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零三章 主场优势

这一下不过是佯攻,并不为杀人,而是分散敌人的注意力。
我故作神秘,说我与他乃命运相连,只要他身受危机,我就算是相隔千里万里,都能够瞬间赶到……
就在我跑出了两百多米,前方的树枝突然间活了过来。
我强攻不得,唯有收缩阵型,然后对那家伙说道:“你对他到底做了什么,解药拿来,我们之间的冲突一笔勾销。”
我趁着蝴蝶公子满脸错愕的时候,冲到老鬼身边,一把抓着他的手,然后就从那缝隙中一跃而出。
我原本还指望着老鬼的血匙如果能够发挥作用的话,便通过那玩意打开一道门,暂时离开这个鬼地方,没想到老鬼居然告诉了我这么一个答案。
听到那蝴蝶公子的话语,我的脑子顿时就是“嗡”的一阵响,心底里浮现出来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滴妈呀,这样也行?
那蝴蝶公子笑嘻嘻地说道:“哎呀?你知道啊,我的确有病,不过话说回来,天才的精神总是异于常人的,对于这一点,我还是觉得很自豪的——哎呀,你生气的模样真美,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般的美男子,瞧瞧,你的五官好立体啊,这大鼻子,哎呀呀,那方面应该很强吧,想想就受不了……”
然而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它并没有成精。
我的这判断无疑是十分成功的,在对方充分依托地形对我们形成包围之势前,一下子就冲出了那树屋的束缚,跃http://www•hetushu•com到了外面的林间来。
无花道人曾经跟我说起,这帝柳怪树倘若是成了精怪,天生就是具有巨大支配力的强者。
不管如何,这儿是他的主场。
危急时刻,我的心有些乱,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蝴蝶公子出现在了我的前方,一脸阴郁地看着我们,冷冷说道:“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生气了,你们做得太过分了——那个三只眼,今天本公子就要让你第四只眼,也感受到我的愤怒……”
也就是说,我不但指望不上老鬼,而且还不得不保证他的安全。
您到底是攻还是受啊?
长刀向前,落到了某处树枝之上,劲力在一瞬间被格挡,随后我瞧见屋子的上方垂落下无数的枝杈来,拦住了我这凶猛一刀。
唉?
怎么办?
啪!
然而那蝴蝶公子显然是有些兴起了,迫不及待,都等不及自己的那些蝴蝶女将小蛇姑娘一起抬来,就准备跟老鬼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此刻也是笑嘻嘻地说道:“哎呀,是么,他跟你一样猛么?你别叫了,这孽龙谷是我的地盘,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还是乖乖从了我吧,非要我用嘴堵住你的嘴么……”
刀身斩破藤屋下方的结构,碎屑破开,斩落除了一个巨大的洞口来,我听到头顶上“哎呀”一声叫喊,随后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生成,朝着我这儿锁定下来。www.hetushu.com
什么叫做龙阳之兴?
破!
我捏紧拳头,准备暗暗出手,而老鬼则是悲愤地喊道:“我操你大爷的,你脑子有病啊?”
听得出来,老鬼此刻也是有点儿慌不择路,只有捡些有的没的在这里说,希望能够延缓一下对方的进程。
我又没有打算参与其中……
那就是男同啊,也就是说,那个家伙完全就是个外貌协会的会员,看待事物的角度跟我们正常人完全不同,他只在乎美好的事物,而不在乎事物的性别。
这些由树枝垂落、化作树干的植株并拢成墙,拦住了我的去路。
就在说话的当口,我与蝴蝶公子又过了几招,虽然逸仙刀和三尖两刃刀十分犀利,但那家伙凭借着帝柳的无所不在的树枝,却将自己的周身防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机会。
听到我的话语,蝴蝶公子显然是被迷惑住了,忍不住惊讶地低呼道:“这怎么可能?”
