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九十三章 师徒宿命

我手足冰凉,知道如果我此时此刻再拖延下去的话,时机一纵即逝,我师父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那一刻,我急得不断抓头发,感觉自己就快要疯掉了。
一看到这里,我顿时又是一阵暴怒。
就像父亲转角处的那深深一瞥。
铁齿神算刘居然算到了我不愿如此,所以才会写下这一番字样,然而此时此刻的我,根本无法判定他这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威胁,是一副诈牌,还是说真的。
她瞧见我抬起头来,忍不住笑了,说你一个大男人的,坐在这里哭什么啊?
如果是这样,那这三日之内,我又如何能够帮着他找到下家呢?
如果我还如以前一般,过着朝九晚五、平平淡淡的生活,回响起来,只怕心中也多有不甘吧?
而下场,就只能是夭折。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知道被算计了。
他真的会在三日之内神魂消亡?
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说师父,你放心,八岁之后,我来度你——这一世,你是我师父,却没有享过半天的福,下一世,我一定竭尽全力补偿你……
我抬起头来,瞧见旁边站着一个小护士,正在好奇地打量着我。
说真的,如果是一般的家庭,我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心,让他在这儿安安静静的成长,等到他八岁的时候,我来接他。
但现如今呢?
我思绪万千,而这个时候,旁边突然有人小声问道:“咦,你在这里干嘛?”
虽然知道师父和图书这是在安慰我,但我还是宽心了几分。
随后我瞧见了我师父。
瞧见师父满脸的老褶子和慈祥的笑容,我顿时就感觉好一阵难过,哽咽地说道:“师父,对不起,对不起……”
“隔壁老王,书至于此,你心中必定愤懑,然命数皆由天定,你找我是命,我算出此人亦是命,你若觉得这命数太毒,不肯认可,停止了行动,那便是一尸两命,而这因果劫数则挂在你师父身上,三日之内,他的神魂必定消亡,所以你若有心,此事只可进不可退,切记切记……”
这才是最让我痛苦的,要在这八年时间里,他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又将如何是好呢?
我师父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岂不是要被他给溺死?
铁齿神算刘这个家伙,早在三天之前就将我逼上了绝境,要不然就认命,让我师父转世重生,成为这个什么狗屁“天煞孤星”,要不然就任他消亡了去。
当玉鹟扳指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那一刻,我突然间感觉到全身的气力一下子就消失了许多,双脚一软,直接滑落在地。
怎么会这么难呢?
瞧见这个,我顿时就有点儿懵了。
而这个时候,我一一横心,将龙脉社稷图里的那条小金龙陡然碾碎,然后附着到了那玉鹟扳指之上去。
我没得选。
铁齿神算刘告诉我,天道无常,却威严常在,强行地逆天改命,多加转折,只能够让孩子夭hetushu.com折,倘若不想他有什么意外,八岁之前,我这个主持过转世投胎之人,绝不可来寻他,甚至连任何形式的监视都不行。
他的身影渐渐淡薄,化作虚无了去。
“天煞孤星,亡神降临。天煞者,克也;孤星者,孤也。天煞孤星天降临,孤克六亲死八方,天乙贵人若能救,行善积德是良方——此子一生,命数多劫,出生即死,死又复生,阴阳差错,刑克厉害,劫孤二煞怕同辰,丑合见寅辰见巳,戌人逢亥未逢申,隔角双来便见坉,一生克父克母克家人,克师长克朋友克爱人,克一切之物,而正因如此,此子未来,不可限量……”
他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来,说道:“我感觉到了,谢谢你王明……”
他不再是他了,而我,却还得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他顿了顿,然后说道:“时间不多了,我晚走一步,只怕就会错过,最后跟你说一句——王明,师父觉得这辈子做得最骄傲和正确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收你为徒……”
这孩子的气息天生与主持转世投胎的人相冲,我若是刻意接近的话,将会给他带来不可预知的劫难。
我不信这偌大的世间,就只有这么一个熊孩子跟我师父的命数相配,而此刻我若真的是让他转世投了胎,只怕他日后恢复了意识,定然会恨死我的。
师父欣慰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王明,师父和*图*书没看错你。”
如果我此刻中途截止,那小姑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一尸两命,而我师父呢?
