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九十七章 你死于愚蠢

我说眼光不错,不过我不是龙脉守护家族的人。
当我抓住了黄门令的衣服之后,他双手猛然一张,化作虎爪,朝着我猛然抓来。
如此一番厮杀,包厢乱成了一团,无数茶点满天飞。
说罢,我伸手过去,握住了插在他身上的逸仙刀,故意扭动了一下,改变刀口,然后拔了出来。
如果她要是摆我一道,外面那一桌的猎鹰估计都会拼命过来,保护黄门令。
然而面对着她的魅惑,我却平静地说道:“刘奶奶,我跟黄家主谈的,是生死问题,你若真的想留下来听,我也不介意,不过你委屈求全,最终背叛了邪灵教,投靠某些大人物,苟且下来的性命,落在了这里,真的不可惜?”
刘子涵与我的目光对视,许久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拱手说道:“后会有期。”
中刀之后的黄门令有点儿难以置信,几秒钟之后,他才回过神来,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害怕,他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瞧见身体的鲜血哗啦啦往外流,顿时就交集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别杀我,一切都可以谈……”
我打断了他的话,说十亿美金,不二话。
若是让人知道是我杀了黄门令,必然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以黄天望的调性,说不定过两天我就上了A级通缉榜。
我没有数数,但在心中默念着。
说完话,我走到窗边,一道斩破玻璃,纵身跃下二楼。
黄门令的反抗十分激烈,他似乎和_图_书知道了我的想法,抓起了一把椅子来,奋力地拼杀着。
她转身就走,而黄门令则是脸色大变,抓起桌上的一笼灌汤包,朝着我砸了过来。
我却伸手,将笼子接过来,然后伸手,捏住其中一个半透明的灌汤包,放入口中去。
魅魔刘子涵的模样娇俏可人,声音充满了软糯诱人的音调,着实让人难以拒绝。
这是加了料,方才如此的。
我哈哈一笑,说黄家主当真是出手阔绰的江湖大豪,土财主啊,要不怎么说您荆门黄家是江湖第一世家呢?您就是当时及时雨啊——我这个人呢,平日里挺害羞的,不怎么爱开口,所以要么就不说,说了的话,就得要一个大数目。
我笑着说道:“嘿,看起来你的智商暂时还用不着充值,居然还是有一点儿逻辑思维能力的啊——那好,我跟你谈的,是一笔大生意,要么你拿出十亿美金,这笔钱我拿来做慈善,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要么你拒绝,我杀了你,也是一了百了。”
黄门令的脸色阴晴不定,大概在七八秒的时候,他的眼神变得决绝起来,突然间猛然一转身,竟然朝着临街的玻璃猛然冲了过去。
我说你最好听我的,不然我会伤心的。
刘子涵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我没有回头,而是说道:“麻烦顺手关一下门,我不想太多更多无辜的人惨死……”
我嚼了两口,咽入腹中,忍不住点头夸赞和图书道:“果然不愧是天天都要来的粤菜馆,这儿的早茶师父,绝对是一流的,我在南方省,就没有吃过这般好吃的……”
速战速决。
听到我淡淡的话语,黄门令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而巧笑吟吟的魅魔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黄门令喊了几声,发现外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由得多了几分诧异,看着我,说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难道你进来的时候,已经将外面的人都给杀了?
听到他的话,我忍不住笑了,说黄家主当真搞笑,你觉得我问你要的,是十万块?
逸仙刀插在了他的后心处。
而这个时候,黄门令居然发现了我的手段,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说道:“龙脉社稷图?你是龙脉守护家族的人?”
我笑了笑,说我可没有你荆门黄家残忍——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没有人打扰,不如我们两人坐下,好好谈一谈?
两人在一瞬间交手十几招,而我完全没有放水的想法,一上来便将全部劲力狂涌而来,用上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准,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给拿下。
黄门郎曾经展现出一幅龙脉社稷图来,所以黄门令知道这个,我并不奇怪。
我笑了,说识时务者为俊杰,魅魔既然能够背叛邪灵教,对于你一个还没有开始合作的家伙,她如何会在意呢?
