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一百一十一章 隔壁老王,他只是一个传说

再说了,就算问了,布鱼也不一定清楚。
我不知道。
那人言之凿凿,说谁知道,不过我跟你说,这消息应该是没差的,刚才你猜我瞧见了什么?陆左,苗疆蛊王,他把一字剑的那把石中剑交给了这位饼日天,你说说,这事儿有假?
“对啊!你们相信,前几年的时候,荆门黄家朝堂之上有黄天望,黑道之中有邪灵左使黄公望,还有一个神灵见首不见尾的黄泉杀手黄若望,再加上黄门郎此人,天纵奇才,在江湖上不可一世,见谁吞谁,结果人隔壁老王硬是凭着一己之力,将江湖第一世家给整残了去,这样的牛波伊人物,唉,只恨生平未能与之一见啊……”
众人纷纷称叹,认可了他的说法,也称赞起了陆左的高风亮节来。
胖子挥了挥手,说别说了,慈航别院一帮娘们磨磨唧唧,我早不在那儿干了,现在跟着小柒姐这儿,跳槽了。
“对呢,他大爷爷可是王红旗……”
我们走进小厅去,这才发现里面的人也挺多的。
我上前,拦住了小观音的肩膀,十分霸气地说道:“过去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吧,从现在起,你记住她是我女朋友就行了……”
我说还能跳槽呢?
小观音笑了,露出了一口白牙,说对呀,就是我。
不过当牧师说起那一句“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的时候,小观音还是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啊?怎么可能,那黄门郎不是病死的么?”
这是一把短剑,碧绿色,瞧模样好像是玉质的。
我说道:“这是龙脉之中凝结出来的真龙之灵,别人传给我的,现如今我便转赠于你吧。”
随后就是婚礼仪式,譬如新郎讲话啊,家长讲话啊,以及牧师问话之类的,都是很传统的仪式。
大家聚在小厅这儿聊着,没多久,方志龙赶了过来,挨个儿握手,我们都笑了,说大舅哥,我们今天虽然不能出面,但可都是黄胖子家的人哦,不能欺负俺们家胖子。
小观音怕热闹,于是跟我躲在了一处角落,两人端起一杯鸡尾酒,一边浅尝辄止,一边低声说着话。
听到我这般说,小玉儿方才点头,而余曼曼接了过来,将其融入体内,顿时就激动得泪花儿直流,旁边的杂毛小道瞧见,嘻嘻地笑,说你们南海一脉当真阔气,搞得我都想要加入了……
方志龙红光满面,说哪能呢,毕竟是我的妹夫,疼都来不及呢。
婚礼过后,自由活动缓解,新人拍和图书照啊,以及冷餐会时间,前来参与婚礼的有三四百人,各行各业的都有,黄胖子特地找到了我们南海一脉的人,再加上杂毛小道,然后我们去了妆容,在一起拍照。
千秋霸业岂是修罗道
我瞧见他愣神,捶了他胸口一拳,说嘿,你今天新郎官,可别让你的新娘看见你瞧别的妹子流口水时的猥琐模样啊,到时候要真的吹了,可别怪我。
黄胖子双眼发直,愣了好一会儿,方才伸手举起了大拇哥儿,说牛……逼!
黄胖子说我也没有想到,陆左过来的时候,就简单说了两句话,说什么子承父业,这把石中剑给我,希望我能够继承我父亲的法统,能够走得更远。
说罢,他从有点儿紧绷的白西装下面,摸出了一把剑来。
我本来打算着自己用,现在既然给架上了这儿来,也就只有忍痛割爱了。
小玉儿伸手过来,揽着余曼曼的肩膀,说我开宗立派了,这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下一代——嘿,各位师叔师伯们,都记得给见面礼啊……
我也有点儿激动,说陆左在哪里,我去见见他。
听到小玉儿的话,老鬼倒是大方,走上前来,摸出了一颗火红色、鹌鹑蛋大的宝石珠子来,说道:“我与小玉儿是同门师姐弟,可不能太抠门——这珠子是我从一头熔浆蟾蜍的体内逃出来的,拥有避火的奇效,如今便赠予你吧。”
“乖乖,这真的不得了。”
到底有什么事情,比过来见证故友儿子的幸福更加重要呢?
