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十三章 英雄不问出身

“大总管何必自谦?要不是您运筹得当,提前在城里布置下了大批伏兵,徐州城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光复?!依末将之见,昨夜之战日后必将会被载入史册,末将等人,都是借了您的光,才得侥幸列名其中而已。”
“久仰赵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乃晚辈平生之幸!”朱大鹏预先在赵君用身上下得功夫最多,堆起一脸微笑,走上前施礼。
这句话,又是一句结结实实的马屁,也亏得朱大鹏背得熟练。芝麻李听了,脸色看起来像喝了酒一样地红润,用力摇了几下头,笑着数落道:“你这小家伙,非但杀人的本事有一套,这说话的本领,在整个徐州城头恐怕也数一数二。行了,咱俩就别站在这里互相吹捧了,赶紧跟我进去叙话吧。我心里有很多不解的事情,正好需要找你问个明白!”
好在经常混论坛打嘴架的人,反应都不会太慢。朱大鹏下意识地避开了赵君用咄咄逼人的目光,讪笑着回答,“这个,说来惭愧。晚辈原本不是这般模样,但今天中午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就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一般。晚辈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都觉得别扭,但死活也改不回原样去了!”
“副的,副的!”彭大赶紧将身体侧开,反复强调。然后又憨笑还了个礼,大声说道:“昨天听弟兄们说,有人抢先发难,将那最爱刮地皮的色目人给捅了。我还以为是怎样一名好汉,原来,原来是你个小家伙!”
“责罚什么,死了活该,伤www.hetushu•com了的,有胆子就自己站出来!老子先问问他,他还记得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才造了反?!”芝麻李将手一摆,非常霸气地回应,“这才把腰直起来几天?就忘记自己原来也是穷苦人了。这种货色,老子疯了才会给他们出头!”
“见过彭总管!”朱大鹏立刻拱手躬身,以下属之礼相见。
“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既然现编谎话已经来不及,朱大鹏干脆继续实话实说。“如果期间曾经有得罪弟兄们的事情,还请大总管和长史海涵。毕竟昨夜兵荒马乱,万一有歹徒打着红巾军的名义残害无辜,传播出去,恐怕会影响咱们徐州军的名声。对咱们日后的抗元大业,也未见得是什么好事情!”
“这话的确!”没等赵君用表态,他身后一名英气十足的青年将领,就大声附和。“昨天夜里,的确有很多不争气的家伙,到处趁火打劫。光是被我看到亲手剁了的,就不下二十个。你当时弄不清他们的真实身份和企图,不准许他们进坊子就对了。否则,那几个坊子肯定也跟别处一样,被乱兵祸害得惨不忍睹!”
“毛将军!”赵君用气得回过头,狠狠瞪了抢话的年青将领一眼。但被后者这样一打岔,对朱大鹏的盘问便再也无法进行下去了。深吸了一口气,低声总结道:“你护卫乡邻的心情,的确可以谅解。但擅自领兵攻击袍泽,却无论如何都该有个交代。否则,军中的其他弟兄们问起来,恐怕大总www.hetushu.com管和我也非常难办!”
一番话虽然说得粗糙,却句句都站在了理儿上。非但赵君用被说得无言以对,朱大鹏闻听之后,也忍不住抬起头来,重新打量这位小牢子们口中非常容易糊弄的义军大佬。只见芝麻李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上,写满了凛然之气。已经花白的鬓发间,更是丝丝缕缕,都带着自己在前后两世都非常熟悉的烟火味道。
故意停顿了片刻,他用非常温语气和地问道,“小兄弟你不是平时都以杀猪为业么?怎么说起话来文绉绉的,举手投足间也书卷气十足,好像曾经进学多年一般?!”
“你是说,你被弥勒附体之后,才变成的现在这般模样?!”赵君用慢慢向前挤了一步,继续盯着朱大鹏的眼睛追问。
“是!”朱大鹏心里猛地打了个哆嗦,脸上却硬装出一幅坦然表情,“末将遵命!”
“又拍马屁!我们当时距离徐州还有好几里路呢,怎么可能借势给你!”芝麻李看了他一眼,笑着打断,“来,等会儿你们哥俩再寒暄。先跟我见过这位,咱们徐州军的长史赵君用,读书人,当年差点中了状元的!”
然而到了此时此刻,他即便想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咬紧牙关,一步不落地陪着芝麻李朝州衙深处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悄悄给自己打气道:“豁出去了,反正大不了被他给剁掉,说不定还能再穿越一回呢!”
“虽然末将对此事已经没有了印象,但事实上毕竟发生过了。大总和-图-书管无论如何责罚,末将都毫无怨言!”朱大鹏立刻转过头去,冲着芝麻李深深俯首。
“老赵,你想替手下人出头的心情,我理解!”芝麻李又摆了摆手,语重心长地说道。“但咱们扯旗造反,是为了给百姓出头。而不是赶走了鞑子,自己却又骑在他们身上作威作福。否则的话,既然是换汤不换药,老百姓凭什么要跟着咱们?!”