黄门令眯着眼睛,说年轻人别贪得无厌,要不然……
说罢,我的目光在桌子上巡视,又伸手抓了一个和-图-书虾饺来吃。
普通人若是被砸中,只怕直接就晕倒在了地上去。
事实上,我杀他并不费劲儿。
我双手食指交叉,说这个数。
他怒声大吼着,然而在同一时间,我直接祭出了龙脉社稷图,将整个包间都给包裹住。
黄门令盯着我,好一会儿,居然坐到了椅子上去。
呃……
我的思绪停留在过去几秒钟,方才回过神来,低头看着黄门令,平静地说道:“有的决定,要早点做,事到临头了,就已经晚了……”
能够被黄门郎指定为荆门黄家下一代的掌舵人,即便是傀儡,黄门令也拥有着极强的修为和手段。
有着这法器的隔绝,声音自然不会传出去。
啊?
江湖第一世家家主,离奇惨死。
灌汤包入口,娇嫩的面皮破开,顿时就有一股热辣辣的汤汁涌入口腔之中,里面的鲜香化开,必有一番滋味。
虽然我用龙脉社稷图将包厢裹住,不让动静传出去,但魅魔的离开,终究是一个炸弹。
十、九、八、七……
她凝目望着我,许久之后,魅魔开口说道:“给我一个理由。”
然而他竭尽全力来逃跑,却最终没有能够成功,刚刚冲到玻璃边缘,就给我拽住了上衣,不得寸进。
啊……
这个家伙并不甘心就这般被我拿捏,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当下也是拼尽全力,想要与我相斗,就算是不能够打败我,也是拖延时间,并且争取逃脱这个房间,让他随行而m.hetushu.com来的那一大帮子猎鹰保镖来当炮灰。
我说黄家主,我最近身上的麻烦挺多,手头也有点儿紧,听说您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大土豪,就想过来看一看,有钱人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仿佛猜到了什么,黄门令盯着我,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黄门令冷冷笑道:“你以为她会听你的么?她可是我的客人……”
看得出来,他吓坏了。
别看这一竹笼轻轻,但对方甩过来的那力道,却是沉重无比。
黄门令的脸色阴沉,盯着我,说要多少。
我看着她,说我曾经有过机会杀你,之前你或许是我的对手,但现在,我希望你能够醒目一点。
魅魔回头,甜甜一笑,说你觉得我会听你的么?
狭小的空间里,耍不开太大的东西,我仅仅只是祭出了逸仙刀,一边用那十三层大散手与对方激烈拼斗,一边用逸仙刀找机会。
我瞧见他居然连拼搏一下的想法都没有,一边感慨,一边伸手,从桌上端了碗粥来,喝了两口,砸巴了一下嘴巴,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东西,感觉鲜味十足。
而正是如此,使得我不由怀念起了与黄门郎为敌手的岁月。
但是此刻,他却连与我正面交锋的胆子都没有。
黄门令开口,说多少钱,你说个数。
我缓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位江湖第一世家的家主。
所以我得鬼子进村,打枪的不要。
黄门令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和-图-书:“你是王明?”
我没有搭理他,继续说道:“大家都很忙,我的时间也很宝贵,从现在开始,我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
在魅魔关门的那一瞬间,黄门令开口大喊:“给我来人,把这个家伙拿下,让他知道一下,我荆门黄家可不是好惹的……”
只要能够拖延住我,他们就死得有意义。
然而一分多钟之后,黄门令最终倒在了离门口只有二十公分的地上。
哈、哈、哈……
果然,魅魔刘子涵推门而出,随即将门给重新关上。
黄门令浑身都在颤抖,好一会儿,方才盯着我说道:“你居然还敢出现?当真是活多了,对吧?”
鲜血飙射,黄门令一声惨叫,趴在了血泊之中去,在他意识还尚存几分的时候,我蹲下了身子来,然后说道:“黄家主,这个世界上,不是有钱就能够办到一切事情的,你就算是挂到了十亿美金的悬赏,又没人接下来,岂不是白费?反而是你,什么花红都没有,就只是单纯的愚蠢,便送掉了自己的性命,你说说,冤不冤?”
我以前在南方省的时候,不是没有吃过早茶,不过大众店的茶点,肯定没有这种星级的精致和美味。
我猜得到黄门令的想法,所以没有给他太多的机会。
我倒也不是怕了那些人,只不过不想太高调了。
黄门令冷笑了起来,说当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区区十万块钱,也值得你出手?不过没事,你既然开口了,钱我出,就当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