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三章 我在哪

“妖术!他用了弥勒教的妖术!”站在最左首的弓手王先生突然像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般,大叫着丢下木弓,撒腿儿就跑。两行热尿顺着裤腿儿淋漓而下。
“果然是弥勒教的人!”不幸被他盯上的苏先生踉跄两步,两条腿捣腾的更快。“天可怜见,刚才我居然还替他说情。这下惨了,即便今晚逃得性命。日后官府追究起来,也说不清楚了。老天爷,我苏明哲到底造了什么孽,居然让我惹下这抄家灭族的麻烦!”
“这里是徐州城,大元朝河南江北行省归德府徐州城!”猛然间意识到朱老蔫现在是被弥勒佛上了身,未必清楚人间俗事,苏先生像倒豆子一般接连补充。“徐州城西南斜儿坊骡马巷啊!弥勒爷,您,您这是怎么了?爷,爷您的刀子,妈呀,饶命——!”
于是梦境变成了游戏,其他所有人都变成NPC。只是游戏里的那个Boss,被杀后居然不掉装备!
“轰!”如同油锅里放入了半碗冷水般,萧瑟寂静的暮色里,忽然跳出了无数人影。跌跌撞撞,没头苍蝇般四下乱窜。
“少废话!这里是哪?你们又是干什么的?”朱大鹏听得不耐烦,刀尖向前点了点,继续追问。
“弥勒佛走了?!”苏先生愣了愣,在自己心里偷偷嘀咕。他以前看过别人请神,神一走,巫婆表现出来的状态,与朱老蔫儿现在几乎一模一样。
“既然神走了,就别怪苏某不客气了!”心内瞬间转过了无数个主意,苏先生认定的最佳选择,还是趁机把朱老蔫给捅死,将功赎罪。又偷偷看了一眼魂不守舍的朱老蔫,他用袖子遮住自己的右手,手指慢慢向刀柄处伸,三寸,两寸,一寸……
人在遭遇到突如其来的打击,或者难以理解的事情之后,往往会本能地自我麻痹。身处于一三五一年秋天朱大鹏就是如此。
“哎呀!”朱大鹏疼得跳了起来,一把将羽箭扯在了地上。出血了,好疼,头也开始发晕http://www.hetushu.com。口袋里居然没有红瓶子和蓝瓶子可吃!而对面,刚才被自己劫持的那个家伙和另外两名打扮跟他差不多的人,正在哆哆嗦嗦地拉弓。其他一群叫花子般的家伙则拿着木棒、皮鞭之类的东西,跟在弓箭手身后大放厥词。
“父老乡亲们不要怕,红巾军只杀鞑子,杀贪官污吏,不杀百姓!”头裹红巾的壮汉骄傲地举起刚抢来的铁尺,振臂高呼。
笑话,这简直是朱大鹏自打记事以来,见过最荒唐的事情!在陌生的世界里,这些人分明是一伙的,自己才是他们所有人的对立面儿,怎么可能被如此拙劣的手段威胁到?
“杀!”一瞬间,朱大鹏就顾不上思考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了。跳起来,直扑正在放箭的李先生、苏先生和另外一名衙门里的弓手。
作为资深技术宅,他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试试弓箭射在身上疼不疼。如果疼的话,则自己会被痛觉刺激醒。如果不疼的话,则说明自己的确是在做梦,照样能顺利醒来。
当时他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恶作剧,设计了类似电影《楚门的世界》那种场景,准备看自己的笑话。然而在花费一些时间,发现所有陌生人都不像在演戏,周围布景也过于逼真之后,朱大鹏又自我麻醉地认为,自己是在做梦。眼前一切,都是梦境,只要自己找到梦境与真实的差别在哪,就立刻从梦境里边走出去。
梦是没有颜色的。除非梦里边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当一个人自我麻醉到极限程度,所有思路都会围着假设转。
“饶命——!”这两个字和相应的动作,也是南北通用,四海皆准。朱大鹏猛刹了一下没刹住,差点从苏先生脊背上直接踩过去。好在他身体今晚的协调性,远远超过了平日。关键时刻腾空而起,掠过半丈多远距离,在距离苏先生头顶几寸处稳稳落地。旋即猛地一个转身,刀尖下压,指着苏先生的鼻子喝道:hetushu.com“别动!再动就真捅下去了!”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操着陌生古怪的方言,跟自己不断吱吱歪歪。有人恶声恶气,有人佯装可怜,但目的都是一个,让自己放掉被抓住的家伙。
见到浑身是血的朱老蔫拎着杀猪刀扑将过来,呐喊助威的白员和小牢子们魂飞魄散,立刻丢了手里的皮鞭、木棒,落荒而逃。
所以稍稍一愣神之后,他就以自己都无法相信的熟练动作,从李先生的尸体上拔出了那把惹祸的杀猪刀,拎着它,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用无比生硬的普通话喊道:“站住!不要跑!再跑,我就放大招了!”
