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零一章 帝柳

小米儿点头,说嗯,我可以。
我们没有找错地方,这儿,应该就是蝴蝶公子的潜居之所,而他应该是带着蛇婆婆、额错了,应该是小蛇姑娘来到了这里来。
我看向她,微微一笑,低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师父救出来的……”
瞧见这些,我心中笃定了。
事实上,它之所以能够成长得这么巨大,除了本身的体质之外,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需要不断地吸食血肉。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往阴影处缩去,而另外一个娇嫩的声音则回答道:“小绿,你太敏感了,你闻到的那气味,应该是公子哥儿抓来的那个臭女人吧?”
我点头,说好,又回头对无花道人说道:“你小心一些,有什么不对劲的,别硬拼,交给我。”
在外面的时候还不觉得,然而一入其中,便能够感觉到内中浓烈而凛然的阴气,扑面而来,然而大概是谷内植株茂密、淤泥颇多的缘故,温度却比外面要高个七八度,给人的感觉潮湿闷热,身上莫名其妙就黏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
此刻天色已晚,夜黑风高,星空朦胧,大地一片黯淡,我们缓慢地往前摸了过去。
无花道人点头,颇为自得地说道:“贫道是这虫原之中,对于法阵研究最为透彻的人之一,他的这个虽然布置的十分隐秘,不过周遭的花草却都是我的内应,应付这些,倒也并不困难……”
但是在修行者的炁场感应之中,和-图-书这仿佛静寂无声的世界,却显得格外繁忙,有一种让人心悸的古怪感觉。
如果是寻常的时候,小米儿对于这些简直就是甘之如饴,然而现在却显得十分小心,双手撑着,一边拉着我,一边拉着无花道人,用她的气息将我们都给罩住,然后缓慢移动。
好在无花道人是个老司机,对于道路选择的思路十分清晰,倒也没有把我们带到沟里去。
更有甚者,下面直接就是一个烂泥坑,如果真的踩中了,大半个身子都有可能陷入其中。
说话间,那姑娘从树上翩翩飞起,然后开始找寻了起来。
不过即便如此,它们却还是没有走远,而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一直跟着。
只是这么一个地方,如何能够藏得了那么就,而一直没有被人发现呢?
越往里走,林子越密集,不是那种高大竖直的乔木,而是热带雨林那种树枝密集、各种藤蔓野草疯长的湿热环境,而且大部分的,都是一种类似于桃木的树木,花瓣和果实落在地上,无人去管,天长日久,不断累积,就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淤泥,看上去落叶铺垫,仿佛十分坚实,然而一脚踩下去,却能够把脚踝都陷进去。
这看着仿佛是一片林子,然而认真打量,才能够发现其实就只是一棵树,有点儿像是东南亚巨榕,无数的树枝垂落下来,扎根泥土里,化作了一根又一根粗壮的树枝,茂密的树叶将hetushu•com头顶天空遮蔽了去,看不见头顶半点星光,使得这儿形成了一片相对的空间。
而且下面不光只是淤泥和烂水潭,在淤泥和腐叶层中,有着无数不可知的虫子存在,有的是像蜈蚣、马陆一般的节肢类多脚虫,有的是像蜘蛛、螃蟹一般模样的蠹虫,或者更多奇形怪样的,十分细小,有的甚至肉眼都看不见。
这些血肉,必须是精壮而凶恶的大型野兽或者人类。
类似那些小虫子,则需要成千万上亿的分量才行,而这种东西居然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长成如此模样,当真让他有些震惊了。
他低声告诉我,说这树叫做帝柳。
走到谷口的时候,无花道人拦住了我们,低声说道:“小心,这里除了毒物,还有警戒的法阵,看得出来,那家伙的警惕性其实蛮高的。”
何为帝柳,就是水柳之中的帝王,巨大而茂密的体型和直入地下上千米的茂密根系是它最大的特点,而它另外还有一个名称,叫做鬼柳。
一路上有惊无险,一直来到了一处面积巨大、占地几里的树木之前。
如此持续了大半个小时,我们方才来到了那孽龙谷的深处去。
他信心满满,带着我和小米儿往前走,花丛深处,无数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听得人鸡皮疙瘩层层冒出来。
我们走进这儿来的时候,无花道人的脸色越发严肃了起来。
我看着她在周围找寻了一下,然后开始往树下找和*图*书来,心中一惊,准备图穷匕现了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有一个声音喊道:“小红、小绿,你们人呢?快点来准备啊,公子我今天,要跟美人洞房花烛……”
她的气息属于食物链顶端的那一级,本来无数毒虫鼠蚁对于我们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蠢蠢欲动,然而被小米儿的气息一激,却都又退了回去。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道:“你可以解决么?”
