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零八章 缘起缘灭

我摇头,说不,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瞧见我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小观音又笑了,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占我便宜,也不要在这个地方啊,你也不瞧一瞧,这儿都是些啥玩意儿……”
小观音点头,说你可知道,满天神佛这般强盛,为何会在短短百年之间毁灭了大半,从此世间进入了末法时代,再无人能够突破顶点?
这是劫数,也是一次大道的自我调节和清理。
这般想着,他顿时就有些迷惘。
小观音这才笑吟吟地说道:“那就好。”
老鬼说对,不过那家伙的身体里逃出一物,却也还是他,我一路追赶,结果后来丢失了他的踪影去,这才回返而来……
老鬼也奇怪,不知道小观音怎么就蹦了出来,问你怎么在这里?
故而三十六层天,又被称之为三十四天。
啊?
我打趣她,说那是我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天地不仁也罢,天心慈悲也罢,都不过是生灵的心态反应,天之道,对于一切生灵,万事万物,都是公平的;宇宙是平衡的,旧日支配者不断吸收元气能量,只知索取,又不像是凡人一般百年而死,死后一切归于自然,而是长生不死,导致两极分化,天地失衡,最终步入量劫,万物归于混沌;而新纪元中,仙魔也好、佛妖也罢,一样如此,最终也会如此。
我摇头,说不知。
老鬼点头,说那是自然。
在老鬼的视线之外,小观音的无影m•hetushu•com手再一次袭来,掐得我腰间软肉一阵青肿。
只不过,现如今的三十四居然并未有死,一如她一般,转世重生了来,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人的野心依旧很大,若是让这样的人成长起来,又将是一场巨大祸劫,或许还会牵连到世间。
我一脸郁闷,大姐,好像是你主动的好吧?
啊?
原来那孩子不但不是他的,也不是隔壁老王的,而是一个大魔王。
小观音跟他谈及了当初蛇仙儿带着刚刚生下来的小孩儿三十四出了寒潭,对她突袭,她受了重伤,脱离了青衣魃的身体逃遁而走,结果在这儿撞上了蝴蝶公子,给他识破青衣魃的身份,囚禁于此,准备侵犯,而她则将剩余的法力将自己包裹住,让其无法有任何动作。
现如今,众神陨落,也是无量量劫。
老鬼尴尬地说道:“这个,应该是吧?不然他难道是隔壁老王家的……”
老鬼刚才本来就是装腔作势,听到我的呼喊,停顿了一下,方才回过头来,笑嘻嘻地说道:“你是弟妹吧,我见过你的照片——没想到你在这儿……”
我开口,说旧日支配者,对吧?
小观音说你先别急着高兴,这事儿跟你可没关系,一般人类的修行者,除非是得证地仙果位,否则你根本吸收不了——不过小米儿却可以,对了,我的乖女儿呢?
盘古开天辟地,浊质者往下,化作厚土,而清则往上,化http://www.hetushu•com作轻天,天之上,共有三十六层,分别是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无色界四天、四梵天和圣境四天,而圣境四天乃虚无之处,是原始大道生化之所,胜境之极,虽然被称之为玉清圣境清微之天、上清真境禹余之天、太清仙境大赤之天,但“三界之上,眇眇大罗,上无色根,云层峨峨”,唯有清静真一之道气弥漫诸天,以彰显大道无形无相之理。
小观音点了点头,说旧日支配者的残暴是一种道,然而却是魔道,大道更替,旧秩序毁灭,新纪元诞生,从虚无之中诞生了盘古,一气化三清,鸿钧授道,随后就有了新秩序;新旧秩序的冲突,在开天辟地之前,而后旧日支配者最大的恶被消灭,其余的则是被赶到了九天之外域,或者零散一些的,被诸神镇压,新神在三千大世界传播文明,后来又有女娲捏土造人,人道大兴……一直到了后来,三十四出现。
然而这个三十四,却是大罗之天中演化而出的域外天魔,趁着圣人融身大道之机,他奇兵陡出,降下灭神之黄昏,最终与无数神灵激战,同归于尽了去。
域外天魔,其实也就是远古神魔,或者说,它便是上一个纪元的旧日支配者。
蛇仙儿?
小观音这个时候笑了,说你既然觉得是,为何不避开我,任我亲你?
她抹了一把脸,将湿漉漉的长发甩到了我脸上来,我闻到了一股植物本草的香味和图书,忍不住问道:“这些真的是什么尸液?”
