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九章 分女人

“大人英明!”众白员、小牢子们高声拍着马屁,脸上在不知不觉间却露出了心照不宣的表情。还说不是禽兽?想独自霸占别人的妻子女儿,却还能找出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救人一命,救人一命……嘿!到底是佛子,可比禽兽高明多了!
“大人不好这一口?!”苏先生愣了愣,目光从窗外转回来,偷偷往朱大鹏下身处瞄。这身材,这年纪,怎么可能不好这一口?他不是因为被弥勒佛上过身,真的不能再近女色吧?可在两腿之间,分明有一个硕大的凸起呈现于衣服下,看轮廓,还堪称雄壮。这么大一个家伙,怎么居然就是个废的?!
“大人威武!”众白员、小牢子们可没读过什么阿Q正传,听了朱大鹏的话,立刻齐齐欢呼一声,撒开双腿,腿直奔后花园而去。唯恐跑得慢了,只能捞到别人挑剩下的。
前世作为一个宅男,朱大鹏哪里享受过如此待遇?直紧张得浑身冒汗,手和脚根本找不到地方放。那些少女却唯恐服侍的不够周到,在帮他洗脸梳头的同时,还不停地用拳头和手指替他舒松筋骨。直到把朱大鹏弄得气都喘不均匀了,才收拾了家什,举着一面铜镜问道:“大人,您看看这样可合意?”
“行了,别说了!”想到一群柔弱无力的女子被街上的闲汉拖进胡同深处,身上衣服扯个稀烂,朱大鹏就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把她们都留下,留下就行了。平素你派人给口吃的,别饿死了。等将来……”
“不用了!”朱大鹏立刻摆手拒绝,“我不好这一口。”
“大人果然有眼光!”苏先生挑起大拇指,低声称颂,“赵孟頫的二羊图,麻哈麻当年为了得到此画,硬生生害死了前任孙判官全家。http://www•hetushu•com如果拿到泉州那边去,光这幅画,至少就能换回两万贯铜钱回来!”
“大人高明!”苏先生再度带着众人拱手施礼,一个个满脸钦佩,“眼下兵荒马乱的,她们一群娇滴滴的小娘们,只要一走出徐州城,保证连骨头都剩不下。这样既给李巡检报了仇,又不会坏了您的名头!绝对比将她们关在家里为奴为婢强了百倍!!”
苏先生心疼得只吸冷气,赶紧把画接过来,小心翼翼地用衣袖拂掉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让属下来,让属下来,这种糙事还是让属下来!大人您尽管去做其他准备。”
说完,愣了愣,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即便是天大的仇恨,也不能霸人家产,淫人家妻女啊!那是禽兽才干的事情!”
“大人英明!”众人喜出望外,冲着朱大鹏千恩万谢。麻孔目虽然长得像头猪,但娶的妻妾和妻妾所生的女儿,却个个水灵得如同一朵鲜花般。其中不少眼睛还带着淡淡的蓝色,别有一番妖娆。
“大人说得极是!”见朱大鹏还记得自己刚才的谏言,苏先生立刻像吃了半斤蜂蜜一般,笑逐颜开,“昨夜的恶战持续了整整一宿,又有溃兵趁机杀人放火。李总管手中,除了城里了几处官仓之外,恐怕也没落下多少好处。咱们这伙人虽然有里应外合之功,却终究不是他从萧县带出来的旧班底。如果太不知道进退的话,难免,难免会生出什么嫌隙来。”
“找个机会把她们都放了吧!总关在后花园中,也不是个事情!”朱大鹏丝毫没察觉出众人的言不由衷,敲了几下桌子,顺口吩咐。
“把最漂亮最年轻那个,给大人留着,谁也不准动!”苏先生m•hetushu•com却没有跟着大伙一起去分女人,冲到窗子口,大声提醒。
“让大人久等了!”铃声刚刚一响,先前静悄悄的门外,立刻传来年青女子的回应。紧跟着,屋门被人轻手轻脚地推开,六名十二三岁的少女,捧着脸盆、毛巾、镜子、梳子还有放盐的白瓷罐、放漱口水的朱漆木杯,鱼贯而入。先侧身半蹲,冲着他施了一个礼。然后非常专业地忙碌了起来。
想到此节,他摇着头叹了口气,决定入乡随俗,“不用等将来了,你们一人领一个回家算了。看上了哪个,自己去后花园领。还有你……”把目光转向跃跃欲试的苏先生,继续摇着头补充,“你也一样,可以领一个回家。不过,谁都不准强拉。如果人家不愿意跟你们走,就算了。反正以咱们现在的情况,也不差这几张嘴!”
“是,是,大人高义,小的打心眼里头佩服!佩服!”苏先生和一众小牢子们拱了下手,大拍朱大鹏的马屁。
“好了,好了!”朱大鹏恨不得立刻逃走,对着铜镜子连连摆手。忽然间,他的身体僵了僵,劈手将铜镜子抢了过来,紧贴在眼前,冷汗从头顶淋漓而下。“怎么会……”
“现在就去挑吧,商量着来,别打架!”朱大鹏挥挥手,索然无味。起义了,就是为了抢房子,抢钱,分女人。这场景自己怎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不正是高中课本里阿Q正传里的场景么?那个姓鲁的家伙,可真够厉害的。一支笔,写尽了数百年世态炎凉。
“噢,啊!好!”朱大鹏这才意识到,此刻自己身上穿的,是这个时代的睡衣,不能直接出去见人。又讪讪地笑了笑,拿起挂在床头的铜铃铛,“是这样用么?!”“叮当!叮当!”
http://www.hetushu•com那就是它吧!”朱大鹏对艺术品没丝毫感觉,走到墙边,伸手就将水墨画给摘了下来。
晨勃是怎么一回事,苏先生的确不太懂。但朱大鹏的后半句话,更令他满头雾水。古人,自己好好面对面给他出主意,怎么就突然间就变成了古人?!莫非古人两个字,还有什么特别意思?
