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十一章 读书人

结果万余饥民中,居然只有不到两千老弱选择了离开。其余无论吃到没吃到烧饼,都宁愿跟在芝麻李身后,做殊死一搏。
从下结论再找证据,远比从证据导出结论容易。带着几分迷惑,老家伙低低答应了一声“是!”然后整理了下思路,将城内这支红巾军的情况,娓娓道来。
“的确!”苏先生偷偷看了一眼光溜溜的桌子,带着几分佩服回应,“包括芝麻李自己,都不是个心机深的。需要您小心应对的,只有那个赵君用。他,他跟我一样,也曾经是个读书人!在萧县干的事情,也,也跟小的在徐州差不多!”
这倒是一句大实话,到现在为止,他对芝麻李的脾气秉性,个人喜好,以及能力、心胸、眼界等等都一无所知。而凭着那个弥天大谎,又硬生生从芝麻李的碗里抢出一块肉来。一旦被芝麻李瞧出任何破绽,恐怕都是人头落地的下场。依照这个时代的习惯,苏先生、孙三十一等从犯,估计也一样是在劫难逃。
“大人您非俗物,当然,当然吃得也多一些!”苏先生笑了笑,主动替朱大鹏打圆场。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他对眼前这位“佛子”的说话做事风格也多少有些适应了。不再像先前那样手足无措。
“行了,别卖弄了。知道你读书多,可就是都没读到正地方去!”朱大鹏撇撇嘴,不屑地打断,“对了,老苏。那个赵,赵君用是读书人,你也是读书人。你们大元朝的读书人,怎么不去考状元呢?”
“大人只要按照小的主意去做,肯定能让他找不到发作了理由!”提起继续联手骗人的事情,苏先生却远比朱大鹏有底气,立刻换了幅面孔,非常自信地说道:“http://m.hetushu.com想那芝麻李,先前不过是挑着担子沿街卖芝麻和香油的小贩子,能有什么眼光?不过是时机把握得好,趁着徐州城的兵马都被抽调去围剿刘福通,打了朝廷一个措手不及而已。而您是弥勒佛的人间替身,又能虚心纳谏……”
“噢,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你知道的,我脑袋被人打过!”朱大鹏指了指自己的头,带着几分歉意解释。
然后又因为萧县仓库空虚,养不起规模庞大的义军。所以芝麻李就将手中仅有的余粮磨了面,做了几大筐烧饼。让麾下将士们自己选择,要么吃两个烧饼,跟着自己去攻打徐州,死中求活;要么拿了一个烧饼跑路,以免留在县城,成为朝廷兵马泄愤的目标。
也恰巧徐州城的蒙汉驻军,都被调到颍州一带去与红巾军主力作战了,城内并没剩下多少兵卒。所以蒙古达鲁花赤听闻义军向徐州杀来的消息之后,只能下令紧闭四门,死守待援。然后命令州里的差役和帮闲们,收缴百姓手里的铁器,以防有人与芝麻李勾结,里应外合。
“又拍马屁!”朱大鹏看了他一眼,笑着数落。
一句知己知彼,又让苏先生心中巨震。“还说不是被神上了身!那朱八十一就是个杀猪的,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全,怎么可能说出如此高深的词汇来?更何况,如果换了原来的那个朱八十一,光是吓就早给吓傻了。又岂肯冒着被乱刀砍成肉酱的风险,继续跟老子撒谎骗人?”
芝麻李所统率的,都是被官府逼到走投无路境地的穷苦百姓,而平素直接跟他们打交道,并且给他们印象最差最深刻的,就是苏先生、孙三十一、吴二http://www.hetushu.com十二这种古代“城管”。所以为了安全计,苏先生等他昨夜只能把昏迷过去的朱八十一推到前台当头领,而不是自己披挂上阵。虽然无论在人脉、能力和对机会把握方面,老家伙都超过了朱八十一不止一点半点。
“也不是凑巧!即便我不把麻孔目给捅死,估计得到毛贵已经抵达的消息,他们也会提前发动!至少,那样可以打官军一个措手不及!”朱大鹏很自然地接过酒盏抿了一口,然后也替苏先生把面前的酒盏斟满。
“喝酒!”朱大鹏又板起脸命令。随即,自己便再也憋不住,笑得前仰后合,“我说老苏,你这样累不累啊!我看着都嫌你累。不就是替你倒了杯酒么?!咱们两个,现在手中没有一兵一卒,就俩合伙蒙人的大骗子,彼此还分高低尊卑干什么?!”
“说来也是巧了!”苏先生见丫鬟们已经端上了酒菜,就自己拿起壶,满满斟了一杯,双手捧给朱大鹏,“您把麻哈麻孔目给捅死的那会儿,芝麻李的帐下的先锋官毛贵刚刚抵达城外。提前潜入城内的李家军细作以为是他们的人抢先发了难,所以干脆一哄而起。就这样,误打误撞,徐州城就易了主!”
后半句话,终于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不由得朱大鹏不信。
“何苦呢,你们!”想明白了其中细节,朱大鹏对苏先生的印象稍稍改善了一点。伸出手,拉住对方一只胳膊,“起来吃饭吧!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况且现在咱们俩已经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除了继续一起蹦达下去,还有别的路可选么?”
苏先生却挣扎了一下,长跪在地上不肯移动分毫,“大人如果不相信小的,m•hetushu•com等渡过了眼前这道难关,尽管赶小的离开就是了。小的绝对不会赖在你身边,天天让您寝食难安!但是,但是小的手下那些徒弟,徒孙,还请大人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他们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但罪不至死啊!”