听到这话儿,我叹了一声可惜,不过也没有觉得有多遗憾。
对于我们的到来,黄胖子十分激动,紧紧握着我的手,好一会儿,方才发现旁边的小观音。
我双手一摊,摆手说道:“只有这一条,别无其他了……”
旁边一长得比黄胖子还肥半圈儿的家伙朝着我恭恭敬敬地喊:“王哥,又见面了。”
我们跟着黄胖子来到了婚礼现场不远处的小厅,他领我们到了门口,远处有人叫他,他告罪一声,然后匆匆而走。
哗……
瞧见老鬼如此大方,我也不甘示弱,走上前来,说哎,我这儿刚凝练出一点儿好货,本来想留着的,结果被你那师叔一弄,我倒也不能太过于小气了……
黄胖子点头,说对。
他一看,双眼顿时就直了。
我愣了一下,说你、哎你叫啥来着?
纤指动红袖舞妖,笑看四方风云缠绕
我这才想起来,这妹子却是我们之前防卫京畿的时候,遇到的那条恐怖巨鳗,那家伙堪称恐怖,一http://www.hetushu.com身电力十足,后来被收服之后,跟布鱼离开了去,却没有想到最后是被小玉儿收做了徒弟。
“青锋催人老,谁记三尺红绡
一声长叹之后,那人颇为忧伤地说道:“隔壁老王啊,他只是一个传说了,现如今,想再见到这样的牛逼人物,恐怕是不行咯……”
我一愣,说陆左也来了么?
老鬼说算了,低调一点,你这家伙将荆门黄家的前、今两人家主都给宰了,再公然露面的话,也太不给人黄天望面子了,他毕竟还在那个位子上坐着呢,就算是做做样子,大家的脸上也说得过去。
我们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圈子,看样子也是修行圈儿的人。
杂毛小道笑了,说那就算了,我还是安安稳稳地当我这茅山宗掌教真人吧,毕竟是有场子的,好过你们居无定所,四海漂泊……
“唉,我听说那个王明可不得了,他之前在京都的时候,一剑便将天下十大之中的三绝真人给败了去,这事儿可做得了真?”
那胖子恭敬地说道:“我啊,秦小胖,猪狂秦小胖……”
瞧见这活灵活现的小金龙,众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而余曼曼也是两眼冒光——倘若说刚才老鬼的辟火珠还只是高兴,那么这一条小金龙,却堪称为惊喜了。
他今天也是忙,毕竟前来的宾客,大部分都是慈元阁这边的关系和朋友,所以简单招呼一下,又走了。
黄胖子点头,说对,他听到了我结婚的消息,又明白了我跟老头子的关系之后,特地送来了这个,当做是贺礼。
这条小金龙是我与小观音双修之后,利用龙脉社稷图里面的龙脉之气凝结而出的,费了不少的气力。
我握着她的手,含笑以对。
我表示了解,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黄胖子笑嘻嘻地伸手过去,说妹子你好,鄙人黄小饼,外号饼日天,敢问芳名?
余曼曼?
杂毛小道说加入南海一脉的,也有真龙之灵?
这些人在房间里聊得热火朝天,而我们的到来更是平添几分热闹。
黄胖子说陆左虽然走了,但萧克明却在,我把他安排在那边的小厅了,都是自己人,你们去那儿就是了,免得有个什么民顾委的狗腿子在,到时候彼此难受。
“嘘,我跟你们说啊,知道荆门黄家为什么会衰落不?因为荆门黄家惹了隔壁老王,这事儿你们都知道吧,之前的时候,荆门黄家对隔壁老王赶尽杀绝,可结果呢?前代家主黄门郎,这一代的家主黄门郎,都死在了他手中。你说前后和图书两代家主都死了,搞得现在连扛旗的人都弄不出来,荆门黄家能不衰弱么?”