这条小金龙在吸收了黄门郎两条同类之后,变得格外强健。
只是我真的有得选么?
我如何能够眼睁睁地瞧见带我走进修行者世界的师父,就这般烟消云散呢?
孩子已经死了?
他因为我而受尽折磨,然而到了最后,却告诉我,他为我而骄傲。
不仅如此,我还不能在此后过多的介入他的生活。
瞧见锦囊之中的宣纸,开头一大段的命数判词,我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啊……
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心头,想起过往种种,我与这个小老头儿相处的日子虽然并不算多,但却能够感受得到他严肃之下的温柔。
而现如今,他去了,转世投胎,成为了一个新的生命,而那段记忆,或许会重新觉醒,又或者就会是一个崭新的生命,曾经名扬天下的南海剑妖,从此就划下了句号。
想到了这里,在走廊的角落里,我摸出了那玉鹟扳指来,双手平托着,然后开始念咒。
那玉鹟扳指凭空而浮,几秒钟之后,它突然间散发出了一道青光来。
她看了我一眼,说母子平安,只不过……
我原本以为不管这孩子的命运如何,只要是落在了我的手里,我都能够让他逆天改命,就像小米儿一样,亲自带着他,一步一步地走。
我甚至都决定等孩子生下来,就带着他去苗疆万毒窟,从小hetushu•com培养。
的确,生命在于折腾,我若是没有遇到那么多的磨难,也未必能够走到今天。
铁齿神算刘你大爷的!
继续往下看,则是转世投胎的步骤和过程,方法并不复杂,毕竟现如今的情况,是那女孩儿肚中的孩子本体已死,而它的命数,也就是生命磁场与我师父的神魂极度契合,两者几乎是天然相吸的。
师父哈哈一笑,说天煞孤星?好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嘛,有啥可怕的?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说过,生命在于折腾,若是平平淡淡一生,几多无趣,你说对不?
此刻被我碾碎,化作无数流光,包裹住了玉鹟扳指。
你瞧一瞧他是个什么状况——母亲是一个青春叛逆的十六岁卫校女学生,别说养孩子了,自己都活不明白;父亲呢?那个搞大这姑娘肚子的畜生,到现在都没有露过面,估计就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小赤佬,有跟没有,有何区别?
水龙头在哗啦啦地流着,我收起宣纸,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感觉焦躁的情绪终于平复了几分,推门除了洗手间,听到外面走廊有人的声音隐约传来:“孕妇大出血,孩子已经死了,赶紧去血库调血来,快……”
到了那个时候,我用南海一脉的醍醐灌顶之术,使他开窍,传授绝学。
我操……
小护士原本对我还十分友好的,结果一听,顿时就杏眼一竖,说你就是那个搞大人家小姑娘肚子的人渣吧?真的可以啊,你知不知道,赵m.hetushu.com卫卫可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要不是出现奇迹,就真的是一尸两命了……
我顿时就是一肚子的火气,憋得有点儿内伤。
然而这段结束语却将我的一切想法都给打消了。
我说不过什么?
我说现在呢?
我认真看过之后,又看到了最后的注意事项。
紧接着它化作一道疾光,消失无踪。
小护士低声说道:“真的是见了鬼,那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手掌里面,居然攥着一个扳指,你说奇怪不奇怪?”
我说您传授我一身绝学,然而却因我而受尽折磨,临了有些希望,却又给铁齿神算刘那老东西给算计,落了个“天煞孤星”的命数,你即便是投胎转世,再世为人,只怕命运多舛,让人心酸……
师父看着我,说你说什么呢?现如今这样子,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师父……
我真的能当得起他的这句话么?
然而当我再往下瞧的时候,却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命数,我觉得我都能够改变。
我不想给人瞧见我心中的虚弱,扶墙站起来,然后说道:“刚才送进急救室的病人怎么样了?”
他很少表达,却一直存在。
啊?
啊……
再往上数,外婆守着个村里的小卖部,一个月的收入仅够糊口,那赵明阳又是个酗酒撒泼的暴躁性子,自家闺女,跟杀人一样暴打……
我靠着墙,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师父临别之前的脸,以及他说的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