刹那间,无数人在大声呐喊,无数双粗糙的大手拎着削尖的木棒,从一栋栋低矮的茅屋中冲出来,汇成一股毁灭的洪流。
“芝麻李,芝麻李的兵将,打进城里来了!”
紧跟着,“蹦蹦蹦”连声脆响,三支羽箭从背后破空而来,两支插在了大胖子的尸体上,最后一支,却正中朱大鹏左肩膀。
弥勒教,喝清水,吃青菜,念声佛号,刀枪不入。想想麻孔目生前硬栽给朱老蔫的罪名,弥勒教大智分堂副堂主!苏先生的也是浑身发软,把手中弓箭朝地上一丢,拔腿就步了王先生的后尘。
“杀人啦,杀人啦,弥勒教的妖孽当街杀人了!”跑到远处偷偷回头张望的白员和小牢子们恰恰看到此景,扯开嗓子,声嘶力竭。
睡觉前还在电脑旁打游戏,领着一群网络小弟大杀四方。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变成了什么朱老蔫儿!还被一名衣着古怪,浑身散发着汗臭味道的大老爷们朝脸上尿!这种事,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
“不动,不动!”苏先生头皮一阵阵发麻,高举着双手做僵尸状,“爷爷饶命,弥勒教的爷爷的饶命!”
“老爷饶命,我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没断奶的婴儿!”苏先生又给吓得一哆嗦,求饶的话脱口而出www.hetushu.com。说完了,才发现自己好像答非所问。赶紧又磕了一个响头,慌慌张张地补充道“小的是衙门里的弓手,大前年才买到的这个位置,从没干过,不对,是还没来得及干任何昧良心的事情!弥勒爷,饶命——!”
毁灭的洪流,瞬间横扫一切。哭喊声,哀求声,怒骂声,刀枪碰撞声和房屋倒塌声,转眼成了傍晚的主旋律,令所有闻听到它的人,都迅速陷入疯狂。
“杀贪官,均贫富!是爷们的跟我上啊!”
“快跑,快跑,朱老蔫把麻孔目和李先生都给捅了!”
“小的,小的先前不知道您是弥勒教的老爷!”苏先生以为自己的口音引起了误会,赶紧掰弯了舌头,学着大都、永平一带的腔调补充,“如果知道您是弥勒教的老爷,就是再借小人三个胆子……”
一个个拦路者被打倒,无分贫富贵贱。一扇扇院子门被撞开,无分华丽简陋。一栋栋房子被点燃,再也分不清哪个是茅草屋,哪个是青砖碧瓦。
武士对弓手,贴身近战乃为王道。多年玩游戏养成的习惯,在他的思维里已经形成了定式。
暗红色的天空下,朱大鹏却对周围传来的嘈杂声充耳不闻。杀人了,并且一杀就是六七个。虽然以往的虚拟游戏中,他杀掉的敌人数以百万计。但是没有任何一次,给他的感觉如同今晚这般真实。
公元一三五一年八月十六,芝麻李伙同兄弟八人,义民九千,攻克黄河南岸重镇徐州,天下震动!
并且这些陌生人连最基本的谈判技巧都不懂,居然放人的结果,还是难逃一死。更令人气愤的是,那个几乎长成了正方形的蓝眼睛死胖子,还拿其他陌生人的性命来威胁自己!
“当啷!”已经捅到他眼皮底下的杀猪刀,忽然掉在了地上。再看朱老蔫,一瞬间就像被抽空了全身力气般,软软坐倒。两眼呆呆地看着正前方,嘴里喃喃说道:“徐州,我怎么会到了徐州?我昨天睡觉时还在邯郸的家中,不对,一和图书定是哪里出错了,一定是……”
正如他事先预料,箭,射在身上,果然不疼。然而那些在梦里被杀掉的人,血液居然是耀眼的红!