他仔细打量了小观音一会儿,慌忙摇头,说哦,不,不是,还好不是。
如此一番玩闹,黄胖子说怎么没把我干女儿带过来呢?
小观音微微一笑,说小观音。
我心中思量,突然间灵光一闪,惊讶地说道:“这是你父亲的成名法器,石中剑?”
迎风浴血女儿几多娇
一阵寒暄过后,我给大家介绍起了小观音,几个女孩子不断调侃我,说找了一个大靓女,真的是很不错呢……
老鬼有些羡慕地说道:“陆左这人当真不错,心胸开阔,一点儿也不拘泥于外物,这玩意,倘若是寻常人,有根有据有传承,谁会嫌自己的手段多啊,而他能够把这剑还给你,当真是天大的人情呢……”
他们围在一块儿,一边用餐,一边说着话儿。
这小金龙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却与我之前粉碎的那条差不多一般,唯独是四爪,差了几分,不过对于场中大部分人而言,却也都是十分罕见之物了。
“鬼扯,我跟你讲哦,我在米国有熟人,别人告诉我,黄门郎死在了拉斯维加斯,尸体都给外国佬拿去做了研究,据说是投靠了魔鬼,恐怖得呀——据说那时候黄门郎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修为,再加上黄泉的黄若望,两人围攻王明,结果还给反杀,你说说……”
我们这边扯着淡,旁边的布鱼和小观音却聊了起来。
她看着我,眼睛忽闪忽闪,仿佛有水一般。
输嬴难求美人笑……”
听到我的话语,余曼曼还没有说话,小玉儿赶紧来拦住。
心无鞘难画难描,笑问天下谁狂谁傲
毕竟如果我说这小金龙是我自己凝练而出的,几乎就等于承认那十分之一的龙脉之气就在我的手中,而布鱼又是黑手双城的手下,我多少还是得防备一些的。
那人说道:“今天结婚这位,黄小饼,也就是慈元阁的首席供奉,你们知道他爹是谁么——一字剑黄晨曲君!”
众人点头,说好嘛、好嘛,你说。
除了黄胖子刚才说起的杂毛小道之外,还有这儿的地头蛇朱小柒和小玉儿,另外布鱼哥也在这儿,另外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看着倒是挺面熟的,但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又说不上来。
我笑了,说你若是舍得抛开茅山宗掌教真人的位置,我们倒是双手欢迎。
秦小胖说又不是签了卖身契的,肯定能跳了。
我们都笑了,而这个和图书时候,黄胖子说你们来得有点儿晚,要不然能够跟陆左见上面。
黄胖子吓得一身肥肉直颤抖,说你是邪灵教掌教元帅弥勒的小师妹?
(全书完)
小观音却很认真地点头,说对,我就是你想的那个小观音。
我这才想起来,说哦,你是慈航别院的那四大护法之一,对吧?
黄胖子点头,说对,说句实话,我之前跟这个陆左并不算熟悉,只是听说过了一些他的事情,觉得这人很不错,现如今一接触,方才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我笑了,说我现如今也用不着它,不如就留给小余,让她以后的修行道路,少走一些弯路吧……
我与她碰杯,饮尽杯中酒,然后笑着说道:
毕竟我知道陆左住在哪儿,改天闲了,去找他玩玩,也是可以的。
黄胖子说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们来得早一些,或许就能够见上面,他刚才的时候有事儿,就先走了——你们前后相差半个小时,要不然就碰到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问,而是说道:“陈老大没有过来?”
小观音冲着我笑,说我们之前认识,说一些以前的事情。
“听说隔壁老王不但是南海一脉,他还是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的人?”
如此玩闹一番,我们的肚子都有些饿了,于是过去自助餐那边用餐。
我刚才之所以撒谎,就是因为布鱼在场。
啊?