那萧县乃弹丸之地,原本就靠着二三十名衙役和帮闲弹压地方。并且衙役和帮闲们肚子里对朝廷也充满了怨气,不愿意替它认真卖命。芝麻李把义旗一竖,半天之内,就募集到了上万饥民。县城县衙俱是一鼓而下,大小官吏都被他拉到十字路口,一刀一个,宰了个干干净净。
“不是,有本事的人都肚子大。老将廉颇当年,可是一顿饭要吃一斗米呢!”苏先生连连摆手,仿佛自己说得全是真心话一般,“那个汉高祖帐下的樊哙,要吃整整一个猪肘子,还有李嗣业、郑恩……”
芝麻李原本是萧县人,平素以贩卖芝麻、香油等物谋生。因为做生意实在,头脑又颇为灵敏,因此虽然深处乱世,倒也攒下了一些家底。然而朝廷却唯恐造反的人不够多,先是胡乱摊派,要他捐献什么修黄河的土石钱。然后又乱发钞票,将他多年的积蓄给变成了一堆白纸。芝麻李见再忍下去,自己就得沿街讨饭了。干脆把心一横,联合平素交好的一帮兄弟,扯旗造了反。
“是!”苏先生就像应声虫一般,立刻端端正正坐回了椅子内。
芝麻李就根据与自己的关系远近,以及在攻打萧县战斗中的功劳表现,选出了七个心腹来。分别是彭大、赵君用、毛贵、潘癞子、张小二、张小五和张小七,命令他们各领一千兵马,齐头并进,自己则带领剩余的两千子弟,浩浩荡荡杀奔了徐州。hetushu.com
说罢,又将头垂下去,对着地板“咚咚咚”狠磕。朱大鹏听得心中好生不忍,叹了口气,蹲下去搬住他的肩膀,“行了,有些话说开了就行了。否则憋在心里,我难受,你也未必舒服多少。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吧,能不能过了芝麻李这关,还很难说呢!”
“行,随便你。不觉得累就行!”朱大鹏抄起筷子夹了口菜,满不在乎地说道。既然决定继续装神弄鬼了,他倒不怎么怯场。只觉得倾尽全力把自己的角色演好,不要穿帮太快就行。
苏先生迅速将头转开,看周围是否有人偷听。见小丫鬟们早就主动退到了门外,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低声回应,“那,那可不一样!您,您是弥勒佛上过身的!再说了,咱们这场戏,又不是只做一天两天。要长长久久地做下去,平素一举一动,就得按照真的来!”
“坐下!”朱大鹏用筷子一拍桌案,厉声命令。
“行了,行了,就跟你我有多了不起一般!不过一个傻傻脑,另一个骗人的经验多些罢了!”朱大鹏被夸得脸色通红,苦笑着打断,“起来,赶紧起来!一会儿丫鬟们端着饭菜进来了,被她们看到你现在这样子,你今后在府中,就彻底威严扫地了!”
这个二十一世纪酒桌上很寻常的动作,立刻又把苏先生吓得站了起来,冲着朱大鹏连连作揖,“使不得,使不得。小的何德何能……”
十四世纪的蔬菜,既没受过农药的荼毒,又没洒过什么生长剂之类,味道相当可口。麻哈麻平素又是个会享受的,家里的厨子水平也非同一般。因此这穿越以来的第一餐,朱大鹏倒也吃得畅快。一边吃,一边聊,等到肚子撑圆了,对芝麻李所部义军也有了初步http://m.hetushu.com的了解。又晃了几下铃铛,命令外边伺候着的丫鬟们将桌子收拾下去,顺便给自己沏了一壶茶,一边喝,一边低声跟苏先生商量:“按你这么说,芝麻李麾下的几员悍将,大多数都不识字,也都是些直心肠汉子喽!”
“是!大人!”苏先生最介意的就是身份等级,立刻借助朱大鹏的拉力,弹簧般跳起。“大人不仅胆识非同一般,胸襟气度也远非常人所……”
“哎呀,我的大人啊!”苏先生眼睛都被说红了,站起身,拖长了声音回应,“自打大元立国,统共才开了几次考场啊!又不像前朝那样给读书人发口粮,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去衙门里当小吏,岂不活活饿死去?!”
“朱老蔫是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么?要是打一下就能打得脱胎换骨,李先生那厮,早就被当作神仙供起来了!”苏先生耸耸肩,心中悄悄嘀咕。嘴巴上却不敢明说,拱拱手,继续补充道:“反正,您只要记得,读书人未必都是好玩意儿就行了。特别是那些读了书,却总觉得自己被曲了才的,十个里边,有八个是孬种。一个个嘴巴里念着孔孟文章,肚子里全是坏水。稍不如意,就想着法子去祸害人!”
“噢!”朱大鹏也看了一眼光溜溜的桌子,脸色微微发红。将近六分之五的饭菜,都被他扫进了肚子内。苏先生只消灭另外六分之一。这屠户朱八十一的肚子,的确比前世那个宅男强出太多。“昨夜忙碌了一夜,饿得有些狠了!”
“行了,不是说过,不要拿你以前那一套马屁功夫对付我么?”朱大鹏敲了下桌子,低声打断,“坐下,跟我说说芝麻李那边其他人,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咱们既然决定继续骗,总得知己知彼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