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九十九章 师父被抓走了

只不过,这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为什么又将岩洞弄塌了去?
倘若是在此之前,他若夭折了,我恐怕就完不成对师父的承诺了。
啊?
过了一会儿,鹿婆婆抬头,说他应该是故意的。
这不是耍心眼,我毕竟是小米儿的父亲,她身边倘若是藏着不可预知的危险,那我无论如何,都需要维护她的。
我问康妮蛇婆婆在不在,她告诉我,说她师父带着小米儿去了虫原,家里只有鹿婆婆在。
而康妮瞧见我,却并不紧张,对我说道:“不必紧张,我脑中的食脑虫已经被师父取了出来,现在已经是我自己了。”
我点头,说原来如此,你能带我去找鹿婆婆么?
毕竟黑手双城待过的地方,该小心谨慎的时候,还是得防范一下,要不然真的打了照面,我自己事情是小,要万一泄露了苗疆万毒窟的地点,那问题可就大了。
我思索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鹿婆婆毕竟曾经是半神之躯,点燃了神火的,对于这些东西,应该是有一定了解的。
我在百花原找寻许久,没有找到蛇婆婆和小米儿,却意外地与无花道人碰了面。
开启苗疆万毒窟的办法小米儿已经教过了我,所以并没有费什么气力,我来到了苗疆万毒窟。
经过辗转,我又重新回到了麻栗山。
真的很奇怪,但至于是哪里有问题,我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来。
这是在跟过去说再见么?
康妮m.hetushu.com点头,说好。
至于五姑娘峰顶,因为黑手双城的出现,我是不会再走那条路了。
临走前,我问清楚了蛇婆婆她们所在的大概范围,然后又找到乌穆熊等人训诫了一番,感觉这些人差不多已经归心、不再成为麻烦之后,方才离开。
说句实话,我此刻有一种跑到大内去揍铁齿神算刘的冲动,然而鹿婆婆却说道:“关键的问题,在于你师父的气息实在太弱了,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给不了太多时间去找寻,这是第一;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天命之数,你师父若是附身于那孩子的身上,若是能够成人,必将天资聪颖,也许能够成大事……”
然而当我往上攀爬的时候,却感觉到头顶上方有一点儿不对劲。
我们在夜里的时候,来到了一处叫做青龙沟的地方,在沟里的一道小溪水旁,找到了脏兮兮的小米儿。
瞧见她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想要拔刀而出,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
这一次出去,把所有的事情都差不多了结了,师父已经转世重生,又与我父亲告了别,还把花十亿美金悬赏通缉我的黄门令给干掉了去,在这外面的世界,我基本上算是再无牵挂。
我与无花道人的交情结交于共同抵抗青衣魃一役,算是彼此佩服的朋友,两人见了面,自然是一番攀谈,随后我问起此时,他正好知道了一些,于是带着我去找寻。
康妮赶忙摇www.hetushu.com头,说别,可别,这其实也是我自己的意思,弑师之罪,罪大恶极,倘若不是鹿婆婆和你,只怕我永远都不能够原谅自己,现如今能够为了以前犯下的过错而恕罪,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又问老鬼是否有回来过,鹿婆婆摇头,说没有。
听到了我的讲述,鹿婆婆低着头,沉思了许久。
鹿婆婆告诉我,说小蛇的进步很快,堪称迅速,在筑基并且沟通了炁感之后,很快就达到了修行的第一个瓶颈,因为有着之前的经验,所以她现如今准备利用蛊毒攻关,相信用不了三两年,她就会又恢复往日的巅峰水准。
随后我又来到了神仙洞府下方的悬崖,攀爬而上。
我又恨铁齿神算刘,但是想起他为了我师父谋算之时,喷出的那一大口血,又有些犹豫和迟疑。
康妮。
唉……
她的语气让我有一些奇怪。
离开苗疆万毒窟,抵达了虫原,对于这儿,我还算是比较了解,于是开始朝着鹿婆婆告诉我的地点找了过去。
我听到,顿时就是一肚子的火,说也就是说,他在算计我咯?
她全身笼罩在黑袍和阴影之中,我瞧不见她的表情——当然,就算瞧见,我也无法从一虫子的外表琢磨太多东西来……
我说他都这么歹毒了,如何不是恶意呢?