那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房间,而是十来个不同空间联合而成的居所。
不过这里并不黑暗,恰恰相反,一种类似于萤火虫一般的飞虫在树枝之间浮动,闪烁着或者碧绿、或者莹蓝的光芒,使得这儿平添了几分梦幻色彩。
无花道人点头,说对,这玩意如果拥有了意识、成了精,绝对是植物成精的霸主级别,天生就富有绝对的攻击力和侵略性——要不然,我们还是走了吧?
听到他的讲述,我不由得心中一凛,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是一棵食人树?
我说你对外面熟悉,在那儿接应我们便是了,无需多心。
靠近了一些,我方才发现那些身影,却是只有四五十公分、如同芭比娃娃一般精致的小女孩子。
说罢,我又转头看向了无花道人,说无花道兄,你且在帝柳之外等待,接应我们——如果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见机不妙,你千万别逞强,赶紧离开这孽龙谷去。
小米儿与我想到了一起,握着我的手下意和-图-书识地紧了紧。
两人走了十来分钟,方才接近了那核心处的树屋处,这时我瞧见屋子与屋子之间,有身影晃动,下意识地将小米儿拉着躲起来。
我和小米儿藏在阴影处,我用龙脉社稷图将我们两人给包裹住,刚准备靠近一下,一个绿衣少女突然开口说道:“等等,小红,你们有没有闻到生人的气味?”
我当初在虫原的时候,与老鬼一起,将横行肆虐的青衣魃给降服,最终还弄出了一个小观音来,这事儿给无花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使得他对于我的信任是充分的,所以听到我的话,也没有多想,而是朝着我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望着阴气森森的巨大帝柳,无花道人有心离开,然而却又抹不开面子来,说这个……
那是一处十分精巧而别致的建筑,架在离地五六米高的树上,仿佛是藤条或者树枝构建,不过并不粗糙,反而别有一番天然的味道。
有毒。
听到我仿佛提及,无花道人方才应允。
这些是毒虫,另外那些姹紫嫣红的花朵之上,散发出来的花粉也有毒素。
小米儿对我和无花道人说道:“爸爸,无花叔叔,你们两个不要离开我的一米之外,应该就没有问题。”
而无花道人则是走走停停,每隔十几米,就会停下来,与周遭的植物花草沟通,找寻到一处可以避开警戒线的路径去,而实在是绕不过的话,他也会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小心翼翼的破阵和*图*书而出。
她不但是苗疆万毒窟的传人,而且还是天生蛊胎,而蛊胎作为苗疆三大奇蛊之一,对于毒物还是有着天生克制能力的。
我说你有办法可解么?
而那树木的身上,仿佛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将整个炁场包裹,让人感觉越发神秘。
她们长得十分漂亮,背上还有宛如蝴蝶一般漂亮的翅膀,红橙黄绿,色彩各异,身子轻灵,翩翩起舞,就好像是童话王国里面走出来的精灵。
他有点儿退缩的意思,而我这是却瞧见在树木的深处那儿,树枝上居然搭建了一栋房子。
孽龙谷他几十年前来过一次,却并不是这般模样的。
与无花道人分别之后,我和小米儿继续深入,而进入帝柳的范围之内,一直伴随着我们的那些虫子就没有再跟着进来,整个帝柳的树荫范围之内,静寂无声,只有那些萤火虫一般的飞虫在飞舞,还有时不时垂柳落下,微风吹拂,十分静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
啊?
小绿说不是,不是臭女人的味道,是男人的,男人的汗味,啊,好迷人的味道啊……
听到这话儿,我就知道那个蝴蝶公子并非是简单的修行大拿,而是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棘手人物,要不然一甲子之前,也不可能在虫原横行无忌,连青丘峰的青丘老母都得联合百族对付他,而此刻,小米儿的话语也让我们意识到,进这谷中,除了一场恶战之外,似乎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我们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