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九十二章 天煞孤星

赵明阳恼怒极了,说她要不是年纪轻轻不学好,十六岁挺个大肚子回来,我至于这样吗——唉,等等,你小子不会就是我闺女肚子里面那孩子的爹吧?
我的态度可能刺激到了赵明阳,他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说你他妈的跑到我家里来,踹破了我家的门,还将老子撂翻,我问问不行么?
我低头一看,却见女孩儿肚子高高挺起,至少有六七个月了,而穿着的裙子下方,流了一大滩的血,也不知道是被赵明阳给打的,还是因为情绪激动破了羊水。
我瞧得心惊,赵明阳老婆又是给吓得六神无主,而在这个时候,被我掀翻倒地的赵明阳似乎也醒了酒,着急忙慌地爬了过来。
男人听到,怒吼一声:“好好好,我打死了个小贱人!”
有身子?
赵明阳给我的话弄得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不过还是闷声说道:“我女儿,我肯定得去……”
听到这儿,我算是差不多弄明白了,敢情赵明阳他老婆没有怀上,他上卫校的那大女儿肚子里却有了一个孩儿。
我听到拳拳到肉的声音,而白天与我有过交流的赵明阳婆娘则崩溃了一般地大哭,说孩儿他爹,你可别打了啊,不管咋说,咱闺女是有身子的人了,你这样打,要打死的……
他这时方才晓得厉害,一脸焦急地说道:“啊,怎么了啊,啊?”
呃?
轰……
我回头看了一眼,又瞧见不远处的小汽车,说人坐和-图-书不下,你们留人在家吧。
说罢,我一边保持给那姑娘渡气,一边顾不得那一大滩的血,将其抱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着实是有一些懵逼,下意识地往门边靠去,却听到那男人继续嘶吼道:“我打死你个浪荡小贱人,老子在热电厂辛辛苦苦铲煤干活,累死累活没个人样儿,就指望着你们姐弟俩能够有点儿出息,给我老赵家争口气,而你呢?草泥马的,给我弄个野孩子出来?我打死你……”
一声闷响,我听到有什么东西倒地而去,而这个时候,赵明阳他老婆则歇斯底里地尖叫了起来:“天啊,赵明阳你这个杀千刀的,你做了什么?她是你亲闺女啊,你吓得了这个手?卫卫,卫卫,你醒一醒啊,你别吓妈啊……啊,流血了,闺女你别吓妈妈啊……”
我这边刚刚出门,赵明阳就带着两个人赶了过来,有一个人用津门话喊道:“嘛呢,在哪里呢?老赵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也是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想什么呢,我王明长得堂堂正正,一身正气,看上去像是对这种小女孩儿动手的人么?
赵明阳老婆哭着说道:“我一会儿去取钱,送过来。”
他离开了,我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小男孩,吓得在角落里呜呜直哭。
经过龙脉之气的浸润,那姑娘本来有些涣散的生命气息此刻又凝聚了几分,而我瞧见赵明阳两口子手脚无措的模样hetushu.com,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冲着那赵明阳说道:“你愣着干嘛啊?邻居街坊有车的,去帮忙借过来,然后送医院啊?你真的想看着你闺女死掉?”
啊?
我一脸郁闷,不会说我这儿刚刚找到了与我师父命数相符的胎儿,结果就这样擦肩而过了吧?
龙脉之气是纯粹的灵气,即便不是修行者,对于人体的滋润还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
而我也是心焦力瘁地来到了不远处的洗手间,将手洗了,这才想起把铁齿神算刘的锦囊拿出来。
我二话不说,直接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两扎钱来,扔到了他怀里,说甭废话,开车去镇医院,赶紧的!
好吧,打脸。
此刻那姑娘又有外伤,下体又是大出血,我只有用龙脉之气抱住她和孩子的性命。
呃……
我没有心情跟赵明阳玩那种猜来猜去的游戏,直接了当地说道:“我不是,所以你别用岳父老子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另外你如果想自己的女儿活下来,就给我闭嘴,懂?”
我也顾不得许多,看向了赵明阳老婆,说离这儿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只不过,那姑娘才十六岁啊。
我有点儿懵,不过也大概知道铁齿神算刘引我到这儿来,估计是想让我师父投胎到这女孩儿的肚子里去。
我操!
听到赵明阳那脑动大开的话语,我顿时就有点儿无语。
我心系那小女孩肚子里面的孩子,顾不得许多,伸出了左手,用九州鼎的气息将她和-图-书给笼罩住,然后将龙脉之气缓缓输入对方的体内。
我说救人要紧,她怎么样了?