“什么遵命不遵命的,别弄这么客气,我听着别扭!”芝麻李又笑了笑,像个邻家大叔般拉住朱大鹏的胳膊,与他并肩走进州衙。
“不敢当大总管盛赞。末将只是一介蚍蜉,因缘际会,得附青龙尾翼而已!”与苏先生的预先演练的效果非常明显。如此绕嘴且肉麻的马屁,换在二十一世纪时,朱大鹏把自己杀掉都说不出来,现在却只觉得脸上微微热了热,就一鞠而就!
芝麻李闻听,又是微微一愣。随即判断出,这句话里的青龙指的是自己,而朱大鹏则将其自身比做了一只会飞的蚂蚁。因为落在了青龙尾巴上,才被带着一道冲上了云霄。不由脸色发红,咧着嘴巴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李某只是刘元帅马前的一名小卒而已,岂敢称什么青龙?类似的话以后千万不要再说了,否则,李某早晚得活活羞死!”
“这——”当即,朱大鹏就被问愣住了,脑门上隐隐冒出了冷汗。苏先生事先做了无数预案,但从没想到他在气质上会被人看出纰漏,所以根本没有做相应准备。而赵君用话说得虽然温和-图-书和,目光却像两把小刀子般,直戳人的心底。
这明显不属于中世纪的语风,让芝麻李倍觉新鲜。回过头来仔仔细细看了朱大鹏好一会儿,终于笑着松开了手指,“好吧,那咱们就先站着说话。来,我给你引荐咱们徐州军的众位同僚!”
赵君用听他说得客气,心里很是舒服。笑了笑,轻轻摆手,“免礼,免礼。我只不过是读过几本书而已,可算不上是状元之才。倒是小兄弟你……”
那芝麻李却好像并没有立刻翻脸的意思,拉着他穿长廊过小桥,绕来绕去,最后绕道州衙后院的书房里。
芝麻李拉着朱大鹏的胳膊,请他到一张铺着虎皮的椅子上就坐。后者虽然不太懂这个时代的礼节,却也看得出虎皮椅子旁边没有任何并列位置。赶紧停住脚步,啊按照苏先生事先的指点低声谦让道:“大总管先坐!末将站着回话就成。”
说到一半儿,又觉得自己今天八成要死在这里,又何必如此没骨气。干脆丢了“剧本”,狠狠伸了个懒腰,继续说道:“末将已经躺了一整天了,急需活动一下筋骨。硬要坐下去,反而会头晕脑胀!”
“大总管!”赵君用闻听大急,将头转向芝麻李,面红耳赤。
州衙的原主人,蒙古达鲁花赤波罗特穆尔不识字,也不屑于弄一些典籍来附庸风雅。因此书房里连张纸片都没有,墙壁上到处挂着各种猛兽的牙齿、头骨和硝好的皮毛。
朱大鹏察觉到身后脚步声变得稀稀落落,心中立刻打起了小鼓,只觉得身边树影和-图-书婆娑,几乎每个阴影里,都藏着几十名刀斧手,随时都可能跳将出来,将自己剁成肉泥。
“借了两位总管的势,杀了他个措手不及而已!”朱大鹏笑了笑,回答得非常谦虚。
孙三十一因为捧着一份礼物,所以被允许跟在朱大鹏身后随行。其他七名壮汉,则被视作亲兵,由一名红巾军将领带进门口小花厅里,另行招呼。转眼之间,一行人就被分成了前后两波,彼此间彻底失去了联系。
说罢,将手向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一名虬髯大汉伸了伸,带着几分自豪介绍,“这是我的好兄弟彭大,现在出任咱们徐州军副总管,我拿他当左右手。”
撒谎的最高境界,就是一句谎话之后紧跟一百句大实话,让人找不到该从哪里下口。赵君用心中原本准备了无数杀招,可以当场揭穿朱大鹏的真面目,让此子身败名裂。然而此时此刻,竟然一招都用之不上。只能瞪圆了一双丹凤眼,不甘心地追问道:“你,你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了!包括你杀了麻哈麻,然后聚集信众,不准许我红巾军弟兄进入骡马巷附近那几个坊子的事情?!”
“应该是吧!”豁出一次也是豁,两次也是豁,朱大鹏在记忆里找不到相关的应急预案,干脆自行发挥,“晚辈其实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弥勒附体。只觉得后脑勺上突然挨了一下子,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醒来,已经是今天正午都过了。这一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那些事,还是别人告诉晚辈的呢,晚辈自己其实半点儿印象都没有!”