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五章 佛子

飞起来的感觉,真好!
然而,没等自己把钱攒够,姐姐的尸体却被从巡检家送了出来。一尸两命,说是难产。但朱老蔫分明在姐姐的脖颈和手腕上,看到了一道道青紫色的伤痕。
姐姐没了,仇人也死了。朱八十一在这世界上,已经别无留恋。
妾的地位,等同于家奴。
砍柴、挑水、洗锅、捆猪,清理粪便和血迹,洗猪肠子。
直到有一天,少年的眼睛里出现一抹柔柔的绿色。
衣服是用一种非常细密的织物做的,朱大鹏分辨不出它的质地,却知道它的价值肯定不会便宜。再低头细看,身下的宽大木床,脑袋下的绸缎枕头,还有窗子旁那个边缘处雕刻着精致花纹的书桌,一件件,一样样,竟然从内往外透着股富贵气。
眼睁睁地看着花轿进了达鲁花赤大人的家,朱红色的门轰然紧闭,将门内外隔成两个世界。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很大,很糙,上面布满了老茧,指关节处明显比正常人粗出了一整圈,那是因为常年在冷水里劳作的缘故,里边的腱鞘已经变形。而在上个世界的记忆中,他的手指却是又细又长,除了钢琴之外,只敲过键盘。
正暗自庆幸间,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张令人讨厌的面孔。苏先生满脸堆笑,媚媚地问道:“佛子大人醒来了,需要净面更衣么?小的,小的这就给您把丫鬟喊进来!秋菊——!”
他的命运,亦无比坎坷。
好在老天有眼,去年那个巡检突然在摔跤m•hetushu•com时,扭断了脖子,死得凄惨无比。
弓手李先生找上门来,百般刁难。
成亲的那一天,朱老蔫跟着花轿,走过一条街,又一条街。
两股来自不同世界的能量流,在黑暗中纠缠、碰撞、毁灭、融合。
苏先生被吓了一跳,后半句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红着脸,摆着手,拼命朝后退去,“大人,大人开恩。小的,小的粗鄙之躯,实在,实在无福承受大人的怜惜。”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也许是几千万年。
看到他一幅三贞九烈的模样,朱大鹏不禁哑然失笑。笑过了,怒气也就消了。无可奈何摇了摇头,快步走到书桌旁。端起桌子上的茶壶,嘴对嘴鲸吞。
师父是个酒鬼,无儿无女,对他这个唯一的徒弟也不甚喜欢。每天就是逼着他拼命干活,干活,稍不如意,立刻拳打脚踢。
只是,傍晚的阳光怎么如此刺眼。什么东西逆着傍晚的阳光飞了过来,是传说中的太岁么。
小混混们拿了肉不给钱,没心思去争。
当朱大鹏再次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正午。阳光透过淡绿色的纱窗照在涂了桐油的地板上,荡漾起一团团暖洋洋的绿意。
从此,他再也不能接受姐姐的抚摸。哪怕逢年过节,也只能走到巡检大人家的后门口,隔着门缝跟姐姐问个好。然后在家丁们鄙夷的目光中,接过姐姐给做的一双布鞋,几套足衣。
来自天空的白光,协裹着汽车、电和-图-书脑、互联网和虚拟世界,与八十一的灵魂撞在一起,轰然炸开,然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难道又穿了?!”朱大鹏愣了愣,迅速跳下床,光着脚四下张望。“这回看样子待遇不错!至少是个富贵人家!”
一颗绿色的幼苗,突然从黑暗中钻出来,茁壮成长!
朱老蔫一忍再忍。
他不敢还手,不敢求饶。他痛恨自己,为什么只能是癞蛤蟆?为什么永远没有飞上云端的那一天。哪怕是短短一瞬,也胜过千年万年。
但是姐姐却被巡检大人强拉回府邸中做妾了。那个巡检已经五十多岁,比朱八十一被洪水冲走的爷爷年纪还大。
黑暗,无边的黑暗。
朱老蔫很开心,虽然巡检姐夫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但有了男孩,姐姐在巡检家的地位就保住了,至少,不会在年老时被赶出门外,衣食无着。
我是朱老蔫,杀猪的。从八岁起就跟着师父学杀猪,劁猪,给猪褪毛,洗猪肠子,一年四季不得停歇。干不好,就被师父打一顿。干得好了,也不过是饭菜里多一勺子大油……
“佛子大人,小心茶凉!”苏先生赶紧开口劝阻,又怕逆了眼前这位佛子的性。眼巴巴地看着朱大鹏把一壶凉茶给喝干净了,才双手接过茶壶,低声补充道:“大人如果想喝水的话,晃晃床头那个铃铛就行了。您是万金之躯体,出了事情,小的们可担待不起!”