旁边的邻居劝他,说老赵,你就得了吧,不管啥事,你把你闺女打成这个样子,就是不应该。
这时他老婆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赵明阳也跟在了后面,一声不吭,我瞧了他一眼,说怎么着,还准备补刀拿人头?
啥?
那车子开了过来,我将人抱紧了后排座椅,赵明阳上了副驾驶,然后对窗外的老婆说道:“你在家带着刚刚,别乱跑……”
砰!
我忍不住骂出了脏话来,不过也不敢多理会,半蹲下来,伸手去摸那女孩儿的鼻子——还有气息,虽然十分微弱,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的……
赵明阳看了我一眼,二话不敢说,低着头离开。
这事儿若是放在古代,那且不说,毕竟封建社会,但现如今的当下,十六岁的女孩儿,那不还是一个孩子呢,她自个儿都还没有活个明白呢,怎么可能养孩子?
我正在催他们邻居开车,听到这话儿,说道:“不用,我这里有钱。”
这尼玛根本就是一个极端不靠谱的家庭啊,而且母亲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妈妈,按照怀胎十月算,那岂不是十五岁就……
我冲到赵明阳老婆跟前来的时候,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也是诧异,一边抽噎,一边问道:“你怎么来了?”
锦囊解开,白纸展开了一看,开头一句话:“天煞孤星……”
赵明阳这才反应过来,夺门而出。
赵明和_图_书阳老婆结结巴巴地说道:“镇人民医院……”
想到这个,我也是有点儿慌,匆匆忙忙往前挤,然而那个应该是赵明阳的男人却一下子冲到了我跟前来,冲着我吼道:“你是谁?”
我没有多想,直接一大脚踹了过去,将门直接给踹烂了去,随后冲到了里屋去,却见到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抬起头来,满眼血丝地望着我,而在不远处有两个女人,一个是赵明阳他老婆,跪坐在地上,手忙脚乱,绝望地哭泣,而另外一个则应该是她女儿,躺在地上,头上冒血,而裙子下面,也流了一大滩的血。
那人捧着怀里两扎钱,瞧见那红彤彤的票子,知道是两万块,顿时就来了劲儿,说我车就在旁边,等我一会儿,我去开出来。
车子在道路上狂奔,那姑娘还在昏迷,不过在我龙脉之气的温养之下,总算没有继续恶化,而车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之中,副驾驶坐的赵明阳舔了舔嘴唇,然后回头,对我说道:“那啥,你到底是谁?”
赵明阳一开始脸上还有戾气,然而与我凶狠的目光对视一下,顿时就低下了头去,不敢再说话。
时间紧急,好在到底是直辖市,交通方便,很快就抵达了镇医院,我一路握着那姑娘的手,一直将人送到了手术室里面去,给赶出来之后,又拿出了两扎钱来,扔给了赵明阳,说你去交费。
呃,等等,小观音看上去,跟着小姑娘的年纪差不多大。
赵明阳老婆哭得有点儿崩溃,说和图书她那狠心的老子,把我女儿给打死了……
瞧见我抱着那姑娘出来,一身的血,那人顿时就吓了一跳,往后退去,说这是干嘛啊?
呃?
我看着他,说你有车?
他一身的酒气,显然是喝了不少的白酒,眼看着他的手抓来,我往旁边一避,脚下使绊子,将他人给直接挑翻了去。
我操。
听到这儿,我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冲到了门前,手一推,结果门是锁着的。
而这个时候,赵明阳老婆尖叫了起来,说啊,羊水破了,大出血,怎么办,怎么办?
那人瞧见我怀中那姑娘一身的血,有些紧张,说有是有,不过我那是新车,刚买没多久……
他继续吼着,而这时我听到一个年轻姑娘的尖叫声:“啊……赵明阳,你打死我吧,你除了喝酒闹事打我妈,你管过我们么?整天就是喝得醉醺醺的,然后打老婆孩子,你有什么本事?有种打死我,一命赔一命,也省得你祸害我妈和我弟……”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谁很重要么?”
我说好。
人没死,我这才缓过一口气来,在打量一番,瞧见女孩儿的身上满是伤痕,最严重的是脑袋那儿,给钝器打了一棒子,头破血流,看着触目惊心,十分危险。
啊?
我有点儿不敢想象,然而就在我犹豫的这片刻间,却听到那男人悲愤地叫道:“有身子?老子就当没有这个女儿了,我就打了,怎么样吧?我就把那肚子里面的野种打死去……”
这是甚情况咧?
我说我跟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