢?”
完毕之后,她小心翼翼地取下了扳指来,对鹿婆婆说道:“我能够感应到他了,只不过力量不足以稳定局面,还是请你来吧。”
她讲的这些,都不在点子上。
啊?
啊?
我想站着的,结果给师父瞪了一眼,赶忙坐下,然后说道:“和*图*书师父,我杀了黄门郎,夺回了你寄身的玉鹟扳指,所以你就出现在这儿了。”
这名字,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啊?
我师父又是一脸懵逼,说这怎么可能,你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南漂吗?要真的是黄金王家的子弟,又如何会被人追杀得那么惨?
听到这话语,我顿时就激动得难以自已,说你说的是真的么,一刻钟?您能把他叫醒?
我哭着说道:“师父,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对不起……”
旁边的老鬼也不含糊,跟着跪下,说师叔。
她向左转了两圈,又向右转了两圈。
听到我的讲述,师父不由得长长一叹,说这般精彩的事情,我居然都错过了,当真是遗憾啊,只不过——黄门郎这个家伙,你们不了解,我却是清楚的,最后一次的时候,我记得他祭祀了魔龙,而后获得了认定,实力应该很快恢复的,你就算是将南海一脉的手段融会贯通了,修行也才这么点儿时间,你如何能够打败得了他?
他的记忆,大部分估计还是停留在几年前的时候。
鹿婆婆说道:“叫醒他的是小蛇,我只负责保障他神魂不会消失……”
啊?
临别之言么?
听到后来的时候,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谁曾想到,在你身上,居然会有这么多的故事?当初我随手挑的一徒弟,居然会这么厉害,哈哈哈,我的剑魔大师兄,这回你可比不上我了吧?
这么说不是贬低蛇婆婆,而是说她的思http://m.hetushu.com维与老一辈那种历经沧桑的高人一般,并没有随着模样、外表的变化而淡去,我知道处理像我师父这样的事情来说,她远比我更加有发言权一些,反观我,虽然实力、修为上能够有足够的胆气和信心,但底蕴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儿。
啊?
我听到,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地心酸,说对,那家伙想从我师父这儿得到南海一脉的传承,借以自证,只可惜我师父是个倔脾气的性子,哪里能够让他得逞,所以吃苦是肯定的。
师父咧嘴一笑,露出没有几颗好牙的牙床来,然后对我说道:“那拜托你一下,帮忙找个模样不错的好人家,不管怎么说,到时候得弄帅一点儿……”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蛇婆婆开始转动起了那扳指来。
我已经尽量简略了,而师父却还是能够从这些话语里,听到大量的信息来。
呃……
而再后来他从黄养鬼的手中落到了黄门郎的手中,受尽折磨,也很难知道我的消息。
我又不得不把这两日的事情跟他谈及。
说到这儿的时候,师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黄门郎那家伙的人品虽差,但天资却是当时翘楚,若不是坏事做得太多,哪里轮到陶晋鸿成为继三丰真人之后,近几百年来的第一位地仙?
随即她的袍子地下,却是伸出了几个柔软的触角来,这些触角就跟人的手指头一般粗细,不过长度却足够,三五根将那玉鹟指环托住,然后有一股股的气息传http://m.hetushu.com递进了里面去。
我看向了蛇婆婆,而她却是微微一笑,对我说道:“麒麟胎体天生通灵,对于这些东西,远比凡人敏感多了,不过你们可得把握时间,这一次的沟通之后,想要再见到他,估计就只有转世投胎的那一下了,这样说起来,算得上是你们的最后一面……”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崛起得太快了,又整日在生死之间奔波,没有时间和心情去作那样的沉淀。
似乎猜到了我心里在想什么,蛇婆婆微微一笑,然后将扳指套在了大拇哥上。
师父环视周遭,说这儿又是哪里?
小米儿这时在我的示意之下,向我师父甜甜地喊了一声爷爷,顿时就把师父那一张老脸弄得跟老菊花一般,笑个不停。
听到这些,师父忍不住点头,说这女儿倒是不错,没有白养——我大概是记得一些了。
他大声笑着,而这个时候鹿婆婆却黑了脸下来,说只有两分钟了。
听到我的话,我师父先是一愣,随即惊诧地说道:“什么?你杀了黄门郎?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犹豫,我将玉鹟扳指拿了出来,递给了蛇婆婆。
许久没有被人训过了,然而听到师父的话,我满心都是欢喜,知道他老人家不喜欢这般的哭哭啼啼,于是一骨碌爬了起来。
我知道师父此刻的状态,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小心,他现如今十分脆弱,不能有太大动作……”
这话儿越说越复杂,我有点儿头大,不得不用那http://www.hetushu•com最简单的话语,将我这些年来的事情,跟他大约地讲述了一遍。
师父这个时候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搓着手,说那个,麻烦不?
不得已,我只有从头说起,说起了我当初独自在渝城打工,然后在江边生下小米儿,又获得了她的反哺,以及后面的一些列事情来。
我的心突然一下子就有些激动起来,激动之后,又是莫名的难过,而就在我内心情绪如此复杂的情况下,却瞧见那玉鹟扳指之上,有一道青光浮现,随后我瞧见有一个身影浮现在了餐桌半空处,旋即落到了地面上来。
包裹在黑色袍子里面的鹿婆婆点头,说好。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在旁边的老鬼帮忙解释,说王明不只是南海一脉的传承,他本身也是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的子弟。
我心中又激动又难过,眼泪将视线都给弄得一片模糊,而这个时候,我师父却变得严肃了起来,说停停停,好不容易见一回面,能别跟我扯这么多的屁事儿么?我拉不动你们两个,自己坐起来,跟我讲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儿了呢?
蛇婆婆打量了一下扳指的雕工,然后说道:“大工不巧,大巧若拙,弄够雕出这般水平的,当世之间是没有的,玉鹟里面,似乎有一些奇妙之处。”
呃……
瞧见那人,我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眼泪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师父!”
小蛇?
这时我师父又质疑了,说蛇婆婆我是知道的,怎么可能这般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