余曼曼先前的时候凶猛异常,然而做了小玉儿徒弟之后,却十分温顺,就像一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一般,冲着老鬼甜甜一笑,说谢谢师叔。
随后有人叹道:“如此说来,这饼日天可算是南海一脉了——我的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位可就真牛波伊了。”
梦里江山日月相照
我笑了,说对哦,怎么感觉这么奇怪?要不然咱就光明正大地来?
“那可不是?我告诉你们,这一次京畿之战,力挽狂澜的,可就是南海一脉的这两位扛旗人物。”
毕竟是别人的家务事,我去问的话,未免有些不合适。
我跟萧克明聊了两句,他告诉我陆左的修为损失大半,现在在想办法恢复,刚才听说有办法,就过去看了,他在这儿顶着,晚上的时候也会跟着过去。
我说她最近心有所悟,便留在家里闭关了;再说了,你这儿人多眼杂,我若是带了小米儿过来,目标未免太大,到时候真的再闹出个什么动静来,这不是给你婚礼添堵么?
“我操,你这样说,那隔壁老王岂不是顶天厉害了?”
瞧见当初的敌手成了相聚一堂的朋友,我突然间有点儿感慨人生hetushu.com的奇妙。
江湖论英豪,千秋名大浪淘
我说你……哎?我这个记性,你叫啥来着?
我吸了一口凉气,说这可是飞剑啊,它之前不是被你父亲传给了陆左么,为何会还给你呢?
我听到感觉有点儿奇怪,因为在我的想法里,黑手双城是一个极重情义的人,凭着他与一字剑黄晨曲君的关系,黄胖子结婚,他是一定会到场的。
她说着礼物太过于贵重了,可不敢收。
黄胖子说这有什么,你和老鬼可是拯救京畿一役的大英雄,怎么搞得跟通缉犯一样啊?
布鱼说对,他最近有一点儿忙,就派我作代表了。
事实上,我更想问一下布鱼关于五姑娘山神仙府中,黑手双城与尹悦的争吵,然而想了想,觉得跟这婚礼欢乐的气氛有点儿冲突,想想还是算了。
那女的老老实实地说道:“我,余曼曼,上一次给您教训过后,就听你的话,去了东海,跟玉儿姐混着……”
她笑吟吟地说道:“隔壁老王,你有什么看法?”
唉……
旁边那女的也冲着我,恭敬地招呼,说王哥。
聊着天,那边有人过来,说仪式开始了,我们便离开了小厅,走到了装扮过后的草地上,各自找位置就坐之后,在激情澎湃的《结婚进行曲》中,黄胖子挽着身穿雪白婚纱的方怡入场,后面有两个三四岁的花童,金童玉女一般,一边走,一边撒花。
瞎扯几句,我走过去,笑了笑,说聊什么呢?
另外一人说道:“对啊,之前荆门黄家还说要跟慈元阁直接竞争,要将他们赶出江湖呢,结果呢,呵呵……对了,我跟你们说一个小道消息,你们可别说出去哦。”
众人纷纷议论,有人说不可能吧,不是说一字剑没有子嗣么?
黄胖子一愣,说小观音?这个名字倒是很别致,不过听起来感觉怎么有点儿耳熟呢——我操,小观音?难道是……
我瞧见一个光头说道:“瞧见没有,这阵仗,慈元阁没有倒,反而是荆门黄家败落了啊……”
说罢,我右手伸出,中指和食指并拢,微微一用力,却有一条活灵活现的小金龙浮现而出。
我和小观音在不远处,竖着耳朵听着,当他说到这儿的时候,小观音举起了杯子来,冲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之前爆料的那位说道:“那可不是?南海一脉,处去最早一辈的妖魔鬼怪之外,第二代的一字剑黄晨曲君、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据说千通集团的王千林,也是南海一脉;再到这一辈,隔壁老王王明,燕尾老鬼,这可都是响当当,顶了天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