在一处偏殿,我与鹿婆婆见面,她依旧是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长袍之中的老婆婆模样,不过见到我之后,显得十分高兴hetushu.com,与我问好之后,问我师父的事情办得如何。
她对我说道:“爸爸,我师父被人抓走了。”
康妮说师父重新修炼,需要有许多的材料和准备手段,这苗疆万毒窟不过是一座空城,真正能够提供材料的,还是虫原最多。
我问过这些,思考了一会儿,绝对前往虫原。
鹿婆婆摇头,说不可,他说的戒律,是有道理的,过犹不及。
我一愣,说怎么跑虫原去了?
我刚才说的话,其实不过是试探,如果康妮表现出一副委屈而积极的样子,我绝对会在背后出手,让她多受苛责。
一开始的时候,小米儿对我们十分戒备,然而当听到我的声音时,却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整个岩洞都塌了,无数的石块累积,让我无法进入其中去。
鹿婆婆笑了,说既然是转世重生,天生便不平凡,何来正常呢?
鹿婆婆点头,说应该是,他应该是想要通过那个孩子与你师父的联系,将你给绑进某件事情里面去;不过听了你的叙述,我觉得他也不一定是恶意……
我终究还是不能够看着他长大,在他八岁之前,也无法左右他的人生,一想到这事儿,我就有些难过。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我得帮老鬼找到他的爱人,另外我也要自己找寻小观音。
我走了半天,找到地方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人。
我叹了一口气,说食脑虫这东西,谁也说不好,蛇婆婆着实是有一些太过于苛刻了,要不要我帮你和_图_书去说一说?
我在下方观摩了好一会儿,最终大着胆子往上爬去,抵达峰顶的时候,我方才发现,原本的那个地方,居然已经坍塌了。
我说我不想他成什么大事,只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像个正常的小孩儿一般。
我没有再与鹿婆婆谈这事儿,而是问起了蛇婆婆的状况来。
是什么人将它给毁去的呢?
听到这话儿,我叹了一口气。
我一愣,说你的意思,是说铁齿神算刘那家伙是故意让我师父转世投胎在那个小家伙身上的?
我说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是不是不用听从铁齿神算刘的话,不用非要在八岁之后才能够与我师父见面,直接将他接回来?
康妮苦笑,说我头中的食脑虫虽然被取出,但本质上,我之前做的一系列恶事,都是经过我理性的思考,虽然食脑虫将我心中的恶念无限放大,但最终我也得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所以师父虽然允许我自由出入,但还是需要带上枷锁,以观后效。
对于这事儿,我并不着急,毕竟虫原那般大,人在其中,宛如沧海一粟,想要找寻,还真的是有点儿麻烦。
我一愣,说谁?
不过现如今她既然这么说,说明内心之中,还是愿意悔过的。
小米儿呜呜哭道:“那人说他叫蝴蝶公子……”
我甚至都没有走麻栗场镇那条路线,生怕跟黑手双城打上照面,尽管我身上的这龙脉之气是我大爷爷王红旗赋予的,而缘由则是南海剑怪的和*图*书责任,但现如今的我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无数人对我恨之入骨,这事儿我能理解,所以暂时之间,不想跟任何公门中人有什么接触。
我这个时候方才发现此刻的康妮并非只有,她的双脚之间,却又镣铐相连。
我愣了一下,指着她的脚下,说这是……
鹿婆婆点头,说虽然我对于灵魂之事,了解得并不多,但转世重生之法,并非需要十成十契合,方才能够成事,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转世重修的修行者呢?事实上,只要超过五六成,问题应该就不多,而即便是有一些排斥,也能够通过后天手段来修正……
走出地下蛇池,我顺着通道往外走,结果瞧见不远处有一人。
仔细回想起来,当日我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黑手双城和尹悦在吵架,随后尹悦跃空而走,不见了踪影,会不会是黑手双城一怒之下,将这洞子给弄塌了呢?
所以我绕了路,在山林中行走了大半天,方才从湘西境内抵达麻栗山。
回程的路上,我显得十分小心。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许多。
我将师父转世重生的事情与她如实相告,然后问她可否有破解之法。
我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没有再去费脑子,而是回到了悬崖半空中的小洞口,进入其中,然后经过一路周折,最终来到了那地底之下的蛇池中来。
鹿婆婆亲自送我,临行前,她告诉我,希望我碰到了小蛇和小米儿两人之后,能多照顾她们一些。
如果是这样,那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