他恢复了之前的气场,冷冷说道:“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他伸出了右手,五指弯曲,猛然一抓,那藤屋突然间就变了形状,墙体之上,竟然像活过来了一般,无数的藤蔓和枝桠转动,竟然朝着我们这边快速蔓延而来。
只是此刻的老鬼不知道中了什么毒,脸色苍白地半躺在地上,脸上尽是豆大的汗珠,仿佛在逼毒,却又没办法弄出来。
在经过了最开始的惊慌之后,蝴蝶公子http://www.hetushu.com这时也是回过了神来。
恐怖而犀利的黑龙之气撕裂无数木墙,斩落出一条道路来。
他哪里知道,我根本不知道老鬼在这儿。
我在夺命狂奔,而逸仙刀则在前面开道,手中三尖两刃刀紧紧抓着,准备斩破一切强敌。
只不过……
从老鬼的角度而言,怎么看都看着不像是受啊……
然而这帝柳的占地面积实在是太大了,巨大的华盖树冠占地足有方圆几里地,无数的衍生树林在这一刻,给我的感觉好像是连绵不绝,没有尽头。
等等,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了,我不想着如何破局,打开场面的僵局,考虑这种有的没的、污得不行的事儿干嘛?
在自己的地盘,蝴蝶公子还是有着强大的自信,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说一笔勾销?当我这里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哈哈哈,刚才小闻说话的时候,我还在琢磨,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能够让他在绝境之中还记得你,只不过你的模样真的让我有些失望,三只眼,你让我想起了三目俊那帮肮脏的野蛮人啊……
而与此同时,我还操纵着逸仙刀斩出。
他有点儿不敢相信,不过除了这个说法,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这个地方来。
就在对方发动的那一瞬间,我将三尖两刃刀猛然一转,然后朝着旁边墙壁使劲儿一劈,在那无数藤蔓蔓延之前,就斩出了一大片的裂缝和-图-书来。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老鬼在我背后苦涩地说道:“靠,那家伙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药,将我一身修为全部拘禁,连血族的手段都激发不出,血匙与我都失去了感应……”
对于我的出现,老鬼也是满脸的错愕,他并不知道我在外面已经把事儿都办妥了,然后才回到虫原来找他的,不过也知道我刚才的话语是在胡诌、扰乱视听。
是小米儿动手了么?
那位长得一副好皮相的蝴蝶公子已经退到了门口那边去,一边操纵着这些来自于帝柳的树枝,一边又惊又怒地问道:“来者何人?”
无花道人曾经跟我说过,这位蝴蝶公子是个贪婪好色的家伙,他做出强掳小米儿师父的事情我能够理解,甚至还为他直抓走小蛇姑娘,而放走了小米儿的行为颇为赞赏,觉得他做事很有调性,颇有一种“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格调,然而此时此刻的表现,却让我大为震惊。
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先离开这帝柳的范围,然后再与蝴蝶公子一决高下。
蝴蝶公子听到,不由得一愣,说怎么可能?
双脚一落地,我便将老鬼放到了我的背上,然后拔腿边走。
逸仙刀从我的剑眼之中陡然射出,破开头顶上的藤屋。
又或者说此刻的帝柳,其实已经被蝴蝶公子所掌控,成为了那家伙的分身。
危急时刻,我没有半分犹豫,三尖两刃刀猛然一斩,一条黑龙之气腾然而出,朝着前方猛然冲去。
而就在hetushu.com这时,我瞧见几个蝴蝶女冲进了屋子里,冲着那蝴蝶公子喊道:“公子爷,不好了,那姑娘被人抢了……”
啊?
我腾身一跃,从那洞口处跳上了藤屋,来不及打量清楚,朝着前方的虚影就是一刀斩去。
我知道蝴蝶公子的厉害,自然不指望一记偷袭能够奈何他,当下也是抽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我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一边与其交锋,一边低声问道:“老鬼,你怎么样了?”
我过来,其实是为了救小蛇姑娘。
他既喜欢小蛇姑娘的风韵温婉,又喜欢老鬼的俊朗帅气,甚至还琢磨着一夜之间,左拥右抱,享那齐人之福。
老鬼此刻应该是十分凌乱的,慌张地说道:“哎呀,哎呀,你特么的别乱动啊,我告诉你,我有一个兄弟,很厉害的,他要是知道这事儿,绝对会打死你的……”
啊?
这家伙一发动起来,天翻地覆,给人的压迫感十分强,我没有心思在这帝柳的范围之内,与对方缠斗,这是一件极为不智的行为,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所以决定撤离。
我余光处已经瞧见半坐在地、脸色苍白的老鬼,这时却淡定说道:“他兄弟。”
我从那撕裂开的口子冲出,然而没有走十几米,漫天的垂柳轻拂而来,就好像是无数的手在舞动,吓人得很。
就在楼上两人做纠缠的时候,我早已经找到了位置,就在蝴蝶公子兴致勃发的时候,我的逸仙刀也是大概估摸着方向,一刀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