泼妇派遣孩子来偷肉骨头,睁一眼闭一只眼www•hetushu.com,几根骨头而已,谁吃不是吃呢。
生活突然亮了起来,朱八十一开始拼命挣钱,存钱,希望有朝一日,将那抹绿色永远的留住。
太岁冲日,天翻地覆!
与苏先生口中那个克死姐姐、外甥和姐夫的倒霉鬼不一样,这个名叫朱八十一的少年无比鲜活。
那苏先生则以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利落跳开数步,屁股紧紧贴着墙,喘息着继续哀求,“小的不知道,不知道先前大人的喜好,所以,所以才没敢胡乱安排。小的,小的这就去,看看院子里有没有粉嫩的小厮,把他请过来伺候大人!”
粗糙就粗糙一点儿把,至少比上辈子那双手看起来更有力气。在乱世中,多一分力气就多一条活路。弹钢琴的手,只能活活饿死。本着随遇而安的想法,朱大鹏自己宽慰自己。
直到昨天傍晚,被李先生一铁尺砸在后脑勺上。
睡梦中,朱大鹏看见一个倔强的少年,姓朱,名八十一,绰号朱老蔫。
整个混沌世界,陡然明亮。
“万金之躯?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金贵了?佛子又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口口声声叫我佛子”朱大鹏一边回味着茶水的清甜,一边低声重复。穿越以来,这是他最常用的说话方式。很多事情都无法习惯,只能一边被动接受,一边继续刨根究底。
而对于朱八十一这种流民来说,巡检大人就是天。他无法给姐姐讨还公道,甚至连问一问姐姐的死因都不能。
然而,那抹绿色,却被李先和图书生亲手送到达鲁花赤大人府邸。那是李先生的亲生女儿啊,嫁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蒙古老头子,亏他下得了狠心。
“大人您莫非因为弥勒佛上了一回身,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苏先生眼神微微乱了乱,避开朱大鹏的目光,煞有介事地回应,“您是弥勒教大智堂的堂主,一直秘密潜伏在徐州城里发展教众,寻找机会,驱逐鞑虏。我和肖十三、孙三十一、吴二十二,还有牛大、周小铁他们,都是您麾下的教众。昨夜趁着红巾军抵达城外之机,佛子大人您断然请弥勒上身,率领我等在骡马巷起事。当街格杀带兵前来弹压的孔目麻哈麻,弓手李诚、王进,还有其余战兵五人、帮闲七人,还有趁火打劫的溃兵二十余……”
那段时间,他干什么都有力气,总想着自己能攒点钱,给未出世的小外甥买一件像样的礼物。做舅舅的被人瞧不起,但做外甥的一定会出人头地,活得有滋有味。
洗猪肠子必须用冷水,热水会把猪粪味道留在肠子上,而冷水,却可以让肠子干净顺滑,并且带着内脏特有的清香。
“小厮?我要小厮干什么?”朱大鹏先是满头雾水,旋即,方方正正的脸孔瞬间涨成了猪肝色。“你才是玻璃,你们全家都是玻璃!不过是叫你问些事情罢了,你躲那么远干什么,赶紧给我滚过来!”
死了,也就死了,除了一张草席之外,别无所有。
“等等!”朱大鹏迅速上前半步,一把拉住苏先生的衣领。
有一天,姐和_图_书姐告诉自己,她怀了孕,可能是个男孩。
那一刻,朱八十一看到自己终于飞了起来,从此再不被红尘所束,再不理睬人间喧嚣。
所有记忆里,朱八十一记忆中唯一的温暖的,就是姐姐的手。
回家的路上,衙门的小牢子们冲出来,将他打翻在地。朝他身上泼脏水,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经历了梦境中的碰撞与融合,他已经慢慢接受了自己新的身份,以及朱八十一那凄苦的命运。正欲用手支撑着身体爬起来,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的新躯壳整体是什么模样,无意间,却发现手腕处的衣袖,与两个世界的记忆都截然不同。
“怜惜?!”朱大鹏又微微一愣,松开手,诧异地上下打量。实在弄不明白,眼前换了一身文士打扮的苏先生,到底粗鄙在什么地方。
“唉,唉!”苏先生虽然不懂得自己为什么全家都会变成玻璃,却从朱大鹏的脸色中,猜出刚才的确是一场误会。连忙小声答应着,一点一点儿朝床边蹭。屁股却始终对着墙壁,随时准备贴上去,宁死不从。
少年很粗壮,皮肤黝黑,表情木讷,但是朱大鹏却觉得自己好像跟此人认识了很多年一般,打心眼里儿感觉亲切。
每天买猪、杀猪、卖肉。然后再买猪,杀猪,卖肉,然后再继续循环,日出日落,无止无休。对他来说,躯壳早已成为牢笼,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任何遗憾。
必须用冷水,无论任何天气,任何季节。哪怕是寒冬腊月,也是一样。
那颗幼苗,叫做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