“杀鞑子,不杀百姓!”一瞬间福灵心至,苏先生也大喊着撩开外袍,从半旧的红色小衣上撕下两条布,一条缠在自己头上,另外一条双手递给朱老蔫。
“别废话,这是哪?快告诉我这是哪?”朱老蔫的眼睛越来越红,死死盯着苏先生,刀尖不断下压。
“红巾军,红巾军。喝符水的红巾军,刀枪不入!”
然而当他凭着身体里遗留的本能抓起刀子,并将朝自己脸上撒尿的家伙拎在手里之后,整个世界瞬间就变了模样!
他跑得快,朱大鹏追得更快,一转眼,刀尖已经又瞄着后心画影儿。可怜的苏先生吓得魂飞魄散,脚一软,“噗通”摔了个狗啃屎。又哭泣着向前爬了两步,双手高高举起,“饶命——!”
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之际,耳畔忽然传来一声惨叫,猛抬头,只见先前逃走的同僚王先生,被一名头裹红巾的壮汉,带着一群百姓如同追野狗一样追了过来,一砖头拍倒在地,棍棒齐下,转眼间就没了动静。
不是玩笑,不是梦,也不是游戏,那自己到底在哪里?!还没等朱大鹏的脑细胞给他杜撰出第四个答案,身背后再度传来了喊杀声,“抓妖人!”“抓妖人给麻孔目报仇!”“妖人,还不放下兵器,速速送死?”
“杀鞑子,杀贪官污吏,不杀百姓!”平素见了王先生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百姓们,此刻却像脱胎换骨一般,扯开嗓子,大声重复。随即,跟在壮汉身后,转向下一个街角。
“快跑,快跑啊!朱老蔫是芝麻李的暗桩,杀官造反了!”先前试图帮助麻孔目捉拿朱老蔫归案的邻居们跑得更快,一边逃,一边将自己推测出来“事实”四下传播。
“杀啊,杀鞑子,迎李爷进城啊!”
三名弓手的胆子比他们略大一些,对准朱老蔫的胸口又放了一轮箭。然而m.hetushu.com弓手们的准头实在太差,仓促间射出的羽箭连朱老蔫的汗毛都没碰倒一根!
但是,他现在却不能吐。他必须弄清自己身在何处?那个死去的胖子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什么弥勒教徒?这里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什么关系?到底要怎样才能找到一条通道把自己送回去?
“弥勒教?”朱大鹏愣了愣,满头雾水。他的耳朵和舌头已经渐渐适应新的环境,很神奇地听懂了这里人所说的话,并且以类似的腔调与对方交流。但思路,却无论如何都跟不上趟。
血是粘的,喷在脸上还带着体温。敌人会怕,杀掉带头的几个之后,其余的会一哄而散,而不是像以往游戏中那样继续冲上来给自己涨经验。每一名对手临死前的表情,都非常逼真,并且还会大小便失禁,恶臭的味道令人恨不能将自家肠子都吐出来。
仿佛与纷乱的叫嚷声相呼应,城东、城西、沿着朱雀大街两侧,猛地窜起了数道浓烟。火光从院子里跳了出来,带着妖异的红色,直冲云霄。
只剩一个李先生,还想着给自家侄儿报仇,继续哆嗦着朝弓臂上搭箭。已经彻底弄不清是游戏还是现实的朱大鹏哪肯给他更多的机会?!三步两步冲到近前,杀猪刀借着惯性朝此人胸口处一捅,“噗”,刀刃贴着肋骨的缝隙扎进去,直接把李先生穿了个透心凉。
“杀鞑子,杀贪官污吏,不杀百姓!”暮色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大声响应。无数火头在徐州城内点起来,将整座城市,照得如白昼般明亮。
“杀鞑子,不杀百姓!”几名躲在百姓家门洞里避祸的白员和小牢子也都受到提醒,大喊着跳出来。或者撕开自家贴身穿的暗红色小衣,或者从死者的尸体身上撕下染血的布条,手忙脚乱地绑在头上。然后重新抓起铁尺、皮鞭和木棒,如得胜归来的士兵簇拥着自家将军一般,把朱老蔫护在队伍正中央,继续大声高呼,“杀鞑子,不杀百姓!”“杀鞑子,不杀百姓!”“杀鞑子,不杀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