这会儿她倒是礼貌文静,好像一朵小百花,完全没有刚才呲牙咧嘴的小刁蛮模样。
小观音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说你跟蛇仙儿有关系?
轮回、生灭是宇宙的万物的基本规律,运转的规律,谓之道。
这是反动势力的一次反扑,或者是大道的一次考验。
小观音这才解释,说骗你的啦,这些可都是那毛梓、错了,蝴蝶公子费尽气力培育出来的木系灵液,虽说手段上来说有些卑劣,但是在力量上,却无正邪之分,如果能够将其吸收入体,实力必然会获得一次大跨步式的飞跃……
老鬼告诉我,说蝴蝶公子并未有死。
小观音看着老鬼,说你打算找自己的妻儿?
我赶忙放开了小观音,然后对老鬼喊道:“回来。”
啊?
我点头,说她说众神陨落了,而那儿则是一处黄昏大战的遗迹。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三十四是什么?”
我说这怎么可能,那厮的脑袋都给我斩了下来。
我在旁边傻乎乎地笑,说这是缘分。
啊……
小观音点头,说你猜得没错,他是不可能死的。
我笑了,说原来如此。
小观音说了许多的传说与过往,终于说到了三十四此人的身份来。
我愣了一下,说为什么?
那是圣人居所。
小观音却是回头看向了我,说你可还记得,在寒潭地下那洞穴里,你跟蛇仙儿的交流?
老鬼转身就走,小观音瞧和-图-书见被我轻薄的场面给老鬼瞧见,又娇又羞,使劲儿踩了一下我的脚背,又掐了一把我的腰。
听完这些,老鬼感叹,说当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世间的平衡被破坏,大道就会降下量劫,天地初开龙汉劫、第二无量量劫巫妖之战,第三无量量劫封神之战,皆是劫数的应验。
小观音叹了一口气,说事实上,在众神存在之前,在上一个纪元,还有神灵,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它们无比残暴,将人当做畜牲,万物为牛马食物,用恐怖统治世界,这些神灵,后来被称之为……
蝴蝶公子无法,便将她纳入帝柳之中,一直监禁着,用时间慢慢磨砺,一直到帝柳倒下,她终于得以解脱,这才走了出来。
我说对呀。
听到这儿,老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随后,她回过头来,对老鬼说道:“那小孩儿的确是蛇仙儿生出来的,不过却是三十四那老魔头借了她的肚皮而已,跟你没有半分的关系;不但如此,蛇仙儿现如今也成了他的帮凶,而且想要让她回头,也已经是没有半点儿办法了……”
老鬼在旁边瞪了我一眼,然后恭敬地对小观音说道:“请继续……”
小观音极具侵略性的目光让我有点儿吃不消,旖念又起,忍不住去揽住她的腰,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老鬼的话语:“老王,那个蝴蝶公子……哎呀,我操……当我没来!”
小观音喜滋滋地说道:“你想说你不hetushu.com嫌弃我,对吧?”
小观音伸手过来,勾住了我的脖子,说怎么,你不打算娶我?
我慌了,赶忙举手,说不,没有,我对毛主席发誓,绝对没有。
她在别人面前温婉如水,是个娇羞文静的女孩儿,也唯有在我跟前方才会肆无忌惮。
他有点儿懵。
小观音笑了,说对哦,你肚子里面,就有一位,我却是忘了。
小观音说他的本体,就是庚申太岁毛梓,作为天干地支之神灵,对于偷天换日之术,最是擅长,就算是你斩断他的头颅和手脚,刺破心脏,他依然能够金蝉脱壳,保存性命,除非是运用繁星周天之力,将其禁锢了住,然后用那星辰之力不断洗刷,将其神魂燃烧,方才能够灰飞烟灭了去……
小观音冲着老鬼甜甜一笑,说谢谢老鬼哥哥。
说到这里,小观音一脸严肃地说道:“所以,我们依旧需要找到蛇仙儿和三十四,不过不是团圆,而是将那祸乱,掐灭于未燃之时。”
听到这儿,老鬼叹了一声,说唉,本指望从他嘴里掏出蛇仙儿的下落,可惜还是让他给跑了。
小观音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觉得那个小孩儿,是你儿子?”
我对小观音说道:“刚才砍树的就是老鬼。”
老鬼的话语让我郁闷不语,然而小观音却是一跃而起,笑嘻嘻地冲着我说道:“好啦,你还真的打算占我便宜啊?”
我忍着疼痛,问老鬼刚才想跟我说些什么。
老鬼虽然是早就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还是一脸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