“您如果想表达对他的敬意,完全可以采用其他方式!”苏先生的话从耳边传来,怎么听,怎么都好像包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座宅院赐给您比较早!”说起送礼的学问,苏先生可是头头是道。“院子里的财货,红巾军只搬走了他们眼里看得着的,还有许多他们当时没看在眼里的,其实更值钱。您随便拿上一件,都称得上是厚礼!”
“还需要准备什么?”朱大鹏弄了个大红脸,讪讪地问道。
望着他们兴高采烈的背影,朱大鹏又长长地叹气。分明是救了几个女人的命,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自己变成了个人贩子,把好好的女孩子硬往流氓手里送。
镜子里的面孔,分明是他高中时代某张照片的艺术处理版,脑袋轮廓和五官等比例稍稍放大了一些,肤色古铜化沁润了一些,其他,竟没有丝毫差别!
想到对方才十八(九)岁的年纪,从早晨到现在已经好几次声明不喜欢女人。他忽然觉得自己屁股处一凉,赶紧后退了几步,再度将后背死死贴在了墙壁上。
“大人,大人不需要找丫鬟尽量伺候您更衣么?”苏先生看了他一眼,低声提醒。
朱大鹏立刻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有异,尴尬地架起二郎腿,大声说道:“这是晨勃,晨勃你懂不懂?算了,你们这些古人,哪会懂这个?”
然而朱大鹏如今对整个世界和-图-书两眼一抹黑,就算不放心此人,也得耐着性子将他的主意听一听,“说吧,不用绕弯子了。我如果去拜见李总管,该给他拿点儿什么礼物才好?!”
看到众人的反应,朱大鹏一下子就猜到了他们心里的真实想法,气得挥拳欲打。然而转念又一想,这么多女人留在自己身边,的确也是一笔糊涂账。毁了自家名声不说,万一里边有个矢志给麻哈麻报仇的,趁着底下人不注意偷偷跑到厨房给自己下点鹤顶红什么的,自己可就又得再穿越一回了。
“你说什么?她们一出徐州城就会死?!”朱大鹏眼睛立刻瞪了起来,面红耳赤。自己真的没有在乱世生存经验,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原本以为是施恩放过了麻孔目的妻女,结果却等同于借刀杀人。
朱大鹏无奈,只好由了他去。想了想,换了幅郑重表情说道:“你刚才的意思是,等我去觐见芝麻李,李总管时,就不要再提赏格的事情了?!”
他是官场上的老油条,对于人心把握极其准确,几句话说得丝丝入扣。朱大鹏听了,少不得又轻轻点头。“这个我明白。即便是现在的这块地盘,我原本都没打算朝他要……”
这种档次的女人,大伙平素连看都没机会多看,如今却能每人分上一个暖被窝,岂能不感激涕零?到底是佛子大人,真是仗义,没让大伙白奉承了他一回!
“呃!”朱大鹏竖起双手,在自己前额上反复揉搓。脑子不够用了,真的不够用了。一赏一推之间,居然有如此多的弯弯绕。好在自己身边还有苏先生这老东西,可以帮忙出出主意。可这老东西聪明是够聪明,忠诚度却十分可疑。至少,在老东西的眼中,看不到其他帮闲眼里对自己的那种畏惧。
“她们很有可能连http://www•hetushu.com徐州城都出不去!”苏先生点点头,满脸淫笑,“那麻哈麻平素仗着有达鲁花赤撑腰,到处敲诈勒索,动不动查抄别人的家产,灭人全族。十余年来,手头欠下了不知道多少人条命?如今他终于恶贯满盈了,妻子女儿走到大街上……”
“是!大人!”苏先生连声答应着,死活不肯离开墙壁三尺之内。
“两万贯!”苏先生笑了笑,非常自信地重复。“这还是粗略估计,如果找到识货的,再翻上一倍可能都不止。赵孟頫据说这辈子就画过两幅走兽图,另外一幅,被他的家人献给了当今皇帝!”
“多少?”朱大鹏虽然不太清楚铜钱与后世人民币的兑换比,也被这个数字给吓了一大跳。都上万了,就这么两只羊?他娘的这个赵孟頫,他也真的忒会搂钱了!
“什么东西?”朱大鹏诧异地转过头,四下张望。自己睡觉这间屋子纱窗不错,床和桌椅也挺讲究,可这东西,能值几个钱啊?莫非,他目光扫过墙壁,最后停在一幅水墨画上……
朱大鹏被他三贞九烈的样子又给吓了一跳,费了好大力气,才想明白误会出在什么地方。禁不住被气得连连摇头,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笑着骂道,“你个老玻璃,就不会想点儿正经事情!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赶紧给我坐过来,本大人有话要问!”
“那可不行!”苏先生闻听,赶紧急火火地打断,“您得从这里边弄钱来养兵。另外,李总管刚刚把地盘赏给您,您又急匆匆给他送回去。让人再联系他先前的承诺,还以为您是不满意他的小气呢!非但讨好不了他,反而平白造出一场误会!”
“胡闹!”朱大鹏狠狠瞪了苏先生一眼,低声呵斥,“你把她们绑过来干什么?我跟麻孔目又没什么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